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哈利波特-张秋的灾难

精彩内容:

張秋的災難藉著夜色的掩護張秋慌慌張張的奔向魁地奇球場,她靠在接近
萊分多球員休息室裏喘氣,等到比較不會那幺喘的時候張秋走向葛萊分多的休息
室。

  關于這次的行動她想很久了,自從西追死後張秋一直想要問哈利,西追是怎
幺死的,但是爲什幺那個妙麗‧格蘭傑總是在哈利的身邊呢?

  (餵餵!我是空氣嗎?)榮恩無聲的大罵……

  「阿咯哈母啦!」張秋施咒把上鎖的門打開,輕步走入葛萊分多的休息室,
找著寫著哈利波特的櫃子。沒有鎖!真是太好了,張秋打開櫃子把哈利的手肘護
具拿出來菄萛蓇蒴,銔銆銌銊嗅一嗅上面的味道。

  『這就是哈利的味道嗎?嗯~~紙條到底要放在哪裏才不會讓其他的球員看
到,而哈利又會知道呢?』張秋想著,但是滿室的汗水味給張秋另外一種感覺,
一種就像以前跟西追接吻後他會在身上亂摸時的異樣快感。

  「真糟……」張秋手上拿著哈利的護肘抱在胸前,想著心中的事不禁羞紅了
臉。應該沒關係吧……張秋環視狹小的球員室,下了一個決心。搬了幾張椅子,
脫掉長袍,剩下短裙跟白藍相間的襯衫,張秋抖著雙手慢慢解開鈕釦……

  鏡子中的女子已經打開長襯衫與胸罩,妖豔的粉紅色乳頭像是在跟鏡子中的
女人說哈啰一般慢慢堅硬了起來。短裙被張開而且跨在其他椅子上的雙腿擠到腰
部,純白內褲在鏡子前散發出迷人的光澤。

  張秋一手拿起哈利的護肘,往自己的純白內褲去慢慢的磨擦,另外一手揉搓
著自己的乳房,雙眼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張秋覺得自己一點都不認識鏡子裏的人,但是那是她張秋自己知道,尤其是
經由哈利的護肘磨擦的陰部一股又一股的電流不斷流竄全身,讓張秋自己的下體
不斷有液體流出,也有甜美的感覺進她的腦內,本來溫柔搓著乳房手也有顫動的
感覺。

  「嗯……啊……」張秋不自覺加快的速度,顧不得乳頭上的騷癢,兩手一起
抓住哈利的護肘,又加快速度。

  到了最後的關頭,張秋頭突然往後一仰,哈利的護肘也拿不住,雙手直接按
住最敏感的小豆豆上不停的在上面旋轉,一種張秋從來沒有的感受由小豆子上強
力竄出直達全身。

  「啊……不行了!」張秋整個人縮成一團,等到張秋激情過後,掀起裙子一
看,純白的內褲上有很明顯的水漬,而且散發出濃濃淫慾的味道。

  「討厭……」張秋碰碰水漬,彷彿剛才的高潮尚未退去,張秋顫抖了一下。
但是在冷冷的天氣要穿著半濕的內褲回城堡讓張秋毫不考慮的拖下內褲,就算是
有一點冷好了,總比等到走回城堡後整個小褲褲結冰好吧!張秋安慰自己冷飕飕
的屁屁。

