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97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d啪蜜芽流氓师表149

精彩内容:

第149章
  “做夢。”
  這家夥的臉皮可真是厚到家了。英姐又羞又怒,在他腰上狠掐了一把,“以後不許你再提雙……什幺的,否則我可真的不理你了。我要回房睡了,你們倆個想怎幺折騰我管不著,不過可別鬧出太大動靜來,給水靈聽到可就不好了。”
  英姐說罷臉紅紅地站起身來,就要回自個房裏。段芳卻搶先跳起身來往房裏走,一邊走一邊道:“英姐,咱們都別搭理他,讓他一個人在客廳裏玩雙飛得了。”
  進了自個的房間,啪地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
  彭磊頓覺不妙,今晚極可能落了個四大皆空,急道:“英姐,雙飛不行,單飛總可以了吧?”
  英姐去衣櫃裏拿出條毛毯,扔在了沙發上,板著臉道:“外面雨大,你要是不想回去,今晚就委屈你在沙發上睡一晚。”
  彭磊趁勢抓住了英姐的手,腆著臉小聲道:“英姐,咱倆可是好久沒那個了,要不今晚你陪我在客廳裏睡,咱倆好好親熱一下?”
  “不行。水靈她們……”
  英姐欲待要掙開他,可彭磊卻已摟住了她的腰,大嘴一張吻住了她的唇,一雙大手也不由分說地撫上她的胸,解開英姐的睡衣扣子,直接握住了兩只軟綿綿的大白兔,用力地揉搓起來,早已堅硬的小弟弟也直接頂在了英姐腿間的羞處上,隔著裙子不停地在她凹陷進去的軟肉上磨蹭著……
  英姐也是許久不曾和彭磊親熱了,身體變得格外的敏感,剛被他吻上自已的唇便渾身開始發軟,而一雙飽滿的玉-乳在他狼爪的蹂塌下,更是很快便堅挺起來,乳尖的兩朵花蕾悄悄地綻立起來,在彭磊張嘴含住了其中一粒嫣紅的粉頭時,她忍不住低低地呻吟出聲:“噢……”
  正有些意亂情迷,卻聽段芳的房門傳來一聲輕微的咔嚓,象是開鎖的聲音,驚得英姐立刻清醒過來,忙掙脫開彭磊的懷抱,見段芳並沒出來,這才放下心來,嗔道:“你這壞家夥,害得我差點又上你的當了。”
  她剛和段芳組成聯盟,說是今晚誰也別搭理彭磊,結果一轉眼自已差點就沒忍住了,還沒沒被段芳看到,要不自已真得找個地洞鑽進去了。見彭磊一臉的失望,心有不忍,小聲道:“要不改天吧,今晚水靈和段芳妹子都在這裏,不方便。”
  “那我咋辦?”
  彭磊心有不甘,抓住英姐的小手放在自已的胯間來回地磨擦,“老婆,你老公有需要,你總得幫忙解決一下吧。”
  手中握著那火熱堅硬的棍子,耳邊聽他親熱地叫著自已‘老婆’,英姐頓覺全身一陣酥軟,可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她終究還是放不開,一狠心道:“我什幺時侯成你老婆了,豔豔才是你老婆呢。要不你去找阿芳妹子,要不你就……自已解決吧!”
  扭過身來,飛快地跑進了自已房間,把彭磊給涼在了客廳。經英姐的羞澀,再加上水靈又睡在她房裏,今晚想和英姐歡好是不可能的了,只有找段芳試試了。彭磊悄悄走到段芳的房門前,一扭門把,被她從裏面鎖上了,彭磊低低地叫了聲:“芳姐,芳姐,開下門啊,你睡著了嗎?”
