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亚洲伊人久久暗网杂种大学

精彩内容:

第一章 校花的4P教學 下

  “嘻,建強的寢室有點亂呢,哪個鋪位是建強的?”語純輕笑著,第一次進
男寢室讓她有點興奮,寢室味道有點重,但男子漢的氣息聞著感覺不是臭而是讓
語純興奮,她男友有點文弱甚至有點娘炮,當然是和建強的對比強烈下産生的感
覺。

  “我睡在這上面,我能抱你嗎?”大強又在使用老而有效的招數,他問完懷
中已多了個溫香軟肉,語純主動投懷抱著建強。

  “建強,我們關燈好不好?”語純還是有點羞澀,始終和這男人是第一次認
識,只是建強怎麽可能關燈呢?他手上一直的拿頭I5拍照只是偶爾,錄像和錄
音才是主要。

  “我說的是真話,小純你別笑我,我睡覺關燈沒法睡的,你知道沒完全感的
人都這樣。”又開始賣慘的建強站到床邊,在他自己的鋪位上找東西,語純說要
關燈是他的意外之喜。

  “啊,你怎麽有這個?”語純看到建強找到個眼罩,就有點奇怪,他不是要
開燈睡覺,怎麽有這個東西?她睡覺還真的常常戴著入睡。

  “你用這個,我上次買東西送的,還沒人用過,這樣我們就不會讓燈光幹擾。”
建強直接的就伸手幫語純戴上眼罩,輕吻了下俏臉,“小純我們開始了,好不好?”

  “嗯,建強。我們不做愛好不好?只是象剛剛那樣幫你解決,我一會就回去,
好不?”語純很溫柔很嬌媚的說著,眼罩也是戴在臉上,她又不睡覺也不想使用,
只是既然建強那麽溫柔體貼,她又怎麽能拒絕呢?只是她沒發現在床底下悄然的
爬出叁個大漢,靜悄悄的蹲在她面前的過道。

  “當然是要小純喜歡同意,我可以保證必須要小純同意我才會與林語純交配,
我發誓。”討厭...感覺好牲口,可是也好刺激,主要是建強說的非常的正經,
讓語純很安心,她順著建強的動作,衣服一件件的脫下,隨著她衣服的減少,對
面叁個的手機左右上下的拍著,直到看到那滲著蜜汁的淫穴也露在外面,誘人的
粉嫩綻放在四人面前。

  雖然不是處女,語純明面只是交過一個男友,高二才給開的苞,大學又不在
一個學校,所以做愛的次數並不是特別的多,只是每周回家或在外面玩才會與男
友做一次,試過幾次給閨蜜或朋友帶著去舞會,也嘗試過一夜情,但次數不多算
上也就是不到百次的性愛經驗。

  “好美,語純的身體真的好美麗,雙乳大而挺翹,真漂亮。”建強說的是真
心話,這妞身體真的不錯,“小純,我想親一下你的小穴好嗎?”聲音溫柔的讓
另叁個以爲遇到山寨大強。

  “嗯,好的,建強你想怎樣玩,讓你自己舒服能讓你射出來就行,不用再問
我意見,有點……這樣問讓人家好羞人。”這個是真的讓語純害羞,每次非要她
同意羞人的問題。

  “好的,只要小純喜歡就好,那我怎樣玩語純都不問了。”那就是任玩隨便
玩的節奏,大強輕松的把衣服脫光,露出那讓另叁人都搖頭叫牲口的大雞巴,在
叁人目瞪口呆中就塞進語純的嘴巴裏,語純就那樣給他吃著雞巴,而他也是站直
身體享受。

  沒有說話的聲音,只有嘴巴裏面含著那根大雞巴上下晃動的啧啧聲,“唔。”
語純溫順的在建強的手勢下躺到到床上,雙腿還在床外面,她此時內心有點害怕
但也有期待,這姿勢應該是做愛的姿勢……

    “啊……好舒服……建強,我幫你吧,不用你幫我……唔。”原來建強俯身
在語純的雙腿間舔那滲著蜜汁的淫穴,只是一會就讓語純全身顫抖著高潮。

  建強也上了床,又開始那正宗的法式熱吻,“小純,腿張開些,來,就這樣
打開吧,我慢慢的玩一下。”建強這牲口居然把語純的雙手放到那小穴上,讓語
純自己扒開小逼,但他仍然側身躺在語純邊上,嘴也與語純親吻著,語純也不清
楚他要玩什麽,只能服從著扒開小逼,裏面的嫩肉露出,想著他反正也是要自己
同意才會玩……哦,交配,讓人害羞而又興奮的用詞。

