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被斩首的肉畜萍萍

精彩内容:

斬首的肉畜萍萍萍萍今年二十六歲,身高1米69,體重53公斤,是位臉蛋身材極好,皮膚白皙非常青春靓麗的女孩,萍萍平時經常幻想自己被砍頭,每次幻想和在夢境中出現這樣的場景,萍萍都會有性興奮的強烈感覺,爲了自己的渴望她在一年前加入了斬首俱樂部,今天是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是俱樂部的一個小姐妹青青行刑的日子,萍萍和其他姐妹一起早早的來到了俱樂部,只見俱樂部大廳內燈火通明,大廳中央擺放一個斷頭機和一個直徑大約90厘米,有45厘米高圓柱形砧板,讓人一進來就能體會到斬首行刑極度的刺激氛圍。
青青隨著行刑小姐來到刑場中央,她在前幾天剛剛度過19歲生日,是幾個女孩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她身高約1米72,人長得極漂亮,又熱情奔放,渾身上下都洋溢著青春的活力,素有小劉亦菲的美稱。今天她上身只戴了一只棕色肩帶式胸罩,下身只穿一條棕色小內褲、同色的吊襪帶和長絲襪,腳上是棕色的高跟鞋。
這時,一名行刑隊員走到刑場中央打開斬首裝置。這個裝置的主體部分是一個60厘米見方、約10厘米厚、中間有一個直徑爲12厘米圓孔的金屬框,金屬框的右上角有一個按鈕,框的下部安裝在一個支架上,支架高度可以調節。“這是一架便攜式斷頭機,”李萱介紹道,“今天我們就用這架斷頭機處死青青小姐!”
本來正在相互討論的女孩們刹那間就安靜下來了,由于以前沒有真正的舉辦過斬首刑活動,所以到現在爲止,還沒有一個女孩被以斬首方式處死過,所以大家也沒有機會看到真正的斬首。
“斬首會舒服嗎?”王依甜輕聲說道。
“我想應該是吧。”萍萍說道。
“我體會過被斬首女孩的腦電波,”秀宇說道,“非常非常快美!”
“真的?”張帆問道。
“真的!”秀宇肯定地回答道。
就在萍萍她們七嘴八舌討論的時候,青青已經在斷頭機前跪了下來。這時,一名行刑隊員走上前,在斷頭機那個金屬框的兩邊一按,象變魔術般地將金屬框的上半部分取了下來。然後她指著剩下部分的橫斷面說道:“大家請看,這一半框的中間有一道細縫,”她揚了揚手中的另一半,接著說道,“這一半也有,刀片就藏在這下半部分的縫隙裏,只要一按這個按鈕,刀片就會向上彈起,切斷脖子!好,現在我們開始!”
大家自動地停止了說話。青青回頭朝幾名同伴揮了揮手,咧嘴一笑,然後順從地將脖子放到下半部金屬框的那個半圓形凹陷裏,只見她跪在那裏,伸直了雪白的脖子,頸椎的骨節清晰可見。見狀,那名女行刑隊員將青青的雙手扭到背後用手铐铐起來,然後又細心地整理了一下青青那頭瀑布般的金黑發,使它們在她的臉的兩邊自然垂下來,最後將另一半金屬框裝了回去,只聽“咔嗒!”一聲,自鎖裝置將兩部分緊密地扣在一起了。這時,青青的脖子就被緊緊地卡在那個圓孔當中了,只見她雙手被反铐在身後,靜靜地跪著,等待著最後時刻的到來。
青青從青春期開始就迷上了斬首刑,先是和同學在自家的院子裏完玩,後來索性辍學參加了斬首俱樂部。在俱樂部裏她專職表演斬首刑,一般每天晚上都要表演2-3場。在這期間,她體會過多種斬首刑具的滋味,從古老的斷頭台,到電腦控制的自動斬首機,從直接用刀劍砍,到用電鋸,讓她得到了極大的心理滿足,她喜歡這項極具挑戰性的工作。不過也有令她感到遺憾的地方,就是雖然刑具是真的,但斬首卻是假的,一切都是表演。
而現在就要來真的了!自己的頭馬上就要被利刃切下!自己年輕的生命馬上就要結束,而死亡的快感馬上就可以體會到了!想到這裏,青青幾乎就要達到高潮了,她感到自己的陰道已經開始一陣陣地攣縮,大腿也開始抽搐,于是她趕緊象征性地掙紮了幾下,然後甜甜地閉上了眼睛,等著最後的致命一擊。
“執行!”李萱下達了行刑命令。
行刑隊員敏捷地按了一下斷頭機右上角那個按鈕,只聽“喀嚓!”一聲,就見青青的頭“啪嗒!”一聲掉到了地上。
全場一片死寂。只見青青的身子猛地挺起,然後僵住不動,而脖子上的鮮血則象一道紅色的噴泉,噴出四米多遠!叁秒鍾後,青青開始抽搐了,只見她跪在那裏,兩條被手铐铐住的手臂劇烈地痙攣著,而身子則晃來晃去,就象一個不可思議的富有生命的噴泉,將紅色液體毫不吝惜地灑向前方!就這樣堅持了足足有半分鍾,血已經流幹了,而她的抽搐卻越來越強烈,終于向前撲倒在地上,開始翻騰著掙紮。只見她兩條修長的大腿毫無顧忌地蹬踢著,張開又收攏,全身也隨著一起不停地震動、抽搐。她的裆部慢慢地濕了,不知是失禁的小便還是高潮的愛液,或許兩者兼而有之?兩分鍾後,青青已經非常虛弱了,只見她渾身是血,斜斜地俯臥在地上,兩腿叉得開開的,反铐著的雙手軟軟地搭在兩瓣半球形的屁股上,那細長的手指正由握拳狀態慢慢伸直。這時的她已不再作大幅度掙紮,只有大腿根部的肌肉還在時不時地抽動。
觀看行刑的女孩們個個都是極度的興奮和震驚交合在一起,這是她們第一次看到一個活生生的女孩被斬首!這時,李萱拿著麥克風站了起來,她說道:“還有哪位勇敢的女孩再願意嘗試一下斬首的滋味嗎?”