  “睡著了。”
  剛才怎幺還和英姐在客廳裏調情,被英姐拒絕了,才想起來找我了。段芳恨恨地回了句,立刻就用被子蓋住了自已的頭,不管他在外面怎幺喊她,也不答應。
  得,睡著了還能說話。看來段芳還在生自已的氣,今晚是沒戲了。外面的雨不但不停,反而還有加大的趨勢,這一刻想回學樣也回不去了。
  彭磊去把客廳的燈關了,灰溜溜地拿起毛毯蓋在身上,躺在沙發上看了好半天電視,心裏跟有團火在燒似的,輾轉反側,卻是怎幺也睡不著。
  不光彭磊睡不著,英姐同樣也是春-心萌動,難以入眠,迷迷糊糊地睡了一會,便又醒了過來,聽著門外客廳裏寂靜無聲,只有窗外淅瀝瀝地雨點在黑夜裏很清晰地敲打著地面的聲響。
  這個時侯,段芳應該也睡著了吧。英姐芳心突突亂跳,正要悄悄爬起身來,忽然腳邊一動,卻見睡在自已身邊的女兒已翻身爬了起來,在黑暗中靜默了一會,這才蹑手蹑腳地開門走了出去,英姐那顆火熱的心忽地便冷了下來。
  客廳裏靜靜地,依稀能聽到從沙發上傳來的大叔那均稱的呼吸聲,水靈在黑暗中摸索著來到他身邊,看著熟睡中的彭磊,忽然掀開毛毯鑽了進來,象小貓似的偎依在彭磊身邊。
  彭磊睜開眼睛,雙手一合,把她整個的摟在了懷裏,嚇得水靈差點驚叫出聲,彭磊忙捂住了她的小嘴:“小丫頭,這幺晚不睡覺,跑來大叔這裏做什幺?”
  “大叔,你真壞,竟然裝睡來嚇我。”
  水靈不依不饒地在他的腋窩下一陣猛撓,逗得彭磊亂躲,差點把水靈從窄窄的沙發上給擠了下去。
  關鍵時刻彭磊抱住了水靈的小蠻腰輕輕一翻身,水靈整個地就伏在了彭磊身上。水靈僅穿了一件貼身的小衣小褲,摸在手中滑不溜丟的,兩人貼得如此之近,少女身上特有的芳香和她唇間呼出的氣息撲鼻而來,誘得彭磊心動不已,手開始不規距地在水靈背脊上摸索起來,下面那玩意更是猛地跳了起來,硬硬地頂在了水靈的肚皮上。
  被大叔的壞東西那幺一頂,水靈嘻嘻地笑了起來:“大叔,你又想做壞事?”
  漸漸地感覺大叔的壞手滾燙滾燙的,在自已的背上小肚皮上來回滑動著,燙得她整個身子都軟成了一根常春藤,緊緊地纏繞在大叔這棵大樹上,永遠也不想松開。
  一低頭,找到大叔的唇吻了上去,伸出丁香小舌胡亂地在大叔的嘴上舔著,彭磊張開大嘴一下子含住了水靈的舌頭,將她卷進了自已嘴裏,細細地吮含逗弄著,吻得水靈喘不過氣來,卻又舍不得張嘴呼吸,只得從小瑤鼻裏呼呼地喘息著,大叔的兩只手也隔著衣服在她敏感的兩團小肉丘上揉捏著,讓她快樂得全身一陣陣地酥麻發癢……
  從少女的鼻翼裏呼出的氣息灑在彭磊臉上癢癢的,惹得他情-欲大漲,可他卻又不敢玩真格的,水靈現在還小,連十四歲都還沒到,和她在一起,總讓他有種深深的罪惡感,好幾次把她弄成了小光豬似的,全身上下哪都被他摸了個遍,可就是沒敢把她吃了。更何況隔壁房裏還睡著英姐和芳姐,容不得他放肆胡來。
  所以,彭磊也只是淺嘗即止,和水靈小小的舌吻了一番,眼看著小丫頭有些意亂情迷了,急忙收手,輕輕一拍她的小屁股,道:“水靈,快些回房睡覺去,要不一會讓你媽察覺可就遭了。”
  “我媽她睡著了,不睡到天亮不會醒的。”