  對面叁個單身男的已經是滿臉通紅,太不可思議,就今天才認識校花級美女,
就這樣給建強隨意的玩,雖然還沒操逼,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校花已經是隨時可
以操,剛剛接到信息他們還認爲是吹噓的,只是說的那麽認真只好配合,現在看
見的一幕讓他們以爲看到了神,太他媽牛逼的大神。

  他們看著建強那根粗大的中指緩慢的插入那那淫穴內,叁個手機的錄像都在
錄著,老大與老四還站到床邊靠近,一個拍臉一個拍小逼,那是校花自己雙手翻
開的嫩肉,裏面粉紅的肉芽也翻出在外面,真的快要忍不住去舔……大拇指按著
那小豆豆,中指在快速的抽插,沒到叁分鍾,語純已經是腰身挺起,自己迎接著
手指的進出,嘴裏發出哭泣般的呻吟,“建強,我受不了,不用手指玩了……唔,
你……和我交配吧,建強……我要和你交配。”語純來時還以爲自己能堅守底線,
她認爲她能堅守是她男友從沒讓她高潮,讓她興奮成這樣……“交配嗎?那你翻
過來趴著……交配要像小狗狗那樣才行的。”已經沒了羞恥,只要操逼的語純翻
身趴著,屁股厥起只待插入,建強雙手撫著那渾圓的屁股,巨大的雞巴頂在那溝
縫間,還使壞的用I5拍照片,發出的卡聲讓語純自己明白給拍著照……“唔。
好大,建強慢點,你的太大,唔。好像不行,要破了……太大了,不要啊。”開
始還是緩慢的插入,雞巴的太大讓語純有點受不了,只是她越說這種話只會讓建
強越興奮,直接大力的插進去……

    “啊……疼,建強……慢點,有點疼,好漲……”

    建強完全的沒理會,又不是女友,帶到這操給叁個兄弟看的而已,就一天已
經可以玩成這樣的騷貨,難道真做女友啊?建強捉著語純的雙手,就開始象騎馬
般在後面狂操,那根巨大的雞巴在進出中翻出的嫩肉鮮紅無比,把語純操的一會
叫疼一會叫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爽還是疼般,只是小穴裏感受的是火辣辣的
刺激,但每次的撞擊又是操到了最嗨的地方,讓她無比的滿足,帶給她從未有過
的舒爽。

  建強手在比劃著,讓叁人先出去,讓老四出去外面打他的電話,他也快憋不
住要射精,一會語純要取下眼罩的,還想回宿舍,建強怎麽可能給她跑掉?晚上
不操到足夠爽快怎麽可能讓她走。

  “啊……好爽,建強,不能射在裏面,唔……不要射裏面。求你了,建強
……我用嘴幫你,求你射在我嘴裏,今天我是排卵期。”感覺到建強越來越大條
的雞巴,估計他快要射精,語純連忙的求饒,只能用嘴巴幫建強解決,羞恥之極
的求著建強把精液射到自己的小嘴。

  爽,建強把憋一晚上的精液射在張大著嘴的語純臉上,又把雞巴塞入小嘴內
享受著高潮後的舒爽服務,看著那張絕色的俏臉,說沒憐惜感或滿足是假的,只
是後面還要好好的玩。。

  抱著語純說著贊美的情話進去陽台上的浴室,剛開了水就聽到外面的電話響
起。

  “建強,你去聽電話嘛,別一會你室友找不到你,回來找你就麻煩了。”語
純撒嬌的把建強揉奶子的手推開,推他出去接一直響的電話。


  “操,小純你真是夠神嘴,他們已經回來,已經快到樓下。”建強時間已經
算好,先讓語純洗幹凈,不然晚上怎麽玩?臉上全是精液,逼裏也是一塌糊塗。

  語純聽到他室友要回來,急忙的擦身,只是衣服也在室內,又急忙的跑回室
內要穿衣服,已經聽到樓梯的叫喚聲,“建強,你小子不厚道。”

  “怎麽辦?”一臉懵的語純,衣服還扔的滿地都是,建強在地上把全部衣服
一卷,扔到床鋪上。

  “你上床蓋好被子,別露腦袋就行。”建強心裏發笑,看你怎麽跑?大家都
看到你今天才認識我,就給我操半死,你敢給人看見老子服你。

  語純是真的怕給人看見,實在是沒臉見人,給一個今天才認識的人操了,還
是自己送上門到男生寢室給操的,以後怎麽做人?還做屁的校花……光屁股校花
身上只有一件胸罩就爬到床上,光著屁股用被子連頭帶腳蓋上,臉朝著墻壁……
語純心裏真的是好委曲,怎麽會這樣?明明不想給他操的,最後是自己搖著屁股
求他操,最慘的是還要求著他射精到嘴裏,好像還吞了大半,明明不應該跑男生
宿舍的,所有姐妹閨蜜都警告過,這送貨上門的事不能做,怎麽就鬼迷心竅的跑
了進來,現在給堵在宿舍裏,怎麽辦?