  之後起程回雷文克勞的交誼廳,一路上張秋並沒有發現有幾位綠色衣服的人
在張秋走後,進入葛萊分多的球員休息室中竊笑。

     ***    ***    ***    ***

  「妳是張秋對吧?」史萊哲林的隊長福林擋住張秋的路。

  「你……什幺事?」張秋警戒的看著人高馬大的福林。

  「小姐,我們知道深夜裏葛萊分多休息室的事,妳最好合作一點。」福林奸
笑。

  「你……你們?」張秋臉色唰的一下變成慘白,眼光四處尋找其他人。

  的確,還有4個史萊哲林的球員站在福林的附近。

  「合作一點,今天晚上11點老地方見吧,不然……呵呵……」福林擺擺手
之後就走了,留下張秋一個人在若大的走廊上發抖。

  「這樣就可以了嗎?」高爾跟在福林的後面問。

  「照馬份說的,這樣應該就可以了。但是爲什幺馬份不來?」福林問高爾。

  「不知道喔!」高爾摸摸頭。

  「最近馬份他都會不見,不知道跑去哪?」克拉終于吃完手上的蛋糕。

  「不知道去哪啊!」福林跟其他的兩位球員看著克拉跟高爾,「對啊!」而
兩位只可以點點頭。

  「算了……今天晚上大家要準備好。」福林搖搖頭,大概知道問他們兩個也
問不出所以然吧。

  「準備什幺?」克拉看著高爾,「我也不知道喔!」高爾回答克拉。

  福林與另外兩個人實在是無言以對,爲什幺馬份的跟班是這兩位而且會笨成
這樣呢?

  「走吧!」史萊哲林的遊擊手A拍拍福林的肩,要福林不要想太多,船到橋
頭自然直。

  「至少他們倆可以幫忙守門。」遊擊手B安慰福林。

  「問題是這樣的話,我們會打得贏魁地奇嗎?」

  「嗯!高爾,我們回去吃東西好不好?」克拉滿臉期待的問。

  「好啊!好啊!我媽媽寄了好吃的蛋糕喔!」

  「住手!福林,快住手!打他們馬份會生氣!」追蹤手A、B抓住福林,避
免福林打人。

  是夜……

  張秋拖著沈重的腳步走近魁地奇的球場,越接近葛萊分多的休息室,張秋就
越無力,但是不去不行啊,要是他們說出自己在休息室裏的一切,那她的一生不
就毀了?張秋握緊魔杖,想著一個咒語,那一個咒語或許可以救她一命。

  「有……有人在嗎?」張秋站在葛萊分多休息室前。

  ……

  沒聲音?被耍了嗎?……張秋不太確定,但是還是保持警戒好了。轉個身卻
看見福林跟另外兩個追蹤手已經站在身後。

  「啊!!」張秋被嚇了一大跳。

  「笨女人!」福林趕緊把張秋拉到一旁沒有光線照到的地方:「快閉嘴,你
打算被發現嗎?」等了一下,那一只跟飛七先生有靈通的貓拿樂思太太果然出現
了!貓眼在黑夜裏閃閃發亮,似乎想要看清楚是不是有人躲在陰影之下。但是過
不久後,拿樂思太太決定放棄。

  追蹤手B看著拿樂思太太走遠後,對著躲在柱子比了一個OK的手勢,福林
才將張秋扛在肩上,換往球場另一邊的史萊哲林球員休息室去。

  「你們回來啦?」高爾與克拉待在休息室裏等得有一點久,但是馬份說今天
要聽福林的話,而福林要他們兩個待在休息室裏。

  「嗯。」放下張秋,福林跟追蹤手們開始竊笑,笑得張秋一陣又一陣的寒意
上身。

  「我來啦!你們想要怎幺樣?」張秋摸著自己的魔杖,好險還在。

  「……」一群五個人你看我我看你,卻不知道要如何下手。

  「先自慰給我們看好了。」追蹤手A說。

  「在這裏?很冷喔!」張秋顧左右而言他。

  「冷?你前天拿著哈利波特的護具時妳可就不會覺得冷。」追蹤手B笑說。

  其他的人聽到這一句話都跟著笑了,張秋卻是羞紅了臉。

  「沒……沒地方。」再想其他的辦法,張秋就是不在他們面前做事。

  「不是椅子就可以了嗎?」換福林說了。

  「你們不要太過份了!」張秋怒瞪著他們五個人。

  「過份什幺?」或許是馬份教得好,一聽到有人向他們挑釁,高爾與克拉立
刻鼓起他們的肌肉,嚇得張秋氣燄又縮回去了。

  「很好,既然如此,妳就乖乖的做給我們看吧!」

  「需不需要拿護具給你用啊?」一句話又讓五個人大笑。

  張秋知道,大概是躲不過了,只要魔杖還在,不要被他們發現,一切就都還
有轉機,先不要惹他們不高興好了。一有這樣的想法,張秋乖乖的坐在椅子上,
脫下長袍,就像前晚一樣,慢慢的解開鈕釦……

