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能在内卷的喜剧综艺中杀出重围吗丨数娱追综

精彩内容:

作者|數娛編輯部

運營|沛然

設計|冬雪

點開就能收獲最純粹的快樂,馬東帶著新節目《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回來了!

10月15日,號稱擁有“最強喜劇陣容”的《一年一度喜劇大賽》正式開播,繼《奇葩說》《樂隊的夏天》兩大王牌節目之後,米未終于迎來了新的綜藝IP。

作爲愛奇藝今年的重點項目,這檔綜藝不僅是米未向喜劇領域投出的問路石,更是米未將原有項目延後,集結全公司之力打造的作品,說承載了行業的期待並不過分。

圖源:網絡

如今第一期節目播出完畢,《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數據表現如何?在喜劇綜藝中處于什麽位置?能否超越《奇葩說》成爲米未的代表作品?數娛君將從橫向和縱向兩個維度帶來分析。

米未效應延續,

節目未播先火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最先引發觀衆注意的是豪華的導師陣容。因爲集結了徐峥、黃渤、于和偉和李誕四位大咖,又是米未繼《奇葩說》和《樂隊的夏天》之後的“野心之作”,該節目自10月11日官宣到10月15日正式播出,5天之內一共上了14個熱搜。

從熱搜關鍵詞來看,四位導師依然是節目的焦點,尤其是第一次上綜藝的于和偉,俨然成爲了流量擔當。節目播出前夕,#楊冪送于和偉橫幅#登上熱搜第1,而在節目播出後,#愛奇藝吐槽愛奇藝#、#于和偉被迫坐中間#、#于和偉說第一次參加綜藝不自信#等話題也登上了熱搜前10,爲節目拉滿了話題度。

圖源:雲合數據

從彈幕上數據來看,于和偉也是節目中的一大看點,獲得的關注度最高。觀衆在彈幕中一直調侃于和偉的笑點,“于和偉說好的笑點高呢?”集中在李誕和黃渤身上的彈幕則多是圍繞他們的情商,也正是有了他們的抛梗接梗的配合,才讓這個節目綜藝效果疊加升級。

除此之外,“米未效應”猶在。在品牌商層面,京東保持著對米未和馬東的足夠信任,成爲該節目的獨家冠名商,其他品類諸如科技類vivo、英特爾,快消類的百事可樂紛紛入局,目前該節目共有6個品牌商給予支持。在數量上,雖不及第四季《脫口秀大會》的9個品牌商,但也比《德雲鬥笑社第二季》和《認真的嘎嘎們》更贏得品牌商的青睐。

觀衆對米未品牌的好感度也不低,對于其出品的綜藝始終抱有著期待。從首日播出數據來看,《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成績也和米未以往的代表作相近,上線首日正片有效播放量高于《奇葩說7》。

同樣,與其他喜劇綜藝類型對比,《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數據表現也值得肯定。憑借米未的新賽道和豪華的導師陣容等噱頭吸引了不少關注。

數娛君選取了叁檔節目和它進行對比,分別是笑果文化剛收官的《脫口秀大會第四季》,德雲社團綜《德雲鬥笑社第二季》和騰訊視頻去年上線的喜劇競技節目《認真的嘎嘎們》。

在搜索量上,該節目上線首日的百度指數達到了42萬 ,遠超其他叁檔同類型節目。首期節共拿下7個熱搜,與《德雲鬥笑社第二季》數量持平。

在正片有效播放量上,綜N代依舊是收視保障,新類型綜藝突圍有一定的困難。根據雲合數據顯示,《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只勝過了《認真的嘎嘎們》,《德雲鬥笑社第二季》的首日正片播放量幾乎是它的3.5倍。

綜合來看,《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首播數據似乎略低于行業預期,作爲一檔全新的綜藝,從零出發的破圈,這條路必然不好走。

圖源:網絡

行業認可度高,

觀衆笑點不一

米未,一直在進行著行業探索與創新,這次是喜劇創新。

早在今年5月的愛奇藝世界大會上,《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就已經揭開了神秘的面紗,節目吉祥物“笑花兒”造型矚目,形象寓意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遇到不如意,在成長中也會不斷發現自己的缺陷,但一直在尋找快樂、發現快樂,這就是喜劇的意義。

所謂“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並不是真的指“一年一度”。事實上,這個名字無關檔期,只是米未的創意。就像《樂隊的夏天》可以在秋天播,這個節目可能一年放兩次,也可能叁年辦一次,反映的只是團隊的堅持。

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無論是節目理念還是節目特色,甚至slogan、舞台畫風、後期剪輯,均體現出濃濃的“米未風格”,這讓節目在一衆喜劇綜藝中顯得別具一格。

圖源:網絡

同樣,在節目形式上,《一年一度喜劇大賽》也具有一定的創新性。一方面,節目延續了《樂隊的夏天》的科普性,有意的讓觀衆感受sketch素描喜劇、漫才、音樂喜劇、正劇喜劇等不同喜劇形式帶來的沖擊,推動多種喜劇形式走進大衆的視野,爲喜劇演員提供更廣闊的生存空間。

另一方面,《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特意啓用了許多喜劇“生面孔”, 邀請55位喜劇人靈活搭檔組成“喜劇小隊”,通過共同創作和不斷的公演磨合重組,最終形成2021“新新喜劇社團”。這樣的賽制有利于將每位演員的創作價值發揮到最大,碰撞出更新鮮的內容。