誰也沒有說話,同意自己的頭被斬,能隨便說的嗎!
秒鍾…10秒鍾…15秒鍾……全場一片寂靜,幾乎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夠聽到。
“我!”突然一個聲音從左邊看台上傳來,隨即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站了起來。
“宇姐,你瘋啦?!”蘭蘭從初時的驚愕中回過神來,一把拉住秀宇的手,大聲說道,聲音大得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好,現在請大家欣賞秀宇小姐的斬首刑!”李萱宣布道。
頓時,原本寂靜的行刑室一下子象炸了鍋,大家紛紛站起來朝秀宇這邊看。秀宇輕輕掙開蘭蘭的手,然後微笑著說道:“傻姑娘,姐姐本來就選了斬首刑,好了,別傷心了,姐姐在那邊等著你,過幾天,你也被執行了,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好嗎?”
接著,秀宇又挨個和幾位小姐妹一一告別,然後順從地讓行刑隊員替她戴上手铐並跟著她來到行刑區。
李萱緊緊地擁抱了一下秀宇,她知道是秀宇的計劃才使自己有了今天!
在距離青青屍體大約五米遠的地方放著的一個斬首用的巨大的樹樁砧板。旁邊還放有一把厚背大刀。秀宇看了一眼砧板,又沖李萱會意地一笑,然後愉快地向砧板走去。
秀宇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今年才20歲,身高1.74米,有著一個模特兒般的好身材,今天她上身穿一件淺棕色短袖襯衫,下身穿一條米色寬腿緊身長褲,腳上是白色涼鞋。她留著一頭披肩長發,烏黑亮麗,據說還曾經有一家洗發水公司請她去拍過廣告呢!在聚光燈下,只見秀宇雙手被铐在背後,婷婷玉立在那塊即將結束她生命的砧板前,就象一個性感女神!
秀宇在中學期間就喜歡上了另類情色文學,並尤其喜歡其中的斬首刑,她曾一次次地夢見自己被以各種各樣的方式斬首,每次會不自禁的出現高潮,可是每次醒來才發現是南柯一夢!幾個月前,當李萱找到她並告訴她讓她加入這個斬首俱樂部,秀宇終于有了實現自己被真正斬首夢想的機會!
突然,坐在旁邊一直沒有吱聲的俱樂部總載站了起來,走到李萱旁邊,在她耳邊說著什幺。李萱臉上露出了爲難的表情,總載又說了些什幺,李萱終于點了點頭。只見李萱快步走到秀宇跟前,輕聲對秀宇說著,令李萱高興的是秀宇聽了之後爽快地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于是李萱馬上掏出鑰匙給秀宇打開了手铐。
行刑室裏的燈光暗淡了下來,只剩下一束聚光燈光照亮秀宇站的這個區域,配合著燈光,一首由小提琴和二胡共同拉出的如訴如泣的樂曲在行刑室裏輕輕響起,這是《梁山伯與祝英台》中的《化蝶》一段。
伴隨著音樂和燈光,只見秀宇慢慢地、卻是堅定地、一顆一顆地解開了自己襯衫的扣子,動作舒緩而又連貫,沒有一絲猶豫,就好象已經排練了無數遍,就好象是理所當然!只見她脫下襯衫,露出只戴胸罩的上身,又慢慢地松開皮帶,拉開拉鏈,將褲子脫下,放到襯衫旁邊。她裏邊穿的是米色肩帶式胸罩和白色少女叁角褲,內褲是前面用蕾絲織成半透明的那種,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裏面黑色叁角區。
在座的女孩們誰都沒有說話,她們只是呆呆地看著秀宇!秀宇雙手反扣到背後,熟練地解開了胸罩的扣子,只見她左手先從肩帶中退出,然後右手向旁邊一伸,胸罩就從她的右上臂滑到了手心,然後又滑到了地上那堆衣服上……沒有一絲停頓,秀宇又開始脫身上最後的一小片布料!只見她,彎腰,將雙手的拇指插入內褲腰間,慢慢將它退到膝部,曲起右腿,從褲腿裏伸出,轉移重心,再曲起左腿……蓦地,一個成熟女性的身體一絲不挂地呈現在大家面前了!
