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最帅的斯大林扮演者盖洛瓦尼,连斯大林都赞叹不已,至今无人超越

精彩内容:

隨著中國影視的國際化視野越來越延展,我們的影視作品裏,也出現了國外曆史人物的形象。

斯大林的影視形象,在我們中國影視片中,已經司空見慣了。

但中國影視中的斯大林形象,多是走過場而已,屬于典型的打醬酒角色,留著一個大背頭與標志性的胡子,再穿上一套大元帥服裝,斯大林的形象就基本給烘托出來了。

我們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前蘇拍于1985年的電影《莫斯科保衛戰》,裏面也有斯大林形象,但很多觀衆,都很不喜歡這個演員。

《莫斯科保衛戰》中的斯大林

在整個影片中,這個斯大林的形象形同木偶,在電影裏說著一些不動聲色的台詞,完全沒有內心。可以看出電影拍攝者的矛盾,因爲表現的是二戰,不可能全部否定斯大林的功績,但是也不敢像斯大林時代那樣,大搞偶像崇拜,爲人物臉上貼金,所以,兩個矛盾性,一起作用到電影裏,就導致了一種“兩頭不著地”的拍攝辦法,造成了《莫斯科保衛戰》裏的這種毫無個性、毫無光彩、面無表情的斯大林形象。

要論前蘇聯影片中,哪一個斯大林最帥,最英氣逼人,那麽還得數蓋洛瓦尼爲最。

蓋洛瓦尼

蓋洛瓦尼也曾經在我們中國觀衆熟知的《列甯在一九一八》、《難忘的一九一九》中出演過斯大林。

但要注意一下,《列甯在十月》中的斯大林並不是由蓋洛瓦尼扮演的。

所以說,蓋洛瓦尼雖然不是第一個扮演銀幕上的斯大林形象的演員,但是,他後來居上,獨領風騷,他擔綱演出斯大林角色之後,就沒有誰敢與他爭鋒了。

《攻克柏林》

蓋洛瓦尼把斯大林塑造得最爲美輪美奂的神作是《攻克柏林》,在影片裏,斯大林雍容華貴,制度不凡,尤如神仙下凡,驚天動地。

尤其是這個電影的神奇之處,是炮制了一段不存在的史實,影片結尾處,斯大林乘上飛機,來到了蘇聯士兵一舉拿下的柏林,漫步在機場這一博大的開闊空間裏,算是完成了真正的斯大林想去而沒有實現的“到此一遊”。

《攻克柏林》

電影裏的斯大林的“神遊”,就是讓當時蘇聯的各種聞人都驚呆了,能這樣拍片嗎?

連曆史影片,都可以炮制一個不存在的事件,那麽,電影恪守的真實性在哪裏?

比如蘇聯作家西蒙諾夫,就百思不得其解,爲什麽斯大林要同意在電影裏表現他在虛擬的膠片上橫空降落到柏林?

當然,從藝術構思上看,斯大林作爲一個勝利者,來到柏林,並非沒有合理性,就像我們的曆史演義作品,不也是添油加醋,無中生有嗎?

其實,《攻克柏林》如此虛構事件,與影片的導演的拍攝理念有關。

《攻克柏林》的導演齊阿烏列裏,是格魯吉亞人,與斯大林是同鄉。

大概因爲有著這麽一層同鄉的關系,《攻克柏林》導演齊阿烏列裏對塑造光彩奪目的斯大林情有獨鍾,在前蘇聯,沒有一個導演能夠超過他。

齊阿烏列裏對他的拍攝理念,可謂是振振有詞。他認爲,拍電影並不是要“反映”事實,而是要表現想象中的真實。

一句話,齊阿烏列裏大導演,反對“反映論”。

有了這個理論,《攻克柏林》裏最後斯大林空降柏林,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因爲這裏表現的是一種想象中的真實。

《攻克柏林》裏把斯大林的威武神氣,表現得無以複加,與蓋洛瓦尼塑造斯大林的形神兼備的功底有著密切關聯。

我們今天難以相信,蓋洛瓦尼與斯大林能夠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我們選取一張蓋洛瓦尼在《保衛察裏津》裏的鏡頭,與真實的斯大林照片用“人臉識別”軟件比對一下,直接判定爲同一人。

《保衛察裏津》裏的鏡頭比對

《攻克柏林》的鏡頭比對

蓋洛瓦尼也是格魯吉亞人,與導演齊阿烏列裏算是老同鄉,他們共同表現的斯大林,叁位一體,都來自同一地域。不能排除,蓋洛瓦尼與齊阿烏列裏塑造斯大林形象的時候,有一種出自于“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原始動機在內。