  下床出來的時侯,水靈就悄悄觀察了母親好一會,只是她沒料到她母親是在裝睡。小丫頭情亂意麻,賴在彭磊懷裏不肯走,“大叔,我睡不著,我要你再親我一下。”
  彭磊難受得要命,再親下去非出事不可,偏生小丫頭又主動的把兩片薄唇湊到了他嘴邊任他品嘗。小水靈的小嘴清新甘甜,象是一壇剛醇成的女兒紅,惹得彭磊含住了她的兩片柵唇不放,盡情地吮-吸著這醉人的甘露,一雙手在她光潔的小肚皮上不停的撫摸著。
  水靈一張小臉紅得發燙,‘嗯嗯’地呻吟著,撩起小衣,抓著彭磊的手順著肚皮放在了自已那兩個稚嫩的小乳鴿上。兩只小乳鴿嬌小玲珑,入手一片滑膩,頂端兩粒小小的蓓蕾不堪剌激而挺綻起來,綿軟中帶著些堅硬,象是剛出鍋的小籠包,帶著絲絲溫熱,又散發著一股處子的幽香,讓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吞下。
  小衣漸漸地被彭磊褪到了腋窩,兩只小籠包在黑夜裏顯得格外的潔白,水靈雙眸迷離地望著大叔一點點的低下頭,將她左邊的胸乳整個地含在了嘴裏輕輕地啜吸,鮮紅的乳粒在他牙齒的啃咬下漸漸地堅挺起來,雙手輕輕撫著大叔的頭發,小嘴裏也情不自禁地哼哼著。
  在水靈的兩只嫩乳上輪流的品嘗了一番之後,彭磊的嘴又沿著平坦的小腹一路吻了下來,用舌頭在她的小肚臍上轉著圈地舔吸著,兩手勾著她的小褲褲輕輕往下褪去,小丫頭也乖巧地擡起了小俏臀,任由他將自已剝成了一只小光豬,少女的神秘處赫然呈現在他面前,而他的嘴趁勢往下滑去,先是輕輕地吸咬著花園上方的絲絲嫩草,慢慢地往下移,張嘴含住了花園交界處的小豆核,用舌尖不停地撩撥著,不一會小豆核就在他的撥弄下漲大起來。
  這可是女人最爲敏感的地方,小丫頭也不例外,被大叔舔得又麻又癢,粉腿不由自主地搭在了大叔肩上,緊緊地夾著大叔的頭,好讓他帶給自已更多的快感,雙臉一片潮紅,閉上美眸,低低地呻吟起來。
  接著,彭磊的嘴又來到了少女的蜜穴口,這裏早已被少女幽徑中流出的蜜汁給粘濕了,兩片粉紅的花瓣也已經悄然向兩邊張開,露出小穴裏面粉嘟嘟的嫩肉來,彭磊淺嘗了一口,這未經人事的少女蜜穴裏流出的蜜汁甘甜而純淨,使他爲之一振,大嘴湊在水靈的花園口賣力的舔吸起來。
  這一上的刺激更是強烈無比,小丫頭如何經受得起,象小貓似的噢噢叫著,小屁股拼命地晃動著,將自已的小穴往大叔的大嘴下湊,好讓大叔舔得更深更強烈一些,忽然間,雙手死死的抱住了大叔的腦袋,不讓大叔亂動,身子骨一個勁地顫抖著,從小穴深處猛地激射出一股蜜汁來,噴得彭磊滿臉都是。
  小丫頭竟然被彭磊弄得潮噴了。
  彭磊硬是用嘴把小丫頭帶到了高-潮。情到深處,小水靈不可抑止地呻吟起來,在靜靜地深夜裏顯得格處的宏亮,嚇得彭磊忙把一根手指伸到她的小嘴中,這才堵住了她的嬌吟聲。可到水靈漸漸地緩過勁來,彭磊的那根手指也都快被她給咬斷了。
  水靈臉上的潮紅未盡,小小的身子一陣陣地發燙發軟,歉意地伸出丁香小舌地舔著他的手指,彭磊用沾著少女愛液的嘴在水靈小嘴上一吻,輕輕一笑:“小丫頭,這回舒服了吧,大叔倒是難受得要死了。”
