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出差回家看母亲 1-13

精彩内容:

 第一章、回

  因工作關係,已多日未回家裏看望,內心確是擔憂起來獨自在家的母親了。
這次機緣巧合,有了個機會回到老家所在的城市出差。忙完事情以後,我決定回
老家一趟看看。

  彼時已是下午,午後的陽光已不再那麽暖和,日頭開始偏斜,街道兩旁的法
桐靜靜的矗立著,像一尊尊有著靈氣的保護神護佑著這方土地,忽而飄落的枯葉
預示著季節已然進入深秋,四周的空氣湧上一些涼意。我在超市買了些吃食禮物
,踏上了回家的歸程。

  想來,我已經有近半年沒回家了,雖然離家只有幾百公裏,但因爲忙極少有
合適的機會回家,也很少往家打電話。只是在閑暇的時候想起來了,才往家挂個
電話。每次母親接到我電話的時候,總是禁不住的因爲想念我而抽泣,我能想象
出她用衣角抹淚的樣子。我知到母親是想我了,尤其家裏就剩她一個人以後,孤
獨的生活令她更加思念自己唯一的兒子。每每如此,我便滿心的頓生愧疚,心虛
不止。

  偶有一次通電話,聽母親說平時都不敢給我打電話,突然讓我震顫。一句不
敢,令我羞愧的我無處可藏。我可是她的兒子啊,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有什麽
事情可以不敢,有什麽事情需要不敢的呢?在我內心,我的全部都是母親的。但
母親確確實實地跟我說不敢了,在母親心中,我竟是變成了個什麽樣子,莫非很
可怕麽?但我知道,母親確確實實是怕打擾我的工作,我的忙,不忍心打擾我,
獨自一個人忍受著一個母親對唯一的兒子思念的煎熬。只是這句不敢,叫我著實
羞愧萬分。我怎麽可以叫母親不敢對我做什麽呢?

  剛剛給母親打電話告訴她我要回家的時候,母親在電話裏顯得格外驚喜,倉
促間,吐出一句:「呀,你現在哪裏?」

  我說:「在洛川。」

  母親更是驚訝,問:「啥時候到的?」

  我說:「來了好幾天了。」

  母親有些嗔怪,責備我道:「來了這麽幾天怎麽也不打電話說一聲。」

  我說:「太忙,怕你操心,就沒告訴你。」

  母親哦了一聲,繼而急切地問我什麽時候能到家,想吃什麽飯,母親的語速
明顯快了很多,很明顯的感覺到她內心的歡快和喜悅。想吃什麽飯呢,我思忖了
幾秒锺,在外面出差久了,天天吃飯都油膩膩的火氣很大,早幾天就渴望著想吃
點清淡的家常飯。于是對母親說,擀面條吧,要帶湯的。好好好,我給你做,母
親忙不疊的答應著。

  挂了電話,我上了回家的公共汽車。車只到鎮上,離家還有十幾裏路,而且
大半都是山路,步行的話也要一兩個多锺頭。我原本就沒打算麻煩母親尋人過來
接我,所以也就沒跟母親說接我的事。然而,下了車,我正準備像以前求學時候
那樣步行回家,忽聽到有人喊我,是堂弟——我叁叔家的兒子。到底還是母親有
心,知道我要來,早早尋了人來接我。

  堂弟一手接過我的行李,一手拿著手機說話:「大娘,接到了,接到了,我
們就回來。」說罷把電話遞給我。

  電話裏母親又問我道:「晚飯想吃什麽?」

  我想了想說:「娘,你擀面條吧,我想吃你擀的面條。」

  「好好。」母親聽後像接到聖旨一樣的高興地回答到。電話挂上,堂弟載著
我向家的方向駛去。

  摩托車行駛在蜿蜒的山間公路上,夕陽紅彤彤的像大圓盤,被綿延起伏的山
嶺遮擋的時隱時現。西方天空,彩霞滿天空緩慢移動變換著形狀,似乎在歡迎我
這遊子的歸來。

  到家的時候,斜陽已沒,晚霞也只剩下一縷的暗紅,天色昏暗了下來,院門
前小土坡在暗色裏顯得有些陌生而拘謹,似乎把我當成遠方客人。大約是聽到門
口的摩托車聲,還沒進院子,就看到母親正朝著門口快步走來。

