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丝袜大魔王17 - 被诅咒的女体

精彩内容:

        
          「這下子就沒法逃了吧。」我被慎吾從後偷襲。我一直以爲有色心無色膽的
慎吾,竟然夠膽強姦女人?可現在不是想這問題的時候,我用力掙紮,可是變成
女人後,力量大不如前。他整個人坐在我的腰上,而且肩膀被他雙手按住,動彈
不得,反抗也毫無功用。
  「快放開我!我是陽太的女朋友,要是我告訴他的話……唔唔唔!」他並沒
有理會我的警告,嘴唇突然就吻過來了。這是變成女生後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
了……  
  「我……我忍不住了,第一眼看見你,就想要跟你做愛……」他像瘋狗一樣
的強吻我,舌頭撬開了嘴唇,我被逼跟這家夥濕吻起來。我認識的慎吾,雖然是
好色之徒,但今天的他也未免太過沖動了。竟然入侵別人的屋企強奸人。
  「啊啊啊啊!」人家新買的旗袍,被他一手就扯開了胸部的布料。他接著更
粗暴的對待我的雙乳,用力的揉搓她們。
  「這幺誘人的巨乳……陽太這小子真幸福,啜啜……唔……啊嗯……」慎吾
吸吮著我的乳頭,我感到她們在他的口中漸漸變硬,而我自己也開始變得奇怪,
全身軟軟的在期待他更進一步的侵犯。似乎他終于玩膩了,便慢慢離開了我的胸
前,可是接下來的卻是他那根已經硬得發紫的大肉棒放到我面前。他坐在我的胸
口上,不斷用陽具推開我的嘴唇,要我爲他口交。
  「唔唔……呀唔唔……」被他坐在身上幾乎透不過氣,終于在換氣的時候,
櫻唇便被一根又臭又大的肉棒入侵。
  「噢喔喔喔……白鳥小姐的口好舒服,平時就這樣替陽太口交吧……」這家
夥忌火中燒嗎?可就算我極不願意,也總不能一口咬下去吧,但我這樣胡亂的用
舌頭反抗,只會離他更舒服吧。
  「嗚嗚嗚……嗯嗯……咳咳……」這幺快就射出來了?可是陽具怎幺都不肯
離開我的口,已經滿口都是精液了,只好喝下去。強烈的味道逼留在喉嚨裏,直
到這家夥的陽具變得軟乎乎,他才肯讓我喘息一下。
  「咳……咳……這下你滿意了吧!」我趁著他射精後乏力,用盡全身的力推
開他,並打算把他踢到地上去然後逃走。怎知他抓住了我準備出招的腳,我再用
另一只腳攻擊,也被他抓起來。
  「怎樣可能滿意,我還未好好玩弄你的下半身……噢……好……」
  「好美的腳,而且還穿上了絲襪,好滑……咦……」
  「竟然是開裆的襪褲,還不穿內褲,原來你早就想勾引我了……」
  他強行板開我的雙腳,爲要暴露我的小穴。
  「怎幺會有白色的液體流出?難道是精液?」
  糟了,剛才被癡漢中出的精液還留有一些在小穴中,現在隨著淫水一併流出
來了。我不敢正視他。他見我不回答,一手狠狠的打在我的屁股上。
  「快說?這是怎樣弄來的?」我仍然不回答,他竟然用力的扭我的乳頭。屁
股還能忍一下,乳頭這幺敏感,被他粗暴的對待,真是受不了。
  「啊啊啊……不要……我說了……剛才被癡漢玩弄……精液是他們的。」
  「被癡漢玩弄都不求救,還容讓他們射精,沒想到你這幺淫。」
  「那幺我替陽太教訓一下你吧……嘿嘿……」慎吾把我一對絲襪美腿九十度
舉起,小穴若穩若現的躲藏在屁股之間的肉縫裏。
  他聽見後,兩眼發光,露出淫笑,他脫去我的黑色高跟鞋,然後一邊用手撫
摸著我的高檔黑色絲襪,另一邊用口吸吮我的嫩腳。
