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王语嫣的性福生活】【完】

精彩内容:

段譽自如願娶到神仙姐姐王語嫣,又接過伯父保定帝的寶座當上大理皇帝,一時間可謂順風順水,風光無限。白天受萬衆膜拜,晚上暴操王語嫣,生活過的很是滋潤。

  可是,柔弱的神仙姐姐豈是神功蓋世的大理皇帝的對手,每每段譽還堅挺非常的時候,王語嫣已是叁口盡弱求饒連連,讓段譽總是得不到盡情的滿足。郁悶的段譽舍不得傷害心上人,可老把熊熊欲火也不是辦法,于是他慢慢就將注意打到身邊的木婉清和鍾靈身上。

  先是裝做不小心透漏自己和二女並非親身兄妹,又拿出死鬼便宜老爹鎮南王那裏耳渎目染來的泡妞手段不時挑逗,再加上二女本身對他的情意,叁人很快勾搭到一塊,一有機會就背到王語嫣就混在一起淫樂。身邊下人當然守口如瓶不敢多嘴,段譽有了叁女泄欲這才能真的快活舒爽起來。

  木鍾二女隨沒有王語嫣的出塵氣質和絕世美貌,但也是難得的美人,而且各有特色。

  木婉清如她老娘秦紅棉般外表冷豔,內裏火熱。她身材雖有些偏瘦,但長年習武讓她渾身充斥著勃勃英氣,腰腿勻稱又有很好的柔韌性,歡好時能輕松的配合各種體位姿勢。況且她當年闖蕩江湖,對男人橫眉冷對,卻對段譽情有獨鍾,在西廈更是差點爲段譽尋死而傷在慕容複手上。如今能有段譽纏綿的機會而並不有違倫常,自然當年混在江湖聽到學會的百般性技伺候段譽。

  鍾靈相對青春活潑的多,鍾萬仇甘寶寶死後一直依耐著木姐姐和段大哥,現在能和二人一起歡愛自然欣喜萬分。她雖年少,但卻有豐胸隆臀的火暴身材,無敵的青春風情和完美嬌軀更是讓段譽無限喜愛。

  這天趁著王語嫣要出宮拜祭母親王夫人,段譽趕緊遣退文武官員,興沖沖的跑去找木鍾二人尋歡作樂。叁人戀奸情熱,自然迫不及待的摒退下人,匆忙進房。

  一進房間,段譽先是分別跟二女來個激情長吻,直吻的二女星目迷亂春情蕩漾才放過二女,擁著她們走向奢華大床邊。

  段譽自己坐到床邊將木婉清抱到腿上,一面和她深吻,一面用靈活的手掌在木婉清勻稱的身體上遊走撫摩,木婉清自然激情回應。而鍾靈則懂事的先將自己身上的華麗脫的只剩性感誘人的肚兜,然後從後面緊摟住段譽強壯的肩膀,用自己豐滿的乳房蹭著段譽的後背,並不時和轉過頭來的段譽對吻一下。

  二女熱烈的分工合作象是火上澆油般將段譽原本就高漲的情欲撩扒的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跨下的大雞巴很快就堅硬如鐵了。

  坐在他身上的木婉清當然第一時間就發現段譽的生理反應,輕身離開段譽的懷抱,靈活的幫段譽脫去身上衣物後緩緩俯身跪到段譽跨間,沖段譽妩媚一笑後慢慢張開櫻桃小口吐出香舌舔弄大雞巴,從龜頭到睾丸每一處都仔細舔過後才將大雞巴納入口中吮吸起來,小手握住跟部有節奏的捋動。

  段譽的大雞巴受到美人小口香舌的安撫,他當然爽到骨子裏啦,而鍾靈適時的從後面轉到側面,將自己飽滿的身體交給段譽把玩。

  大雞巴在木婉清口中享受,雙手又肆意揉搓著鍾靈的豐滿嬌軀,段譽如癡如罪飄飄欲仙,他一把將鍾靈抱起單手托住鍾靈翹挺的隆臀讓她騎坐在自己身上屁股頂在木婉清頭上,另一只手猛然扯掉鍾靈的肚兜埋頭在其那對豐滿乳房間狠狠品味少女乳香,鍾靈配合的雙手勾住段譽脖子,將豐胸完全展現給段譽。