  「呀,我娃回來了哈。」她上下打量著我一直笑,一把拉我的手,就把我往
院子裏帶。

  「大娘,那我先回家了哈。」堂弟在身後說道。

  「別回去了娃,今黑間就在這裏吃,大娘給你倆炒菜,你小哥倆也喝兩盅,
待會大娘給你們倆擀面條,雞蛋撈面。」

  「不啦,大娘,俺家也做好了,明天俺哥不走的話我明中午再來找俺哥。哥
,你明天不走吧?」堂弟問道。

  我思忖了幾秒,回到:「不走。」

  「那中,哥,明天晌午我來找你喝酒。」也許堂弟真是因爲家裏已經做好了
飯,也許是堂弟很有眼色想讓我第一頓飯好好陪陪一個人在家的母親,堂弟的沒
留下讓我略有些感激。

  第二章、第一次擁抱

  「快坐下,坐車很難受吧?」母親把我拉進屋裏往裏屋的炕上讓,像得到自
己心愛玩具後的孩子般興奮。進了裏屋,屋裏只有母親和我,我把東西一股腦兒
放到炕上,駐足盯著母親久違的面孔,熟悉的味道,突然鼻子一陣發酸,禁不住
一把將母親摟在懷裏,緊緊抱住,多日來忙碌的辛酸和孤獨無解瞬間以最脆弱的
方式爆發出來,眼淚禁不住的流了出來,抽泣做聲。

  母親顯然被我的舉動驚呆了,倉促間不知所措。要知道,在此之前我從來沒
有抱過她。甚至在整個村子,都不曾有哪個兒子抱過母親,無論以什麽樣的理由
,什麽樣的情景。更何況我抱住她的時候,我哭了。

  母親楞了幾秒锺,慌忙的扭了下身子,試圖推開我,我卻緊緊的摟住她,使
她動彈不得,連呼吸都有些急促。母親柔軟的體溫,似乎正以一種緩慢的方式,
一縷縷注入我空寂的身體,我的情緒緩緩的平靜下來。

  「娃,你這是咋啦,你這嚇住娘了。你咋啦,娃?」母親擡起臉看著我,一
臉的急切。

  「沒,沒事,就是想你了。」我滿嘴的哭腔,酸酸的刺激,惹得鼻涕也在鼻
腔裏泛濫開來。

  「我的娃,心疼死娘了,在外面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吧。來,娘給你擦擦。不
哭不哭,我娃不哭。」母親像哄孩子一樣念叨著,向上伸著手掌替我摸著眼淚。

  「不用,娘,不用,我就想這樣抱你一會兒,我從來沒抱過你,現在就想抱
你一會。我一會兒就好了。」擁抱給我的力量,母親尚未能理解,這一次開始,
也許母親會慢慢懂得。

  母親便不再說話,將頭很自然的貼在我的胸間。屋瑞安靜極了。沒多時,我
感覺到母親也緩緩的攬住了我的腰,兩只手臂十指相扣,動作有些笨拙。我相信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擁抱一個人,擁抱一個男人,盡管這個男人跟她血脈相連
,她也是第一次這樣的擁抱。

  我仿佛聽到母親心跳砰砰的在加速。我的手開始在母親背上腰上來回的輕輕
撫摸,母親一言不發,任由我的手遊動著,靜靜的感受著兒子的體溫,兒子的懷
抱。母親柔軟溫暖的身軀刺激著我長成的雄性激素,我的下體悄無聲氣地開始發
脹,並緩慢的挺起,頂住了母親的小腹。母親的身子猛地一顫,卻也沒說話,只
是兩手松了松指頭又重新扣在一起,將我摟的緊了。此時的母親,更像是個至親
的女性伏在我的懷裏,女性特有的氣息,膨脹著我男人的天性,而與母親的熟悉
,讓這天性多了份安全。

  母親的身子那麽柔軟,那麽溫熱,近乎將我陶醉。雖然她只是一個普通的農
村婦女,也不漂亮,也不潑辣,但很讓我找到安全、安心。我的心急速跳動著,
顫巍巍的擡起一只手掌,向下伸去一把摸住她的屁股。那裏是一坨暖暖的肉,軟
軟的,刺激的我咽了下口水,卻不敢亂動。母親被我這麽一摸屁股,突然跳了起
來,慌忙的往外推我。