  福林與他的隊員們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活春宮,不斷的舔著嘴唇,也已經
有人脫掉了衣服,其他人一看也跟進。

  本來閉著眼睛打算當作沒有人存在的張秋,沒有想到一張開眼就看見五位全
裸的男生。

  「哇!」張秋立刻停止一切的動作。

  但是對福林五人一點也無所謂,因爲他們在也忍不住了,沖上前對張秋又親
又咬的。

  「不要!不要這樣用。」張秋試著掙脫被抓緊的雙手,但是就算是成年的男
子也不一定掙脫得了,更何況張秋……

  福林用牙齒輕咬著張秋的耳珠,弄得張秋不斷的呻吟;追蹤手A握著張秋右
邊的雪白乳房,玩弄著粉色的乳頭讓他在手中堅硬;B則跪在另一邊,扯下張秋
身上的衣服,一邊玩弄著張秋左乳房,一邊吸啜著粉紅色的顫抖乳頭;高爾與克
拉也沒閑著,順著本能他們倆一起對張秋的肉縫做著巡禮。

  「紅紅的喔,還有水流出來。」高爾說著,並後粗糙的手指摸著張秋的肉縫
深處。

  「對啊,你們看這裏。」克拉彈著張秋因爲興奮而漲大的小豆子,「啊!」
張秋大叫了一聲。

  「我們快一點讓她舒服吧!」福林放開張秋,把張秋放在一張桌子上,追蹤
手A跟B上前去抓住了張秋的雙手,克拉跟高爾則是抓住張秋的雙腳,把躺在桌
子上的張秋壓成大字型。

  「不要……求求你們!」張秋知道她是沒有希望逃走了。

  「呼~~」福林對張秋原本水汪汪一片的下部吹了一口氣,讓張秋倒抽了一
口氣。

  「來啰,妳要表現好一點,不然……我們兄弟不會輕易放過妳。」福林熟練
地摸著張秋的肉縫,將張秋弄得難以忍耐。

  張秋自己緊咬著下唇,眼淚不斷的流下。

  「嗯,快一點吧!小姐都等得哭出來了。」追蹤手A笑著說。

  張秋一聽到,眼淚又更大滴了。

  「好好!不就來了。」福林邪邪一笑:「好吧,我做一次好人,我問妳,有
沒有跟人做過?沒有我就溫柔一點,不要太大力。」

  「……沒有。」張秋無奈的看了福林一眼,吐出一句話。

  「呵呵!隊長,恭喜你,是處女啊!」追蹤手B恭喜福林,高爾他們也都在
笑。

  (雖然說高爾跟克拉可能不知道爲什幺要笑,只是人家笑就跟著笑……)

  帶著其它人的祝福,福林終于長驅直入張秋的體內……

  「啊!好痛!不要!不要啊!」張秋痛得尖叫,還好史萊哲林的休息室並不
是面對城堡,而是面對著森林,不然拿樂思太太可能又要出現一次了。

  看著張秋被福林征服,其他人也就不再那幺大力的壓住張秋,而獲得了自由
的雙手與雙腳,立刻做出最原始的反應,緊緊的抱住福林,對著福林淫聲浪語:
「啊……啊……好舒服啊!」

  「真的嗎?那我們兄弟弄到妳死掉好不好?」

  「好啊!快!大力一點!我要高潮了!」

  「嘿!賤貨妳想要吧?妳想要我射在你身體裏面吧?」

  「是啊!快射進去!我要啊!」張秋忘情地大叫著,福林讓張秋忘記了她是
誰,只想要福林在她的體內抽動,想要高潮。

  「真是乖啊!」說完福林加快了速度,弄得張秋又尖叫又喊舒服的。

  「喔!」突然福林也大叫一聲,屁股縮緊,又抽動了幾下,福林射進去了。

  「小賤貨,我射進去了,高不高興啊?」福林又用力撞了幾下,但是張秋已
經沒有什幺感覺了,她爽到昏過去了。

  「真是的!萎萎起。」追蹤手B對著張秋施法。

  「嗯……不……不要……」張秋在被福林插著的情況之下醒來,看到自己現
在這樣子,又想到剛剛那種欲仙欲死的快感,真是讓她覺得不如去死好了。

  「換我了。」福林退下來,追蹤手B立刻遞補上去,當無比溫柔的感覺包圍
火熱的陰莖時,白色的精液順著張秋的腳慢慢滑落。

  「啊……不行了……」張秋又一次被插入,情緒更亢奮,臉色通紅的發出激
烈的歎氣聲,但是屁股卻迎合著追蹤手B的動作,不斷地扭動。追蹤手B不停地
抽動,一點都不想停,而整個休息室只剩下張秋的淫穢叫聲。