  段譽埋頭在豪乳間好好享用一番後,又擡頭張嘴含住鍾靈那鮮嫩乳珠,吸吮舔弄用牙齒輕刮,鍾靈被弄的滿面潮紅卻仍努力挺胸,緊緊摟住段譽脖子。段譽將托鍾靈的手改托爲抓,大力的揉捏鍾靈臀丘嫩肉,嘴巴仍在鍾靈兩乳間來回,另一只手則下移慢慢伸向鍾靈私處,先是溫柔撫摩等手中已是潮濕一片,既而伸出兩根手指插進小穴扣弄抽送。

  在段譽玩弄鍾靈美好身體不亦樂乎的同時,木婉清並沒有暫停吹箫,相反更是賣力服侍著,認真的吸舔著不時還使勁張開喉嚨讓段譽的大雞巴深入淺出,讓段譽如登極樂。

  懷裏的鍾靈被段譽指操的淫水幾近泛濫,呻吟的嗓子都快幹了,而跨間的木婉清憋得都快出不及氣了,累的嘴巴都有些木然了,那巨大的雞巴雖是青筋暴起堅硬更甚,但仍然不見段譽發射的迹象。

  抽出小穴裏的手指拍了拍鍾靈隆臀示意她下來,鍾靈順從的勉力站起來,又拉起木婉清,叁兩下拔掉她的衣裙然後拉到懷裏。

  一如玩弄鍾靈的方法手口並用的刺激木婉清全身敏感區域,而鍾靈則接木婉清的崗位爲段譽口交,所不同的是她還有豐滿大胸……一會之後,段譽見懷裏的木婉清早已情動如潮,而自己的雄偉陽具也在兩位美女的刺激和鍾靈的靈活口舌及豐滿豪乳愛撫下猙獰盡露怒挺如杵,再不甘心望梅止渴。

  他一把拉開鍾靈讓大雞巴從鍾靈溫暖小口中抽出,自己躺在床上將木婉清抱起放到身上,讓她先當當女騎士。木婉清早被挑逗得欲火焚身,得到段譽要進攻的信號,馬上立起身子跪坐而上,伸出纖纖玉手抓住興奮跳動的肉棒,對准穴口急急導入。

  小穴早就分泌了許多愛液充分潤滑了,大肉棒毫無阻隔的齊根而入直抵花芯,一個是饑癢的蜜穴突然被填滿欲要撐破,一個是難耐的肉棒突然進入溫暖濕熱的緊窄桃源,兩個人都是舒爽滿足的歎吟口氣。

  木婉清不待自己的緊穴完全適應粗大肉棒就立刻挺著柔軟腰肢快速上下套動起來,段譽也時不時的挺動屁股沖刺一下讓木婉清爽的如在雲端,一時間屋裏滿是性具撞擊的「啪啪」聲音和木婉清似愉悅又似痛苦的悶哼和呻吟。

  鍾靈也沒有把自己當個觀衆,她在第一時間就跟著上了床,見木姐姐騎在段大哥身上搖動起來,趕緊俯身到段譽身旁,吐出靈巧小舌頭親舔段譽英俊的面龐和強壯的上身,大胸則完全交給段譽玩弄。木婉清用娴熟高超的騎術磨碾搖動,鍾靈靈活專注的親舔,讓段譽也爽翻天了。

  他止住親舔還在他乳頭的鍾靈,讓她也騎到自己身上,分開玉腿擡頭吻上鍾靈的美鮑,用自己的雞巴和嘴唇同時照顧兩個美女。

  木婉清坐用著巨大肉棒還有段譽不時的有力沖擊,自是美妙無比,大聲浪叫著;鍾靈在木婉清浪叫的影響和段譽靈活嘴舌的吸舔輕咬下,自己不斷揉搓著大胸,淫水狂流,也尖聲浪叫呻吟;段譽大棒插在木婉清濕熱緊窄小穴裏隨著木宛清磨動快感如潮,又快活品嘗著鍾靈的青春蜜汁,呼吸沉重奇爽無比。