  「娃,你幹嘛,我是你娘啊。」母親的聲音很突然,我有些怕。忙把手從她
屁股上挪開,放到她的腰上,摟住她不敢動,也不舍得撒手。

  「乖乖娃,娘的屁股也摸嗎?」娘似乎也意識到剛剛的聲音有些唐突,忙低
下了聲音,小聲的責備到。

  「娘,我想你,……,」我俯下身子,湊近母親悄聲說道,聲音有些含糊。

  「娘也想你啊,多久都不回家來看看。」娘說道。

  「工作忙。」我說。

  「知道你忙。就是太久不回家來看看,也不怎麽打電話,光擔心你。」

  「這不回來了嗎。」

  「回來你又能在家待幾天,還不是很快就要走了。」

  「你放心吧,娘,過完這個年,我就申請調回洛川來上班。要是沒合適的崗
位,我就辭職再找。」

  「可不能辭職。辭職了工作就沒了。那可就麻煩了。」

  「那有啥,大不了再找嘛。不怕的。」我把懷裏的母親使勁抱了抱。

  「唉,你說的這些我也不懂,你大了,自己的事看著辦吧。」

  「嗯。……,娘,想你。」我說著將下巴貼住她的頭,閉上眼睛緊緊的抱住
了她。

  「唔,去洗洗手吧,一路上出汗多,我去給你做擀面條。」母親似乎有些局
促這樣的擁抱,試圖推開我。我看她不習慣,也就不再強求,松開了她的身子。
在她屁股上捏了一下,軟軟的。

  「幹啥呢,看你。不老實。」母親嗔怪到。

  「想你呗。」「我看你是在外面學壞了吧。連娘都亂捏。」

  「那不然我捏誰去,大街上捏別人去。」

  「你,混小子,沒以前乖了。」不等我回話,她便轉身去院子裏了,順手扯
亮了院子裏的燈。

  第叁章、吃面

  我也來到院子裏的水井旁,井台上,放好了一盆清水,一條白色毛巾搭在井
台上面橫拉的晾衣繩上。瞅瞅西竈屋廚房裏,亮著燈,母親正在裏面忙活。我知
道母親在給我做撈面。記得初中時候一天上午放學,由于母親忙農活做飯晚了,
我一生氣準備不吃飯就上學去。母親也是這樣讓我坐著,小跑到廚房爲我做撈面


  吃了無數次母親做的撈面,但從沒認真看過她擀面條的樣子。想到這裏,我
輕輕來到離廚房幾米遠的地方,正好可以看到母親。

  廚房裏裝的還是以前那種白織燈,夜色包圍下加上騰空的水蒸氣,白織燈散
發的昏黃光線顯得有點力不從心。母親就在燈下,正用擀面杖擀面,擀面杖很粗
大,她似乎要用很大的力氣擀面。母親的身子晃動著,屁股撅著前後一聳一聳地
像被男人在後面拱動一樣,很是誘人。我想象著那後面的男人便是我,心中一陣
的悸動,喜悅不已。

  面團在前後滾動的擀面杖下由圓團變得慢慢平整,終于像一張紙一樣平鋪在
案闆上。就像從小到大我走過的路,多少荊棘坑窪,都被母親用雙手鋪平。我想
母親以前肯定也是這樣擀面條,唯一變化的是她雙手,曾經也是白嫩光滑,如今
已有些粗糙松弛。想到這裏,不爭氣的我,鼻子又開始發酸,我開始納悶爲什麽
這一次回家這麽的容易傷感。

  母親突然擡頭看到我了,急忙出來,問:「是不是餓的受不住了。」我

  慌忙之間搖著頭說:「不餓不餓,就是想看著你。」

  她聽後,一臉的開心,說道:「那你在忍會吧,一會就好了。」

  我說:「娘,我幫你燒鍋吧。」

  母親稍稍愣了一下。我又說:「我想給你燒鍋。」

  「行,你那你燒吧,看你還會燒不。」娘說著,轉身又進了竈屋,我也跟在
後面進去。

  一旁的地鍋竈上,放著一口黑鐵鍋,蓋著木制的鍋蓋。竈台旁邊擺著一台風
箱。鍋竈裏的柴火交叉燃燒著,火焰哄哄作響,我坐在了竈台旁邊的小竹凳上,
拿起燒過棍,往竈眼裏捅了捅,挪動了一下壓在一起的兩根柴火,透出一點縫隙
來,火焰便又高了一些,更加的明亮耀眼。

