6.0

2022-08-31发布:

列车劫案

精彩内容:

第一章

  火車在鐵軌上隆隆的行駛著。

  一個身穿筆挺警服的年輕女子,穿過車廂,走到車廂最後的包間,拉開門。

  包間裏,坐著叁個人,兩女一男,也都是一樣身穿警服。

  靠窗坐的女警長發披肩,叁十不到的年紀,五官俊秀,警服的裙裝下面,一
雙肉色連褲絲襪和高跟鞋把兩條玉腿襯得勻稱又修長,雙膝並攏優雅地斜靠在一
起。此女名叫何晴,現任A市公安局情報科科長。

  年輕女警在何晴斜對面坐下,何晴身邊坐的是一個紮著長馬尾辮的姑娘,她
們倆雖然也是身著警服,不過穿的都是褲裝。

  馬尾辮叫蘇雯,而進門的女警察叫胡倩倩,留著一頭俏麗的短發。

  「情況怎麽樣?」何晴問胡倩倩。

  「都已經布控好了,科長,就等你下命令了」

  「嗯」何晴點點頭,轉過臉朝向坐在對面的男人,男人四十多歲,沒帶警帽,
有點謝頂。「洪警官,這次行動非常危險,麻煩你跟乘務長打個招呼,讓他們的
人回避一下」

  男人說:「放心,我們一定全力配合你們」

  他是車上的乘警。

  「謝謝,」何晴點點頭,對自己兩個屬下說道,「記住,一定要人贓並獲,
知道嗎?行動!」

  「是!」

  話音一落,叁人就出了包廂。何晴雙手抱在肘部,秀眉微蹙,望向窗外飛馳
而過的景色。

  幾天前,情報科收到線報,一夥毒販要在這列火車上進行交易,且涉案金額
十分巨大,爲本市曆年罕見。局裏十分重視,委任何晴全力偵辦此案,力求將犯
罪分子一網打盡,經過研究,最終決定在犯罪分子實施交易時進行抓捕。于是何
晴帶領小隊成員,便上了這輛西行的列車。

  也許是因爲安排周密,抓捕工作意外的順利。根據情報,毒販一共有四名,
買賣雙方各兩人,他們想方設法買到了同一個臥鋪包間的車票,從而得以在列車
上從容進行交易。當幹警們破門而入的時候,四人正在驗貨點鈔,被打了個措手
不及,輕輕松松就被制服了。車廂裏人多眼雜,四名毒販被帶到位于車尾,何晴
用作臨時指揮室的包廂裏關押。

  簡單的審訊是例行公事,毒販子心知肚明,這麽大的交易量,被捕肯定是死
路一條,所以軟硬不吃,四人閉口不言。

  黃昏時分,列車到了終點,這班高鐵往返于何晴所在的A市和B市之間,據
情報稱,兩撥毒販也正是來自這兩個城市,利用這趟火車線路,已經進行過多次
交易。

  火車在車站停留四個小時做休整,然後連夜返回A市,何晴的小隊利用這四
個小時,將兩名B市的毒販交由當地警方處理,隨後再將另兩名毒販帶回A市受
審。計劃很周祥,但執行起來卻並不順利,畢竟B市人生地不熟,爲了安全起見,
何晴派了六名隊員進行押送,而因爲交通原因和手續繁瑣,六人無法及時趕回,
最後不得不僅剩下何晴,胡倩倩,蘇雯叁個娘子軍,將剩余兩人帶回A市。一邊
是六比二,一邊是叁比二,不過何晴並不覺得有多大問題。

  列車大約十點啓程,翌日一早就能到達,只有幾個小時的車程,加上火車又
是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能出什麽事情呢?況且何晴也不是等閑之輩,雖然她年
紀不大,但已經參與過多起大案的偵辦,經驗豐富,兩個部下也是公安學院的高
材生,是她非常得力的左右手。

