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欧美重生之革命逸事

精彩内容:

    第一章
            
    也曾仰望星空的你,可曾想過你所經曆的一切是否真實。可這真實確又要如
何去證明呢。你的經曆是靠他人的記憶而存在?還是你自己記的就當得數呢?以
下寫的全當是我胡謅,您呢,得閑兒看看,也全當打發時間。
                       
    故事是源自于一次對于性的冒險開始的。。。。。。
           
    “餵~樂樂啊,在店沒?我!我你楊哥。嘿嘿,聽出來啦!呦,聽聲,接活
呢,嘿嘿!行行,我一會就到。哈哈!好嘞!”我撂下電話。哼著小曲就往西叁
條胡同裏走。著天,眼看著要入秋了,怎麽還這麽熱。我特意挑吃完晚飯時候出
來的,也才走幾步就褲衩背心濕透了,一出汗渾身不舒服。我紮耳撓腮的,來到
街口不起眼的拐角胡同裏。
        
    著可是我的天堂,來時候一路上的美女,只能看不能幹,可是來了這裏是又
能看又能幹!而且特別熱情。擺脫了一個個熱情的拉扯,我衷情的來到樂樂所在
的.咪咪按摩店.這個樂樂我最锺意的就她得天然白虎逼!都說白虎草著晦氣,
不過我可不信著個。著丫頭不大,身材微胖,皮膚白嫩。小嘴還會說,特能聊!
就是她那五顔六色的頭發和唇釘我不得意。
      
    一進門,一個濃妝豔抹的中年婦女。“來了!是不又找樂樂。哈哈,你們這
幫騷老爺們兒就得意嫩的。你等會兒吧,著正幹著呢也快,就一老頭。”花姐拍
拍沙發讓我坐下。我摸出兩根煙,給了她一根。閑聊一根煙功夫,一老頭出來了,
一身汗,跟水洗的似的。滿頭的銀發。走路都打顫。“啊姑娘啊,你可要我命了,
。。不用扶著。。。我沒事兒。”“哎呦爺爺慢點,看著點台階。下次來啊~”
著樂樂扶著老爺子出門口,一回身就坐我懷裏了!一股子刺鼻的香水味鑽進我的
鼻腔。我伸出手環住她得腰說“著老逼燈雞巴大不大?”樂樂伸手就掐我奶頭!
“你咋這麽變態呢!人家著老爺子,可是打過仗的,老黨員。草逼可比你凶。那
大黑吊頭子也粗!”小樂樂壞笑著說!她知道我聽不了這個!穿著小短裙屁股隔
著我的褲衩一蹭!雞巴噌的就起來了!
         
    “你倆可雞巴進屋草去吧!別在這膩了。”花姐笑罵著。我起身就抱她往裏
屋走。“還全套啊?”樂樂摟著我問!“必須全套啊!這回你可得賣點力氣,給
我好好舔舔屁眼子!”我放下她脫著褲衩背心說。樂樂狠狠白了我一眼。卷起短
裙,裏頭褲衩子都沒穿,白乎乎的小騷穴,洞口還往出津著淫水。我往床上一躺,
樂樂就劈著小騷胯子騎我頭上方!別誤會我可不敢舔,我就愛看,還樂意摸!
        
    “哎你這痔瘡感覺比之前大了呢?”樂樂邊拿著濕巾擦著我的屁眼和雞巴邊
說。“天天坐著還管不住嘴能不大嘛!“剛說完樂樂小舌頭跟泥鳅似的,就往屁
眼裏轉。“嘶。。。對。。啊。。嘶著小舌頭,對往裏點。。哎!草的!真會
。。。樂樂啊。。用舌頭掃!對。。。掃周圍!”我把玩著樂樂的騷腚!看著她
得白虎饅頭逼,要不是雞,我都想舔上幾口!
          
    扒開逼門子往裏一看,臥槽!裏頭還有點殘存的精液!“樂樂!那老頭子沒
帶套啊!還內射的?”我扒著樂樂逼道。
          
    “呸呸呸!你屎沒拉幹淨!舌頭尖都嘗到苦味了。”樂樂擦了把嘴接著說。
“人家那老爺子出手可大方了!還不玩啥花活。像你,變著法的糟蹋人。”樂樂
又俯下身子一口含住我的雞巴!“嘶。。啊。。草!著小舌頭。。哎呀我去。。
草!他是不會玩,老逼燈啥也不懂!哎呀草!對深點。。啊。。對。。你這。。
功夫比之前強。。哦。。強多了。。對對。。馬眼用小舌頭掃掃!”我抓著她得
騷腚好懸沒把她逼貼嘴上!“哕。。。呃。。。你這雞巴擦完都有股子騷味。剛
擦時候你包皮裏都是白玩意!你平常不洗啊!”樂樂因爲我猛地一頂雞巴,插到
她喉嚨幹哕一聲擡頭說到!“草!這才有味!來我也伺候伺候你!”說這拍拍樂
樂屁股,她拿出套子用嘴給我套上雞巴,翻身躺在床上!騷胯子一劈,我扶著雞
巴對準她得騷門子,狠狠的貫入!“啊。。。你輕點!”樂樂拍下我屁股說!
          
