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乡村乱情 1-3部第14章…未完 简体

精彩内容:


第一章
45歲的胡秀英正爲明天四個子女的學費煩惱,老公李克虎是個老實巴巴的種地人,上有70多歲的老父與老母,下有四個都還在上學的兒女,一家的生話費用都只靠胡秀英一個人的工資維持著。
胡秀英在市內的一家私營紙盒廠上班,每月的工資才1500塊,一家老少全靠她這點工資過活,怎幺夠呢,所以他們家背了一身的責。
明天,還差1000塊錢的學費,因爲子女們明天開學。
大兒子李小剛22歲,留了一級,現在上大叁。
二兒子李小雷19歲,在上高叁。
叁女兒李小彩18歲,也在上高二。
小兒子李小志17歲,在上高一。
這樣的一串兒女一年的費用可多了,不是一般人家能擔當的起的。不說他們家只靠胡秀英一個人這點小小和工資是遠遠不夠的。
晚上,胡秀英睡在床上翻來複去怎幺也睡不著,越想越煩惱,不知不覺暗暗哭泣著。
睡在一邊的李克虎把身子轉過來,說道:「明再去借借吧,哭也沒什幺用呀。」
胡秀英可實是急了,邊哭泣邊道:「借,借,每次都是我借,我一個人養著你們一家人,別人只知道我只借不還錢的,誰還借我們呀?」
「唉」克虎拍了拍自已的頭,苫惱的道:「我真沒有啊。」
胡秀英對老公還是忠情的,女人嘛,嫁狗隨狗,嫁雞隨雞,這時一看老公這樣子,反而還倒安慰起他來:「克虎,別這樣好嗎?我明天想想辦法,再去借借,兒女的學費一定要交的啊,不然他們長大沒有象你一樣一輩子呆在家裏種地呀,」
女人的心還是柔的,她只要自多吃點苦,也不讓老公子女愛一點苦。這就是女人。
李克虎一聽,激動的直流眼淚,感激的道:「秀英,我一陣子也會感激你的,你真是我的好妻子,我不知前世修來什幺福,能取到你這樣的好老婆,」
胡秀英忙道:「別這樣說,時間不早了,我們睡吧,」
早上,胡秀英每天都五點起床,做早飯,掃地,收拾亂七八糟的東西,等她忙好了才叫大家起床洗臉吃飯。
一家人坐一張大棹子邊吃早飯邊聊天起來:「大哥,明天就要上學了,今天是放假最後一天了,你帶出去玩玩好嗎?」叁女兒小彩嬌聲道。
「我也去!」小兒了小雷忙叫道。
李小剛笑了笑:「好呀,我帶你們出去好好玩下,不過你們出去都聽話哦。」
「好啊,好啊,二哥你也去啊?」小志對坐一邊的小雷道。
「我不去了,你們去玩好了,有什幺好玩的」小雷不原意的說。
四個子女中只有小雷最不愛說話,他平時總是一聲不響的,好象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樣子,
「不去就不去,我們去玩。」小志對小雷做了鬼伸了伸舌頭。
胡秀英一見兒女這樣子開心,內心不覺也是很高興,突然想起明天他們的學費,心一下子沉了下來,今天到什幺地方去借呢,能借的都借了,再一見兒女這樣子開心,內心想著怎幺也要借到鳙他們好好上學。
吃完了飯,棹子由老太太收拾。
胡秀英騎自行車上班了,她家是在郊區,離市內紙盒廠有半個種頭的路途。
這個私營紙盒廠不大,只有十幾個工人,胡秀英的車間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她,另一個是外地招聘的一個叫虎仔還只18的小男孩兒,因爲虎仔家窮,上不了學,只好出去打工。
胡秀英每天與這個小男孩在一個房間訂紙盒,她很是佩服這個虎仔,小小年紀就離開父母到外地打工,也是不容易的,所以她很是招顧他的。
胡秀英一進入房間,只聽虎仔忙叫道:「你來了,大姐,」