  在列車出發前,何晴找到洪警官,在洪警官的帶領下,她見到了這班車的乘
務長,這是個約莫叁十出頭的女人,長得很漂亮,保養的很好。

  互相自我介紹之後,何晴得知,乘務長叫做張麗。

  簡單交代過情況之後,何晴提出了她的請求,她希望乘務組將餐車封閉,用
來關押兩名犯罪分子,原因有兩個,首先夜班車,早已過了飯點,本身去餐車的
乘客就寥寥無幾;其次,餐車的位置緊靠著車頭,同屬于死角,用來做關押的地
點比較保險。

  張麗面露難色,說這事兒有點不合規矩,但在何晴的堅持下,還是同意了,
並且答應立刻就去布置。

  與幾名女警告別之後,女乘務長只身來到軟臥車廂的一個普通的包間前,敲
了敲門,推門進去。

  雖然是包廂,但裏面只有一個人。

  那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高大,壯實,相貌平平。

  由于列車即將發車,所以不管是車廂走廊,還是其他臥鋪的包間都是亂哄哄
的,唯獨這裏很安靜,仿佛就只有他一個乘客。

  男人正低頭看著手機,眼見門裏閃進來一個婀娜的身姿,眉毛立刻就揚了起
來,站起了身子。

  張麗的個子不算矮,差不多有一米六八,一身高鐵乘務員的裙裝制服,腳上
是煙灰色的連褲絲襪搭配一雙黑色系帶高跟皮鞋,鞋跟約有五厘米左右,算上這
五厘米,她的高度已經不低,但是男人依然要高過她半個頭,他居高臨下的笑著,
一伸手就攬過了她的腰肢。

  「啊呀~ 」張麗嬌嗔了一聲。

  「門還沒關呢,猴急什麽呀~ 」她伸手把門帶上,扣上門鎖,男人已經迫不
及待吻上了她的嘴唇。

  「嗚——」女人掙了一下,沒掙脫,伸手輕輕捶打男人結實的胸膛「嗚——
嗚——」她別開腦袋,臉頰绯紅。

  「這幾天有沒有想我呀?」男人一邊說,一邊伸手進了女人前襟,隔著襯衫
揉揉搓起張麗豐滿的胸部。

  「啊~ 」女乘務長輕輕呻吟了一下,腿立刻就伸不直了。

  男人順勢把她放倒在鋪位,面朝下壓在床上,一只手伸到下面把女人屁股上
包的緊緊的裙擺往上翻。

  「啊呀,你急什麽呀,我還在工作呢!」張麗嬌聲喊道。

  「你是乘務長,又不是司機,少了你還不是照樣開車……」男人說罷,粗魯
地把女人的連褲絲襪和內褲裹挾在一起,叁兩下扯到大腿上。

  「我——啊——你……」張麗感到男人滾燙粗壯的家夥直接進了自己身體,
粗暴並且蠻不講理。

  「你——」她咬了咬嘴唇,塗著桃紅色指甲油的一雙玉手緊緊揪住白色的被
單「你——別——別射在裏面——這兩天不安全……」

  一會兒工夫,張麗斜靠在床頭,整理自己的褲襪和內褲,男人站在旁邊系皮
帶。

  「你壞死了,叫你別射裏面偏不聽,下次再這樣不理你了」

  「不是帶藥了嗎,吃一片就好了」

  「滾犢子」

  男人在床邊坐下,張麗的一雙絲襪玉腿斜斜靠在床沿上。

  「說正事兒吧」男人的目光停留在了女人纖細優美的腳踝上。

  「啥事兒?」

  「就那事兒」

  「切」女人白了他一眼,開始擺弄左手中指的指甲,「抓了四個,兩個送下
了車,另兩個今晚上帶回去」

  「嗯」男人一邊點頭,一邊伸手捉住張麗的一雙腳踝。他的手很大,食指插
進腳踝中間,大拇指和中指在兩邊夾住,輕松就把少婦的雙腳給並攏擡了起來。

  「接著說」他伸手解開女人腳上高跟鞋的皮扣,將一雙絲足輕輕從鞋跟裏滑
出來,一股淡淡的溫熱立刻就在他鼻前彌散開。

  「嘶……」男人輕輕嗅了一下,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把女乘務長一雙灰色
絲襪包裹的玉足放到鼻前細細品味。