這時,音樂已經演奏到了高潮,聲音震耳欲聾!
秀宇就象一尊雕塑,靜靜地站在聚光燈下。她的皮膚象凝脂一般潔白細膩,她的胸象驕傲的公主,堅挺而美麗,粉色的乳頭更象初開的蓓蕾,含苞欲放!她的腰枝是那幺纖細而結實,她的腹部那幺平坦而誘人,她的臀部是那幺圓翹而潤滑,她的雙腿是那幺修長而迷人!她就象一件無價的藝術品,渾身都散發著青春的魅力!她更象一位女神,全身都沐浴在聖潔的光芒裏!音樂好象通曉人性,在連續奏出幾個強音之後,嘠然而止!
最後時刻到了!
只見一名行刑隊員來到砧板跟前,從地上拾起大刀。那把大刀,背厚刃薄,足有一米多長,刀刃上散發著絲絲藍光,讓人不寒而栗。
秀宇沖著行刑隊員笑了笑,跪下來,雙腿並攏,屁股坐到腳跟上,身子向前傾,將頭枕到砧板上,然後用手捋了捋頭發,露出雪白的脖頸,最後將兩手放到身子後面讓女行刑隊員給她戴上手铐。
一切准備工作都完成了,只等李萱下令行刑。
時間似乎凝固了。每個人的心都在加速跳動!
秀宇靜靜地等著,她的頭側向左邊,右臉貼著砧板,剛好看到前面幾米遠處青青那無頭的屍體,啊,終于輪到我了,她甜甜地想。
“行刑!”。李萱艱難地喊出這兩個字,這意味著她的好朋友生命的結束!
身穿少女背心和淺藍色緊身牛仔超短裙的行刑隊員高高地舉起了大刀。“嗖!”。大刀夾帶著風聲以雷霆萬鈞之勢落下。
秀宇只覺得脖子上一涼,隨即看到青青的屍體撲面飛來,但馬上又變成是地板、天花板和燈光,弄得她眼花缭亂。最後,終于一切都靜止下來了,她看到了她的身體,那個沒有頭顱的身體!啊,原來自己已經被執行了!她終于明白過來,什幺青青,什幺地板、天花板向自己撲來都是假的,是自己的頭顱飛了出去!她看著那個歪倒在砧板旁的雪白的胴體,心裏感到甜絲絲的,好刺激、好舒服啊,她想,特別是自己肯定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她感到一絲快意,她爲自己的身體感到驕傲!多好啊,正當自己美麗時就結束生命,把美麗永遠留住,這不是每個女孩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嗎?!
在秀宇的頭飛出去的同時,她的身體猛地挺起,晃了幾下,然後向旁邊撲倒,只見她俯臥在地板上,雙肩上聳,被反铐著的雙手攥成拳頭,猛烈地下撐,把那連接手铐的短鏈拉得像緊繃的弓弦似的。與此同時,一股玫瑰色的液體,帶著心髒的搏動從脖子裏沖了出來,弄得前面地板上扇形一片。她那潔白修長的腿也伴隨著心髒的搏動,一下一下地有節奏地蹬踢著。幾分鍾後,血流完了,那個身體好像歎了一口氣一樣,松弛了下來;雙肩下頹,手也收回,手指向後張開。就這樣,靜止了幾秒鍾,然後又抽動了幾下,翻了個身,只見她蜷曲著身子呈側臥狀,雙手被铐在身後,輕輕地抽搐著,大腿時不時地蹬幾下,在燈光下,她的身子象凝脂般的潔白和光滑!脖子前面的地板上是大灘的鮮血,那個木樁砧板上也全是鮮血,她的脖子還留下大約1.5英寸長的一截,刀口上血肉模糊,隨著陣陣抽搐,還有少量的血在流出來。
斬首活動結束後時間已近中午,我們大家在俱樂部總載的指揮下,七手八腳的幫忙和廚師一起擡起青青和秀宇的屍體送進俱樂部的廚房,她倆的美肉將被做成美味的菜肴供大家分享,她們用生命體驗了她倆渴望的極致快美,她倆的美肉也爲我們大家提供了美味的營養,這是她們的人生價值,她倆雖沒有活的太久太長,但她們比任何人都活出了自己的模樣,她們沒有白來世上走一趟。
一個多小時過去,廚房裏飄出美味的肉香。
開飯時間到了,青青的美頭擺放在餐桌上,她經過化妝的臉頰紅撲撲的惹人疼愛,雙眼微睜,充滿了誘惑的力量,她誘人的櫻桃小嘴,嘴角挂著滿足的微笑,廚師們把一個巨大的餐盤擡到桌子上,一股奇異的香氣撲鼻而來,萍萍貪婪地聞著,她知道,餐盤裏盛著的會是怎幺樣的美味佳肴。揭開了蓋子,只見餐盤裏,少女青青高高地撅起屁股趴在餐盤中,皮膚已經被蒸得如瓊脂般晶瑩剔透,仿佛吹彈可破一樣。右手手掌托著同側的乳房,那樣子充滿著誘惑的力量。青青雙腿微張,讓鮮紅肥嫩的肉鮑完全露出來,肉縫還微微張開,不時還往外噴著汩汩熱汽,性感可愛到了極點。修長的大腿、小巧可愛的腳丫精致優雅。灼熱的蒸汽從少女已經被蒸熟的身子裏升騰出來,散發著幽幽的肉香,這香味太美妙了,濃郁中帶著清雅,直入肺腑,難以言表的美味,讓人垂涎欲滴。
望著青青誘人的肉體。萍萍第一個操刀切下少女圓挺的雙峰,不禁贊美出來:“啊,清蒸得真好…乳房切起來就像奶油一樣!”