胡秀英白了他一眼說:「叫你不要叫我大姐,你就是不聽,我兒子都比你大,你叫我大嬸才對啊。」
「不,可你看上去一點也不老啊,我就叫你大姐,」虎仔笑道。
「我都是老太婆了,還不老啊,」每個女人都喜歡別人說她年輕,秀英也一樣,所以臉一紅。
「你哪象老太婆啊,你看上去很年輕啊,我以後取老婆就取你這樣漂亮的,」
虎仔笑道。
「去,去,你和我都開玩笑啊,」秀英不覺的臉一紅。突然想起借錢的事,不覺臉一沉,悶悶不樂起來。
虎仔一看,忙問道:「怎幺了大姐,」
秀英唉了口氣:「沒什幺。」
「不對,你一定有事吧,你平時不是這樣的啊。」虎仔看出來她一定有事,
胡秀英看他問下去,無奈的把家中的困境說給他聽了。
虎仔一聽,也急了:「這可怎幺辦啊?」
胡秀英無奈的搖了搖頭,沉意著……
虎仔突然說道:「哪你去問廠長啊?」
「廠長可小氣了,你不是不知道?」秀英道。
「哪也得去使一下啊,不使怎幺知道啊,上學要緊啊。」虎仔急道。
秀英想想也對:「好吧,只好使下了。」
一個60多歲的老頭子坐在辦工棹後,這個老頭長的身材短小,頭發掉了也沒條了,一臉的狹相,他一見秀英進來,忙道:「有事嗎?秀英。」
這個老頭廠長早已打胡秀英的注意了,見她生的風韻存在,一張白皙的粉臉,豐滿的身材,可就是沒機會下手得到她。
胡秀英吞吞吐吐的說。「廠長,我……我……」
「什幺事你快說呀。」老頭子忙說。
「我想問你借1000塊錢好嗎?下個工資你扣好了」她終于開口說。
「哦,這幺多啊,幹什幺用啊?」廠長邊說邊一雙眼看珠緊緊盯住她全身打轉。內心得意啊,機會終于來了。
胡秀英最怕老頭子的眼神,平時在廠房內也經常用這種看她的,看的她渾身不自在,不覺低下了頭,輕聲道:「我子女的學費。」
「好啊,小孩子上學現在是最要緊了,沒錢怎幺行呢,」老頭忙道。
想不到這次廠長這幺痛快就答應了,秀英內心一樂當下喜道:「謝謝廠長,」
「先別謝,不過我有條件的,」廠長說罷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盯在胡秀英哪高高隆起的前胸上。
胡秀英一見他這個樣子,內心想不對經了,低聲問:「什幺條件啊?」
「陪我睡一次好嗎?」廠長開門見山的說。
胡秀英一聽,羞的臉一紅,罵道:「無恥」轉身就往門口走,正想伸手開門。
「1000塊不要了?」廠長忙叫道。
胡秀英一聽1000塊,不覺愣住了,這1000塊對她太重要了啊,有關子女的前程啊,不知不覺呆在哪不動了。
老頭廠長忙來到她的身後,低聲說:「你又不是處女,只要你閉一下眼睛,松一下褲帶就有1000塊了,只要你同意,這1000塊我下個月也不扣你工資,給你好了。」
胡秀英急道:「我可是有家庭有老公有子女的啊,以後怎幺見人呢?」不過她內心倒是有點動心了,廠長說的也對啊,只要閉一下眼睛,松一下褲帶就有1000塊了,再說還不扣工資,
老頭見她有點憂郁,想想一定有戲,忙火上加油的說:「這有什幺關系,我連你老公也不認識,只要你不要跟別人說,不就什幺事也沒有了嗎?」
爲了子女的學費,胡秀英咬了一下牙,下定決心道:「我答應你,不過只這一次,你可不要對別人說哦,」
廠長一聽大喜,這個老頭激動的連口水也流了出了,日想夜想的這個胡秀英終于同意了,忙道:「這就聰明了嘛,」邊說邊反手一下子抱住她,
「別……別……」秀英自然的掙紮著。
「都同意了你還掙紮幹嘛呀?來,我幫你把衣服脫了。」老說著就要動手解除她的衣服。
秀英羞的滿臉全紅,忙掙開了他的懷抱:「我自已脫,」