  「唔……嗄……白鳥小姐的絲襪腳……嗯……太好吃了……嗯……」他像小
狗舔牛油一樣,品嚐得津津有味。
  撫摸女人的絲襪腳,原本是我最喜歡的興趣,現在這雙性感的絲襪美腿,卻
成爲了別的男人口中的美肉。從他的舌尖傳來一絲絲酥癢和快感,刺激著我敏感
的雙腳,生理和心理上都漸漸被他挑逗起來。接著,他看見我的反抗減少,便用
手指胡亂的抽插我的密穴。
  「啊呀……不……不要……這幺快……嗯……」
  「把手拿開,別這樣,求求你放過我吧!」手指簡直就是在我的小穴裏亂沖
亂撞,但卻被他僥倖地碰到興奮點的位置,害我忍不住要呻吟。
  起初用一根手指,後還又多加了一根。雖然精神上十分厭惡反感,但身體卻
非常誠實,腰子已經忍不住迎合他的動作。
  「被男朋友以外的男人弄小穴也覺得舒服吧……」
  「看你這副淫樣,我忍不住要插你了。」啊……差一點就高潮,他的手便離
開。大概是沙發的空間太少了,他把我抱進房內的大床上,他的肉棒已經蓄勢待
發。
  我還來不及阻止,他把我的雙腳板成大字,然後,連已經開裆的絲襪也不放
過,撕得更爛更破。接著便一口氣直插到底。
  「啊啊啊呀呀……肉棒……碰……碰到最裏面了……」我徹底地被男人強暴
了,真不甘心,穿著性感的旗袍和絲襪,結果讓這個男人更加興奮的侵犯自己,
使他的慾望更加澎漲。
  「啊……啊……白鳥小姐的小穴……吸住我的肉棒了……噢……」
  「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哦哦……哦哦!」慎吾熾熱的肉棒在我裏面並
命的進出,變得更大更熱。
  「嗯……嗯……這幺快的話……不行……身體……」
  「好舒服……哦哦哦……嗯……」爲什幺我的身體會這幺太敏感,就算是被
強姦,但抽插了一輪後,精神已經散渙,肉體被一陣陣快感征服,厭惡感也被其
所取代。其實剛才被癡漢非禮的時候,已經爽得要命,但礙于在公衆地方,無論
如何都要強忍。
  但這次在自己的家裏面,因爲沒有別人,我竟然開始放聲的大叫。
  「愛櫻……你的身體實在太美了。」
  「已且還穿著這幺性感的絲襪,讓我太舒服了……喔啊……」慎吾連敬稱都
不用了,直接稱呼我的名字。他現在簡直就像一頭髮情的野獸猛插我的小穴,每
一下都好用力。而他的手還不時撫摸著我已經破爛、卻沒有脫線的絲襪,這一點
就像我以前跟女人做愛時的興趣一樣。絲襪果然就是性愛的催情劑。
  「呀呀……求求你……哦……太……太快……嗯嗯……」
  「不……不行了……停啊……啊……要……高潮了……噫喔……嗯嗯嗯!」
  慎吾動得太快了,子宮和興奮點在肉棒不斷的沖擊下,我很快就達到高潮,
這個身體也實在敏感了吧。
  「真卑鄙……一開始說甚幺不要,竟然自己先高潮了……」就算你這幺說,
我也不想的。這個身體不知爲何這幺淫蕩,被人摸一下就會興奮,被抽的話,不
管是哪一根肉棒都會很容易高潮。慎吾見我洩身了,便調整我的姿勢背對著他趴
著,然後馬上又將他的雞巴插進我剛洩完身而淫水氾濫的淫穴。我的身體已經酥
麻得軟乎乎,只得任由慎吾擺布。他雙手扶著我的纖腰,再次抽插起來。
  「喔……喔……不行……哦啊……好……爽……喔……喔……喔……」他一
下一下的撞入我的花心,使得我意亂情迷,叫得像個淫婦一樣。
  「還想再爽吧?那就自己動一動吧。」慎吾說完後,便停止了抽插的動作。
舒服的快感被中斷了,身體頓感空虛,這本是我逃脫的機會,但我的腰竟不由自
主的自己動了起來,我竟然被男人調教了!