王依伸手掰下少女的一個手指送進口裏,笑著說:“是啊!肉嫩鮮美,味道香濃,鹹甜適口,大師傅們的手藝真好!”
蘭蘭品嘗著肥嫩的屁股邊贊道:“甜鹹可口,肉酥滑口,肥而不膩!太美味了!”
正當小姐妹們一邊品嘗青青美肉一邊誇贊廚師手藝時,用秀宇的美肉做成的美味也開始上菜了,廚師托著盤子把菜陸續送了進來。餐廳裏頓時又多了一份了誘人的肉香。每上一道菜,大廚都會介紹菜名:清蒸乳房,肚皮扣肉,粉蒸肉,爆炒腰脊,清炖陰道,望著這滿滿一桌用秀宇身上的肉做成的美味佳肴,萍萍的食欲大增。動手就夾了夾了一片扣肉放進嘴裏,酥爛無比,入口即化,回味無窮。有此美味佳肴,其他姐妹再也顧不得禮貌了,風卷殘雲般的一陣狂吃全然沒有淑女的模樣,不一會大家就吃得嘴角流油。總載笑著說道:“姑娘們,慢點吃,別噎著。只要大家有追求有渴望,不但能吃到美女肉,你們自己的美肉也有機會讓別人品嘗。”
又是一個小時過去,美味的盛宴終于結束,小姐妹們懷著極其滿足興奮的心情各自回家。
回到家中的萍萍想到今天的場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強烈的渴望,立即打開電腦登陸了qq,萍萍要在俱樂部以外的qq世界裏尋找屬于自己的主人,她要用自己的生命來體驗那一刻無限的快美,把有限的生命獻給自己最高的渴望,更願在追求自己夢想的同時能把自己一身白嫩的美肉留給愛自己自己又深愛的主人品嘗,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實現自己最大的人生價值。
在qq裏,在不斷的查找和加入中,萍萍加上了一位網名叫追求永恒的好友,在後來的不斷接觸中萍萍發現這位網友就是她內心一直渴望尋找的真正主人。他待人誠懇,不但對肉畜的人格尊重,更對肉畜非常疼愛,而且是位對肉畜的渴望被處理的方式相當負責屠夫。夠了,足夠了,萍萍想,能有這樣的主人幫自己實現夢想,能爲這幺好的主人留下自己的美肉供他品嘗,是我些生的最大幸福!
萍萍決定了,定下做這位主人的肉畜,也定下了去主人那接受處理的時間,處理時間就定在她的生日的那一天,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號是她定格青春,留住永恒美麗的日子。
轉眼到了二零一零年四月底,萍萍從家裏動身前往主人定下的幫她實現夢想的地方,那也是她早已神往的天堂,兩天的路途不算太長,萍萍終于平安的到達目的地和她最愛的主人見面了,萍萍的主人定在今天宰殺一頭肉畜爲她接風。今天要處理的是一頭是河北二十二歲的叫小芸肉畜,脫光體毛後正在房間等待處理,她修長的玉腿從旗袍開叉處抖落出來,在燈光下凝脂賽雪,柔滑若水,兩條粉雕玉琢的小腿露在外面,一雙纖纖玉足上穿著一雙細巧的黑色高跟皮鞋。一頭烏黑秀發零亂地撒落在雪白的床單上,那種清純與柔媚在小芸的嬌軀上達到了極致的平衡。小芸看到萍萍和主人進來,就知道她期待的那一刻終于來到了,她把身上的旗袍脫了下來,裏面穿的是件黑色蕾絲的胸罩,兩顆精致的乳房裹在其中讓人垂涎欲滴。主人用力將胸罩扯下,那對嬌美的乳房蹦了出來。然後開始脫下她的內褲,沒一會兒小芸全身已經被剝的光溜溜,萍萍和主人看著眼前這具絕色誘人無毛的胴體,忍不住說:“太美了!做菜一定美味。”
小芸對窒息非常癡狂,主人也是按照她所渴望被處理的方式送她走的,主人把她領進了絞刑室,對大家說:“她要給大家表演最後的空中舞蹈,然後讓我們把她烹制成美味佳肴給我們的萍萍吃吧!”。這時候,小芸已經將美麗的頭顱伸進了絲巾編成的絞索裏,她輕聲道:“看好了,舞蹈開始!”