  「留下了叁個女警看守,他們讓我把餐車給封了,用來關人」

  「嗯——你做了?」

  「對啊,還能怎麽辦」

  「確定只剩叁個了?」

  「確定,除了洪胖子」

  「那個慫貨,好辦」

  「對了,那叁個女警察盤子長得都挺不錯的,特別是帶頭的那個,穿個絲襪
高跟,你喜歡的那種」張麗說著,包裹在絲襪裏的腳趾撚動了一下,似乎是故意
在挑逗男人一般,蹭了蹭他的鼻尖。

  「是麽,那我倒要好好見識見識」男人順勢捧起女人的玉足,在腳底心深深
一吻。

  「切,足足穿了一天了,也不嫌臭……哎?你幹嘛?你脫我襪子幹嘛呀?」

  「怎麽著,你把我勾引起來了,還想就這麽算了?」

  「車、車要開啦……」

  「我很快就好」

  「不要,別又用襪子塞我的嘴啊——嗚——」

  「爲了你好,一會你憋不住喊出聲來,把人招來怎麽辦?」

  「嗚——髒——嗚——」

  「哼哼,幾天不見,越發雪白粉嫩了,奶子更大屁股更圓了」

  「嗚嗚~ 」

  「剛才沒吃夠吧,我這就把你餵餵飽」

  「嗚~ 」

  站台上,已經開始播放廣播了,列車裏人來人往,不時有人從包間的門外經
過,他們不知道,一門之隔,在包間裏的鋪位上,性感風騷的女乘務長張麗,正
被一個強壯的男人壓在身下,她的制服裙亂糟糟卷在腰間兩口敞開,胸罩半露,
一雙性感長腿光溜溜的,白色內褲被扔在地上。她面朝下,屁股崛起,兩手被男
人抓住,摁在床頭,嘴裏塞著自己穿著走來走去整整一天的臭絲襪。

  「嗚——嗚——嗚——」美少婦有節奏的呻吟著,媚眼如絲,神色迷離。

  火車鳴笛,車門即將關閉……

                第二章

  列車緩緩開動,漸漸駛離B市火車站。

  何晴看了看手上的女式腕表,指針停在十點半,外面的天色仿佛一塊深藍色
的絨布,把大地籠罩著。

  八個多小時的歸途,這漫漫長夜才剛剛開始。

  火車開出沒多遠,餐車車廂裏的燈就暗了下來,何晴擡頭看了看,車廂裏照
明的燈,滅了一半。

  餐車夜晚是不熄燈的,但是會關掉一路供電,張麗跟她說過,乘務長的解釋
是,節省不必要的電力消耗。

  何晴不感到意外,但另兩個女警卻頗有微詞,你一言我一語的抱怨。

  幾個人座位的格局是:何晴坐在最靠裏的卡座,她的對面,坐著其中一個毒
販。毒販的雙手被手铐拷在窗柵欄上;並排的另一邊卡座胡倩倩坐在裏側,背靠
車廂門,對面一樣是拷在車窗架上的毒販;蘇雯坐在毒販身邊,餐車是車頭之後
的第一節車廂,所以何晴與胡倩倩背後,隔著車門就是車頭了,而這扇車門一般
是不開的,所以兩人的視線沒有死角,這一晚上,她們都要保持這樣的架勢。