  這幺嬌美可人的小美女,光溜溜地擺在面前,任由自已肆意地輕薄,可自已愣是沒這膽量把她給吃了,這難受勁自是不消說,下面那玩意漲得都快把褲子頂穿了。
  小丫頭癡癡道:“大叔,你真的很難受嗎?要不我幫你那個……”
  “不用了,忍一下就過去了。水靈,你快回去睡吧,小心別被你-媽媽察覺了。”
  剛才小丫頭叫得那幺大聲,他還真怕被隔壁的兩位大美女的驚醒了。
  “不,大叔,你看你的小弟弟都硬成這樣了,我先幫你把它揉出來吧,要不然你肯定會難受得睡不著覺的。”
  小丫頭說動就動,趴在了大叔的兩腿間,伸手捉住了他那頑皮亂跳地壞東西,用一根手指在小弟弟的頂端撩撥著,掌心輕柔地在肉棍上來回地搓弄起來……
  水靈的小手溫暖柔嫩,動作也日漸熟練,爽得彭磊咧開了嘴呼哧呼哧地喘著氣,雙手揉弄著水靈的一對玉乳,慢慢地閉上眼睛享受著水靈的服務,卻渾然沒有察覺到不知何時段芳的房門已然悄悄地打開了。
  段芳渾軟無力地靠在門邊,手捂著嘴吃驚地望著眼前這一幕。
  這一晚,段芳也是一直沒睡好,雖然一直還生著彭磊的氣,想要借機懲罰下他,所以今晚狠下心來拒絕了他。可心裏卻又放不下他,好些天沒和愛人親熱了,芳心中也是充滿了渴望,到了半夜,她終于忍不住爬了起來,還沒打開門,就聽到客廳裏傳來陷隱約約地呻吟聲,她起初還以爲是英姐先耐不住寂寞,背著她悄悄跑出來偷吃了,可是當她輕輕打開房門,想要來個當場捉-奸的時侯,卻驚訝地發現,偷偷跑到沙發上和彭磊纏綿的竟然是水靈。
  黑暗中只聽水靈的聲音低低地傳了過來:“大叔,我手好酸啊,要不我用嘴幫你把它含出來吧……”
  段芳聞言,更是震驚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呆呆地望著纏綿中的兩人,沒想到阿磊竟然邪惡到了這種地步,連水靈這幺個學生娃也不放過。她恨恨地一咬牙,正要沖上去制止他倆,卻見阿磊遲疑了一會,小聲道:“不用了,大叔現在已經很舒服了。水靈,現在已經很晚了,你快些回去睡吧。”
  “嗯,那我再陪你說一會話就回去。”
  水靈心有不甘地繼續套弄著。
  “還想和大叔說些什幺呢?”
  “大叔,段芳阿姨真的是你表姐嗎?”
  彭磊反問道:“那你說呢。”
  “段芳阿姨肯定和張老師一樣,也是你的女人。大叔,我的對不對?”
  水靈有些不樂地說道。這一刻就連段芳也豎起了耳朵,想知道自已在彭磊心目中的地位。
  小丫頭的眼睛還挺尖的,連豔豔都還蒙在鼓裏,卻被她給看出來了。彭磊也不想隱瞞,爲了實現自已的後宮計劃,這事遲早有一天也要讓豔豔知道的,當下笑道:“對,她和你們張老師都是我最心愛的女人,而且,大叔以後還會有許多的女人。”
  水靈一臉的幽怨:“大叔,你都有這幺多女人了,以後只怕你就會慢慢地把我給忘了。”
  “怎幺會呢,大叔就算是有再多的女人,你還是大叔最最疼愛的心肝小寶貝。”
  彭磊憐愛地摟緊了她,在她粉嫩的小臉上輕咬了一口。“乖,聽話,快些回去睡覺,小心別吵醒了你-媽媽。”
  “嗯!”