  “呀,建強同學,你一個人在打飛機?靠,赤條條等老叁啊。呸,他今天約
校花,是不是被拒在打飛機?想約我的校花女神。建強你慢慢打飛機吧。”一句
話裏面叁個聲音,語純差點想笑,等老叁?打飛機?男孩在寢室和她們在寢室也
是差不多的胡扯啊。

  “啪。老子約了校花在交配,你們跑回來幹嘛。”建強伸手到床上拍了下側
著身翹起的屁股,差點嚇的語純叫出來,他怎麽能這樣說,還打人家屁股,現在
怎麽辦好?連內褲都沒穿的校花苦逼的想著……

    “切,不會是叫的交際花吧?還校花。有種露個臉看看?”這是老四在調侃,
他當然知道真是校花,只是現在配合著老二演戲,他們也不知道大神老二想怎麽
玩,只能配合著玩,這是真大神!!晚上欣賞到的好戲已經讓叁人高山仰止,這
是泡妞的大神!泡妞真不是帥就行的,更不是有錢就行,雖然不帥沒錢更不行。

  在建強的比劃下,老大壯著膽量伸手摸了把校花的屁股,隔著被子摸了把,
“呀,屁股不錯,校花級屁股,只是不看臉無真相,在我床上睡著不應該是我老
婆嗎?”這話把語純給嚇的,屁股都夾緊抽了兩下,建強睡的是另一張的上鋪,
剛剛爲了拍照錄像才在下鋪玩。

  老四~老叁也想摸給揮手制止,一會再慢慢玩,不然真嚇跑,以後就很難再
哄上來了,“呸。別亂來,這是你們以後的嫂子,真是校花,以後再看臉,虧大
了,給你們看了我校花老婆的光屁股。”罵罵咧咧中建強上了床,裝作不高興的
鉆入被子。

  “老婆,我們不理他們。”單人床上只是張很小的被子,連語純也知道蓋不
住兩人,但建強光屁股的鉆了進來,她又不敢說話,只是雙手死死的捉著被子的
一角捂著腦袋,有個段子叫什麽?除了腦袋其他都一樣……下身給建強那雙毛腿
夾著,倒是有種極其異樣的刺激,她心知肚明下半身外面是能看到部分,雖然大
部分讓建強的身體擋著,但也是能看到部分,她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麽辦,只能默
默的讓建強處理,或者說隨建強玩,因爲建強大手已經在玩她的奶子……隨他吧。

  “好刺激,小純你也很刺激吧?”建強在語純耳邊輕聲的說著,“小穴又是
濕碌碌的,小純又想要交配啊?好敏感的身體。”語純緊張的捉住建強的手,但
手一放開被子又有點松,她最怕的就是臉給人看到……

    “老婆,我們交配吧,好不好?”建強這句話說的聲音不小,剛剛語純對建
強的紳士是極其的欣賞,可是現在覺得好討厭~好壞的家夥,那根大雞巴還在頂
著她的屁股,又插入在她夾緊的雙腿間,這牲口怎麽又那麽硬,好怕人,剛剛給
操的半死才終于讓他射精,又要來?

  “小純,好可愛的老婆,以後我叫你老婆好不好?”建強把頭也伸進被子裏,
腦袋貼在語純的臉上,小聲的說話,大手一直在把玩著奶子,那根雞巴用語純的
雙腿夾著,偶爾還抽插著,這異樣的刺激又讓語純淫穴裏發癢並湧出淫水……手
勢在被子外比劃了下,想想又偷取出自己的手機打字指揮。

  “嘩。二哥你家二嫂真的不錯,腿又長又白,真有看到語純女神的感覺,好
漂亮的長腿,咦,中間那黑,靠,是二哥的驢吊。”老四一直大聲的贊美著,後
面那句是順口發現不對,建強的大雞巴在語純的雙腿夾著。

  “二哥,你這是叫足交嗎?皮膚真好,又白又嫩,好想摸一把。”老叁的聲
音又響起,剛剛建強讓他們輪流贊美著。

  “滾,你們不能偷看我老婆,各自上床睡覺去。”建強的肚子都快笑抽筋,
語純的身體已經從緊繃狀態放松下來,屁股和腿還隨著他們的贊美語言微微調整
了下,愛美愛聽好話的女人啊!!