但是,斯大林有一個非常敏感的地方,就是不希望強化自己身上的格魯吉亞色彩,所以,這一點,對蓋洛瓦尼也帶來了一點負面影響。

《攻克柏林》劇照

有一度時期,斯大林對蓋洛瓦尼使用的格魯吉亞口音深感不滿,他直接指示,找一個純真的俄羅斯人來扮演自己。

這樣,就出現了一個蓋洛瓦尼的強有力的競爭者,這就是在《第叁次打擊》、《斯大林格勒大血戰》中出演斯大林的吉基。

吉基在《斯大林格勒大血戰》中出演斯大林

吉基是一個典型的俄羅斯人,說話純正,雖然演員在演技上遠不如蓋洛瓦尼能夠達到形神上的惟妙惟肖,但是斯大林執意需要這樣一個高于原型的人物形象。

吉基1955年去世,享年66歲。而一年之後,蓋洛瓦尼去世,享年63歲。在《列甯在十月》中第一個在銀幕上扮演斯大林的高裏德施塔布,1971年去世,享年65歲。看看叁位斯大林的扮演者的生卒年,會感到有一種奇怪的怪圈籠罩著他們,可以說他們都是是英年早逝。

蓋洛瓦尼與齊阿烏列裏合作塑造斯大林形象,並不是在1950年才有第一次,早在12年前的1938年,就在《偉大的曙光》中有了最初的合作。

不過,蓋洛瓦尼第一次扮演斯大林,是在1938年拍攝的《帶槍的人》中。

《帶槍的人》中的斯大林

1937年,是蘇聯領袖影片破土而出的關鍵年份。

之前,蘇聯電影中,也沒有領袖形象的大面積出現。

在蘇聯導演愛森斯坦拍攝的《十月》中,出現了一個列甯演講的遠鏡頭,算是領袖形象首次走上了銀幕,但只是一個朦胧的身影,基本沒有人物的形象塑造。

《十月》中的列甯

到了1937年,正好是十月革命二十周年,蘇聯就搞了一個征文,主題是紀念十月革命20周年作品征集。

廣發英雄貼,立刻文人墨客紛紛參與,好作品紛至沓來,這其中有一個作品就是後來廣爲人知的《列甯在十月》劇本,不過,當時的劇本內容叫《起義》。

在征集來的作品裏,有叁部涉及到列甯形象的塑造,除了《列甯在十月》之外,另一部劇本,就是《帶槍的人》,當時的名字,反而叫《十月》。

《列甯在十月》劇照

《列甯在十月》與《帶槍的人》相比,顯然《列甯在十月》是全景式地表現十月革命的曆史,而《帶槍的人》則是通過一個士兵的視角,遙看了十月革命,兩相比較,《列甯在十月》更符合主題。

所以,《列甯在十月》一舉奪魁,投入拍攝。

其實,《列甯在十月》裏列甯扮演者史楚金先去試拍了《帶槍的人》,但是,上面又下達了指令,說十月革命題材只能拍一部,《帶槍的人》暫時停拍,把《列甯在十月》作爲重點影片。所以,史楚金便從《帶槍的人》劇組,轉到《列甯在十月》裏扮演列甯了,並因爲第一個在銀幕上扮演列甯的形象而一舉成名。

《帶槍的人》暫時擱淺,編劇包戈廷覺得辛辛苦苦寫好的電影劇本,不拍電影有一點浪費了,便把電影劇本改成了話劇,一本兩用,後來話劇也演得風聲水起。五十年代,我們中國的話劇舞台上,也排演過這部話劇。

這樣,《列甯在十月》就成了蘇聯銀幕上,第一個出現列甯與斯大林形象的領袖影片。

《列甯在十月》裏的斯大林由高裏施塔布扮演。

而這時候的蓋洛瓦尼也開始了在舞台上扮演斯大林的破冰之旅。

我們看一下蓋洛瓦尼的履曆。據楊海明等編譯《世界電影百科全書》(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3年)記載:

蓋洛瓦尼(1893—1956),蘇聯演員、導演,蘇聯人民藝術家(1950)。1913年開始表演生涯,先後在盧斯塔維裏劇院和莫斯科高爾基模範藝術劇院當演員,1921年從影。他扮演的角色有:《叁條人命》(1925)中首演角色,扮演巴赫瓦,《魔鬼》(1928)中的達尼埃爾,《最後的化妝舞會》(1934)中的羅斯托姆,《哈巴爾達》(1931)中的詩人,《快見面》(1 934)中的斯皮裏東和《金色的山谷》(1937)中的基裏萊等。

《列甯在十月》拍攝的時候,蓋洛瓦尼44歲,比《列甯在十月》裏的38歲的斯大林要大一點。

高裏施塔布在《列甯在十月》中

而在《列甯在十月》中出演斯大林的高裏施塔布才31歲,顯得太年輕,看上去,面皮光滑,沒有底蘊,目光遊離,這也是高裏施塔布日後不能在《列甯在一九一八》中出演斯大林的原因。

從上面的演藝經曆中,可以看出蓋洛瓦尼在44歲之前,在舞台與銀幕上的滾打摸爬的打拼生涯還是相當努力的。

在這些影片中,他很多扮演的都是配角,如果不是斯大林一角爲他如同量身定制的話,那麽,蓋洛瓦尼也就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跑龍套的角色。

我們大致看一下,蓋洛瓦尼在出演斯大林一角之前,扮演了什麽樣的角色。

1924年,蓋洛瓦尼在《叁條人命》中第一次扮演角色。這部電影根據文學作品改編,原作是采列傑爾的長篇小說《第一步》,導演是比列斯基阿尼。蘇聯電影史上對這一部電影評價很高,稱《叁條人命》“展現了十九世紀末格魯吉亞廣闊的社會生活畫面,是導演的又一部成功之作。”

《叁條人命》海報

電影的大概故事由頭是:年輕的商人巴赫瓦·普拉瓦愛上了埃斯瑪,一個漂亮的年輕裁縫,兩人很快成婚。而另外兩個人也喜歡埃斯瑪,其中一人試圖引誘這位女孩,但沒有成功,于是他決定綁架埃斯瑪,由此引發電影的情節沖突。

蓋洛瓦尼在影片裏扮演男主人公巴赫瓦。

1925年,在《達裏俄勒·姆克拉瓦得則凶殺案》中扮演角色。

《達裏俄勒·姆克拉瓦得則凶殺案》劇照

這部電影的導演也是《叁條人命》的導演比列斯基阿尼,根據尼諾施維利的小說《我國勇士》改編。

《達裏俄勒·姆克拉瓦得則凶殺案》劇照

電影的大概故事情節是:一個企圖改變自己命運的農民西科,與美國馬戲團老板簽了合同,留下了家中妻子、嬰兒、母親和老祖父。到美國後,他另有新歡,忘記了家庭……

1926年在《九級浪》中扮演角色,影片表現的是水手們爲一場革命而戰的故事。

《九級浪》海報

1927年出演《兩個獵人》。

《兩個獵人》海報

影片描寫兩個獵人,本是好朋友,但因爲愛上一個女孩,而由友爲敵,兩個獵人不得不通過抽簽的辦法,決定最終愛情的選擇權,而勝利者必須殺死對方。一個殘酷的隱喻。

1928年在《魔鬼》中出演達巴尼爾。

《魔鬼》海報

影片講述了一個癫痫女孩的悲慘故事,揭示出她成爲丈夫家庭偏見受害者的命運本質。

1931年在《哈巴爾塔》(又譯《靠邊站》)中出演角色。

據《蘇聯電影史綱》介紹:影片基礎的情節並不複雜。在格魯吉亞的一個城市中,當地的蘇維埃組織通過了一項決定:拆除一座妨礙交通的老教堂。卡黑古亞省過去的封建主勞烏爾薩柏(由H·赤科尼亞扮演),企圖制造社會輿論來反對這個決定。他在蘇維埃政權下搖身一變,成爲“集郵協會的委員、格魯吉亞考古學會的委員、古代紀念碑保管協會的主席”等等。然而勞烏爾薩柏一夥人的陰謀活動遭到了可恥的失敗,而且所謂的“古物鑒賞家”的真面目也終于被揭露了出來,因爲這夥人稱之爲古代紀念物而加以保護的那座教堂,原來是沙皇軍隊的指揮部在上世紀中葉才建築起來的。