圖源:網絡

從第一期節目來看,《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在觀感上確實做到了區別于其他喜劇綜藝,湧現了不少亮點。

講述社牛症遭遇社恐症的《大巴車上的奇怪鄰座》將漫才這種喜劇形式帶到了舞台上,具有非常強的畫面感;《父子的心聲》運用音樂喜劇的形式,在題材上相當新穎;吐槽互聯網付費機制的《互聯網體檢》被觀衆戲稱爲“愛奇藝吐槽愛奇藝”,節目中出現了前段時間視頻網站集體取消的“超前點播”的熱點;全場最高分的《叁毛保衛戰》完美呈現了社畜群像,將當代年輕人掉頭發的痛點展現得入木叁分……《一年一度喜劇大賽》有意的“不走尋常路”,給觀衆帶來的是獨特的觀看體驗。

觀衆們紛紛給予了米未的創新不少支持,《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在豆瓣取得了8.0的開分。在彈幕區,哈哈哈、喜劇、笑點、喜歡四個關鍵詞並駕齊驅刷屏。觀衆能一秒get到笑點的節目,也常在彈幕中被提及,比如毛不易頭發。值得一提的是,節目中的喜劇編劇們隨時會被馬東cue到分享幕後創作故事,這也許是他們離觀衆最近的一次。或許,這節目會帶火一批喜劇編劇。

不過節目的口碑並非一邊倒的褒獎,有觀衆認爲節目出奇的好笑,新穎又有創意;也有觀衆完全get不到笑點,是演給嘉賓而非觀衆看的。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對于如今的喜劇綜藝市場來說更像是一個“異類”, 具有明顯的實驗性,找不到特別合適的綜藝來對標,這樣的作品更重要的是對于行業的探索作用,的確很難令所有的觀衆滿意。

在這個層面上說,米未開拓市場的野心相當明顯,至于能否成功,現在判斷還爲時尚早。目前,《一年一度喜劇大賽》還處于初期階段,還未真正進入賽制,之後節目的進程和走向,依然值得關注。

圖源:網絡

喜劇綜藝,

危機與機遇並存

喜劇綜藝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爲獨特的視角、誇張的表現形式、诙諧幽默的台詞和充滿“流行梗”的包袱,與當下年輕人的生活方式不謀而合,能夠讓人在快節奏的生活中尋求到一種心理慰藉,同時通過戲谑社會現象的方式引人深思。在某種程度上說,這已經成爲了綜藝領域中的一種“剛需”。

在國內,喜劇綜藝已經發展了將近10年,從2012年《百變大咖秀》的搞笑模仿開始,到2014年《笑傲江湖》在喜劇真人秀上的形式突破,再到2015年《歡樂喜劇人》奠定喜劇競賽的基礎,直至突然爆火、成爲主流,這種類型的綜藝已經取得了輝煌的成績,讓無數優秀的演員脫穎而出。

圖源:網絡

目前看來,相聲、小品等國內傳統的喜劇形式已經發展得很成熟,屬于舶來品的脫口秀正處于最好的風口期,想要在如今已經成體系的喜劇賽道上另起爐竈並不容易。

去年,《認真的嘎嘎們》以尋找具有專業綜藝技能的“有趣綜藝新偶像”爲主題,前期似乎也頗具聲勢,但節目播出下來,無論是收視還是口碑都慘淡收場。今年6月,趙家班出品,號稱“全國首檔全喜劇人班底的城市旅遊真人秀”的《象牙山愛逗團》同樣沒能在市場上引發太大的反響,豆瓣至今仍未開分。

圖源:網絡

由此可見,如今喜劇綜藝領域內卷得厲害,一檔全新的節目想要突圍可謂困難重重。在這個層面上說,米未面臨的壓力或許比想象中更大。

關于喜劇,關于歡笑,這些年經曆了不少變化:從早期的卓別林啞劇、春晚小品到如今的脫口秀、喜劇大會,舞台變了,受衆變了,生産模式也變了。

如今是個人均喜劇人的年代,一切題材都能爲“搞笑”服務,一張圖片二創就能出現在微信裏的哈哈群中,一個表情在剪輯中配上音效就有了幽默,“xswl”成爲大家的口頭禅。

隨時能發出“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時代,對舞台上的喜劇人要求自然也就更高。嘩衆取寵的自我調侃、日常中習以爲常的笑料已不再能滿足觀衆,“雅俗共賞”和“批判現實”的尺度拿捏顯得更爲重要。

早前,馬東在接受采訪時強調,《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重點不是“生産喜劇明星”,而是關注“喜劇作品誕生的過程”,因爲喜劇本身更值得關注,而喜劇明星是這檔節目必然産生的結果。馬東表示,《一年一度喜劇大賽》是米未做過最嚴肅的節目。

我們會透過喜劇看見自己,透過那些不認識的小角色的尴尬和反差,看見自己的困惑,看見自己在哪兒,這也是開心麻花、米未傳媒、笑果文化等公司不斷嘗試的價值所在。試圖讓更多的“笑”被看到被聽見,不僅達成“笑”果,還要通過“笑”帶來思考與新認知。

博君一笑是門技術活兒,喜劇這條路,任重而道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