小芸踢開了腳下的圓凳。“呃……”隨著半聲嘎然而止的聲音,極有彈性的絲巾緊緊勒住了小芸那迷人的玉頸,將她嬌嫩動人、性感美豔的絕世胴體懸在了空中,打著旋兒。萍萍定定地望著小芸在空中扭動掙紮,剛開始的時候,小芸並沒有作太大的掙紮,雙手還用力的抓著頭上的絲巾,兩只腳上下蹬動,胸口大力的起伏喘氣,臉色微微有些漲紅,過了一會兒,隨著雙手力氣的用盡,她再也不能抓住絲巾,雙手無力的垂了下來。小芸的身子完全懸在了空中,依靠脖子上的絲巾支撐著重量,她的臉蛋漲得通紅,腦袋微微晃動著,很快,小芸秀麗的的臉上出現了潮紅,柔軟的嘴唇微微張開,紅紅的舌頭也吐了一點出來,高聳的胸脯急劇地起伏,小芸開始了生命中最後的舞蹈、性感的痙攣。她結實苗條的腰肢仿佛蘊藏著無限的力量,向各個方向扭動,帶動她的身體做出令人目眩的姿勢。她那兩條雪白豐腴的大腿拼命踢蹬著,仿佛要夠到某個看不見的支撐。萍萍望著被白色絲巾吊在空中的小芸,她清秀的面龐因爲窒息而扭曲,柳眉擰在了一起,曾經清澈的眼睛半閉著,櫻桃紅唇張得很大。隨著時間的流逝,小芸還在努力地扭動著身子,做最後的垂死掙紮,她那美麗的臉上滿是動人的紅暈,那雙如同白藕般嬌嫩的腿,一下又一下地努力踢蹬著。小芸的動作變得緩慢下來,她伸直兩腿,蹬了幾下,然後再次伸直,身體已成強直狀態。蹬踏的幅度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兩腳已是並在了一起,只是身體還有些微微扭動,終于在一個強烈的遍及全身的巨大痙攣之後,她猛地向前一挺,將小腹拱了拱失禁的小便沿著她那美麗的玉腿滴落到地上。
萍萍靜靜地欣賞著她漂亮的豔屍,只見她靜靜地挂在吊環下,全身都很放松,兩條潔白無暇的長腿軟軟地垂著,穿著肉色絲襪的一雙秀美雙腳的腳尖直直的指著大地,美麗的頭顱歪在一邊,一頭烏黑發亮秀發搭在有著完美曲線的胸膛,她的臉頰上微微有點紅暈,美麗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漂亮的眼球向上翻起,性感的丁香粉舌也吐了出來,略微伸出在嘴唇的右側,口水從嘴角流下,帶起長長的亮晶晶的銀絲,嘀哒在雪白的胸脯上。
“你准備把她做成什幺菜?”萍萍問道。
“這樣漂亮的小芸姑娘當然讓她做成菜也性感啊。”主人回答道。他把小芸的屍體解下來,平放到桌上,主人將一把鋒利的小刀伸進小芸的陰道,旋轉一周,手伸進去向外一拽,整個少女的生殖系統幾乎全被主人拽了出來,主人又從小芸這個血洞把手伸進去,手進手出間的小芸兩腿之間已經堆了各種各樣的器官,清理幹淨桌上和小芸身上的血汙,小芸烏黑的頭發披在身後就象睡著了一樣,身體上一點傷痕都沒有,雙乳唯依然挺拔,小腹因爲沒有了裏面的內髒顯得更加苗條。主人將小芸的屍體扛到肩上,對幾個其他人說道:“你們替我陪陪萍萍,我到廚房去給你們做菜。”
一個多小時後,主人把一個大盤子從廚房裏推進餐廳,“哇喔!!”人們叫了起來:小芸跪趴著,頭枕在雙臂上,一對大眼睛裏悠悠地泛濫著清澈的粼波,兩瓣紅唇中透露出亮閃晶瑩的皓齒,嘴裏冒出的熱氣發散著陣陣甜美的香味,粉嫩紅潤的臉上放射著妩媚妖豔的光彩,保持著高潮迭起那種蕩笑,長發盤在腦後,垂著豐碩的雙乳,兩個乳頭如同櫻桃一樣鮮豔可人;蜷著修長豐腴的玉腿,高高撅著白嫩的屁股,肥嫩多汁的陰唇之間散出密汁醇漿,那穿著水晶絲襪的修長玉腿,晶瑩剔透,整個豐滿的肉體散著熱氣和肉香。尤其奇妙的是每碰一下小芸的臀部就會有更爲濃烈的香味從小芸那肥嫩多汁的陰唇之間散出……主人手持一把亮晶晶的銀色餐刀,順著她的肚子劃下去,醬紅色的肌膚分開後一陣熱氣噴出,裏面的板栗、玉米、香菇等調味品傾泄而出,香味飄散,令人食欲大增。主人再從小芸高高的翹著屁股倍顯肉感隆起的陰阜下刀,切下小芸的後庭菊花門和兩片油光陰唇放入萍萍的餐具中,萍萍放入口中細細品嘗,小芸的陰肉實在是味道鮮美,口感絕妙,想著自己美肉被做成美味後一定會比她更鮮更美時頓時臉頰绯紅,下身一陣燥熱,全身無法控制地顫抖了起來,陰部同時流出好多粘稠的白液。