齊阿烏列裏導演

這部影片的導演就是後來以《攻克柏林》而名震天下的大導演齊阿烏列裏。可見,這位斯大林的禦用導演,早就與蓋洛瓦尼有過合作關系。

1933年出演《最後的假面舞會》。

《最後的假面舞會》海報

這是格魯吉亞第一部有聲電影。

電影的劇情如下,拷自網上:影片兩個青年人,一個是格魯吉亞的青年工人:革命家米托·吉奧爾哥比阿裏。他醉心于革命理想,起初他的思想和行動顯得幼稚,充滿浪漫主義的幻想,後來經過現實生活的教育,經受了沙皇的監獄和戰壕中的嚴酷考驗與鍛煉,他成爲一個成熟的革命家,堅決投入到反沙皇制度的鬥爭中去。另一個是第弗裏斯的房産主吉奧米特公爵的兒子,大學生羅斯托姆·吉奧米特。他起初抱著玩票的想法去參加革命活動,與社會民主黨小組發生了聯系。後來當他遇到考驗時,便成爲孟什維克分子。這兩個人物的命運相互交織在一起,相互襯托,通過兩人的不同經曆,反映出那一時代的面貌。

《最後的假面舞會》劇照

1937年在申格拉亞導演的《金色的山谷》中出演角色。

《金色的山谷》海報

在拍攝這部影片的過程上,蓋洛瓦尼終于迎來了命運的轉機。

片子拍完,人們驚訝地發現,蓋洛瓦尼像一個人,那就是斯大林。

而就在這時候,大導演齊阿烏列裏正爲他開拍的《偉大的曙光》尋找合適的斯大林扮演者。

《偉大的曙光》海報

畢竟他之前與蓋洛瓦尼有過合作,對演員的底蘊與功力還是相當了解的,由此,蓋洛瓦尼踏上了扮演斯大林形象的演藝之路。

《偉大的曙光》的劇情有一點像《帶槍的人》,表現了一群前線的士兵,不願意參加戰爭,回到彼得堡尋找真理,遇到了主持《真理報》的斯大林,又通過斯大林見到了列甯,經過領袖的感召,最後投身到十月革命之中。

《偉大的曙光》劇照

影片導演齊阿烏列裏的“想象真實論”,對影片發生了影響,比如,影片裏有一段列甯扮成醫生,對主人公進行治療的情節,被評論家認爲是遊離于主題,無關人物塑造,雖然想象的很奇特,但是毫無意義。

不過,片中蓋洛瓦尼扮演的斯大林以沉穩的性格、雄渾的氣魄、泰然的姿態,給人耳目一新之感。

《偉大的曙光》劇照

斯大林在審查這部影片的時候,感歎道:真沒想到,我這個人還是這麽富有魅力。

這樣,蓋洛瓦尼的演技得到了原型的認可,從此前景一路長虹。

之後,另一部幾乎與《列甯在十月》同時問世的《帶槍的人》開拍,斯大林也由蓋洛瓦尼擔綱,但是影片中的列甯換成了年輕的演員施特拉多赫,因爲史楚金在《列甯在十月》、《列甯在一九一八》中累得生了病,不久之後,就于1939年去世了,享年43歲。史楚金留下的銀幕形象就是兩部列甯的影片:《列甯在十月》、《列甯在一九一八》。

《帶槍的人》劇照

《帶槍的人》將斯大林的形象有意擡高,是十分明顯的。

比如,從前線回來的士兵,先與列甯談話,但是斯大林來到之後,直接搶過了列甯的話頭,而鏡頭裏的列甯,也主動讓位,把斯大林讓到了談話的主要位置,自己站到旁邊上去了。

《帶槍的人》中的兩個人的站位變化

這部電影的導演尤特凱維奇,對新中國電影事業的發展,也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中國導演成蔭到蘇聯學習電影的時候,他曾經是成蔭的老師,成蔭對他很是尊敬,他對中國學生也是挺友好的。中國電影美學受到蘇聯的很大影響。成蔭回國後拍攝的《上海姑娘》裏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蘇聯元素。