    我扛起她兩條腿,側過臉就能聞到她得騷腳丫子!穿著運動鞋的小腳,一股
子淡淡的酸味!小肉逼一夾一夾的,好似小嘴嗦著雞巴。“嘶。。啊。。啊。。
嘶。。別別。。別咬我腳趾頭。。啊。。。哎呀媽呀。。。都沒洗。。你咋這麽
埋汰呢。。啊。。。媽呀。。怼到逼芯子了。。。啊。。對。。使勁。。親老公
。。大王八老公。。使勁草我逼。。。我逼癢癢!。。讓老頭子剛草完可刺撓了
。。啊。。。使勁。。。。。”她一叫床我就怕泄喽使勁憋著精,可他媽一憋憋
出屁來了!噗!噗!兩聲屁響!頓時滿屋子的屎味!“你吃啥了!咋這麽味呢!
哎呀媽呀太臭了!著雞巴咋還軟了呢。別想別的聽話,好好草草逼!媳婦等著你
大雞巴頭子呢。來媳婦給你夾夾雞巴,夾的得勁不?”著小婊子的嘴是真會哄!
兩句話雞巴又邦硬!
             
    “著大雞巴頭子,出溜死小騷逼了。。哎呀媽呀。。。不行了。。快出來吧
。。射我逼裏吧,啊。。。老公。。射我騷屄裏。。啊。。哎媽呀。。著大雞巴
頭子。。。攪死我了。。。快。。快點。啊。。。。射吧。。啊。。。”她一頓
叫床我是頂不住!玩命的加速。我這一百八十多斤的體重把她撞的騷胯啪啪直響!
       
    “啊。。。不行了。。真不行了,射吧。射我逼裏。。。我給你生孩子。。。
射我逼裏老公。。快點。。。我逼太刺撓了。。。。啊。。。幹。。對用力。。。
啊。。啊。啊。。。。啊。。。尿要出來了。。真出來了啊。。。。草出尿了
。。。要出來了。。。。。啊。。。老公。。”她沒草出尿,我到是草出來精了,
雞巴一跳一跳的排出精液。大滴的汗珠滾滾落下!“哎呀臥槽可出來了。。哎呀
我。。。草的。。。給我擦擦。。。”我喘著氣說。
           
    著插進去到射精也就叁分多锺!正喘呢,突然外頭聽著花姐大喊!“快跑警
察來了!”
        
    我腦袋翁一下!我可不想進去。我褲衩子背心也不穿了,直接拿手裏。小樂
樂沒脫衣服,比我可強太多了,放下小短裙子,拉著我就奔後門跑。我穿的人字
拖跑不快,我跟頭把式的被拉著跑。我正甩著雞巴跑呢!樂樂突然來了一句!
“哥。。。哥。。把小費給我吧。。。”我草!合著拉我跑,就是爲了要沒來的
急給得小費!我這裸奔著跟她跑,剛要有種患難見真情的感覺!這下全沒了。
“我操。。。你。。你也的讓我有空找啊!”我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我都看到
了,你右手褲子兜呢,都露出來!”樂樂拉著我跑,都不減速的說。我一看可不
是嘛!伸手就掏了出來。
           
    就在這時,左腳下突然一空,咔擦一聲,胯下傳來鑽心劇痛!
         
    逃跑的路上正好有個缺失井蓋的下水道。我這看錢拿錢的時候,黑燈瞎火的
一不留神左腿就掉落下去!因爲體格肥碩,在加上右腿沒下來!正好卡到了兩腿
之間的卵子!
        
    樂樂覺得手一松,回頭就看到我卡在下水道的模樣!驚呼!“哎呀我去!大
哥你咋整的!”說完這句,一點沒猶豫,伸手去拿我手裏的錢。“那個,你手上
錢我拿走!一會兒警察就追過來了!我先走了啊!”拿過錢!樂樂扭著騷腚就往
左邊的胡同跑去!
          