  “老婆,他們都是小男孩,沒見過女人的,就是幾個小處男,你別生氣,一
會他們就不會偷看我們。”建強又開始施展迷魂術,溫柔體貼的聲音似乎有讓人
沈迷的魔力般,讓語純安定下來。

  “二哥,二嫂,你們繼續做你們愛做的事,我們就是上生理衛生課,真沒看
過或試過,二嫂不要在意,反正二哥這法國鬼子就是特別開放。”這是老四那陰
柔的聲音,說的話讓語純又更是安心,是啊,法國人是出名的開放,他不會在意
自己有過男友的,那就陪他玩他喜歡的吧。

  “晚上真是對不起小純,本想讓小純有個美麗愉快的夜晚。”建強腦袋也在
被子下,在語純耳邊溫柔的傾訴,剛剛有那麽一瞬在語純內心閃過的念頭,懷疑
晚上是不是給建強設計的念頭,此時聽著建強溫柔的說話,讓自己都感覺羞愧,
這法國鬼子不可能這樣設計自己的,語純把最正確的念頭自己否定並對建強産生
強烈愧疚感,好傻好天真……外國的賤種男人是最多的好不?

  “老婆,我們給他們上上生理衛生課?好不好,以後都要一起住好久的。”

    建強說話永遠的真誠而溫柔,聽著他的說話,語純又內心又湧起那初戀般的
感覺,迷醉中身體無意識的雙腿動了下,被子滑落在內側,下半身赤裸的呈現在
寢室四狼的眼下,寢室忽然變得安靜,只聽到粗重的鼻息聲音。

  “你們不能亂動,只能看不要說話,聽我指揮,要我老婆同意才能說話或其
他的。”其他的是什麽建強沒說,大家也都明白,就是摸甚至是操語純,語純內
心也是明白,身體給刺激的有點顫抖,皮膚的寒毛都倒豎著。

  頭在被子下嚴實的蓋著,乳房以下都露在四狼的眼皮下,建強甚至還把語純
的身體移動到床邊側躺著,語純又變回剛剛給建強暴操時的姿勢,橫躺在床上,
雙腿被建強高高的擡起張開。

  “這就是你們說的小逼啦,這裏是最敏感的陰蒂,揉的時候不能太大力的,
一般女孩子都喜歡男人舔這,老婆我讓他們試試好不?不反對就你先試試。”怎
麽反對啊,語純真的不懂怎樣去反對,又不敢說話,搖頭又在被子裏,建強一邊
揉按著那小豆豆,又指揮著幾個輪流玩……

    “怎麽能這樣,怎麽辦好?晚上會不會給他們輪~奸啊,怎麽辦好?”太羞
恥的姿勢,太讓人丟臉的動作,但語純又一點辦法也沒有,頭還是蒙的嚴嚴實實
的,脖子以下全赤裸著,其實不是瞎子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這是校花語純,也就是
女孩自己在騙自己而已,語純緊繃著身體,更讓她羞澀的是她,居然高潮了……
是的,高潮了,那淫穴在湧著淫水,她自己似乎都能看到那淫蕩的場面,淫液在
騷穴中順著大腿往下流。


  “你們看,這種刺激會女人産生高潮,就象她現在這樣,淫水都會流出來,
****”建強冒出幾句法文,“我也不是很懂中文怎麽形容,大約說這種女人
是最好的蕩婦或者是情人!愛人之類,就是很敏感的體質,操起來最爽的女人。”
不懂說是假的,只是讓語純能接受他的淩辱說法。

  “一般到這地步已經可以交配,如果你們能力足夠想更爽,或者讓女孩更加
強烈高潮的話,可以玩更久點挑的更加的情動,手指這樣插,這樣玩……別那麽
大力,女孩小穴的肉很嫩會疼的。”語純的小穴插入一根不知是誰的手指,還聽
著建強的指揮,在左一下右一下的轉著,那受到侮辱帶來的感受和敏感的少女身
體下體給插入,帶給語純雙重異樣的刺激,整個人都是腦海空白,身體下意識的
扭動挺起,嘴裏還沒說話,但已經呻吟著嬌喘著。

  “你們看,又高潮了****,”例行的說完法語又解釋,“法國人的形容
就是發騷的母狗,我老婆現在就是條發騷的母狗,現在這樣就是讓條公狗操她也
行,老婆,我讓老大先開始操你。”語純已經腦袋空白只想被操,內心也明白晚
上被輪奸已經是逃不掉的事,那就只能的享受建強的玩弄,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是夜……校花語純給那張妖孽般的俊臉成功勾引,給一台I5誘惑,最後在
那真誠而熾熱的表演中沈淪,一晚上在那寢室內給四大敗類輪了個通宵,甚至連
從未讓人碰觸的菊花也莫名的給暴操了兩輪,從第二天的受創程度基本可以確認
是建強那牲口,最搞笑的是校花一直都捂著自己的腦袋,甚至給建強口交時也只
露出鼻子以下……

  世上多是自我欺騙的人,只要能騙過自己就是最大的勝利!!!