《帶槍的人》劇照

1939年在《革命搖籃維堡區》中扮演斯大林。

這是《馬克辛叁部曲》的第叁部,描寫工人英雄馬克辛在十月革命之後,擔任了銀行行長,主抓經濟工作,電影裏有他與列甯和斯大林進行討論的場景。斯大林僅僅有少量的鏡頭。

1939年在《列甯在一九一八》中代替了前集中的演員,成爲斯大林的扮演者。

1940年在庫裏肖夫導演的《西伯利亞》中扮演斯大林,但這部電影並沒有公映。

《西伯利亞》劇照

1941年在《勝利之翼》中扮演斯大林。影片導演由米哈依爾·卡拉托佐夫擔任,後來曾經導演過著名的《雁南飛》。

《勝利之翼》海報

拷錄一個電影介紹:這部電影是根據俄羅斯飛行員瓦萊裏·切卡洛夫(1904-1938)的傳記改編的,他創造了幾項長途飛行記錄。切卡洛夫和他的副駕駛貝杜科夫和貝利亞科夫一起完成了幾次不間斷的長途飛行。1937年6月,切卡洛夫創造了世界紀錄,從莫斯科直飛華盛頓溫哥華,飛越北極,飛行63小時,行程12000公裏。他駕駛著一架特別設計的俄羅斯飛機ANT-25,也被稱爲RD(記錄距離)。切卡洛夫也是一名專業的試飛員。他參與了新型波利卡波夫戰鬥機的測試,該戰鬥機旨在對抗最新的德國戰鬥機。1938年12月15日,切卡洛夫在莫斯科附近的試飛中死于飛機失事。

《勝利之翼》劇照

影片中順帶表現斯大林親自過問飛行員的試飛情況,並提出指導性意見。

1942年在《保衛察裏津》裏扮演斯大林。

《保衛察裏津》劇照

蘇聯電影形成了一個規律,就是一個普通人與領袖建立聯系之後,立刻獲得領袖的指派與委任,來到前線,直接完成領袖交辦的事情。

《保衛察裏津》劇照

《保衛察裏津》裏有一個姑娘,拿著斯大林的指令,組成了一幫貴族階級,去挖掘戰壕,完成防禦任務。這一情節在《帶槍的人》也是如法炮制。

《保衛察裏津》劇照

影片塑造了斯大林獨當一面的英雄形象,當年曾經在中國放映過,但這部電影僅僅是這一系列影片的第一部。影片終結于伏羅希洛夫軍隊開到察裏津爲止,電影的下集並沒有引進我國。

1946年在《宣誓》中主演斯大林。

《宣誓》劇照

影片由齊阿烏列裏導演。這部電影充分體現了齊阿烏列裏大導演的人物塑造風格,影片裏,斯大林在伏爾加河的岸邊,選定了斯大林格勒拖拉機廠的廠址,日後,這個工廠也成了阻擊希特勒軍隊的一個戰時兵工廠。

1947年在尤特凱維奇導演的《陽光普照俄羅斯》(《俄羅斯之光》)中出演斯大林。

電影改編自尼古拉·包戈廷的話劇《克裏姆林宮的鍾聲》。

尤特凱維奇曾經導演拍過六部列甯電影,很多電影都在中國放映過,電視裏也經常播放這些影片。這裏順便作一個交待:《帶槍的人》(1938年),《雅科夫·斯維爾特洛夫》(1940年)、《陽光普照俄羅斯》(1947)、《列甯的故事》(1957)、《列甯在波蘭》(1966)、《列甯在巴黎》(1981,由卡尤洛夫扮演列甯)。

《陽光普照俄羅斯》劇照

《陽光普照俄羅斯》拍好後,斯大林不知爲什麽感覺很不好,直接說“NO”,所以這個電影並沒有公映。

1950年在《巴庫之火》中出演斯大林,影片導演赫依費茨也是蘇聯的一位重量級導演。

《巴庫之火》

1950年在《攻克柏林》中扮演斯大林,把斯大林的形象塑造推向了極致的巅峰。

《攻克柏林》

1951年在《頓巴斯礦工》中扮演斯大林。

《頓巴斯礦工》海報

這部影片五十年代曾經由上譯廠引進,在國內放映過。

這部電影,也是蘇聯第七部收視率最高的電影,有1890 萬觀衆在電影院看過。

1951年在《難忘的1919》中出演斯大林。

《難忘的1919》劇照

此時蓋洛瓦尼已經58歲,還要扮演40歲左右的斯大林,可見難度是相當大的。

《難忘的1919》劇照

而難以置信的是,蓋洛瓦尼剛剛在《攻克柏林》中扮演過大腹便便的斯大林,轉眼之前,就在下一年的電影中,扮演一個身材矯健敏捷的中年斯大林形象,可想而知,蓋洛瓦尼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難忘的1919》劇照