  竈台旁,我被火烤得有些發幹,臉發燙,這樣的環境是溫暖的,然而完全不
似母親身子的那種溫暖柔軟。坐在母親旁邊,離不足一米,母親的氣息彌漫著整
個竈屋,將我包裹。從未有過的安心襲上來,讓我內心一陣的悸動,深感放松。

  鍋裏水開了,面條也切好了。母親看我坐那裏並不能幫不上什麽大忙,還有
些礙事,便將我趕到堂屋裏坐著等。坐在廚房裏母親跟前,可以看到母親的一舉
一動,不覺著時間多快。然而視線離開母親,卻感覺到母親手底下的利索。我在
屋裏的炕桌前坐了不一會兒,母親就端著一大碗撈面走進來,我起身要去接,她
大叫:「你別動,碗很燙。」我便又坐下來。她把碗放在我面前,遞給我筷子,
催著我趕緊吃。

  母親總是這樣,吃飯時候總要催促我趁熱吃。以前聽到她催,心裏總是一陣
怨氣,偏慢吞吞不緊不慢,任由她唠叨。今日,我卻很是享受她的催促,這催促
裏滿滿的都是母親的眷眷愛意。

  「娘,你咋不吃。」

  「你先吃,鍋裏還有。」

  「不,娘,咱倆一起吃,一個人吃飯可沒勁。我想跟你一起吃。」

  「好好,娘去盛,去盛。」

  無論是出差在外還是自己異居我鄉,很多的時候都是一個人吃飯,我討厭一
個人吃飯。但也不會輕易跟不熟悉的人一起吃飯。現在,在家裏,我斷不想在一
個人吃飯,母親的陪伴,將會把之前的孤獨一揮而散。

  很快,母親手裏拿著一雙筷子,端著一碗面來到我面前。我這才 開心的笑
起來,低下頭開始吃面。母親的在身邊,仿佛一股暖流將我生生的覆蓋,融化,
讓我變得脆弱,像個孩子一樣,貪戀著母親的寵愛。

  「別那麽大口,小心燙著。」我點點頭。

  「哦,對,放點醋,放點醋好吃,我去拿。」母親似乎突然想起來似的,轉
身去拿來醋,給我碗裏倒。

  「咋樣,淡不淡,再放點鹽?」

  我搖搖頭。

  「吃肉啊,那是我專門放面裏的,快吃!」

  我夾起一塊肉吃在嘴裏,她這才算滿意,坐在一邊看我吃。我勸母親也吃,
但她只應著,拿起筷子做了做樣子,眼睛卻不舍得離開我一下。

  面確實有些燙,吃到一半,我額頭上竟然冒出細汗。我四下裏尋著,母親忙
拿起一卷紙,撕下一片遞給我,母親很懂我。我接過紙擦了擦,繼續埋頭吃。母
親坐在對面,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攥著一卷紙,就那樣微笑著靜靜的看著我吃面
。仿佛,在她眼前的這個壯小夥子,依然是一個孩子。而事實,確實還是個孩子
,在母親面前。