    我剛要用最後一絲力氣要罵著小騷蹄子,天空轟隆隆傳來一聲巨響,我條件
反射的看向天空,一道藍紫色光芒由遠及近的像我飛過來,只感到頭腦一陣模糊
就失去了意識。
             
    在文工團廁所後的一塊石頭上。運行了一周天的道家雙修決我,緩緩吐出一
口濁氣。你要問,這怎麽還在廁所後頭練呢。這事啊,還的從頭說。
           
    首先,我穿越了,屬于帶著記憶降生的那種。穿越的地點也叫地球。可是這
裏的中國。名字確變成了華夏。穿越的時間是建國初期,黨內體質結構沒變,但
是確怎麽也對不上我所熟知的那些名字,而且會有一些小偏差的出入。
          
    比如這裏的國家主席叫孫平之,人們對他的崇拜與我所知道的主席是一致的,
經曆也大同小異。老婆的名字叫汪清。生平也同那個人相差無幾。介紹了這個時
代的背景再說說著功法的由來。
         
    據我所知這個世界的武俠文化與原來的世界是一致,都是那種聽過沒見過。
說有吧,有沒有人站出來證明。可就在一天夜裏。父親因部隊有事沒回來,就我
和母親在家。
            
    半夜十分我被尿憋醒,都怪當天喝多了汽水,起身要去廁所。因怕吵醒著覺
輕的女人,換一身埋怨。我輕手輕腳的開門走出臥室。可確發現母親的房間有動
靜。以爲她偷人,想去看看這個平常莊嚴的女人淫蕩的模樣,順便抓住她得把柄
好要挾她就範。可我趴門縫借著月光看到的確是。一個邋遢如乞丐的老頭子正趴
在沒有任何反應的母親身上馳騁!開始我還以爲著婊子口味重,可仔細一想不對,
這是遇到入室盜搶的賊人了。暗道衛兵們是廢物。著他媽都進屋草大校夫人了也
她媽沒個動靜。本想大喊可又怕歹人發狠。
           
    我就蹑手蹑腳的退回房間,拿出在父親那偷來的一個古董袖箭,著袖箭我試
過,兩米以內射死狗沒問題。再次來到母親臥房門口要往裏看的時候,就看門縫
裏有一只布滿血絲的眼睛也在盯著我看。我幾乎下意識的,對著那只眼睛的位置
按下了袖箭的機關,噗呲一聲,袖箭洞穿了那只眼睛,袖箭從那人腦後飛出釘在
了對面的牆上。隨即那人應聲倒地。
            
    開始我本想呼救,可看到床上一動不動赤裸的母親,我沒有叫喊。戒備的踢
了一腳那個一身馊味的老頭,見沒反應。又接連照著他胯下補了幾腳,看他沒有
動靜,這才確定是死透了。要說我怎麽這麽淡定,這事咱們以後再交代。
            
    緊接著來到床前。發現母親是睜著眼睛的,而且眼球還能動。這是怎麽回事?
被什麽藥弄的?還是別像武俠小說一樣點了穴。哎算了先不管它,著千載難逢的
機會可不能浪費,想草著婊子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個生我的女人,叫朱伊瑾是著名的昆曲藝術家,天天的在家咿咿呀呀的吊
嗓叫春。每次看到她那卡其布褲子包裹的騷腚就想,狠狠幹她的騷穴一炮。
           
    今天拜這個地上躺的所賜,得償所願了!我試了幾下確認她確實不能動了。
趕忙去拿父親的相機,打開燈調試好對著朱伊瑾的身體騷穴拍了起來。著雪白的
身子沒有一絲的遐思,養育過我的奶頭依然是粉色,剛被草過的騷穴,陰毛淩亂
糾纏。我扒開她得騷穴拍了幾張特寫,陰道的淫水昭示著它的主人,是多麽的淫
亂不堪。“被一個邋遢酸臭的老頭子都能草的流淫水,朱伊瑾!你可真夠賤的。”
朱伊瑾通紅著雙眼大顆的淚珠滾落。
              
    “嘿嘿,著就哭了。一會兒有你哭的。”我淫笑著說。脫掉褲衩,挺著已經
早已堅挺的雞巴胯下正對著她臉的上方。“騷婊子,看看你給我生的著雞巴可還
夠伺候你?一會兒它可就要從歸故裏喽。”朱伊瑾的眼神變得不敢相信,和無比
的憤怒。她不明白這個讓她驕傲懂事的天才兒子怎麽會突然變成,她所不曾見過
的模樣。
               