每次豐盛的美肉宴後都是食客暴發性欲的時刻,主人安排其他性奴爲所有參加肉宴的男人提供性服務,主人只留下了萍萍做自己的性伴侶,在這種極致刺激的場面,性交群、群交是再正常不過的活動,所以主人和萍萍也不用避開衆人的眼光,在餐廳中脫光她的衣服,露出萍萍白嫩如脂吹彈可破的肉體,豐滿肥嫩的陰阜高高聳起,圓潤肥白的美臀讓人看了垂涎欲滴,真是肉畜中的極品。
主人拿出一枝大的注射管,扒開萍萍的誘人股溝讓她的菊花蕾顯露出來開始爲她灌腸,然後掏出早已驚人暴長的雞巴,慢慢地從萍萍的肛門頂了進去。萍萍一邊讓主人在她的肛門裏繼續幹著,一邊拉過一個剛剛發泄過的食客,含住他的雞巴,此時他的雞巴才剛射過精,像根面條般地垂在兩腿之間,萍萍一口含住那根陰莖便開始猛力地吸。當主人在她屁眼裏射精時,那位食客的濃精也終于又一次噴湧而出。隨後,萍萍把這兩條陰莖舔得幹幹淨淨。一旁的主人的性奴正和其他的男人們享受著淫亂的盛宴,將身體獻給狂交的世界,浪叫聲彼此呼應配合。這時又過來叁個食客分別將雞巴插入萍萍的口中和後庭的菊花蕾中。萍萍的屁眼確實是極品,又緊又暖,還一收一收的把插入雞巴往裏拽。萍萍的肉體同時插入了叁根雞巴,六只手、叁只舌頭也在萍萍豐滿的胴體上不斷搜索,萍萍的淫水也在極度高潮中源源不絕地大量流泄。不久,叁個男人分別射精,獲得強烈性滿足的萍萍從嘴、陰道、屁眼裏流出了腥濃的精液。幹過其他性奴的食客忍不住又過來了叁個,叁個男人將他們火熱的雞巴分別插進萍萍每一個美妙的肉洞。肆意的、盡情的玩弄著萍萍白晰柔弱的身體,叁雙手摸遍了每一寸的肌膚。嘴裏、陰道、屁眼都有一只雞巴不斷的抽插運動。萍萍扭動著屁股,食客的大雞巴在她的肛門內插的更深了,萍萍那窄小的菊門哪能禁得如此摧殘,一陣痙孿,鮮血由屁眼流出染紅了她那雪白的臀部。另一個食客在萍萍的浪穴裏抽動的也越來越快了,她那無毛紅腫陰唇沾上的大量的淫水發出光澤。大概是性感已經很高,大陰唇也已經充血通紅,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萍萍的臉上已經完全不存在理性,以淫靡的表情催促男人。她的陰門已經被插的花瓣大開,裏面粘粘的蜜汁清晰可見。萍萍那一對圓股股的乳房如大饅頭般豐滿堅挺,引得主人過來將雞巴放進了她那深深的乳溝,萍萍雙手也沒有閑著,兩只手裏分別握住另兩個食客的的陽物揉搓。那六個男人粗硬的大雞巴紛紛在她的嘴裏。陰道。屁眼裏。乳溝和手掌射出乳白色的精液。
這場群交的遊戲從中午一直持續到晚上,所參加的食客基本上都嘗到了萍萍的肉洞的滋味,大家都得到了徹底的性滿足。
在接下來等待處理的日子裏,萍萍除了每天陪主人一起品嘗美味的肉宴就是和主人以及其他食客一起玩肛交群交遊戲,日子過的很充實也很快,轉眼到了五月十二號。
今天是斬首處理萍萍吃肉的日子,萍萍體毛早已脫除,爲了能讓她在極度的高潮中離開這個世界,她一早起來就被主人和其他食客一起輪流把萍萍身體的每個性感肉洞給操了個遍,現在萍萍去洗澡准備接受屠宰,所有參加處理和食用萍萍美肉的食客在主人的指揮下,准備宰殺場地和工具。
淋浴噴頭裏噴出溫熱的水流灑在萍萍美麗的胴體上,她仔細地槎洗著身子,雙手不停的搓揉著自己敏感部位,無毛光滑的身軀也不停的扭動著。萍萍把手指伸進自己的蜜穴和肛門。嘴裏發出陣陣呻吟。臉上顯出非常醉迷的神情。看的出來她是在有意識地享受這離別人世的最後一次的高潮。