  段芳聽到這裏,若有所思地歎息了一下,趁著水靈還沒爬起來,悄悄地溜回了自已房內。


第150章
  各班級在開過最後一堂班會課後,便正式開始放暑假了。學校裏一片忙亂的景象,水靈因爲要搬去和母親一起住,讓彭磊到女生宿舍幫她拿行李。望著那些忙著收拾行李准備回家的女學生,彭磊順口問了句:“王麗呢,怎幺好久都沒見她了?”
  “王麗姐是畢業生,昨天下午考完試就回家了。”
  水靈瞅瞅旁邊沒人,湊到彭磊耳邊小聲道,“王麗姐說你是個流氓老師,要我最好離你遠遠的呢!”
  難怪王麗看見自已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躲得遠遠的,感情自已在她眼裏早已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老師了。彭磊一拍水靈的小腦袋:“那你還不離我遠一點,就不怕我這個流氓老師吃了你。”
  “不怕,爲了其他的女孩子不被你這個大色狼給吃了,我只有挺身而出,舍身餵狼了。”
  小丫頭把小胸-脯一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旋即又恐嚇他道,“大叔,我可警告你,不許你打王麗姐的主意。”
  “我想打也打不成了,下學期她可就到縣裏讀高中了。”
  彭磊回想起在縣城時的那兩天,特別是在出租車裏調戲王麗的那一幕,心內不免惋惜嗟歎不已。
  到了英姐租住的樓房前,水靈和大叔一塊提著行李上了樓,剛一進屋,水靈放下大包小包的東西,晃了晃兩條白藕般的小胳膊真抱怨:“累死我了,把我手都給提酸了。”
  段芳剛從春風旅社回來,正靠在沙發上看電視,聞言笑道:“水靈,是不是昨晚沒睡好,把手給弄酸了。”
  水靈頓時鬧了個大紅臉,扭捏道:“不是的,是剛才提東西提酸了。”
  彭磊隨後跟了進來,笑著問道:“芳姐,你們在說什幺呢,什幺酸不酸的?”
  “我在說葡萄酸,關你什幺事。”
  段芳沒好氣地回了他一句,轉身走回了自個的房間,剛要把門關上,彭磊已如影隨形地跟了過來,雙手抵在了門口,故意找話道:“芳姐,裝修的事情怎幺樣了?”
  “還用得著你這個大忙人操心嗎,早就聯系好了,下午裝修公司的人就到了,明天正始開始動工。”
  段芳早幾年也曾經開過店,後來在浴足城上班,也結交了不少的生意人,對開店做生意這一塊相當熟絡,前幾天回縣城時就已經聯系好一位熟識的裝修公司老板,把一切都談妥當了包工包料,價錢也給了她很大優惠。今早到春風旅社接收了房子後,立刻便打電話過去,那邊立刻就派人來了。
  “這就好,芳姐辦事,我放心。”
  彭磊讪笑著把門給擠開了,“芳姐,還在生我的氣呀!”
  “我才懶得生某人的氣呢。”
  段芳恨恨地一戳他腦門,扭身坐到了床上,“你呀,天生就是個色狼,連水靈……以後還不知會有多少小女孩會被你給騙了,我也懶得說你了,隨你想怎幺瘋就怎幺瘋得了。”
  “嘿嘿,我就知道昨晚肯定被你給偷聽去了,還跟我說什幺葡萄酸不酸的。”
  彭磊從身後摟住了她,一雙狼爪很自覺地就握住了兩只高聳地肉球揉捏起來。
  “哎呀,你幹嘛呢?”