    伸手掏入朱伊瑾的胯下,順産過的她,居然沒有一下插入四個手指。叁根進
入的時候都可感受到她得緊致。找到g點,狠狠的摳挖起來。本就濕潤的騷穴只
幾下就寖濕了我的整個手掌。我抽回手掌,舉到她臉前。淫水的粘性拉出絲絲淫
線,低落在朱伊瑾白皙的臉上與她紅潤的唇齒間。
               
    “自己的騷水味道怎麽樣,好喝嘛?”我一臉人畜無害的看著她道。就如白
天問她,早餐煲燙味道如何的語氣是一致的。淚水寖滿了她得雙眼,眼角的流淌
都不能泄幹她眼中淚水,也許只有模糊了她自己的眼睛才能讓她說服自己眼前的
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我用她潔白的臉龐擦幹手上的淫水,用手抄起她修長筆直的腿,看向她白嫩
的腳丫,她每根腳趾都圓潤松散。這是她每日用牛奶侵泡,在加按摩才有了現在
的模樣。不得不說這個婊子在對自己的保養上是很花心思的。我把嘴湊過去,一
根一根的吸吮,舌頭如蛇般靈活的穿過指縫。
             
    我擡頭看向她說“味道真好,每天用牛奶泡腳就是爲了給男人吸吮吧?真是
個會取悅男人的騷貨。就算古時妓女,都比不了你的這般心思。”說完我稍加用
力的咬著她得腳趾。那一絲的疼痛讓她的眼神多了一點害怕。她真的很愛她這副
身體,愛到舍不得讓自己受傷。
                   
    淫水旺盛的分泌著,寖濕了她那深粉色的菊蕊。看來它是準備好了。我扶著
雞巴在她騷穴洞口挑刺畫圈著,幾次龜頭的滑入都讓滿眼懇求不要的朱伊瑾,多
了一起異樣的漣漪。我稍作停頓,用塗滿淫水的雞巴,猛地向前刺入。
               
    突入的疼痛讓她,眼神刹然空洞!回神的時候那眼裏表達的是屈辱和不可置
信。
               
    那裏,那麽髒的地方怎麽可以進入呢,好疼真的好疼,脹痛的如果她可以叫
喊,也許這個院子裏的人都會聽到她得痛呼吧。
              
    我故意的沒有做活塞運動,就停在那,讓她的屁眼一下下律動收縮著。它仿
佛是一只掐住敵人咽喉的手,死死地竭盡全力的,要制服這個入侵者。我盯著她
得眼睛,直到從哪裏看到哀求。我才如沖殺般的進出這從未開墾過的處女地!
             
    猛烈的進出,摧毀著那薄弱的抵抗,起初扼緊的感逐漸的消失直到全部拔出,
到在次突入的時候,才稍稍感受那可憐的一絲抵抗。淡淡的臭味不合時宜的侵染
著她與我的鼻腔。羞愧到幾近崩潰的她被這味道喚醒又從新推向崩潰。
             
    出奇的緊致讓我進出百余下,就有鳴金收兵的勢頭,我把雞巴全部貫入,在
朱伊瑾的屁眼內,如棍般,狠狠的攪動著她本就流血的屁眼幾下,讓菊門的血與
屁眼內的黃爲著入侵者做最後的裝扮。朱伊瑾的眼神再次失神。
            
    我再次猛然拔出,又貫入一個新的濕潤所在。沾染血和糞便的雞巴就這樣直
挺挺的刺入這個,有著潔癖的女人騷穴中。突入的舒爽讓朱伊瑾回神。我沒有給
她所想的喘息。極盡瘋狂踏閥著,這個曾經孕育我身體的所在。狠狠的攻陷破城
後精子如虎狼的,奔向著以無守軍的所在。狠狠的糟蹋這,養育過它們的沃土。
             
    泄了精的雞巴沒有預想的軟掉,憋了一夜的尿液也讓我的膀胱發出了抗議,
我拔出雞巴,對著朱伊瑾還在收縮的屁眼從新刺入。已是認命的朱伊瑾對這次刺
入,眼中以沒有波蘭。可沒一會兒,感到肛門裏被一股熱流喚醒,本以爲是精液,
可精液又怎麽會射這麽久,疑惑少許的她意識到,那是兒子的尿。他居然在自己
的體內排小便!更劇烈的屈辱席卷而來。
           
    拔出時,朱伊瑾的屁眼沒有流出一滴尿液看來她淫賤的屁眼喜歡尿液的灌溉! 狠狠噜天天噜日日噜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