「好,好,」他放開了她,站一邊看著她脫衣服。內心激動的連心髒都快要跳出來了,雙目緊緊盯說她,呼吸急促起來……
胡秀爲了子女的前程,無奈的慢慢伸手一個一個的解開胸前的扭扣,一個,二個……
隨著的一個個扭扣解開,一點點雪白的肌膚慢慢露了出來……
一件白色上衣脫了下來,只乘一個白色的乳罩,潔白光滑的肌膚露了出來,她雖已45歲,但皮膚還象30多歲的少婦一樣細嫩光滑,
這時的胡秀英羞的滿臉通紅,她除了老公外,今天是第一次在別的男人面前脫衣服,怎幺叫她不羞呢
白色乳罩兩條乳帶緊緊的扣在她雪白光滑的背上,大大乳房讓乳罩有一大半罩不住,深深乳勾迷人極了,
「好白,好美啊」看的老頭直流口水,
胡秀英一狠心脫下了裙子,一雙修長雪白光滑的豐滿大腿露了出來,這一雙大腿和小腿是多幺的迷人,看的老頭眼珠都快要掉出來了,多幺誘人的一雙大腿啊。
一條粉紅色的叁角內褲包不住她哪渾圓的屁股,一大半雪白的屁股肉露在外面,
秀英又咬了咬牙,紅著臉把手反伸光滑的背後解開了乳罩扣子,慢慢把乳罩拿了下,當下一對白花花的乳房跳了出來,不停的在胸前跳動著,這一對乳房又白又圓,由于年齡的關系,有一點點下垂,粉紅色的乳頭迷人極了,四周是一小圈紫紅色的乳暈,
她這時連脖子也紅了,看了看老頭,見她正色迷迷的盯著自已的一對奶子看,她這時一狠心雙手抓住叁角內褲的邊緣彎下身脫了下來,雪白平坦的小腹下是一大片又黑又濃的陰毛,她的陰毛很多,布滿正個小腹下面,把她的肉縫都蓋住了,豐滿的屁股又圓又白,中間一條深深屁勾把屁股分成兩半
這樣,她就一絲不挂的赤裸裸的站在老頭面前,羞的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
老頭一看見胡秀英哪一身雪白的胴體,不覺盯大了老眼,只見秀英滿臉通紅,低著頭不知怎幺樣才好呢。
一張通紅的粉臉,白皙的脖子下是一對豐滿渾圓的乳房,由于生過太多小孩的原因這一對乳房稍有點下垂,迷人的乳頭四周是一小圈紫紅色的乳暈,一雙渾圓的手臂白嫩光滑,再往下看是稍稍有點隆起的小腹下是一大片黑色的陰毛,一雙修長光滑的大腿和小腿,一身雪白的肌膚于哪「叁角區」上的一大片陰毛一對比,真是黑白分明。誘人極了……
女人上年紀了就是臉上留下歲月的绉文,可是身體上的肌膚還是白皙光滑的,
老頭廠長看的發呆了,忙起身來到她身邊,伸手扶住她那光滑渾圓的肩膀,把她的赤裸裸的身體轉了過來,胡秀英紅著臉順著他轉過身體,老頭激動的再愛不了,一下子把她莊在辦工棹上,忙脫光自已的衣服,雙手抓住那一對雪白的乳房使經的揉搓著,手指用力的捏著那乳頭……
「嗯……嗯……」李秀英不覺的呻吟著。
「好美的乳房啊……」老頭邊捏她的奶子邊叫道。
「啊喲……痛……你輕點啊……痛……」胡秀英的奶子被他捏的痛死了,拼命叫著……
這樣子老頭還不過隱,急促的把自已的一張臭嘴咬住了她的乳頭吸啃著,吸的那一對雪白乳房全是他的口水,
李秀英被他搞的渾身難愛,下體也不知不覺流出了淫水……口內呻吟著:「嗯……嗯……」
這時老頭雙手分開她那雪白的大腿,只見大腿中間一下子露出了一條細細的「肉縫」,由于她生過四個孩子,陰唇有點發黑了,陰唇四周布滿細細的陰毛,可是裏面的肉還是嬌豔鮮嫩的,被淫水流的濕潤無比。老頭急不可待的把自已還不是很硬的「陽具」插入這個濕潤的洞內,激動的抽插起來……
「啊……啊……」胡秀英只覺自已的「陰道」一緊,呻吟起來……
老頭只插了十幾下,只見他渾身一抖,完事了,原來老頭年齡大了,又是興奮激動,忍不住的丟了。正個軟在了秀英的身體上。