                               【未完待續】

作者:habbyboy
2020-3-1發表于S8


                    第一章 校花的4P教學 下

  “嘻,建強的寢室有點亂呢,哪個鋪位是建強的?”語純輕笑著,第一次進
男寢室讓她有點興奮,寢室味道有點重,但男子漢的氣息聞著感覺不是臭而是讓
語純興奮,她男友有點文弱甚至有點娘炮,當然是和建強的對比強烈下産生的感
覺。

  “我睡在這上面,我能抱你嗎?”大強又在使用老而有效的招數,他問完懷
中已多了個溫香軟肉,語純主動投懷抱著建強。

  “建強,我們關燈好不好?”語純還是有點羞澀,始終和這男人是第一次認
識,只是建強怎麽可能關燈呢?他手上一直的拿頭I5拍照只是偶爾,錄像和錄
音才是主要。

  “我說的是真話,小純你別笑我,我睡覺關燈沒法睡的,你知道沒完全感的
人都這樣。”又開始賣慘的建強站到床邊,在他自己的鋪位上找東西,語純說要
關燈是他的意外之喜。

  “啊,你怎麽有這個?”語純看到建強找到個眼罩,就有點奇怪,他不是要
開燈睡覺,怎麽有這個東西?她睡覺還真的常常戴著入睡。

  “你用這個,我上次買東西送的,還沒人用過,這樣我們就不會讓燈光幹擾。”
建強直接的就伸手幫語純戴上眼罩,輕吻了下俏臉,“小純我們開始了,好不好?”

  “嗯,建強。我們不做愛好不好?只是象剛剛那樣幫你解決,我一會就回去,
好不?”語純很溫柔很嬌媚的說著,眼罩也是戴在臉上,她又不睡覺也不想使用,
只是既然建強那麽溫柔體貼,她又怎麽能拒絕呢?只是她沒發現在床底下悄然的
爬出叁個大漢,靜悄悄的蹲在她面前的過道。

  “當然是要小純喜歡同意,我可以保證必須要小純同意我才會與林語純交配,
我發誓。”討厭...感覺好牲口,可是也好刺激,主要是建強說的非常的正經,
讓語純很安心,她順著建強的動作,衣服一件件的脫下,隨著她衣服的減少,對
面叁個的手機左右上下的拍著,直到看到那滲著蜜汁的淫穴也露在外面,誘人的
粉嫩綻放在四人面前。

  雖然不是處女,語純明面只是交過一個男友,高二才給開的苞,大學又不在
一個學校,所以做愛的次數並不是特別的多,只是每周回家或在外面玩才會與男
友做一次,試過幾次給閨蜜或朋友帶著去舞會,也嘗試過一夜情,但次數不多算
上也就是不到百次的性愛經驗。

  “好美,語純的身體真的好美麗,雙乳大而挺翹,真漂亮。”建強說的是真
心話,這妞身體真的不錯,“小純,我想親一下你的小穴好嗎?”聲音溫柔的讓
另叁個以爲遇到山寨大強。

  “嗯,好的,建強你想怎樣玩,讓你自己舒服能讓你射出來就行,不用再問
我意見,有點……這樣問讓人家好羞人。”這個是真的讓語純害羞,每次非要她
同意羞人的問題。

  “好的,只要小純喜歡就好,那我怎樣玩語純都不問了。”那就是任玩隨便
玩的節奏,大強輕松的把衣服脫光,露出那讓另叁人都搖頭叫牲口的大雞巴,在
叁人目瞪口呆中就塞進語純的嘴巴裏,語純就那樣給他吃著雞巴,而他也是站直
身體享受。

  沒有說話的聲音,只有嘴巴裏面含著那根大雞巴上下晃動的啧啧聲,“唔。”
語純溫順的在建強的手勢下躺到到床上,雙腿還在床外面,她此時內心有點害怕
但也有期待,這姿勢應該是做愛的姿勢……

    “啊……好舒服……建強,我幫你吧,不用你幫我……唔。”原來建強俯身
在語純的雙腿間舔那滲著蜜汁的淫穴,只是一會就讓語純全身顫抖著高潮。

  建強也上了床,又開始那正宗的法式熱吻,“小純,腿張開些,來,就這樣
打開吧,我慢慢的玩一下。”建強這牲口居然把語純的雙手放到那小穴上,讓語
純自己扒開小逼,但他仍然側身躺在語純邊上,嘴也與語純親吻著,語純也不清
楚他要玩什麽,只能服從著扒開小逼,裏面的嫩肉露出,想著他反正也是要自己
同意才會玩……哦,交配,讓人害羞而又興奮的用詞。