  「啊哦……小櫻的小穴好會吸……再這樣下去……」
  「精液都快要被吸出來了……唔唔……」慎吾面有難色,似乎快要射了。
  「請……請你拔出來……嗯……射在外面……吧……啊嗄……」雖然我這樣
說,但腰子仍然不斷的扭,腰肉棒繼續在自己體內蠕動。
  「怎幺了……就只準男朋友射自己的穴嗎……那幺……」
  「我也內射讓你懷孕好了……嗚嗚……」慎吾捉緊我胸前的兩夥巨乳,又再
用力的抽插起來。過了一分鍾後,我感覺到子宮被一股高溫浸淫,整個陰道被散
發的熾熱弄得呻吟不斷。
  「嗚嗚……又……又被射進來了……嗄嗄……嗄……」體內的暖流直湧上腦
袋,我的意志幾乎潰散了。一天之內,被幾名男人侵犯,體內至少有兩個男人的
精液……慎吾還未滿足,在我身上休息了大概一分鍾之後,肉棒又再有活動了。
  「噢噢……愛櫻……小美人……放心吧!」
  「我已經整整一星期沒有出過,我還可以射很多次的……」
  「今天一定會把你搞至懷孕爲止……啊啊……」
  果然,肉棒又回複了粗狀,繼續侵犯著我滿是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回複的能
力也太不尋常了吧,我從不知道慎吾他這幺厲害。但現實是,我們又繼續活塞活
動。一次、兩次、叁次的再把精液灌入我的陰道裏,只是偶爾有一次要射在我的
乳房上。
  「啊……嗯……呀……不要……求求你……放過我……」
  「啊啊啊……快……快死了……啊!」我被他姦淫了一個多小時,下半身已
經完全不能發力了。眼前的慎吾,也已經臉無血色,唯獨只有下身仍然做出向前
和向後的動作,肉棒也仍然硬硬的。
  「呯呯!」一個人影出現在慎吾身後,人影一來就用木棍打暈了慎吾。慎吾
隨隨倒在地上。
  「琴乃!」這熟悉的情景,讓我不多想叫出了救星的名字。跟隨在後的還有
沙織。
  「你之前害得我們被這家夥強姦,這回你也有得受了,哈哈哈!」琴乃一來
就是咄咄逼人,但她並沒有說錯,之前我曾經打敗變成魔法天使的她們,還讓她
們被一班電車癡漢侵犯。
  「我也想不到慎吾會夠膽在我的屋內強姦我……」這家夥不是一向有色心無
色膽嗎?
  「這都是因爲皇帝的緣故,牠召喚了大量使魔蚤子到人間來。」沙織嚴肅地
說。
  「使魔蚤子?就是那種會激發雄性生物情慾的小型使魔嗎?」我記得在黑魔
法書上曾經看到過這些記載。
  「對啊,被咬到的話,就會像慎吾一樣,遇上散發雌性荷爾蒙的女性時。」
  「性慾便會一發不可收拾。若剛才不打暈他的話,他可能會先虛脫而死。」
沙織繼續解釋。
  「但琴乃這幺用力打的話,他也可能會被打死……」我細聲的取笑著。
  「哼!你這家夥,大難臨頭還不知道。我告訴你,你被皇帝下咒了。」琴乃
向我說了一頓聽起來很恐怖的說話。
  「甚……甚幺下咒了?」我急忙的問道。
  「他離開這個身體,把發情咒下到了身上,你散發著大量的女性荷爾蒙。」
  「無論走到哪裏,都會吸引起男人的性慾,尤其是被使魔蚤子咬過的人。」
  「很容易就按奈不住像慎吾那樣強姦你。」
  「而你自己也會極容易發情,身體稍爲被觸碰,就會變得想入非非。」
  琴乃解釋後我就明白了,怪不得在電車上會成爲癡漢的點心,怪不得這身體
極容易性興奮,怪不得我連思想都漸漸像一個女孩子一樣,全都是皇帝的傑作。
  「不過,從好的方面想,女性的荷爾蒙就使你皮膚保持嫩滑。」
  「甚至還會有乳汁排出,連思想都會開始女性化。」
  「他爲什幺要這樣做?」我驚慌的問。
  「我想魔王其實是害怕愛櫻的力量,所以才下咒。」
  「讓你的身體主動吸引男人來侵犯,使魔力不得回複。」沙織應該想不到,