  房間裏溫度急深,空氣也充滿淫蕩,充斥著一男兩女或痛快或歡欣的呻吟和呼吸……木婉清騎動了好一會終于漸漸力竭動作慢了下來,段譽見狀立即放開鍾靈,翻身虎撲在木婉清身上,架起其修長雙腿,大雞巴在穴裏輕輕攪拌兩下後,就開始快速抽插起來。

  木婉清從一開始就被段譽高超的調情手段弄的滿腔欲火,又當了好一會女騎士耗費許多力氣,此刻又被段譽壓在身下猛幹,火熱滾燙的大雞巴緊帖著肉壁帶起愛液飛濺的在自己狹窄的穴裏急進急出,碩大的龜頭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自己溫熱的花房,她只覺快活無比,自己的靈魂也隨著段譽的抽插跟著飄飄蕩蕩一會天上一會地下如在仙境。

  木婉清十指緊緊抓著床單,如泣如訴的歡叫,呻吟,呢喃著:「……啊,啊……段郎,段郎……你好……好強啊……大……雞巴……大雞巴要……要把人家…… 把人家操……操死了……啊,啊……好,好美……啊……」段譽被木婉清此時的浪相刺激的更是邪火高熾,雙手猛的抓住木婉清那略小卻很嬌翹的粉嫩奶子狠狠揉搓,挺腰用上更大的力量更大頻率的抽送。

  木婉清被操的兩眼直翻,嘴裏連一個連貫的音都吐不出來,只是嗚嗚啊啊著。

  突然,段譽感到木婉清小穴一陣急速收縮,趕緊停下沖擊來,大雞巴塞在靜靜小穴裏。

  果然,伴隨木婉清一陣高亢的「啊!……」,許多滾熱的愛液急速打在龜頭上,讓有所防備的段譽也差點精關大開,而木婉清叫了聲後再無聲響,全身潮紅的兩眼翻白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大雞巴從濕濘濘的陰道抽出時又帶出大量淫水,而木婉清身下更是濕泸泸一大片……段譽剛從木婉清穴裏抽出大肉棒,一旁的鍾靈就象蛇一樣纏了上來。原來,剛才段譽狠幹著木婉清,鍾靈就一直在邊上忽而親舔磨蹭段譽,忽而出手摸撫木碗清,她早就情動又被活春宮逗的天雷地火淫水泛濫,現見木姐姐已登極樂段大哥的寶貝仍堅硬如鐵,知道該是自己來享用那妙絕人世的大家夥了,所以迫不及待的纏上前去。

  段譽自曉得還有個小寶貝要餵,眼見鍾靈急不可待,邪魅一笑後,馬上把鍾靈拉了起來。段譽將鍾靈拉到床頭,讓她扶住床杆背對自己躬好身子,淘了一把濕濘濘的小穴後,就從後攬住鍾靈,猛的將猶沾著許多淫水的大雞巴整根插進鍾靈那濕潤溫熱的桃源小洞。

  「啊!……」騷癢難盡的小穴突然被滾燙的帶著無限熱力的大肉棒塞滿,逼洞從極度的空虛到滿足的都要爆炸,鍾靈忍不住芳心一抖嬌軀微顫,發出一聲能把天龍寺高僧枯容大師聽到都要提槍舉棍的吟叫。

  她的一聲叫就象烈性春藥一樣把段譽勾的老高,雙掌粗暴的握住那對豪乳,紅著眼粗著呼吸大力的沖刺,似要自己都刺入鍾靈身體的瘋狂抽插。他的每一次插入抽出都使上全力,大龜頭狠狠撞頂到子宮,碩大的兩顆蛋撞在豐厚臀丘上「啪啪」作響,整個大床都隨著他的劇烈動作搖擺起來。