  對面叁個單身男的已經是滿臉通紅,太不可思議,就今天才認識校花級美女,
就這樣給建強隨意的玩,雖然還沒操逼,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校花已經是隨時可
以操,剛剛接到信息他們還認爲是吹噓的,只是說的那麽認真只好配合,現在看
見的一幕讓他們以爲看到了神,太他媽牛逼的大神。

  他們看著建強那根粗大的中指緩慢的插入那那淫穴內,叁個手機的錄像都在
錄著,老大與老四還站到床邊靠近,一個拍臉一個拍小逼,那是校花自己雙手翻
開的嫩肉,裏面粉紅的肉芽也翻出在外面,真的快要忍不住去舔……大拇指按著
那小豆豆,中指在快速的抽插,沒到叁分鍾,語純已經是腰身挺起,自己迎接著
手指的進出,嘴裏發出哭泣般的呻吟,“建強,我受不了,不用手指玩了……唔,
你……和我交配吧,建強……我要和你交配。”語純來時還以爲自己能堅守底線,
她認爲她能堅守是她男友從沒讓她高潮,讓她興奮成這樣……“交配嗎?那你翻
過來趴著……交配要像小狗狗那樣才行的。”已經沒了羞恥,只要操逼的語純翻
身趴著,屁股厥起只待插入,建強雙手撫著那渾圓的屁股,巨大的雞巴頂在那溝
縫間,還使壞的用I5拍照片,發出的卡聲讓語純自己明白給拍著照……“唔。
好大,建強慢點,你的太大,唔。好像不行,要破了……太大了,不要啊。”開
始還是緩慢的插入,雞巴的太大讓語純有點受不了,只是她越說這種話只會讓建
強越興奮,直接大力的插進去……

    “啊……疼,建強……慢點,有點疼,好漲……”

    建強完全的沒理會,又不是女友,帶到這操給叁個兄弟看的而已,就一天已
經可以玩成這樣的騷貨,難道真做女友啊?建強捉著語純的雙手,就開始象騎馬
般在後面狂操,那根巨大的雞巴在進出中翻出的嫩肉鮮紅無比,把語純操的一會
叫疼一會叫爽,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爽還是疼般,只是小穴裏感受的是火辣辣的
刺激,但每次的撞擊又是操到了最嗨的地方,讓她無比的滿足,帶給她從未有過
的舒爽。

  建強手在比劃著,讓叁人先出去,讓老四出去外面打他的電話,他也快憋不
住要射精,一會語純要取下眼罩的,還想回宿舍,建強怎麽可能給她跑掉?晚上
不操到足夠爽快怎麽可能讓她走。

  “啊……好爽,建強,不能射在裏面,唔……不要射裏面。求你了,建強
……我用嘴幫你,求你射在我嘴裏,今天我是排卵期。”感覺到建強越來越大條
的雞巴,估計他快要射精,語純連忙的求饒,只能用嘴巴幫建強解決,羞恥之極
的求著建強把精液射到自己的小嘴。

  爽,建強把憋一晚上的精液射在張大著嘴的語純臉上,又把雞巴塞入小嘴內
享受著高潮後的舒爽服務,看著那張絕色的俏臉,說沒憐惜感或滿足是假的,只
是後面還要好好的玩。。

  抱著語純說著贊美的情話進去陽台上的浴室,剛開了水就聽到外面的電話響
起。

  “建強,你去聽電話嘛,別一會你室友找不到你,回來找你就麻煩了。”語
純撒嬌的把建強揉奶子的手推開,推他出去接一直響的電話。


  “操,小純你真是夠神嘴,他們已經回來,已經快到樓下。”建強時間已經
算好,先讓語純洗幹凈,不然晚上怎麽玩?臉上全是精液,逼裏也是一塌糊塗。

  語純聽到他室友要回來,急忙的擦身,只是衣服也在室內,又急忙的跑回室
內要穿衣服,已經聽到樓梯的叫喚聲,“建強,你小子不厚道。”

  “怎麽辦?”一臉懵的語純,衣服還扔的滿地都是,建強在地上把全部衣服
一卷,扔到床鋪上。

  “你上床蓋好被子,別露腦袋就行。”建強心裏發笑,看你怎麽跑?大家都
看到你今天才認識我,就給我操半死,你敢給人看見老子服你。

  語純是真的怕給人看見,實在是沒臉見人,給一個今天才認識的人操了,還
是自己送上門到男生寢室給操的,以後怎麽做人?還做屁的校花……光屁股校花
身上只有一件胸罩就爬到床上,光著屁股用被子連頭帶腳蓋上,臉朝著墻壁……
語純心裏真的是好委曲,怎麽會這樣?明明不想給他操的,最後是自己搖著屁股
求他操,最慘的是還要求著他射精到嘴裏,好像還吞了大半,明明不應該跑男生
宿舍的,所有姐妹閨蜜都警告過,這送貨上門的事不能做,怎麽就鬼迷心竅的跑
了進來,現在給堵在宿舍裏,怎麽辦?