  大約在追蹤手B抽動約幾百下的時候,「啊……饒了我吧……我已經……」
張秋突然猛烈搖頭。感到追蹤手B把大量精液射進自己的肉體裏,讓張秋瞬間得
到了高潮。

  B一射完就換克拉跟高爾。

  「高爾你從後面來,我從前面的嘴進去看看。」克拉說完就把他碩大的肉棒
塞進張秋的嘴裏。

  「嘿!想不到女生尿尿的地方可以放那幺大的東西喔!」高爾進入了張秋的
體內,把張秋體內的精液擠了出來,現在張秋趴在地上,克拉跟高爾像串著張秋
一樣前後夾攻。

  「喔!這感覺真好。」

  「我們數叁好不好?」克拉眼中散發出怪異的光芒。

  「叁?嗯,叁!」

  「嗚!喔!」張秋含著克拉的肉棒跟本說不出話來,但是她似乎知道克拉的
意思,開始掙紮了起來。

  「一、二……」高爾抓住張秋的腰,不再讓張秋亂動。

  「叁!」兩個人一前一後的往張秋的體內插去,「嗯……嗚……」張秋哭了
出來,克拉的肉棒緊緊的塞進張秋的喉嚨深處,只要張秋一發出聲音,克拉的肉
棒就感覺到一陣又一陣的快感。

  高爾玩弄的後面也不差,高爾的長肉棒深深的插進張秋的子宮裏。

  「啊!我覺得好像很不一樣,我好像去了更深的地方。」高爾大叫。

  「好小子!你該不會插到張秋的子宮了吧?」福林跟兩位追蹤手一聽到,就
立刻上前查看。

  「對啊!你們看她的肚子,看得到高爾的!哈哈哈哈哈……」追蹤手A指著
張秋肚子凸出來的一個圓圓的地方。

  「真的是我的嗎?」高爾故意動一動,果然張秋那肚子上的圓點也跟著動。

  「嗯!嗚……」張秋想要搖頭拜託高爾不要動,但是一講話不過是增加克拉
的快感。

  「喔喔!我不行了!好癢。」克拉話一說完就快速的在張秋的嘴裏抽動。

  「嗯嗯嗯……啊……噢……啊……」

  「我也要!」高爾也加入抽動的行列。

  「不……不能這樣……不能這樣……啊啊……好棒啊!還要!快動啊!」張
秋想要打消身體裏甜美的快感,用力發出哼哼的聲音,但是身體已經出現了搔癢
感,把張秋捲入性愛的旋渦裏。

  「喔喔!克拉!我好像吃到黑森林巧克力蛋糕一樣,好舒服啊!」

  「對啊!像我媽媽自己做的蛋糕。喔!好舒服。」

  「她在吸我的頭啊!我想要尿尿!」高爾動作越來越快。

  「你要尿在她身體裏面啊?那我也要!」克拉問高爾。

  「我尿了!真舒服!好舒服啊!」

  「喝下去!那是我的尿啊!」克拉直接射精在張秋的嘴裏,還強按住張秋的
頭不讓她吐出來。

  高爾帶著一臉快樂退出張秋的身體,張秋的陰道跟嘴巴不斷有精液流出。但
是追蹤手A早就迫不及待的推開高爾,用手指挖出大家射在張秋體內的精液後,
然後把張秋抱起來坐在他身上,強勢的刺入張秋的體內。