  鍾靈的小穴受到段譽近乎狂亂的攻擊,給她帶來一波波如潮的快感,感覺自己象是大海上的小船一樣在段譽的抽插下忽高忽低,又象被風浪吹翻的小船一下就被無邊的快感淹沒,鍾靈迷亂了,瘋狂了,高聲嚎叫:「……啊……啊……恩……段,段大哥……你是,是我……我的親……親哥哥……親爹爹……人家,愛死……愛死你……和,和你……的大……大雞巴了……小穴……啊,要……要爆,爆了啊……嗚,嗚……」她的叫喊讓段譽猛的想起在外人面前還是同父異木母的兄妹,她的親老子還是養了自己二十多年的便宜爹,這給段譽帶來另類的亂倫刺激和快感,讓段譽更加興奮和瘋狂。段譽的興奮和瘋狂給鍾靈帶來的如潮快感接連不斷,讓她手腳也變得發軟發顫,若非段譽扶摟著就要往下栽倒了。

  段譽把鍾靈放到木婉清身邊,分開雪白玉腿,大雞巴狠插入體繼續大力操幹。

  鍾靈被他給予的快感早弄的目眩神暈,嗓子都叫啞了,只知道張開門戶放任段譽的陽具在自己小穴裏進出遊玩,輕聲哼哼啊啊著。段譽繼續在鍾靈飽滿美好的軀體上馳騁了好一會,漸漸感覺也要到了發射的邊緣,喘著粗氣加大速度力度一陣急速沖鋒。

  此刻已從極樂高潮中醒轉過來的木婉清發現段譽快要射了,趕緊起身用全身美妙之處磨蹭段譽,以助高潮來得更快更猛烈。終于一聲悶哼後,在鍾靈的蜜穴深處一股滾燙濃精噴薄而出,而被這股濃精一沖一燙,鍾靈也「啊」的一聲再次泄了身,被強烈的高潮沖擊的眩暈了過去。

  射過後段譽舒爽無比,但也累的很,抽出還挺拔著的大雞巴在鍾靈身邊躺了下來。木婉清趕緊趴下張嘴爲他清理,收拾完後,才溫順的從另一側躺進段譽懷抱。

  段譽摟著赤裸佳人滿足的歎口氣,正想和木婉清對個嘴調下情,突然聽到窗外有個細微的聲音,段譽暴起喝道:「是誰!?」隨即扯過一件外袍披上就展開淩波微步追了出去,天下間能在武功修爲上和他一爭高下屈指可數,輕功高明過淩波微步更是寥寥無幾。段譽叁兩下就沖到窗下那人面前,待看清那人面貌,再無法動彈分毫……「啊!?你怎幺……」饒是段譽口才十分出衆,陡然也不知道說些什幺,尴尬的站在原地,手腳都不知該放在哪裏。

  沒錯,窗外那人就是段譽的老婆——神仙姐姐王語嫣。只是,此刻王語嫣哪有半點仙女的出塵淡然?只見她雙腿緊並,俏臉粉紅,雙眼水汪汪的,分明有蘊含著濃濃——春情!驟然見段郎站在自己面前,王語嫣也有些手足無措,傻傻的立在段譽面前。

  「段郎,怎幺……啊!?」不見動靜的木婉清,隨便披個外衣跟在段譽腳後出來,剛出房門正准備問詢,可一見到王語嫣就傻眼了,呆站在門口。

  一時間氣氛詭異尴尬,段木二人僵立著不能言語,王語嫣也有點反應不過來。

  這樣,持續好一會,還是王語嫣率先回過神來,她先四周望望確定沒有他人,才對二人說到:「這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我們不如先進房吧。」說著就先擡腳走進房間,段木二人只得無奈跟隨。

  這房間裏剛剛進行了一場一龍二鳳的盤腸大戰,空氣中還彌漫著淫靡,而最讓人抓狂的是——段木二人都是急忙出來,並沒收拾戰場——剛剛歡愛叁人的衣物還遍地堆放著,還身處高潮余韻沒有醒來的鍾靈還赤裸著躺在床上,而且……此刻的鍾靈剛好暴露在王語嫣眼前,從王語嫣的視角剛好還可看到鍾靈那翻張著的陰唇以及從裏面正在外漏的精水愛液混合物……段木二人尴尬更甚。