  “呀,建強同學,你一個人在打飛機?靠,赤條條等老叁啊。呸,他今天約
校花,是不是被拒在打飛機?想約我的校花女神。建強你慢慢打飛機吧。”一句
話裏面叁個聲音,語純差點想笑,等老叁?打飛機?男孩在寢室和她們在寢室也
是差不多的胡扯啊。

  “啪。老子約了校花在交配,你們跑回來幹嘛。”建強伸手到床上拍了下側
著身翹起的屁股,差點嚇的語純叫出來,他怎麽能這樣說,還打人家屁股,現在
怎麽辦好?連內褲都沒穿的校花苦逼的想著……

    “切,不會是叫的交際花吧?還校花。有種露個臉看看?”這是老四在調侃,
他當然知道真是校花,只是現在配合著老二演戲,他們也不知道大神老二想怎麽
玩,只能配合著玩,這是真大神!!晚上欣賞到的好戲已經讓叁人高山仰止,這
是泡妞的大神!泡妞真不是帥就行的,更不是有錢就行,雖然不帥沒錢更不行。

  在建強的比劃下,老大壯著膽量伸手摸了把校花的屁股,隔著被子摸了把,
“呀,屁股不錯,校花級屁股,只是不看臉無真相,在我床上睡著不應該是我老
婆嗎?”這話把語純給嚇的,屁股都夾緊抽了兩下,建強睡的是另一張的上鋪,
剛剛爲了拍照錄像才在下鋪玩。

  老四~老叁也想摸給揮手制止,一會再慢慢玩,不然真嚇跑,以後就很難再
哄上來了,“呸。別亂來,這是你們以後的嫂子,真是校花,以後再看臉,虧大
了,給你們看了我校花老婆的光屁股。”罵罵咧咧中建強上了床,裝作不高興的
鉆入被子。

  “老婆,我們不理他們。”單人床上只是張很小的被子,連語純也知道蓋不
住兩人,但建強光屁股的鉆了進來,她又不敢說話,只是雙手死死的捉著被子的
一角捂著腦袋,有個段子叫什麽?除了腦袋其他都一樣……下身給建強那雙毛腿
夾著,倒是有種極其異樣的刺激,她心知肚明下半身外面是能看到部分,雖然大
部分讓建強的身體擋著,但也是能看到部分,她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麽辦,只能默
默的讓建強處理,或者說隨建強玩,因爲建強大手已經在玩她的奶子……隨他吧。

  “好刺激,小純你也很刺激吧?”建強在語純耳邊輕聲的說著,“小穴又是
濕碌碌的,小純又想要交配啊?好敏感的身體。”語純緊張的捉住建強的手,但
手一放開被子又有點松,她最怕的就是臉給人看到……

    “老婆,我們交配吧,好不好?”建強這句話說的聲音不小,剛剛語純對建
強的紳士是極其的欣賞,可是現在覺得好討厭~好壞的家夥,那根大雞巴還在頂
著她的屁股,又插入在她夾緊的雙腿間,這牲口怎麽又那麽硬,好怕人,剛剛給
操的半死才終于讓他射精,又要來?

  “小純,好可愛的老婆,以後我叫你老婆好不好?”建強把頭也伸進被子裏,
腦袋貼在語純的臉上,小聲的說話,大手一直在把玩著奶子,那根雞巴用語純的
雙腿夾著,偶爾還抽插著,這異樣的刺激又讓語純淫穴裏發癢並湧出淫水……手
勢在被子外比劃了下,想想又偷取出自己的手機打字指揮。

  “嘩。二哥你家二嫂真的不錯,腿又長又白,真有看到語純女神的感覺,好
漂亮的長腿,咦,中間那黑,靠,是二哥的驢吊。”老四一直大聲的贊美著,後
面那句是順口發現不對,建強的大雞巴在語純的雙腿夾著。

  “二哥,你這是叫足交嗎?皮膚真好,又白又嫩,好想摸一把。”老叁的聲
音又響起,剛剛建強讓他們輪流贊美著。

  “滾,你們不能偷看我老婆,各自上床睡覺去。”建強的肚子都快笑抽筋,
語純的身體已經從緊繃狀態放松下來,屁股和腿還隨著他們的贊美語言微微調整
了下,愛美愛聽好話的女人啊!!