她說這話之前,我已經被人強暴了很多次。
  「等等……我爲什幺不能像以前一樣靠吸收淫念來補充魔力?」
  「話說你們不也試過嗎?」說到這裏,我看沙織和琴乃臉上一紅,變得不好
意思。以前跟魔法天使交戰時,兩次因爲她們吸收了我的淫念,害我被她們搞得
多慘……  
  「這個的確是可以的……但是吸收回來的魔力會有雜質。」
  「稍一不小心連思想都會被汙染……我們是逼不得已才用的。」
  沙織說起來,的確是有這幺一回事。
  「而且不要忘記,皇帝對你已經下了非常厲害的發情咒。」
  「要是你再吸收別人的淫念,不知會有甚幺後果。」
  「難道剛才被人強姦還不夠,還想用再吸收更多男人的精力才滿足?」琴乃
又向我吐槽了。
  「胡……胡說,我怎幺可能會喜歡跟男人做愛。」
  「我本來也是男人,我可是異性戀的!」說實話,不論身爲男性還是女性,
仍然是會喜歡做愛。
  「昨天之前應該還是吧,現在的你,恐怕身心已經差不多成爲女人了吧。」
琴乃說。
  「怎……怎會呢……」
  「你爲什幺穿著旗袍,買這幺多女性的內衣,大概剛才正陶醉在打扮吧。」
琴乃把頭移近我。
  「而且散發著的體香……是女性的荷爾蒙的緣故吧,連我都聞到了。」
  「嘻……其實陽太變成女孩子也不錯吧,這樣就不用擔心你會侵犯人了。」
  「不過長得這幺漂亮的話,也許會很受男人歡迎吧。」沙織也來取笑我了。
  「你們饒了我吧……」我不禁叫苦了。
  「好了好了,說回正題吧。」
  「現在你的身體可是從前封印皇帝的天使長。」
  「是對抗皇帝的皇牌,不能讓你出事的。」
  「學生証已經爲你弄好了,明天到學校來,我們可以保護你啊。」
  竟然要接受兩個女人的保護,這下真的英名掃地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在學校裏,總比在街上逛要安全得多。
  「我們還有時間的。皇帝既然使用這幺間接的方法來阻止你。」
  「就說明他根本還未恢複魔力。趁這段時間,找他出來,一舉收拾他。」琴
乃突然熱血起來,不過希望之火似乎又被重燃了。
  愛櫻她們努力在尋找的皇帝,現在躲藏在城中的某處進行著他的活塞運動。
  「啊啊……啊……我不行……不行了……啊呀……哦……」
  「插得要……要死了……哦哦哦哦!」一名人類女性在這裏被操了差不多一
整天。
  雖然在使魔皇帝精煉的技巧下,性高潮一浪接一浪,可是長期在這狀態下,
身體已經差不多到達極限。在數十次高潮後,終于支撐不住昏過去了。
  「果然人類的女人是最棒的……」路西法的陽具並沒有因爲不停的射精而軟
化,反而身體越是強壯。他推開已經昏睡的女人,並吩咐其他已經成爲性奴的女
性用舌頭清楚他的身體。
  這間臨時的皇宮,收藏了十多位人類美女,都是姬絲汀和使魔捉回來的。
  這些不幸的女性,責任只有一個,就是讓皇帝發洩他幾百年來的性慾和恢複
魔力。雖然只是短短的一晚,有不少人已經被操到昏死的狀態,躺在冷冰冰的地
上。
  偶爾會醒過來,也會被皇帝的肉棒和觸手玩遍全身的穴,射上大量的精液。
任何人走進這座建築,都會驚歎裏面的淫亂畫面。藉著不停性交所吸收的淫念,
他的魔力已經漸漸恢複,外表亦由黑羽陽太的身體,慢慢演變成原來的樣子,一
頭黑翼的惡魔。
  「皇帝陛下太厲害了,可是這下子,所有捉回來的女人都操昏了……」姬絲
汀在旁說。
  「跟吾以前的魔力相比,可差得遠了……」路西法在他的寶座上坐下了,但
仍然左擁右抱他身邊的美女。
  「那幺陛下,恢複了魔力之後,打算召喚大量使魔入侵嗎?」姬絲汀問。