胡秀英正感覺有點舒服,突然覺的自已的「陰道」一熱,知道他謝了精,內心不覺有點好笑,這個死老頭怎幺一點也不中用啊,不過自已剛剛有點舒服,他就謝了出來,不覺有點失落感。
她忙伸出雙手推開了他的身體,趕緊起來穿上了衣服,只老頭還是有氣無力的扒在辦工桌上,忙叫道:「廠長,你沒事吧?」
老頭慢慢擡起身體,老臉一紅:「不好意思,我老了不中用了,」
「嘻嘻……沒事啊……」胡秀英暗笑著。
「這是1000塊,你拿著吧,好讓孩子上學。」老頭在抽屜時裏拿出1000塊給她。
胡秀英接過錢,內心反倒是有點感激他起來,見他只幹十幾下就真的給自已1000塊,有點過意不去的在他的老臉上親了一下,接過錢就出了辦公室。
虎仔見大姐去了這幺久沒有回來,就想去看看,剛來到廠長辦公室門口,正碰著胡秀英開門出來,見她滿臉通紅,頭發撒亂,又向辦公室裏面一看,只見廠長正在拉褲子,就知道是怎幺回事了,內心酸溜溜的狠狠的盯了廠長一眼,
胡秀英一見虎仔,也不理他,只管往車間走去,虎仔忙跟著她來到車間,輕聲問道:「借來了沒有?大姐?」
「嗯!」胡秀英紅著臉低聲嗯了一下。
「大姐,我知道你受廠長的欺負了,錢借來了就好,你快回家交學費去吧,」
虎仔同情的道。
胡秀英粉臉一紅擡頭看了一眼他道:「虎仔,你真好,不過你知道了今天的事,你不要說出去好嗎?」
「沒,沒,是平時你對我好,大姐,你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虎仔忙說。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胡秀英說道。
「大姐你快回去吧,你的家人正等著你的錢呢?」
胡秀英回到家裏。只見老公克虎忙問她:「有沒有借到錢啊」他可在家裏等的急了,這一天他一直是上下不安,只怕老婆借不到錢,那明天的學費就交不上了。
胡秀英臉一熱,拿出錢給他看了一下,克虎一見,激動的道:「你真好,秀英,這下兒女的學費有了,我的心終于放下了啊,他激動的眼睛也濕潤了。可他那知道這錢是他老婆用肉體換來的。
她的婆婆一見兒媳婦借到錢了,也是一陣感動:「秀英,你真是我的好媳婦啊。」
「媽,你快別這樣說,這是我應該的啊」胡秀英忙說道。
小剛接過母親的錢也是激動的說:「媽,我一定會好好用功上學的,等明年大學畢業了,我有了工作,你放心,我會好好孝敬你的!」
胡秀英內心很是羞愧,這是用自已肉體換來的錢,但臉上還露出了笑容:「小剛只要你認真學習,媽就心懑意足了!」
這時只聽女兒小彩叫道:「媽,剛才張叔叔來要錢,罵了我們,還打了爸爸一下呢,我們都嚇死了呢?」
「小彩,不要說啊。」李克虎忙喊住小彩。
胡秀英聽了急忙道:「到低發生什幺事了,克虎?」
「沒,沒什幺啊,小孩子亂說話啊。」克虎忙說。
「一定發生了什幺事,你快說啊」胡秀英急的大聲道。
婆婆一聽,只好唉了口氣無奈的說:「秀英,是這樣的,我們村的張桂龍,以前我們家借來了他叁百塊錢,今天上午他來要錢,克虎說沒錢,再過些時間,可他不同意,還打了克虎一下,說是晚上再來要錢,如果沒錢還他,他說對我們不客氣的。」
胡秀英聽是張桂龍,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小子是本村的地皮無懶,想起很早以前在他哪借了300塊,一直沒還他,不過這幾年他倒沒來要過,今天他怎幺想起來要錢了?她越想越急,這可怎幺辦呢?那小子什幺事都能幹的出來,晚上他來沒錢給他怎幺辦呢?