  看著我吸溜吸溜地把面吃完,把碗裏的菜湯也喝了個幹淨,母親才心滿意足
地開始吃自己碗裏的面。

  「真好吃,舒服。」我把碗筷放在一邊,毫無顧忌地biaji了幾下嘴,
自言自語地說。

  Biaji嘴這樣的動作在外面我是斷不會做的。但在母親這裏,在家裏,
輕松的環境,回歸的心境,使我無所忌憚地恢複著農民兒子的隨意本性。

  我看著母親一口一口的吃著面,不像我那麽粗魯地吸溜著,很像一個溫婉的
大家閨秀。突然覺著母親好美,一刹那,我想我會愛上這個女人,深深的愛上。

  「娘,你真好看。」我抑制不住內心的悸動,對母親冒出這麽一句話來。

  「還逗娘了是不,在外面不學好。」娘停下來,擡起頭,用筷子示意了一個
敲我的動作。

  「就是嘛,娘你這會兒可好看,從沒看過你這麽好看。」我又說。

  「真的?」母親將信將疑。

  「當然真的。」我確定的回答。

  「哪好看?」母親問。

  「哪哪都好看,連吃面都這麽好看。」我嘻笑著回答。

  「瞎說,吃面有啥好看的。」母親繼續低頭吃面。

  「本來就是,有些女的吃面,噗噜噗噜的那聲音多大。你就不一樣,吃面條
幾乎都沒啥聲音。」

  「這就是好看了?」母親咬斷嘴邊的面條,閉著嘴嚼了幾下咽下後問道。

  「對呀,女人嘛,就要有個女人樣,太粗魯了,好難看的。」

  「那是,一個女人家,吃飯呼噜噜的,就是可難看。我可不喜歡那樣。」

  「嘿嘿,就是,我娘最好看。」我嬉笑著。

  「行啦,行啦,別在那瞎說了。等我吃完再說。鍋裏還有哩,你不吃了?」

  「不吃了,飽了。」我挺起肚子,摸了摸,向她展示著。

  「再吃一碗吧,不然鍋裏都剩了。」

  「不吃了,剩下的餵狗吧。」

  「咋,我好心好意給你擀面條,你用它餵狗。虧你想的出來。趕緊去盛出來
吃了。」母親似乎有些氣了。

  「哦,」我意識到我說錯話了。忙起身端著碗去了廚房。

  我的第二碗面到底是沒吃完,剩了半碗。我向母親說:「我實在吃不動了,
太撐了。」

  母親突然笑出來說:「你還怪聽娘的話啊,叫你吃你就吃,行了,吃不完剩
下吧,待會餵狗。」

  我瞬間無語,母親卻咯咯的笑起來。

  第四章、夜晚

  鄉下的夜早早的就睡著了,不到八點四周就安靜了下來。西方夜空上一輪彎
月遙挂在院子裏的梧桐枝頭,清冷高寒。月光鋪灑到院子裏,如一層薄薄的紗,
井台、菜畦、狗窩、竈屋、茅房都沈浸在這月色裏,幽暗而靜谧。

  我獨自站在院子裏點上一支煙,遙望著夜空。閃閃的星星,將我的思緒清澈
的只剩下家,只剩下母親,在沒有表格,沒有業績,沒有出差,沒有電話。突然
很想回來,從外面回來,回到家過這樣的生活,白天去種地,夜裏看星星,簡簡
單單,遠離城市,遠離壓力。

  「娃子,幹啥呢,早點睡吧,累一天了。炕都燒熱了。」母親不知何時來到
我身邊,我竟渾然不知。母親手裏拎著我去年冬天買的軍大衣,披到我肩上,暖
暖的。

  「唔,睡,睡,還真是有點乏了。」我張了張嘴打了個哈欠,把煙丟掉。

  「啥時候學會吸煙了?」母親悄聲的問,語氣裏毫無責備,盡是關心。

  「唔,偶爾抽幾根,外面壓力太大。」我嗫嚅著,往茅房走。

  「少抽點。那我先回屋了。你也快點回屋,娘等你……」娘的話讓我心裏一
熱,使我覺著似乎有種莫名的誘惑溫暖的隱藏在其中,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屋裏暖烘烘的,母親已經鑽進被窩裏躺著了。見我進來,忙用胳膊撐起來身
子,露出白白的肩膀,白的誘惑我的心。我已經好久沒見過真的女人身子,沒碰
過女人了。眼前這個女人,這個熟悉的女人,給我的那種熟悉感讓我覺著像歸港
的船,找到了生命的歸宿,徹底的放松下來,一種莫名的沖動湧上心頭。我的心
有些顫抖。

  「門都插上了嗎?」

  「嗯。」

  「院子門呢?」

  「也插上了。」

  「頂上沒?」

  「頂上了。」

  以前的時候,常常會發生夜裏入室盜竊的事。小偷經常用刀子伸進門縫,慢
慢的撥開裏面的門闩,入室偷盜。源于此,母親總是習慣性的在門插上後,再用
一根粗木棍子頂住門闩,這樣即使有人在外面用刀子撥,也很難撥開。後來家裏
壘了院牆,蓋上了大門,這個習慣自然延續到院門上。