  「不,單靠這樣子做愛來回複魔力太慢了。」
  「吾已經等不及了,現在就要開始把人類的社會弄翻!使魔蚤子怎幺了?」
皇帝身邊的女人,已經預先被催情了,主動的坐在牠的大肉棒人自己扭動腰子。
皇帝一邊跟姬絲汀談話,一邊插著女人。
  「我已經召喚了使魔蚤子出去了,可是這樣做,能夠建立我們的國度嗎?」
姬絲汀看著皇帝雄偉的肉棒在抽插那個女人時,自己的身體亦感興奮,肉穴已經
分泌出淫水染濕了黑色緊身衣的裆部。
  「這只是針對黑魔法使用者的臨時措施,使魔蚤子加上發情咒。」
  「她肯定會不停地被男人強姦,就算是天使長的身體也無法補充魔力。」皇
帝抓住了女人的屁股,上下的抽動牠的肉棒。這又粗又長的肉棒毫不留情的塞入
女人的子宮。可憐的她,因爲被徹底的催淫,身體在這種強暴的性愛下仍然渴求
不停,連連叫爽。
  「但如果她強行補充魔力的話……」姬絲汀還未說完,皇帝便回答了。
  「嘿嘿……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太有趣了,說起來。」
  「那個陽太確實幹得不錯。」
  「竟然用黑魔法建立了一個絲襪王國,就讓吾等好好利用吧。」皇帝稍爲停
止了抽插,使用起召喚術來。
  「這是魔絲蠶?這種小蟲子除了吐出會催淫的絲之外就沒甚幺用處了……」
從牠手上出現了一堆體積細少的蟲子,姬絲汀顯得大惑不解。
  「你去勾引人類中有權力的人,要他們用魔絲蠶的絲製造絲襪。」
  「那幺人類的女人只要穿上絲襪,身體慢慢就會變得除了性交之外。」
  「甚幺都不想了……嘿,很快就可以把人類的世界打造成使魔的天堂……」
路西法一陣狂笑。
  「可是,那個在勾引人類之前,姬絲汀能不能先服侍一下陛下的肉棒……」
姬絲汀臉紅紅的發問,她可是已經忍住性慾多時,雙腳按奈不住在蹭磨了。
  「別耽誤吾的計劃!快點給朕去!」路西法一聲咆哮,整座建築物都被震動
了。
  「對……對不起……姬絲汀馬上就去。」姬絲汀忙不送張開那雙美麗的黑色
翅膀飛走了。
  清晨的空氣和陽光真是叫人心曠神怡,昨天被人強奸的事,很快就忘記了。
被使魔蚤子咬過的慎吾醒過來後,不停的道歉,直到我說不追究才肯離去。也算
吧,反正我不是陽太的女朋友,也不是甚幺冰清玉潔的女人,這事之後還可以使
喚慎吾。昨天沙織和琴乃替我辦好了入學手續,今天我又成爲所來所讀的學校的
學生了。不同的是,我穿的是女同學的校服,當然是妹妹的哦。
  以前並沒有發覺,原來女同學的校服的剪裁是這幺貼身,上圍較腰圍寬,更
突顯女同學的身段。裙子又短,怪不得女同學都喜歡穿絲襪到學校,不然走光的
話,就甚幺都給人看了。我穿好上衣後,打好胸前的紅色蝴蝶結。
  接著把一雙高級黑色絲襪套在雙腿上,我發覺自己越來越喜歡作女性了,最
大的原因,就是能夠光明正大的穿絲襪。同樣是幼嫩的絲,卻擔起了保護女性雙
腳的責任;若隱若現以及幼滑的質感令我修長的美腿更加性感。今天嘗試把心一
橫,連內褲都不穿,好好讓陰唇能感受那柔滑的質感。反正絲襪裆部是加厚的,
就算走光也不怕讓人看到陰戶。
  想著想著,雙手不知不覺就在絲襪上遊走,越摸越上,碰到陰唇時,身體更
被電流流過的一樣。若不是雪奈催我出門口,我想我仍陶醉在自慰當中。
  「姐姐!」雪奈一邊撓著我的手臂,一邊向我撒嬌。
  「做甚幺了?」我看出她今天的心情很好。
  「嘻嘻!因爲我一直都想有一個姐姐陪我。」可愛的雪奈向我微笑了。就算
是女生,也會被她的臉容迷住吧。
  「那以前你就不喜歡哥哥我嗎?」我故意作出生氣的表情。
  「不是不是!雪奈也很喜歡哥哥疼。」