  何晴支著耳朵聽兩個姑娘說話,她們主要是在吐槽。何晴知道自己兩個手下
不是龜毛的人,但這一路上好幾件事情讓她們覺得不舒服,所以發洩發洩也很正
常。

  比如姓洪的乘警,連他算在內,這班車上總共有五個乘警,何晴向他尋求協
助的時候,這胖子卻打起了太極,說抓捕的時候他的人已經全力配合了,他們在
車上也有自己的工作,有心無力,再派人協助,會讓他們很難做的。何晴沒有堅
持,其實他們晚上幹點什麽大家都心知肚明,何晴沒有強求。

  乘警歸屬鐵路,這件事情上,他們沒有任何好處,況且看得出來這幾個人平
時都懶散慣了,不但派不上大用場,萬一有事,是幫忙還是拖後腿還真不好說。

  一會兒功夫,兩個姑娘的話題逐漸從乘警轉移到了那個美豔的乘務長身上。

  坦白說何晴對她印象也不好,說不上爲什麽,但是做警察的,看人的直覺總
是很準。

  正說著車廂的門打開了,說曹操,曹操到,張麗紅光滿面,笑盈盈地走了進
來。

  「咳咳」何晴咳嗽了一下,兩個女孩兒立刻停止了對話,何晴把翹著的一雙
絲襪玉腿放下站起身「乘務長這麽晚還沒睡呢?」

  「沒那麽早,一會兒還要換票呢」張麗說著,把一個塑料袋放到桌上,從裏
面拿出一瓶水遞給何晴「何警官,渴了吧,給你們送點水」。

  「謝謝,想得周到」何晴把水轉給胡倩倩和蘇雯,自己也留了一瓶。

  張麗看了看兩個被拷在窗架上的男人,兩人都是閉口不語,一臉頹態。畢竟,
這種量,夠槍斃好幾回了。

  「他們兩個……」張麗比劃了一下。

  「哦,他們不用,嫌犯在押送過程中不能吃任何東西」

  「哦,好,那剩下的我給你們放這兒了啊」張麗把塑料袋放到後面的卡坐上,
「何警官,你們還有什麽需要的嗎?」

  「沒有了,謝謝你乘務長」

  「好,那我就先走了」

  「再見」

  張麗轉身走了,昏暗的燈光下,她被制服裙包的嚴嚴實實的圓潤臀部一擺一
擺的,兩條肉色的絲襪腿顯得更長了。

  門關上之後,胡倩倩低低罵了一句:「騷貨」

  「怎麽了?人家還給我們送喝得呢」何晴擰開瓶蓋,喝了一口。

  「科長,你沒注意嗎?她換了雙絲襪」

  「那又怎麽樣?」

  蘇雯笑著插嘴「什麽情況下,不換衣服卻要換絲襪呢?」

  叁個人互相交換了一個「你懂得」眼神。

  「你們這兩個小丫頭片子,淨想些什麽呢」何晴笑了笑坐下,「也許人家把
水打翻在身上了也說不定呢」

  她側過身,優雅地把左腿擱在右腿上,兩條肉色絲襪包裹的纖細小腿筆直筆
直地並在一起。

  兩個女警相視一笑,何晴一轉眼,發現自己面前的嫌犯低著頭,正直勾勾盯
著自己的雙腳看,她擡腳就踹了一下,皮鞋的鞋尖正踢在對方膝蓋上。

  「哎呦!」男人慘叫一聲。

  「放老實點兒!」何晴厲聲道。

  男人低頭瞅了她一眼,把臉轉向了窗外,嘴裏不清不楚嘀咕著什麽。

  鐵軌在車輪的碾壓下,有節奏地呻吟著。

  何晴打了個哈欠,這一天馬不停蹄連軸轉下來,是夠累的。

  不光是她累,兩個小女警也夠嗆。

  那邊的胡倩倩,躺在座位上,已經睡熟了。

  當然這是在何晴許可的情況下,十分锺前,女孩兒覺得眼皮都快睜不開了,
蘇雯便讓她先睡會兒,晚點再和她輪流,胡倩倩順勢躺在座位上,她面朝裏側臥,
雙手曲起枕在頭下,雙腿微微彎曲,並攏在一起。