胡秀英正想著,突然想到,這小子不是好色之徒嗎?平時對自已總是色迷迷的,這點她早已感覺得到的,我反正已是不幹淨的身體了,今天給那老頭弄的下面還癢癢的呢,老公克虎已半年沒和自房事了,我不如……她下定決心就說道:「你們放心吧,我這裏還幾百塊錢,我去還給他就是了。」
婆婆和克虎一聽,喜道:「那太好了,你快去吧,」倆人又用感激的眼光看著胡秀英。
張桂龍,30來歲還沒有取到老婆,光棍一個,他長的可難看了,光溜溜的頭,還是個麻臉,一雙眼睛小小的,是個眯眼形,個子不高,他平時又喜歡偷雞摸狗,哪個女人還能看上他呀?所以一直是光棍一個,這時他正一個人坐在房間內邊喝酒邊把一顆花生米扔進口內,擡頭一看,只見門外進入一個穿著素衣白裙的中年美婦,見她長的身材婉約,儀表不俗,雖已人到中年,但是風韻存在,她正是胡秀英。
「在喝酒啊大兄弟?」胡秀英一進入就說道。
張桂龍一見是她,忙笑道:「大嫂,是不是還錢來了?」
胡秀英嬌笑著說:「不還錢就不能來你家嗎?」
平時她從不和他笑臉說話的,張桂龍一見她帶笑臉和自已說話,不覺內心一熱:這娘們長的還真不懶,克虎哪雜種可真有福氣,要是她是我老婆多好啊,天天可以摟著這個大美人睡了,他邊想邊對她說道:「可以來,可以來呀,來,先坐下喝點酒吧。」
胡秀英是有心理准備來的,所以一點也不客氣,大方的坐了下來,要是平時打死她也不會與這種人坐在一起,還故意嬌聲道:「大兄弟呀,我可不會喝酒呢,」
張克龍邊把酒杯筷子遞給她邊陪笑道:「你就陪我少喝點嘛」邊說邊倒了一杯酒給她。
胡秀英伸出一只白嫩的玉手擋住他那遞來酒杯的手說:「我真的不會喝啊。」
張桂龍見她那柔軟雪白的玉手放在自已的手上,不覺內心又是一熱,笑道「大嫂,你的手好漂亮啊」說罷忍不住的把自已另一只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撫摸起來。
胡秀英一見,忙縮回了手,故意嬌聲說「你幹什幺呀」
張桂龍這時激動的說「大嫂,你好美!我……我……」
胡秀英見他這樣猴急的樣子,內心一喜,美目瞟了他一眼,嬌聲答道:「是嗎?」
張桂龍再也忍不住了,淫笑說:「大嫂子,只要你陪我一次,我那300塊就不要你了。」
胡秀英一聽,見他上勾了,但口內卻說:「我300都帶來了,我可不答應你,被別人知道了我可怎幺做人呀?」
「那有什幺關系,我不會對別人說的,你只要答應我,那錢我真不要了,你們家不是正沒錢嗎?可以嗎大嫂子?」張桂龍說完用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盯著她看,
胡秀英粉臉一紅,故意沉思了一下,羞答答的說:「那可說好了哦,只一次,但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呀,」
「我保證不會告訴別人的,你放心好了,如果我對別人說了就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這時的張桂龍只要能得到她,什幺話都說了出來!
胡秀英見他說成這樣,相信他說,低聲道:「嗯,那你去把門關了。」
張桂龍當下大喜,忙起身去關了門,胡秀英見他關了門,這時的內心一驚,也有點緊張起來,做這種事畢竟是很羞愧的,想想又要對不起老公了,不覺的眼睛一濕,但轉念一想,我這也是爲了錢,爲了家庭,是沒辦法的,這樣一想,心內也開亮起來,
張桂龍一下子從背後反抱住她,雙手正抱住她前胸那一對乳房上用力的揉搓著……
「嗯……」胡秀英呻吟了一下:「不要這樣嘛……」
張桂龍揉了一會她的雙乳,伸手脫下她的上衣,胡秀英也很配合他的動作,就這樣她被脫的一絲不挂了……
一具美麗動人的雪白胴體顯現在張桂龍的眼前,一對乳房又白又圓,兩顆紫紅色的乳頭四周是一小圈乳暈,小腹有點隆起,但看上去非常的光滑很讓人興奮,叁角區上的陰毛非常濃密,兩條潔白光滑的大腿,看的能讓人眼花意亂,她的背部同樣的光滑潔白,一個豐滿的屁股,誘人極了……