  “還能幹嘛,當然是吃葡萄了。”
  彭磊一臉的無賴狀,笑著把段芳撲倒在床上,將她的衣服往上一扒拉,露出裏面黑色的罩罩來,緊緊地護衛著那對挺翹迷人的凶器,他熟練地單手去她背後一扣,就解除了她的武裝,一對白嫩雄偉的肉彈便波瀾壯闊地展開在了他面前。
  段芳先還有些抵觸,示威性的抗拒著他的侵犯,可當他一左一右地捏住了她的兩只玉-乳搓揉著,並低頭含住了她那兩粒熟透了的紫葡萄時,敏感的她很快就有了反應,小嘴裏‘嗯嗯’地呻吟著,雙手由抗拒轉而輕撫著他的頭發,嬌軀也往床裏挪了挪,把位置讓了出來,更加方便彭磊的操作了。
  彭磊整個臉都埋在了她懷裏,軟流的吮-吸啃咬著段芳那兩粒性-感的葡萄,一時性起,掀起她的短裙就要真刀真槍地弄上一回。段芳急忙攔住了他:“不行,大白天的,水靈還在外屋呢!”
  彭磊笑道:“這還不簡單,你看我的。”
  從她身上翻身下來直奔客廳,不一會再進來時,卻是已把衣服褲子都給剝了,就穿著個小褲衩爬到了芳姐床上。段芳驚道:“你瘋了,水靈看見了怎幺辦?”
  “放心吧,水靈已經被我支到她媽媽那裏去了。”
  彭磊把小褲衩也給脫了,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躺,胯間那玩意早已棒槌似的立了起來,橫眉怒目地瞪著段芳。
  彭磊無恥地笑道:“現在這屋裏就只有咱倆了,有的是時間盡情地白日宣銀了,昨晚可把我給憋傷了,今天非得好好泄下火不可。來,芳姐,先來幫你老公舔一舔。”
  說罷雙手一拽,段芳不由自主地便伏在了他的兩腿之間,張開性感的小嘴直接就是一個深喉,含住了他的肉棒賣力地舔吸起來,直到肉棒在她的嘴裏漲大得幾乎塞不下了,她這才張口吐出肉棒,騎到彭磊胯間,用手扶著肉棒慢慢地塞進自已的幽穴中,等到裏面慢慢地適應了,漸漸溢出許多的春水滋潤著兩人的結合處,芳姐才象一名女騎士一樣,騎在彭磊身上快速地馳騁起來……
  天雷勾動地火,自然又是一番惡戰,真殺到英姐打電話來叫他倆吃午飯,這才休兵。
  下午,學校召集所有教師開了個簡短的會議,除了各班的班主任及學校的幾位頭頭腦腦外,其余的任課老師也都正式開始入假了。
  晚飯彭磊是在豔豔家吃的。還別說,豔豔的母親還真是心疼自已的這個未來女婿,每次彭磊到她家去,都要做上一大桌子的好菜,而且大都是彭磊喜歡吃的。害得豔豔每次都說母親重男輕女,就連張鄉長也有些吃味了,女兒都還沒結婚,你這做當丈母娘的就這幺疼女婿了,真等到結了婚那還了得。
  趙淑珍自已也有些奇怪,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歡吧。看著彭磊狼吞虎咽地吃著自已親手做的菜,趙淑珍滿心歡喜,一臉慈愛地望著姑爺,道:“小磊,這回放假了,你打算哪天回家呢?對了,你開店的事情弄得怎幺樣了?”
  “今天剛把門面給盤下來了,明天開始裝修,這幾天事情會比較多些,我想過些天再回家。”
  彭磊含糊地回答著,其實他啥事也沒有,店面的事情全都由段芳一手操辦了,根本輪不到他來操心。每天好吃好在的,又有幾位美女陪著,彭磊自然懶得回家了。
  “哦,那好,等你把手頭上的事情忙完了,就讓豔豔陪你一塊去你家,到時侯再順便把你父母接來我家玩幾天,我和你張叔也早想見見你父母了。”
  趙淑珍轉頭對豔豔道,“豔豔,你們倆的事情既然已經定下來了,你也該去認下門,看看你未來的公公婆婆了。”
  “嗯。”
  豔豔爽快地答應著,她也早想去彭磊家看看了,可這家夥老是推叁阻四的,就這幺一直拖到了放暑假。
  張婧把碗一放,小手舉得高高的:“姐夫,我也要去你家。”
  張鄉長黑臉一板,道:“胡扯,你姐姐她那是有事情要去,你跟著去做什幺?”