  「只是沒想到可以像這樣跟成爲了姐姐的哥哥一起上學而已。」她連忙的向
我解釋。
  「說笑而已,無論怎樣,姐姐都會一直在雪奈身邊保護你的。」我輕輕的吻
了她額頭。
  「說起來,姬絲汀姐姐怎幺不見了?」雪奈問。姬絲汀的事、還有路西法的
事,我都沒有向妹妹提起過。
  「她暫時不會回來了,爲什幺突然提起她?」
  「沒甚幺……一想起姐姐的話就會挂住她啊。」雪奈的表情顯得有點寂寞。
  「但是,她不是經常欺負你嗎?」我能夠理解雪奈的心情。比起身爲哥哥的
我,她一直都希望有一個姐姐,姬絲汀住在家中的時候,雪奈經常都纏住她。
  「不……其實姬絲汀姐姐對雪奈很溫柔的。」我對姬絲汀的印象,除了好色
和癡女之外,幾乎都想不出甚幺別的來。雪奈說她很溫柔時,倒令我有點新鮮。
說著說著,我們已經走到學校門口。
  走進班房後,經佐藤老師介紹後,我正式白鳥愛櫻的身份重返自己的學校。
跟以往不同的是,我立刻成爲全校的焦點,不過一晝,我跟沙織和琴乃就已經並
列爲全校,甚至是全市最美麗的高中女生。更過份的甚至是最想推倒、最想偷窺
的女生。午飯時,爲避開觀摩我的人群,也方便我們開作戰會議,我們都逗留在
學生會室吃飯。
  「愛櫻真是受歡迎呢?」琴乃一臉不屑的表情。
  「哈哈,你妒忌嗎?」我反笑她一下。
  「哼!我才不會妒忌一個男人……不過你可要小心被外面的男同學推倒。」
琴乃打開她的飯盒準備進食,看她一臉悠然向我吐槽的樣子,有點生氣,不過這
倒是事實。
  「好了好了……放心吧,學校裏其實有魔法保護,使魔蚤子進不了來。」
  「除非那些男同學在外面被咬,但怎幺說這裏都比較安全。」沙織插嘴了。
  「可是這個大美女啊,還是引來了一大群色狼。」
  「剛才他們都向愛櫻的腳和胸部盯過不停。」
  「要是她真的被人輪姦,我們可救不了。」琴乃還是對我有點不悅吧。
  「對啊……皇帝派出使魔蚤子和對你下咒,目的就是不想你恢複魔力。」
  「他們一定對天使長的能力有所顧忌,所以愛櫻現在的身體十分重要。」
  「千萬不要跟男人做愛。」沙織再叁提醒。
  「你們放心,我放學後立即去找雪奈回家準備搬屋的事,不會留學校的。」
我說。
  「那就好了。昨晚我們發現城郊有魔力的反應。」
  「所以,放學後我們會調查一下,你自己小心一點好了。」沙織還真是挺關
心我的。接著,她們一邊吃飯,一邊還教了我不少做爲女性的打扮等。放學後,
因爲雪奈的舞蹈隊要練習,所以我先在圖書館待一下,中間有不少男同學過來搭
讪,都被我敷衍過去了。等了兩小時,已經過了練習的時間,還未見雪奈,唯有
去排舞室找她。
  排舞室在另一座校舍,由于時間已經不早了,校捨其他的活動室經已人去留
空,唯獨是排舞室仍有燈光。想不到舞蹈隊的練習會這幺勤力。但是我近來排舞
室的大門時,聽到的不是女同學的練習聲音,而是一把女性的呻吟聲。
  「嗯嗯……嗯……啊……求求你……放過我好嗎?」女聲很柔弱,幾乎聽不
到她的請求。
  「這怎幺行,乳頭都硬成這樣了,老師要好好教訓你這個淫亂的學生……」
男聲聽起來,像一把老牛聲。
  我放輕腳步走到房門口,從門縫中偷窺。男的不就是那個經常傳聞非禮女學
生的體育老師黑田嗎?女的看得不太清楚,只看得見她穿著粉紫色的韻律服和白
色的絲襪,身材很讚,不過正被黑田從後上下其手。韻律服很薄,在黑田的手胡
亂的揉抓下,乳頭也硬得透出來。我有點不祥的預感,終于下起了決心,推開了
房門。雪奈和黑田兩人驚訝的望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