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三国绿第1章 貂蝉

精彩内容:

第1章 貂蟬上


  侍女端著一盆花瓣走進屋內,進門便是一股沁香。

  屋內彌漫著氤氲的水汽,原來是有個浴池,裏面有個女子,體態婀娜有天仙
之貌,一對玉乳翹然而立,晶瑩的水滴從上劃下,真是風光無限。女子正是號稱
叁國第一美人的貂蟬。

  「小姐,花瓣給您拿來了,要灑下去嗎?」「撒下吧。」「是。」將花瓣撒
下後侍女便離開了房間。侍女不知道的是,在她離開後不久,房內就響起了淫靡
的啪啪聲。

  「你可真是討厭,洗澡的時候也不放過人家!啊!哈啊!」貂蟬雙手支撐在
桶邊,迎合著身後的肏幹。

  「這也沒辦法啊,誰讓你老公那麽可怕,可不敢在其他時候來見你。我可怕
被他一戟刺殺了。不愧是貂蟬,真緊,太爽了!」身後是一個面相猥瑣的男子,
其是呂布的部將,名爲張攬,並不出名。

  「啊,哈啊」身後的男人並不熟識,但是方才侍女離去後其便摸進了浴室,
欲行膽大包天之事,但自己卻鬼使神差的沒有拒絕也沒有同意,就是呆呆的看著
男人脫下褲子躍進水池,然後把肉棒插進了自己的小穴裏。

  沒多一會貂蟬便被幹得雙腿發軟,只好雙臂扶在池邊,用力支撐著自己不落
入水中。

  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道聲音「蟬兒你在裏面嗎?」,隨後便是腳步聲。「不
好,奉先來了!完了!怎麽辦!」貂蟬嚇得一激靈,身後的男人也是一樣,這可
是呂布,號稱武神的男人,自己這小身板肯定不夠打的。

  情急之下深吸一口氣,然後一個猛子便紮入了水中,借著水面鋪滿的花瓣隱
藏了自己。。

  呂布推開門簾走入,只見貂蟬面泛紅暈,正風情無限的看著自己,一雙玉臂
搭在池邊,一對美乳半露在水外,這場景,激的呂布下體一硬。

  「怎麽了夫君?妾身正在洗浴呢。」貂蟬開口說道。

  此時張攬在水下,透過清澈的水,這才好好的觀察了一下貂蟬的下體,蜜穴
含苞,潔白又光滑,如同未經人事的少女一般嬌羞,但是想起就在剛才自己的雞
巴還插在裏面,張攬不由得一硬,不自覺的便伸出了手,在貂蟬的花苞附近摩挲。
突如其來的鹹豬手,嚇得貂蟬微微顫抖了一下,但畢竟大半身體在水裏,所以並
不明顯。

  「我就是來看看你,這水溫可好? 」呂布並沒有發現貂蟬的異樣。

  「好著呢,夫君可要共浴?」貂蟬雖然這麽說,但也緊張的很,生怕被看出
來什麽。畢竟面前的人不僅是自己的丈夫,還是武神。而下體還有個人在作怪,
說起來自己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人的名字,但是這人卻在玩弄自己的小穴。

  「就不了,一會還要進行宴席,你洗完早些過來作陪。」呂布伸手摸了摸貂
蟬的臉,又親了一下她的手,轉身準備離開。這時張攬將手指往貂蟬的小穴裏面
一戳,這一下激的貂蟬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呂布狐疑的轉過身來,問道:「蟬兒
你怎麽了?」

  「沒事沒事,就是想問一下一會可要我穿上舞裝?」貂蟬咬住牙關深吸了一
口氣,然後假裝平淡的說「穿上吧,就穿我先前爲你定做的那件,我最喜歡那件。」
說完呂布便離開了。

  這邊貂蟬咬著牙目送夫君離開後,輕輕踢了一下後面還在專心的用手指測量
著自己小穴形狀的男人。得到信號後張攬抽出了手指從水裏探出了頭來。大力的
洗了幾口氣,然後淫笑著看著自己面前的美人,此時貂蟬一言不發,只是雙手在
互相搓捏,然後仿佛是下定了決心一般,微微的往後靠了一下,隨後貂蟬只感覺
到有一個火熱的物體正緊貼著自己的大腿。

  感受到身前人的動靜,張攬伸出雙手就從身後一把捏住貂蟬的雙乳,用力的
揉捏了起來,下面也沒有歇氣,找準了入口一挺而入,一下子直沖子宮,這一下
強烈的刺激弄得貂蟬差點叫出聲,現在呂布可還沒走遠,要是聲音太大就完蛋了。