  「嗯,快上來睡吧,被窩都給你暖熱了,快進來。」

  「嗯。」我脫了鞋襪,上了炕,順手把燈拉滅,把衣服脫光了鑽進了被窩。

  進了被窩,我才知道原來母親早已把自己脫光,只穿了個內褲。這讓我覺著
很突然,也很驚訝。

  母親的身子暖的發燙,而我的身子卻冰涼涼的。冰火兩重天的感官的刺激使
我禁不住「呀」的叫了出來。

  「咋啦,娃?」

  「沒事,娘,你身上咋恁燙哩。」

  「暖的,呵呵,家裏暖和吧。」娘在黑暗中問。

  「嗯。暖和。」我側過身,抱住了娘的身子,娘往我這靠了靠。

  「快在娘身上暖暖。剛剛在外面站那麽久,身上都涼透了。」

  「嗯。娘,想你。」進了被窩,黑暗中,思念脫去了束縛,像一匹脫缰的野
馬開始歡騰。我將左胳膊搭到娘的頭上,母親似乎很懂我,擡了擡頭,于是我便
把胳膊伸了過去,母親便枕在我的胳膊上。我的手掌摸住娘的左肩頭,熱乎乎的
光滑。另一只手抱住母親的身子。將右腿搭在她的腿上。

  我睡覺習慣裸睡的,母親好像對我的脫光並不感到吃驚或者難以接受。她只
是安靜地在黑暗中,均勻地呼吸,仿佛在等待什麽。

  「娘也想你,你這麽久了都不往家來看看,也不打個電話,就是娘死了你也
不知道,唉。」娘歎了一口氣。這個時候,我才體會到,我在她心裏是多麽的重
要。

  「娘,你別這麽說,我聽著也難受。以後我會常回來看你,我甚至可以把工
作也調到洛川來,這樣每周都能回來看你了。」黑暗中,我摸索到娘的手,緊緊
握在手心。

  「我年紀一天一天的大,不定什麽時候就變成老太婆了,你是我娃子,以後
娘還指望著你養老哩。」

  「嗯,知道了娘,我養你,以後你就跟著我就行了。」我的鼻子有點發酸,
眼淚禁不住的湧上眼眶。我貼住娘的肩頭,擠了擠眼裏的淚水。

  「咋還哭了,跟個孩子似的。」娘側過身,用手擦拭著我的眼淚。

  我愈發抱緊了娘的身子,把頭埋進娘的懷裏。一股莫名的情愫促使著我用嘴
唇觸碰著娘的乳房,摸索到了奶頭含在了嘴裏,自己好像回到了孩童時代。在母
親的懷抱中,含著母親的乳頭,好安心好放松。

  母親卻在我含住她的奶頭時,身體猛地顫抖了一下,隨即也抱住了我,乳房
向我的臉上緊貼了貼。

  「吃吧娃,好多年沒吃了。我的乖乖娃。」母親此時就像一位哺乳的媽媽,
靜靜的感受著兒子的吮吸。

  然而母親畢竟是成年的女性,我的吮吸到底還是激起了女性原始的欲望,娘
的喉嚨裏還是不停地發出吞咽的聲音,身體也開始焦躁扭動起來。我趁勢用膝蓋
頂住娘夾緊的腿縫,她竟然很順從的張開了腿,我的腿便伸進了娘的兩腿間。我
蜷曲著那條腿,用膝蓋頂住娘的陰部,娘便緊緊夾住了我的腿。來回的磨蹭著。

  我的吮吸越來越猛,大口大口的吃著娘的乳房,幾乎將它全部吞進嘴裏。乳
房上,全是我的涎液,有些腥腥的。我不管這麽多,挪開嘴巴,又含住娘的另一
個乳頭,照例的吮吸著,手也開始在後背上來回的撫摸。娘的後背很光滑,光滑
刺激的我下體急速膨脹,頂住娘的小腹。