  「啊!」雖然有福林跟大家精液的潤滑,但是張秋還是唉了一聲。

  「叫什幺?賤貨。第一次被搞就被五個男人搞,妳很爽吧?」追蹤手A打了
張秋的屁股,張秋嚇了一跳,但是也縮緊了追蹤手A。

  「喔!張秋,原來妳喜歡被打啊?」追蹤手A又打了張秋的屁股一下,果然
張秋又縮緊了一次,追蹤手A開始在張秋的體內抽動,還不斷用淫穢的語言問張
秋,要是張秋不回答,A就打張秋。

  「其實妳很舒服吧?看妳的表情,妳是不是嘴巴也很想舔啊?」

  「不……不是……」張秋小嘴微開,張成O字型,輕喘著氣。

  「不是嗎?但是我們隊長要妳幫他清一下。」追蹤手A一說完,福林就把他
又硬起來的肉棒塞進張秋的嘴裏。

  張秋被那幺大的東西塞在嘴裏,不但嗆到,還不斷的哭泣,但是那也只是帶
給福林快感。

  「喔!這賤貨的嘴裏也很舒服啊!」福林對A笑了一下,就開始在張秋嘴裏
肆虐。

  「妳覺得很爽吧?妳的穴裏跟嘴裏都插有肉棒?」A繼續問著張秋淫穢的言
語。

  「嗚……」張秋想要搖頭,但是頭被福林固定住。

  「從後面插入陰道來侮辱妳,讓妳受不了吧,如何?」A更殘忍地撞擊張秋
的身體,張秋感覺到身體的內部有個很大的頭在動著,同時B跟克拉、高爾邊揉
搓著她的乳房以及陰蒂,張秋的身體官能被刺激到極點。

  「嗯……嗯……」張秋又開始大力的蠕動,大家知道張秋又要高潮了,但是
大家很有默契的停下所有動作,剩下張秋不斷的扭動身體,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
快感。

  「嗚……嗚……」張秋意識到自己居然那幺渴望他們五個的肉棒在體內抽動
的感覺,又哭了起來。

  「不要哭,讓妳高潮好不好?但是以後我們叫妳來妳就要來,知道嗎?」A
誘惑著張秋。

  「嗯嗯!」從張秋急切的聲音,A知道張秋答應了。

  「夥伴們!我們操死這小賤貨吧!」看到張秋答應,五個人就更賣力的讓張
秋達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地獄中……

     ***    ***    ***    ***

  「呼!真舒服。」福林穿好衣服拍拍大家的肩膀,張秋全身赤裸的還躺在桌
子上,身上淨是白白的精液。

  「餵!大家看那個紅紅的地方。」追蹤手A指著張秋下體一抹血紅。

  「那該不會是她第一次的血吧?」B看著大家問。

  「搞不好喔!……」

  「哈哈哈哈哈!她真的是處女啊!那這第一次就讓她爽到不行,以後不就都
要很多男的才可以滿足她?」

  一行人邊走邊笑,走入漆黑的校園準備回城堡休息,沒有人理張秋。但是張
秋知道她的機會來了,只有一次機會,張秋知道!

  快穿好衣服,施了個小咒語讓淩亂的休息室變得乾淨多了之後,張秋忍著身
體被蹂躏的痛楚,偷偷摸摸的跟在五個剛剛讓她淫叫連連的男子後面。

  就快到城堡了,張秋要把握最後一個機會。她跳了出去,「空空‧遺忘!」
張秋大叫,施展記憶咒。

  一團光線不偏不倚的擊中以福林爲主的五個人。

  「趁現在!」張秋跑過福林五個人,直直的往雷文克勞的交誼廳奔去,剩下
看起來剛被嚇醒的五個人,面面相觑……

  過了良久。

  「餵!我們在這裏做什幺?」追蹤手A問福林,「我也不知道……」福林答
道。

  「啊!我們不是要去破壞葛萊分多的休息室嗎?」追蹤手B大叫。

  「對對!我們要去……」

  「快一點,肚子好餓喔!」

  不過,所有的話語都停住了,因爲飛七先生帶著他的貓出現在他們眼前。

  「你們……那幺晚了,還在外面做什幺?勞動服務!我一定要鞭打你們!」

  ……

  算了啦……雖然他們不知道,但是此後只要張秋一走近魁地奇球場,她就會
感到一陣又一陣的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