洗完澡,萍萍裸露潔白的美體來到斬首處理她的場地,走到主人身邊,對主人輕輕的說出她最後的願望,她希望自己的乳房、陰道、屁股和頭部都能讓主人一個人品嘗,她要用自己身上最珍貴的東西爲自己深愛的主人提供最好的營養,主人答應了萍萍,也做好了最後斬首的一切准備。
在場地正中,是斬首操作場。萍萍沖著主人笑了笑,跪到了斬首木樁的前面,雙腿並攏,屁股坐到腳跟上,身子向前傾,頭枕上了木樁。萍萍靜靜地等著,她的頭側向左邊,右臉貼著木樁,等待那一刻自己渴望已久的幸福降臨,終于能實現自己多年的夙願,把自己的青春定格爲永恒,把自己的美麗留在別人永遠的記憶之中,她甜甜地想。主人順手把萍萍頭發整理好。“能爲主人獻上自己的美肉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希望萍兒的美肉能讓主人滿意,再見啦主人!”萍萍沖主人擠擠眼睛,笑著說。
主人高高地舉起了大刀說:“再見了寶貝!主人的寶貝一路走好!”主人手中的大刀“嗖!”夾帶著風聲以雷霆萬鈞之勢落下。一聲悶響以後,萍萍只覺得脖子上一涼,隨即看到大地撲面飛來,但馬上又變成是天空、大地,弄得她眼花缭亂。最後,終于一切都靜止下來了,她看到了她的身體,那個沒有頭顱的身體!啊,原來自己已經被執行了!她終于明白過來,什幺天空、大地向自己撲來都是假的,是自己的頭飛了出去!她看著那個歪倒在木樁旁的雪白的胴體,心裏感到甜絲絲的,好刺激、好舒服啊,她想,特別是自己肯定征服了在場的所有人,她感到一絲快意,她爲自己的身體感到驕傲!多好啊,正當自己美麗時就結束生命,把美永遠留住,這不是每個女孩都夢寐以求的事情嗎?!
在萍萍頭飛出去的同時,她的身體猛地挺起,晃了幾下,然後向旁邊撲倒,只見她俯臥在地上,雙肩上聳,雙手攥成拳頭,猛烈地下撐;她那潔白修長的腿也伴隨著心髒的搏動,有節奏地蹬踢著。幾分鍾後,血流完了,那個身體好像歎了一口氣一樣,松弛了下來;就這樣,靜止了幾秒鍾,然後又抽動了幾下,翻了個身,只見她蜷曲著身子呈側臥狀,萍萍失禁了,只見她兩腿間流出了少量黃色的尿液和粘稠的大便,雙手輕輕地抽搐著,大腿時不時地蹬幾下……萍萍美麗的頭顱已經被主人挽在手中了。
“嘿,你們看萍萍的頭多漂亮,我們把她的頭在我們每次吃她肉的時候放在餐桌上,讓我們看著萍萍美麗臉龐吃她的嫩肉,然後在用餐完後再拿她的美頭爲我們做口交器那滋味多美妙多刺激?她的頭看著自己的美肉被我們大家享用還能爲我們口交,我想她在天堂裏也會興奮異常的!”主人舉著萍萍的頭對對大家說。在家看著萍萍的頭,果然像他說的,萍萍臉上依然帶著迷人的笑容。這時候萍萍的身子猛地挺起,然後僵住不動,而脖子上的鮮血則象一道紅色的噴泉,噴出四米多遠!叁秒鍾後,萍萍開始抽搐了,只見她跪在那裏,兩條白嫩手臂劇烈地痙攣著,而身子則晃來晃去,就象一個不可思議的富有生命的噴泉,將紅色液體毫不吝惜地灑向前方!就這樣堅持了足足有半分鍾,血已經流幹了,而她的抽搐卻越來越強烈,終于向前撲倒在地上,開始翻騰著掙紮。只見她兩條修長的大腿毫無顧忌地蹬踢著,張開又收攏,全身也隨著一起不停地震動、抽搐。兩分鍾後,萍萍渾身是血,肥白的屁股和大腿上沾有少量失禁的尿液和大便,斜斜地俯臥在地上,兩腿叉得開開的,雙手軟軟地搭在兩瓣半球形的屁股上,那細長的手指由握拳狀態慢慢伸直……萍萍走了,由一位美麗的姑娘變成了真正的肉。
主人把萍萍的白肉擡進廚房的料理台上拿來水管,打開水龍頭,認真地清洗掉料理台上萍萍無頭屍身上的血汙和因失禁流出的大小便。再把清洗得幹幹淨淨的萍萍人頭放在料理台旁,烏黑亮麗的長發灑在料理台上,與雪白的身體一起,顯得格外的黑白分明,更襯得肌膚勝雪,她靜靜地躺在料理台上,安詳的等待著自己的主人將自己這具美妙絕倫的身體肢解掉。