  「語嫣,……」「語嫣妹妹,……」段木二人同聲想開口,卻又不知該說什幺,聽到對方開口又馬上閉口,又冷場了。二人相視一眼,尴尬低下頭來,木婉清更是羞愧萬分。而王語嫣自進房來,就一直沉默不語。屋裏的情況她當然一眼就看清楚了,但反常的沒表現出半分驚訝和憤怒,相反臉色更紅,眼中的秋水更濃更亮……段木二人一直都關注著王語嫣的臉色,眼見她的神態,均覺奇怪。段譽以爲王語嫣肯定是悲憤過了頭,這才漲紅了臉,眼中蓄滿淚水,心想自己大男人應有擔當,她要怎幺責罰自己擔下就是了。

  趕緊站出來道:「語嫣,這一切都是我的錯,跟她們無關。你……」可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王語嫣伸手打斷,王語嫣徑直走到木婉清跟前,後者心虛的低下頭,但卻沒躲閃。木婉清想到語嫣她娘王夫人的妒忌狠毒,不知自己會被王語嫣怎樣羞辱,但自己畢竟對不起她,自己願打願罰只求能留在段譽身邊。

  正當木婉清不安猜測,王語嫣已走到她身邊。沒有打罵沒有羞辱,王語嫣出人意料的輕輕握起木晚清的手,笑著用特有的姑蘇軟語對她說到:「木姐姐,其實我早就來了,哦,就是從你們一進房就在了……」說到這兒,她自己也是滿面羞紅,眼眸若水。

  段木二人都奇怪王語嫣爲什幺先說這個,段譽更是慘愧不已,以自己的武功居然沒有察覺有人靠近,那一定是剛才太放縱了。王語嫣似乎也猜到段譽此時想法,向他投來一個若有深意的眼神。段譽見到更是慚愧更甚,但奇怪的是,王語嫣的眼神中似乎還有別的什幺,那是種讓他心熱情動的東西。

  段譽繼續胡亂猜測著,木婉清仍在疑惑羞愧中,王語嫣那好聽的聲音又在二人耳邊響起:「其實,我早知道段郎和你們的事了……」說到這兒,又遞給段譽一個似嗔似怨又似——引誘的眼神,搞的段譽又愧又蕩。

  轉眼見木婉清神色漸苦,趕緊又道:「木姐姐,我並不怪你們的。想必你也知道,我和你還有鍾靈才是親姐妹,我們……段郎的本事你我都知道的,我一個人承受不來……我想,不如我們姐妹以後一起服侍他吧……」說罷已是滿面通紅,眼中秋水都快滴出來了。

  木婉清聽到這話,既是驚訝又滿是感激,拉著王語嫣的手忙不迭的答應。

  段譽滿是感激,他大步走上前將王語嫣抱在懷裏,深情一溫大聲說到:「好語嫣,你真是我的好老婆,你真好!」王語嫣甜蜜一笑,回應一記香吻,靠在段譽懷裏對他嬌聲說到:「我的傻夫君,我不對你好誰對你好啊。以後你可得好好對我們姐妹哦……」見段譽滿口答應,王語嫣突然伸手透過薄薄外袍抓住那讓她又愛又怕的大家夥,土氣如蘭的在段譽耳邊說到:「現在,親愛的夫君大人能寵寵你的好妻子嗎?」說著,又投以誘惑的眼神。

  段譽看著那如花的臉龐,白皙的肌膚上遍布春情,大眼中的秋水直要把人溶化……再想方才王語嫣的一言一行,看來聽牆角看春宮,也早讓她春情洶湧了。

  仙女發春絕對是給男人的最好春藥,王語嫣的媚態立即勾起段譽的火焰,再不多言,段譽橫抱起神仙姐姐就大步向大床邁去。木婉清略做遲疑,還是馬上就跟了上去。隨著神仙姐姐的一聲仙音吟唱,房間再次火熱起來,又一場大戰拉開了序幕……前人栽樹,後人乘涼,大理鎮南王的叁個私生女都成了他的便宜兒子的女人,真是不得不讓人感歎。從此之後,段譽就在後宮之中和叁位美女「性」福的生活在一起,夜夜歡好,令大理皇帝煉就威猛無比的神劍六脈之外的第七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