  高跟鞋脫去後,兩只不足叁十六碼的小腳,從藏青色的長褲下漏出來,還穿
著肉色的絲襪。一對白裏透紅的腳心在薄如蟬翼的絲襪覆蓋下,正對著何晴這邊。

  看到這對玲珑嬌小的玉足,不知道爲何,何晴心頭竟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情緒,
一種心癢難忍的感覺,忍不住想上去摸摸,把玩一下。

  她被這種念頭嚇了一跳,連忙喝口水清醒了一下。

  「科長,我……我去解個手」蘇雯站起來,不好意思的說。

  「這會兒已經叁次了,你沒事兒吧」

  「沒、沒事,我想我是水喝多了」兩人的目光同時投向蘇雯面前的礦泉水瓶,
裏面還有大半瓶水。

  「唔」蘇雯低低呻吟了一下,很輕,但何晴看出來她不由自主夾了夾大腿
「快去吧」

  「好……」蘇雯小跑著走了,樣子竟有些慌亂,她很少這樣。

  何晴隱隱覺得,好像有哪裏不太對勁。

  蘇雯的年紀,要比胡倩倩大幾歲,頭腦很好,做事穩重,是公安大學的高材
生,算是何晴的智囊,因此她對自己的失態非常介意。

  從洗手間出來,蘇雯把門拉上,坐便器沖水的聲音被一起關在了裏面。

  她走到洗漱池邊,用水把臉撲濕,一絲涼意讓她感到舒服些了。

  車廂裏面太熱了,蘇雯望著鏡子裏的自己,把馬尾散開,讓頭發披散下來。

  鏡子裏的女警面容姣好,只是神情略帶疲憊。

  她整理了一下衣領,正要往回走,忽然好像發現了什麽東西,她停住腳步,
轉過身朝前走去。

  洗手間位于兩節車廂的連接處,這種連接處一般前後和車廂交界的地方都有
門。

  蘇雯是從餐車的門裏出來的,此刻她小心翼翼走向鄰車的門,發現在昏暗的
燈光下,推門的把手上,不知道被誰插了一根拖把,拖把斜插在把手的環和門框
外頭,把車門給卡住了,從外面根本不可能打開。

  蘇雯看了看,顯然有人從裏面想把這節車廂給反鎖了。

  她抓住拖把用力一拉,拖把被拉開了。

  正當她想仔細看看的時候,一雙大手出其不意從背後伸出,一只捂住她的嘴
巴,另一只死死卡住了她的脖子。

  「嗚!」一聲驚叫被堵在了喉嚨口,女警揮舞著拖把想攻擊身後的襲擊者,
卻被人猛地一把奪去。

  「嗚?」緊跟著,她腳下一空,失了重心,同時,一團散發著異味的東西塞
進她的嘴裏。

  女警被面朝下壓在地上,有人攏著她的胳膊,踩著後腰,讓她動彈不得,挂
在腰帶上的手铐被人摘掉,隨即,反剪的雙手被冰涼的東西铐住。

  「老實點兒!」一個女人壓低了的嗓音傳了過來,伴隨著一陣熟悉的香水味。

  「嗚?」雖然看不到背後的景象,但蘇雯瞪大了驚恐的眼睛「是她!」

  車廂裏,蘇雯離開以後,何晴感到越來越不舒服。

  可能是車廂裏太悶了,她面色潮紅,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對面的嫌犯好像看出了她的異樣,明明是在假寐,還偷偷地瞄她,頓時讓何
晴火冒叁丈。