減肥,是演員的基本付出。

《難忘的1919》劇照

在影片中,斯大林站在裝甲車的踏板上,穿過烽煙彌漫的戰場,氣勢逼人,後來,這一個鏡頭,也被認爲是虛構的造假鏡頭。

《難忘的1919》劇照

1953年在《仇恨的旋風》中出演斯大林。電影曾經在五十年代引進國內放映過。

《仇恨的旋風》劇照

這部電影相當于“捷爾任斯基傳”,導演由日後拍出詩電影《雁南飛》的米哈依爾·卡拉托佐夫擔任。

這也是蓋洛瓦尼能夠查到的最後一部扮演斯大林的電影。

斯大林于1953年去世後,蓋洛瓦尼也隨著原型的聲譽起伏而一落千丈。

斯大林時代拍攝的列甯影片中,是凡有斯大林的段落都進行了刪剪處理。

像《帶槍的人》中,有一段列甯與斯大林看望士兵們的場景,與士兵一起吃著水煮土豆,其樂融融,反映了領袖的親民的一面,尤其是列甯在這一段場景中笑出眼淚的表演,還是相當富有感染力的。

《帶槍的人》中的吃土豆場景後來被刪了

但是,這一段情節中的斯大林的鏡頭,統統被剪去。而蓋洛瓦尼之前拍攝的《列甯在一九一八年》中的斯大林鏡頭,同樣被前得一幹二淨。

所以,蓋洛瓦尼的內心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這種抑郁的心情,直接影響到了他的健康。斯大林去世叁年後,他也就離開了人世。

關于他去世的傳聞,有著很多不堪的傳言,但仔細想一想,並不覺得有合理性。比如有傳言說,他已經進入魔怔狀態,把自己當成了斯大林。

其實我們回過頭來看一看,他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與他扮演領袖人物,不得不時而增肥、時而減肥,有著很大的關系。

《攻克柏林》劇照

在《列甯在一九一八》拍攝完成十多年後,再拍攝近乎是續集的《難忘的一九一九》,要求演員做到前後銜接,是多麽嚴苛的要求,演員不得不通過人爲的對身體形貌的增減,來達到與角色外形的近似,最終對身體的傷害是很大的。

今天我們回顧一下,斯大林形象在蘇聯銀幕上,並沒有中止,後來還是繼續散發著他的獨特的光彩,一直不斷地有著斯大林形象在蘇聯銀幕上出現,包括《莫斯科保衛戰》、《解放》、《圍困》、《勝利》中,都有著斯大林的角色形象。

《莫斯科保衛戰》中的斯大林

如果蓋洛瓦尼能度過他的低谷時期,那麽,他日後還是有機會繼續扮演斯大林的。

我們不得不慨歎,蓋洛瓦尼還是離開得太早了。

但他留下的斯大林形象,的確在蘇聯銀幕上有著他的獨特的個性與氣韻。

而實際上,我們從蓋洛瓦尼的履曆裏,也可以看到,他也擔任過電影的導演,在扮演扮演斯大林的形象時,他還爲角色設計對話,豐潤著人物形象。

比如,在《帶槍的人》中,斯大林與士兵有一段對話,原來劇本裏並沒有這樣的台詞,但蓋洛瓦尼對劇中的斯大林增加了台詞,現在卻成了電影裏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部分。

《帶槍的人》劇照

電影中,斯大林在開往前線的士兵隊伍前講話的一場戲時,蓋洛瓦尼問士兵:彈藥多嗎?

這個士兵加了一句詞:“夠打克倫斯基的。”

蓋洛瓦尼順著這個由頭,繼續編著台詞:“真是很節儉的人……久經沙場的戰士,你是從哪兒來的?”

士兵又像陳佩斯那樣加詞了:“普梯洛夫工廠的”。

蓋洛瓦尼即興繼續發問:“打過冬宮嗎?”

士兵答:打過。

《帶槍的人》劇照

蓋洛瓦尼必然要繼續回應:“是這樣,看得出來是個有經驗的人。”

就這麽不斷加碼的台詞,現在依然保存在電影裏,對于斯大林形象塑造、展現他的親和性與細膩心理,是很有作用的,成爲影片中富有情趣的一部分。

當然,後來刪減斯大林片段時,又要多剪幾尺了。

《難忘的一九一九》劇照

但不管怎麽說,蓋洛瓦尼代表了斯大林時代的一種銀幕最頂極的審美風格,至少在藝術形象上,符合這個人物在影片中的角色定位。就像我們今天國內拍攝的涉及的斯大林的影視作品,我們肯定希望鏡頭裏的斯大林能夠風度翩翩一點,符合人物出現的情境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