  哀怨的看了一眼身後的人,輕輕叼起了一片花瓣咬在口中,生怕叫出聲來。

  一波又一波的沖刺後,貂蟬率先達到了高潮,雙腿一軟,雙手也從池邊滑落
到了水中,張攬眼疾手快,把手從貂蟬的雙乳上移到了腰上,靠著水的浮力把貂
蟬舉了起來,好像這叁國第一美人是一個飛機杯一樣,用力的繼續肏幹,過了一
會兒,他也頂不住了,貂蟬只覺得小穴裏一熱,原來張攬將一股陽精全部射進了
貂蟬的子宮裏。

  應該不會懷上吧,現在不是危險日,貂蟬暗暗想著。

  張攬爬出了水池,從一邊自己的衣物內翻了起來,貂蟬好奇的看著她,也離
開了水池準備穿衣服,雖然此刻下體還有一點精液再往外流,但是她卻並不討厭
這種感覺。

  「貂蟬夫人,原本以爲需要戲弄你一番才能一親芳澤的,沒想到這麽簡單就
幹到了你,這些東西是用不上了,但是又不想浪費,要不你就戴著他們去參加宴
席吧?」貂蟬朝張攬手上看去,是一個木制的陰莖和一串珠子。「這東西是什麽?」
雖然這麽問,但是看造型也大概能猜出來,貂蟬不由得紅了臉。

  張攬淫笑著也沒有說話。走了過來,用手指把流出來的一部分精液塞了回去,
然後把木制陰莖插了進去,被粗長的義務插入,貂蟬驚叫了一聲,但是這種滿足
感不僅不討厭,還很舒服。然後張攬又把那一串珠子一顆一顆的塞入了貂蟬未經
開發的後穴。

  貂蟬是第一次被插進這兩個東西,別扭的走到一邊穿上了衣物,內裏穿的是
方便作戰的緊身衣服,也防止了木制陰莖和肛珠掉出來。作爲無雙女將,有著強
健的體魄,但是這種來自身體內部的刺激還是讓貂蟬難以適應,走起路來腿直發
軟。

  木制陰莖雖然塞在小穴內,但是又不會動,弄得小穴一直在瘙癢,雖然傳來
一陣又一陣的舒適感,但是更多的是無法滿足的感覺。

  此刻門外的侍女已經開始催促了,宴席即將開始。貂蟬只好假裝鎮定的隨侍
女去往了宴會。

  宴席是呂布宴請部下將士,人數很多,席間觥籌交錯,人人樂足。貂蟬站在
呂布身邊,不時爲其斟酒。外人看來,男的神威無敵,女的天仙下凡,好一對金
童玉女。但不知的是,此刻這天仙般的女子下體正插著兩個玩具,小穴裏剛剛被
陌生人射進的精液還在浸潤著這原本屬于呂布的陰道。

  小穴一直傳來一陣有一陣的舒爽感,貂蟬只覺得自己快瘋掉了。只好趁著無
人注意,微微的雙腿互相摩擦,給自己帶來一點點的滿足感。

  「貂蟬,來跳一支舞!」呂布一口飲下杯中酒,回頭招呼貂蟬。

  「啊,啊……啊!是!」貂蟬還正沈迷在微微的快感中,聽呂布這麽一說,
立馬走到了房屋中央。一邊走的時候,長長的裙子蓋住了大腿內測留下的一些水
滴和漏出來的精液。

  隨著樂曲響起,貂蟬跳起了舞蹈。

  下體的刺激還在,由于舞蹈的動作較大,帶來的舒爽感比方才站立時強得多,
滿足感讓貂蟬渾身雪白的肌膚都泛起了淫靡的粉紅色,下體也不斷地泄出淫水,
即使有著木棒也堵不住,從大腿內側滑落,一部分滴在地上,然後被長長的裙子
擦去,一部分混著精液一起打濕了貂蟬的羅襪。

  隨著貂蟬的舞蹈,酒宴氣氛愈發的熱烈起來,貂蟬也終于堅持不住,高潮了,
大量的淫水從蜜穴流出,打濕了華貴的舞裙,這原本是呂布最喜歡看貂蟬穿著跳
舞的裙子,現在確實被淫靡所覆蓋。流在地上和鞋子上的淫水混合著精液打濕了
地板,加上高潮時強烈的刺激,貂蟬一個沒站穩摔倒在了地上。頭朝這呂布這邊,
而一雙美腿則是朝向了對面坐著的人。那人名叫王遼,是呂布的家將。王遼由于
時常在呂布左右,也經常能見著貂蟬,早已對這叁國第一美人傾心許久,方才是
一直盯著貂蟬的舞姿。當貂蟬摔倒時,王遼本打算避開目光以免被呂布找麻煩,
但是卻看見貂蟬接近濕透的襪子和地上的水漬。順著貂蟬那雙筆直而又纖細的美
腿往上看,發現了水源所在,底下的緊身衣已經濕透可以看見裏面,小穴處和後
穴都有東西插在裏面,蜜穴因爲高潮還在不時地抽動著。王遼被這一幕驚呆了,
沒想到聖潔而又美麗的貂蟬大人竟會有這樣的一面。心中不禁開始多想。