這時的胡秀早已羞的滿臉通紅,張桂龍一見,口水直流,忙脫掉了自已的衣服,一下子抱起她的雪白裸體放在床上,再壓了下去,雙手分開她雪白的大腿,下身一挺,「陽具」一下子進入她的「陰道」內。
「啊……」痛的胡秀英大叫一聲「你……你輕點啊……」
原來是桂龍太猴急了,一上床就把「陽具」插入她的「陰道」內,這時的秀英都沒動情,「陰道」內還不是很滑,這一下子進入怎幺不叫她痛呢,
張桂龍也覺得自已下身進入的「洞」幹巴巴的,緊緊的,
胡秀英美目白了他一眼,嬌聲道:「你猴急幹嘛呀,慢慢來啊」
張桂龍這才慢慢的抽插起來……雙手握住她那對雪白的乳房上揉搓著,手指不時的捏住那兩顆乳頭,
「嗯……嗯……」胡秀英輕聲呻吟著……慢慢的她開始興奮起來,一雙潔白光滑的手臂也纏在他的脖子上,下身也配合他的動作不時的挺動著,張桂龍不停的一上一下的抽插……
「啊喲……嗯……嗯……快點……啊……」這時的胡秀英舒服的呻吟著,
張桂龍一見她的淫蕩樣子,下體更加賣力的挺動著,只聽的樸滋,樸滋的聲音,
胡秀英這時的「陰道」已淫水真流,好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不覺失去了理智,把自已的老公子女全扔到腦後去了,口內不停的嬌聲呻吟著:「嗯……好舒服啊……啊……快點,再快點……啊……再往裏面一點……」
張桂龍真也想不到平時看上去是多幺賢惠的胡秀英在床上會浪成這樣子,當下興奮的不得了,一下用力一下的狠狠的抽插著……
舒服的胡秀英把一雙雪白的大腿高高擡起纏在他的屁股上,下體隨著他插下配合他往上挺,口內呻吟著:「嗯……嗯……嗯……」
這樣子抽插了一會兒,不知是桂龍被她的淫相迷到還怎幺了,他突然覺得小腹一熱,再也忍不住了,一鼓精液沖出了「陽具」進入了胡秀英的體內,渾身一陣顫抖,就軟在了她那雪白的裸體上。
胡秀英正感到舒服,突覺得自已的下體一熱,知道他射精了,內心一陣失落的感覺,她可是半年多沒和老公做愛了,今天和兩個男人做愛,正把她內心的欲望點燃了,但這兩個男人又都滿足不了她,所以有點失落的感覺,這時她的腦子清醒了,趕緊推下他的身體,粉臉通紅的起來穿上衣服對還在床上的張桂龍說:「我要走了,你說過的話可要記住」
張桂龍這時謝了精,身體也沒什幺力氣了,忙道:「嗯,你放心好了,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胡秀英一聽,嚇了一跳,忙問:「什幺條件啊?」
張桂龍臉一紅:「也沒什幺呀,就是……就是……」
「你說呀」胡秀英急道。
「我不是一直光棍嗎?平時沒有女人,我也是正常的男人,有時也需要女人嘛,所以我一直都手淫,我想你把你的內褲送給我,以後不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嗎?我只好拿你的內褲手淫一下,好嗎?」張桂龍一口氣說完。
胡秀英聽了,哭笑不得,想了想,他到真可憐的,30多了還沒有老婆,反正都和他睡了,給他也沒什幺,就欣起裙子,抻手脫下內褲給了他,白了他一眼:「你呀……以後好好做人,早點取個老婆吧!」
「嗯,嗯,知道,知道」張桂龍忙應道,接過內褲,象得到寶貝一樣的把內褲放在嘴上吻了一下,
胡秀英一見他的樣子,臉一紅就出了他的家門。
胡秀英回到家已是五點多了,見一家人正在吃晚飯,她坐了下來,女兒小彩忙給她端來钣,她一聲不響的吃著,內心想著自已對不起老公和子女,但轉念一想,我還不是爲了這個家庭,是沒有辦法才這幺做的,
李克虎忙給她夾了一塊肉放在她的碗裏:「秀英,真是幸苫你了,你多吃點。」
胡秀英笑道:「小志,讓你吃,」說罷把自已碗裏的肉夾給小兒子吃。
小志還小,不太懂事,邊吃著媽媽給他的肉邊喜道:「真香啊,媽媽真好!」
胡秀英一笑:「吃了以後要好好上學哦。以後長大了要對媽媽孝順啊」
「嗯,嗯,」小志忙應道。
「媽,我們以後都會好好孝順你的,你這幺幸苫把我們撫養大,怎幺會對你不好呢,」小剛說。
胡秀英見兒女們這樣說,開心的笑了……想想自已受委屈也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