  「看什麽看!」對方一聽,連忙閉上眼,何晴壓著火左右看看,從桌上抄起
一塊餐巾,折成叁角形。

  「擡頭!」

  「幹什麽呀警官」

  「叫你擡頭!」何晴嚷著。

  用餐巾把嫌犯的眼睛給蒙了起來,何晴還覺得不解恨,搓了兩團紙巾把男人
的耳朵也堵上了。轉眼看到旁邊另一個也正好奇地張望,她二話不說,走過去如
法炮制。

  正要回座位,女警官無意間低頭,正和胡倩倩嬌小的一雙絲襪腳打了個照面,
近在咫尺。

  她停住了,不由長長地喘了一口氣,嘴唇微微顫抖,仿佛鬼使神差一般,慢
慢湊上去,輕輕嗅了一下女孩細軟的絲襪腳底。

  一股淡淡的皮革味道,混雜著絲織品以及微乎其微的汗味,塵土味。

  何晴的身子抖了一下,她的喘息聲越來越快,一只手無意間伸向自己的下身,
她身體燥熱,意識有點模糊,等她回過神來,已經停止不住,按壓了自己的下體。

  「哦……」何晴打了個激靈,身子好像過電一般,酥麻的感覺從腳底直竄到
頭發根,又打了個來回,她的手撐到桌上,防止自己摔倒,眼眶模糊了。

  女警官奮力克制住自己,吸了吸鼻子揉揉眼睛,左右看了看。

  胡倩倩睡得很熟,呼吸均勻時不時夾雜著幾下輕微,可愛的鼾聲,而兩個嫌
犯被蒙上了眼睛,低著頭,不知道是打瞌睡還是怎樣。

  何晴咽了口唾沫,遲疑了幾秒锺,伸出細長白嫩的手指,鑽進胡倩倩左腳的
褲管裏,等她的手指退出來的時候,纖細的食指和中指之間,夾著小女警腳上肉
色水晶短絲襪的襪腰。

  何晴小心翼翼地褪著女孩的絲襪,她覺得自己好像是犯了毒瘾的瘾君子一樣,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麽,但是腦海裏仿佛有個聲音在蠱惑她不要停下,慢慢
的,胡倩倩的一只短絲襪落在了她的手掌心。

  何晴顫抖著把這團尚帶著余溫的尤物湊到鼻前,深深嗅了下去。

  她好像是吸到了襪尖,味道比剛才要濃烈一些,淡淡的酸味,臭味,和騷味,
這突如其來的感官刺激讓何晴欲罷不能,她的手控制不住伸進了裙子裏面,女警
官蔥白一樣的中指穿過過自己的褲襪、內褲以及潮熱不堪的黑森林,找到了熟悉
的地方,熟練地揉搓、按壓起來。

  「嗚——」她緊緊咬著牙,試圖避免被兩個犯人聽出端倪,身子一個勁的抖。

  何晴閉起雙眼,下巴無意識地擡高,一手有節奏地抖動,另一手,扣著胡倩
倩的髒絲襪捂在自己的口鼻之上,那美妙的氣味,她一絲一毫都不想放過。

  「噗——」一聲輕響,何晴猛地一抖,兩條絲襪玉腿無力地松懈下來,一只
腳上的鞋子早已不知去向。

  女警官的雙腿軟軟岔開,有什麽液體,順著大腿內側流了下來,把肉色的絲
襪都沾濕了,滴到紅色的地毯上。

  「呼——」何晴滿足地長籲一口氣此刻她的腦袋裏空空的,什麽都沒有,更
沒有意識到,在她聞著胡倩倩絲襪自慰的這點時間裏,蘇雯去解手竟然還沒回來。

  快感漸漸逝去,緊跟而來的,是滿滿的羞恥感何晴漸漸恢複神智,她幾乎不
敢相信自己做了什麽,看著狼狽不堪的自己,一時竟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呵,爽麽?騷貨?」一個男人的聲音突如其來,而且近在咫尺!

  何晴嚇得一激靈,慌亂地起身。

  只見和自己背靠著的卡座裏,慢慢站起來一個強壯的身影。

  她不由得大驚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