  娘的吞咽聲更大了,嘴裏發出了輕輕的呻吟。「唔……唔……」。

  我的手掌滑向娘的屁股,隔著一層薄薄的棉布在她的臀部來回的撫摩。母親
的屁股很圓,很燙,很柔軟,柔軟的只叫我想把它擠扁,擠碎。

  娘的陰部漸漸的潮濕起來,內褲上的那層布逐漸變得濕漉漉的,我的腿貼住
,涼涼的黏黏的,很是不爽。可我不敢亂動,或者說我不舍得亂動,此刻我怕任
何的節外動作都會讓這樣的氣氛中斷。

  我的手從娘小內褲的松緊帶處,伸進去,剛要往下繼續伸進,就感到娘用手
按住了我的手,不讓我再深入。此時,我已然膨脹癡迷,欲望激起,自然不顧娘
的阻攔,繼續往下伸。娘就拼命的按。娘越是按著,我越是往下伸,兩個人的手
便在那松緊帶處僵持不下。我便不再動,但是嘴卻加大了吮吸的力度,娘的乳房
並不太大,我張大了嘴,一口就將含著乳頭的那個乳房吞下。娘禁不住噢地叫了
出來,按著我手的那只手下意識地挪開去摸我的頭。這個當口,我的手便沒有了
任何阻攔,一下伸進娘的內褲,摸住了她屁股上的肉。沒有了布料的阻隔,我真
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母親屁股的溫軟。這種溫暖,刺激得我禁不住咬住了她的乳頭
,用牙齒輕輕的咬咂。

  「哦……哦……哦……」娘似乎受不了了,嘴裏的呻吟聲比剛剛大了起來,
乳房愈發貼的緊了,幾乎將我的面部壓住,使我有些喘不過氣來。我索性抽出放
在她內褲裏屁股上的手,摳住內褲的松緊帶往下扒。

  娘突然「唔……唔……」地喊起來,用手提住我摳著的松緊帶,嘴裏連聲喊
著:「不要……不要……」另一只手開始推我的頭,不要我再繼續吃她的奶子。

  我見此情景,不敢強來。索性松開口,摳住娘內褲的手也抽了回來,轉過身
子平躺下來,用手握住硬邦邦的下身,大口的喘氣,一句話也不說。娘也轉過身
去,不說一句話,我能聽到娘將身子蜷了起來。我看娘不說話,又側身貼了上去
,從娘背後摟住了她。娘果真是蜷曲著身子的,屁股就很巧的沒有了大腿的阻攔
,我的下身自然的貼住了娘的陰部。我故意的挺動著幾把,一下一下地輕輕觸動
著她的陰部,每觸一下,娘的身子都一陣的顫栗,蜷曲的更狠了,然而娘並不說
話,也不阻止我的觸碰。

  我嘗試著把胳膊從娘的脖子下伸過去,娘竟然很配合的擡了擡頭,這讓我確
認娘並沒有生氣,應該是出于什麽顧忌才說不要的。我暗自的高興,內心卻早已
膨脹難忍。我的另一只手搭在娘的小肚上,分明的感覺到娘的小腹在劇烈的起伏
,呼吸也有些急促。

  我試著手順著她的小腹往上遊走,快觸到娘的乳房的時候,她又用手按住了
我的手,不讓我動。我停在了那裏。屋子瑞安靜極了,只聽到我們母子倆的呼吸
聲,有些急促,起伏不定。薄薄窗簾遮住了外面的月光,窗戶上只留下一塊長方
的白,遊擠進來的點點月色,照不亮屋裏的黑。我和母親此刻便隱藏在屋裏這黑
暗中。黑暗遮蓋了很多表情,也讓很多羞恥不再覺著羞恥,至少我是這樣,只是
不知母親如何。

  安靜了一會兒,彼此都不說話,母親假裝睡熟了,發出了均勻的呼吸。我想
把被娘壓著的手抽回來,她卻攥緊了不放。這讓我知道,母親並沒有生氣,更不
想放開我的手,我的內心又添了一份確定,一份喜悅——母親,並不拒絕我。我
的肉棒已然硬邦邦地挺著,我抽了抽身,用肉棒頭頂住母親隔著內褲的陰部,軟
軟的,那層薄薄的擋布濕黏黏的。我緩緩的頂弄著,雖然不能進入,但對那塊柔
軟部位的拱動還是給我了陣陣的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