  “不嘛,我就是要去,姐夫也答應我了,說是放了假要帶我出去玩,姐夫,你說是吧?”
  婧婧兩手摟著彭磊的胳膊撒起了嬌,一邊擠眉弄眼地威脅彭磊,要他幫著說下情。
  彭磊還真怕了這個小妖精,只得點頭答應下來。趙淑珍見小女兒跟姑爺這幺親近的樣子,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喝道:“婧婧……”
  嚇得婧婧一吐舌頭急忙丟開了手,乖乖地埋頭吃飯,心裏卻是開心極了。豔豔卻是氣得悄悄把手伸到了飯桌下,在彭磊的大-腿肉上狠掐了一把。
  晚飯過後,張鄉照例捧著他的報紙研究時事,小兩口躲到樓上豔豔的房間裏,唧唧我我地親熱著,豔豔靠在彭磊的懷裏,想起飯桌上的事仍不免有些抱怨:“磊,你幹嘛答應帶婧婧一起去你家了,這丫頭這段時間老是跟我過不去,處處都要跟我做對,真是氣死我了。”
  “反正都是一家人,你就讓著她點,她要去就讓她去呗。”
  彭磊在她耳邊溫柔地呵著氣,雙手不忘在她高聳的酥-胸上抓捏著,調笑道,“豔豔,幾天沒摸,你的咪-咪好象又大了一些。”
  “再大也沒你表姐的大,哎呀,不許伸進去,隔著衣服摸就行了,小心又被媽媽看到了。”
  豔豔被他摸得臉紅耳熱,嬌哼不已,“哎呀,你輕點呀,捏得人家難受死了……”
  “哪裏難受了,是不是這裏呢?”
  彭磊賊笑兮兮地去她短裙下內一摸,果然,小褲褲果然潮了。
  從豔豔家出來,已是晚上十點多了,教師宿舍區靜悄悄地,李喬他們這些單身老師當天下午就都回家了。
  彭磊打開電腦,上網挂了QQ,果然又見到了獨憐幽草,一見他上網,立刻就給他發了條信息:“昨晚怎幺沒見你上網,是不是又出去泡妞了?”
  彭磊暗喜,看得出來獨憐幽草已經對他有些依戀了,這兩天正好她老公不在家,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如趁這個機會約她出來見個面,要是能把她約出來,說不定就能把她抱上-床了。
  “我從不泡妞,可我現在就只想泡你。”
  彭磊很無恥地回了一句,接著又試探著問,“真的很想見你一面,可以嗎?”
  獨憐幽草問:“你是哪個縣的?”
  “我是X縣盤山鄉的,你呢?”
  彭磊急忙答道,在此之前,他一直沒敢告訴她,怕引起她的懷疑。
  焦急地等了好一會,獨憐幽草才回了一句:“我……也是盤山鄉的。”
  “真的?想不到你也是盤山鄉的,這真是緣份啊!”
  彭磊及時地發了個驚喜的表情過去。
  又是一陣沉默,獨憐幽草接著又問:“告訴我,你是做什幺工作的?”
  “咱們見個面好嗎,等見面的時侯,我再告訴你我是做什幺的。”
  不能再說了,再說下去可就真的露餡了。
  “你真的就那幺想見我?萬一我是個恐龍怎幺辦?”
  “當然想了,我做夢都想見見你,可惜我沒有攝像頭,但我能猜出你肯定不是恐龍,而是個絕色美女。”
  “你就那幺肯定,還是你早就認識我了,想趁這機會把我泡上-床,是吧?”
  對方一連發了一串的榔錘,敲得彭磊心驚肉跳,這娘們實在是太精明了,不會是讓她給識破了吧?

97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d啪蜜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