  這邊貂蟬已經在侍女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呂布關切的問道:「蟬兒沒事吧?
是不是累著了?」這邊貂蟬滿腦子只想找個沒人的地方,用下體這跟棒子狠狠的
在自己蜜穴裏翻江倒海一番,便說到「小女子有些不適,先行告退,奉先和各位
將軍慢慢用席。」得到了呂布的允許後,貂蟬便立馬走了出去。

  在往自己的住房走時,貂蟬被下體的刺激弄得愈發的昏亂,當到了一處小巷
時,眼見得四下無人,便走到小巷的裏邊蹲了下來,將手伸進裙子,但這緊身衣
依舊束縛著下體,貂蟬折騰了好一會都沒法將它撥到一邊,反倒是不斷的觸碰到
木陽具弄得自己愈發的心癢難耐,一著急直接撕破了緊身衣,抓住這木制肉棒就
開始抽動了起來,有著自己的淫水和別人的精液做潤滑,貂蟬不由得在這舒爽下
呻吟了出來。貂蟬的手越來越快,在最後一次沖刺下木棒直接頂開了子宮口,這
一下讓貂蟬直接高潮,雙腿一軟就坐在了地上,木棒沒有了緊身衣的舒服也滑了
出來,小穴內的精液和淫水沒有了阻礙如決堤一般的流了出來,在調查的兩腿中
間的地下彙成了一個小水窪。

  此刻貂蟬的腦子裏面一片空白,恍惚了好一陣才想起來,這是在外面,剛才
自己竟然叫了出來,要是被人聽見然後發現了可就完蛋了。連忙站起身來,四周
靜悄悄的,應該是沒有人,撿起了木棒,想塞進小穴裏,似乎它本來就應該在那,
但是滿是淫水和精液的小穴實在太滑,又沒有了緊身衣阻擋,剛走了一步木棒就
滑了出來,掉在了地上。貂蟬終于晃過了神來,這玩意本就不該在自己小穴裏的,
自己這是怎麽了,今天怎地如此淫蕩,暗暗的啐了一口,連忙離去,走了幾步回
頭看了眼木棒,又想了想,臉一紅,還是走了。不多時一個人影從黑暗中走出,
撿走了這跟木陰莖。

  貂蟬一路上回到房間,下體什麽也沒穿,唯一的緊身衣也被弄破,小穴涼飕
飕的,搞得貂蟬一直是臉紅心跳的,直到回到了臥房才長出了一口氣。在床邊坐
下,感受到後穴的異樣後,貂蟬才想起來後面還有一串肛珠插在裏面,連忙拉開
裙子,肛珠由于構造並沒有像木棒那樣滑出來,自己折騰了這麽久,居然習慣了
這感覺,都忘記了。想到這貂蟬不經被自己的淫蕩弄得臉紅,站起身抓住肛珠就
想拽出來,剛一用力,隨著第一顆珠子出來,一同到來的還有強烈的刺激,使得
貂蟬一個激靈,手一緊,一口氣把整串十幾顆珠子全部拔了出來,這一下帶來的
刺激太過巨大,貂蟬直接翻了白眼,下體一陣一陣抽搐的倒在在地上。那串肛珠
也一個沒抓住甩出了窗外,不知飛到哪裏去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貂蟬才從地上緩緩的爬了起來,一言不發的換了衣服,重新
坐回了床邊,回味著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自己難道是個蕩婦嗎,爲何當時不阻
止那個男人……說起了他叫什麽名字來著?雖然這樣子不對,但是真的好舒服啊
……

  正當貂蟬胡思亂想之際,門卻突然開了。貂蟬以爲是呂布回來了,慌亂間整
理好有些雜亂的衣服,檢查了一下周圍沒有什麽問題,站了起來,但是卻發現進
來的人不是呂布,是一個完全沒見過的男人。

  「你是誰?你怎麽進來了?」貂蟬雖是一介女流,但也是一武將,單打獨鬥
這種完全沒有見過的沒有名氣的人應該是沒有什麽問題的。

  來人並沒有說話,只是揚了揚手上的東西。這時貂蟬才注意到這人手上拿的
東西很眼熟。仔細看去,臉倏然便紅了。是之前丟在小巷的那根木制陰莖。然後
那人又拿出了另外一樣東西,是那串肛珠。

  「想不到美麗的貂蟬大人還有這些愛好,不過說出去也不知道有沒有人會信
啊。只是這東西我眼熟,貌似是之前張攬在我這定做的,原來是給貂蟬大人了,
不知貂蟬大人有沒有興趣和小人也玩一玩?」原來這人是城裏一木匠,名爲林班
同時也在呂布駐軍此城後加入起手下,成爲了呂布軍中的士兵,由于手藝優秀,
也時不時有人找他做些東西。

  貂蟬臉紅的幾欲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