  “老婆,他們都是小男孩,沒見過女人的,就是幾個小處男,你別生氣,一
會他們就不會偷看我們。”建強又開始施展迷魂術,溫柔體貼的聲音似乎有讓人
沈迷的魔力般,讓語純安定下來。

  “二哥,二嫂,你們繼續做你們愛做的事,我們就是上生理衛生課,真沒看
過或試過,二嫂不要在意,反正二哥這法國鬼子就是特別開放。”這是老四那陰
柔的聲音,說的話讓語純又更是安心,是啊,法國人是出名的開放,他不會在意
自己有過男友的,那就陪他玩他喜歡的吧。

  “晚上真是對不起小純,本想讓小純有個美麗愉快的夜晚。”建強腦袋也在
被子下,在語純耳邊溫柔的傾訴,剛剛有那麽一瞬在語純內心閃過的念頭,懷疑
晚上是不是給建強設計的念頭,此時聽著建強溫柔的說話,讓自己都感覺羞愧,
這法國鬼子不可能這樣設計自己的,語純把最正確的念頭自己否定並對建強産生
強烈愧疚感,好傻好天真……外國的賤種男人是最多的好不?

  “老婆,我們給他們上上生理衛生課?好不好,以後都要一起住好久的。”

    建強說話永遠的真誠而溫柔,聽著他的說話,語純又內心又湧起那初戀般的
感覺,迷醉中身體無意識的雙腿動了下,被子滑落在內側,下半身赤裸的呈現在
寢室四狼的眼下,寢室忽然變得安靜,只聽到粗重的鼻息聲音。

  “你們不能亂動,只能看不要說話,聽我指揮,要我老婆同意才能說話或其
他的。”其他的是什麽建強沒說,大家也都明白,就是摸甚至是操語純,語純內
心也是明白,身體給刺激的有點顫抖,皮膚的寒毛都倒豎著。

  頭在被子下嚴實的蓋著,乳房以下都露在四狼的眼皮下,建強甚至還把語純
的身體移動到床邊側躺著,語純又變回剛剛給建強暴操時的姿勢,橫躺在床上,
雙腿被建強高高的擡起張開。

  “這就是你們說的小逼啦,這裏是最敏感的陰蒂,揉的時候不能太大力的,
一般女孩子都喜歡男人舔這,老婆我讓他們試試好不?不反對就你先試試。”怎
麽反對啊,語純真的不懂怎樣去反對,又不敢說話,搖頭又在被子裏,建強一邊
揉按著那小豆豆,又指揮著幾個輪流玩……

    “怎麽能這樣,怎麽辦好?晚上會不會給他們輪~奸啊,怎麽辦好?”太羞
恥的姿勢,太讓人丟臉的動作,但語純又一點辦法也沒有,頭還是蒙的嚴嚴實實
的,脖子以下全赤裸著,其實不是瞎子不是傻子都能看出這是校花語純,也就是
女孩自己在騙自己而已,語純緊繃著身體,更讓她羞澀的是她,居然高潮了……
是的,高潮了,那淫穴在湧著淫水,她自己似乎都能看到那淫蕩的場面,淫液在
騷穴中順著大腿往下流。


  “你們看,這種刺激會女人産生高潮,就象她現在這樣,淫水都會流出來,
****”建強冒出幾句法文,“我也不是很懂中文怎麽形容,大約說這種女人
是最好的蕩婦或者是情人!愛人之類,就是很敏感的體質,操起來最爽的女人。”
不懂說是假的,只是讓語純能接受他的淩辱說法。

  “一般到這地步已經可以交配,如果你們能力足夠想更爽,或者讓女孩更加
強烈高潮的話,可以玩更久點挑的更加的情動,手指這樣插,這樣玩……別那麽
大力,女孩小穴的肉很嫩會疼的。”語純的小穴插入一根不知是誰的手指,還聽
著建強的指揮,在左一下右一下的轉著,那受到侮辱帶來的感受和敏感的少女身
體下體給插入,帶給語純雙重異樣的刺激,整個人都是腦海空白,身體下意識的
扭動挺起,嘴裏還沒說話,但已經呻吟著嬌喘著。

  “你們看,又高潮了****,”例行的說完法語又解釋,“法國人的形容
就是發騷的母狗,我老婆現在就是條發騷的母狗,現在這樣就是讓條公狗操她也
行,老婆,我讓老大先開始操你。”語純已經腦袋空白只想被操,內心也明白晚
上被輪奸已經是逃不掉的事,那就只能的享受建強的玩弄,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是夜……校花語純給那張妖孽般的俊臉成功勾引,給一台I5誘惑,最後在
那真誠而熾熱的表演中沈淪,一晚上在那寢室內給四大敗類輪了個通宵,甚至連
從未讓人碰觸的菊花也莫名的給暴操了兩輪,從第二天的受創程度基本可以確認
是建強那牲口,最搞笑的是校花一直都捂著自己的腦袋,甚至給建強口交時也只
露出鼻子以下……

  世上多是自我欺騙的人,只要能騙過自己就是最大的勝利!!! 亚洲伊人久久暗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