主人拿起放在料理台上的一把屠刀,向萍萍身體切割下去,鋒利的刀鋒從萍萍的咽喉下切入,然後順著身體的中線向下切割。花季少女的肌膚被利刃輕松的劃開,並迅速沿著切口向兩邊翻開,露出淡黃色的脂肪和鮮紅色的肌肉。當切口劃到腹部的時候,少女那一對聳立在胸前的乳房失去了支撐的能力開始滾向兩邊的腋窩。屠刀繼續向下,繞過肚臍,一直剖到了萍萍的陰道。衆食客不得不佩服主人的手藝,一把沉重厚實的屠刀在他的手裏舉重若輕,被使得像一把靈巧的鉛筆刀。
萍萍的肉體被剖開了。那些漂亮的髒器呈現在大家的面前,滑膩的腸子甚至溢出了腹壁,而且還在蠕動著。主人依次取出了萍萍的腸子、子宮、卵巢、膀胱、腎髒、胃、肝髒和心髒,她把這些東西交給助手清洗,自己接著把萍萍分解成脖頸、胸部、腹部、手、腳、上臂、下臂、屁股、大腿、小腿等若幹個部分。
主人留下了萍萍的美頭和從腰際以下大腿根部往上的一截完整的屁股,做爲以後幾天在品嘗萍萍美肉時口交和肛交的工具。其他粉嫩細白的肉塊都被送入廚房或放入冰箱,當天,萍萍的乳房被主人整體割下保持完整的型狀蒸熟後一個人食用,蒸熟後的乳房晶瑩剔透肥而不膩,黃色的脂肪白色的乳腺入口即化滿屋生香,晚上,主人又把萍萍的陰道整體和冬蟲夏草一起清炖,慢慢品嘗細細回味這份萍萍爲自己留下的珍貴補品。
萍萍的其余的肉塊被做成不同的菜肴諸如紅燒肉、紅燒美女鳳爪,清蒸肉、回鍋肉、肚皮扣肉,炖肉、炒肉絲、炒肉片、肉丸子、溜肥腸、清炖腳掌、女人骨頭湯等等。全都是極品美味的佳肴,主人和其他食客們個個都狼吞虎咽貪婪地吃著這些美味的女人肉菜品。
每一次的肉宴,主人都不會忘記把萍萍美麗的人頭放到餐桌上,讓她自己看著大家分享她美肉做成的美味,每一次的肉宴結束後,主人和食客們都會輪番抱著萍萍的美頭或屁股插入她的口腔、肛門盡情的發泄各自的欲望。
幾天過去,萍萍白嫩的美肉被主人和從多食客分食而空,現在只剩下做爲口交器和肛交工具的萍萍的美頭和肥白的屁股了,主人解散了本次參加活動的所有食客,安排助手找來一個大型微波爐,主人要把自己最珍愛寶貝的美頭和肥白美嫩的屁股做成美味獨自品嘗。當天,主人把萍萍的屁股洗盡,放入早已調制好佐料的水中泡制,然後用開水把萍萍的頭部的毛發全部去盡,放入鍋中鹵成美人頭肉,主人在剔除鹵熟的美人頭肉骨頭時,頓覺鹵好的美人頭肉飄出一縷奇香,主人禁不住拿起餐刀切下萍萍的鼻子和嘴唇送入口中細細品嘗,那種鮮美,那樣的濃香讓主人口中生浸,回味悠長。主人飽餐後,開始烹饪萍萍的美臀,他從泡制屁股的水中拿出她的美臀,放入一個大托盤中推進微波爐中烤制,沒一會就覺得滿屋生香。晚餐的時間到了,主人從微波爐中拉出盛有用萍萍美臀做成的美味端上餐桌,用餐刀首先切下被衆人發泄過性欲的誘人肛門放入嘴中,只覺滿口生香美味異常。用了兩天時間主人終于吃光了萍萍的美人頭肉的肥嫩的屁股。主人把她被熬過湯的骨頭歸集在一起,用新賣來的漂亮衣服把骨頭包裹起來,帶上幹糧獨自外出尋找一個環境優美人煙稀少的地方面朝萍萍的家鄉,把她深深的埋下,萍萍的的主人在埋葬她的地方,一個人靜靜的靜靜的守候著自己的寶貝一天、兩天、叁天……主人每天都守著萍萍會陪她說說悄悄話“寶貝,不管你現在在天堂還是在地獄,主人都會很快去找你,主人舍不得讓你一個人在那邊孤單,主人知道你需要人永遠的陪伴著寶貝,永遠有人疼你愛你!萍萍等我,寶貝等我,主人很快就會去那邊找你!”
讓我們永遠記住萍萍,讓我們永遠記住這位永留青春,爲我們獻出美肉的可愛的姑娘!

更多精彩內容盡在淫香淫色.eee67.

伊人色综合久久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