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活烤範冰冰

精彩内容:

範冰冰被一些媒體捧爲中國第一美人,你可不要不服氣。她就是迷人,就是美麗,在我眼裏她是世界第一美人。正因爲她太美麗,她必然是狼友們意淫意虐的首選目標,必然會有許多人對她想入非非。也是因爲她太美麗,注定她必然要遭受極大痛苦和殘酷折磨,女人長得太美麗了,很容易給自己帶來巨大的災難。

我和我的小狼友李波,雖然這些年來陸續搞來了一些演藝界的美女,但遺憾的是沒有搞到範冰冰。這美麗的小妖精,我們一定不放過你!
機會終于來了。那年夏天,範冰冰回青島看她的媽媽。這可是個好機會,我和李波精心策劃了一番,在一天晚上溜進了她媽媽張傳美的別墅,用萬能鑰匙打開了房門。

客廳裏,妖豔範冰冰正在和一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一邊喝水,一邊親熱的拉著家常。我們認識,這個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正是範冰冰的媽媽張傳美。聽到聲音,她們驚愕的回過頭來,還沒等她們反應過來,我和李波就撲了上去,把刀架在了她們的脖子上。範冰冰嚇傻了,連句話也說不出來。張傳美站起來剛要反抗,李波一個大巴掌扇在她富態的,非常白皙的大臉上,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倒在地上。李波使勁把她的胳膊別在身後,戴上了手铐,她再也不敢反抗了。說實在的,別看這個女人已經半老了,但還很好看。

我叫李波先玩著張傳美,自己先玩範冰冰。我抓起範冰冰來,把她扔在了她媽媽的席夢思床上,盡情的吻著她那鮮紅的嘴唇。我只覺得下體發張,欲火高燒,我粗暴的扯她的上衣,兩個半圓球一下子就蹦了出來,圓圓的,挺挺的,閃著白玉般的光澤,就像兩座聖潔的雪山,聳立在潔白的雪原上。淡紅色的乳暈,聳立著兩粒紫色的葡萄,真誘人。我抓著這倆大乳房,使勁的撫摸著,揉搓著。在我的刺激下,範冰冰的乳房脹的更大了,更加豐挺飽滿了。我伏下身子,用嘴輕輕咬起乳頭,叼起來,放下去,仔細吸吮著,咀嚼著。

我扯下範冰冰的裙子,撫摸著她光潔而修長的大腿。然後又扯下了她的褲頭,她的褲頭也很名貴,獨角獸牌的。神密的叁角地帶叢林密布,饅頭一樣的寶貝,熱氣騰騰,洞門緊閉著。我在範冰冰的陰戶上一陣撫摸,刺激的她兩片大陰唇充滿了血,陰毛一根根直立起來,硬硬的。接著,他又把手指插進陰道裏,使勁的搔著,颳著,摳著,挖著,刺激的這本來就淫蕩的小妖精淫水嘩嘩的直流,把陰毛都濕透了。我把手指繼續往深裏插,卻被處女膜擋住了去路。心裏大喜:「哇!還是個處女,演藝界的那些家夥,放著著樣的大美人不用,真他媽的大傻帽!該我有福。」

我不再猶豫,急急脫下衣服,騎到她身上,發起了進攻。我把龜頭在她的桃園洞口摩擦著,然後一使勁,捅了進去。範冰冰的處女膜被捅破了,疼得慘叫起來。她的陰道很緊,緊緊地裹著我的大雞巴,她娘的真舒服,舒服極了。我哪裏還管她疼不疼,叫不叫,只管狂野的搖動著屁股,狠命的抽插起來。

我撅著大屁股一上一下惬意的插著搗著,那種無法形容的快感從我的雞巴一直傳感到我的腦子裏。我左抽右插,在她陰道壁上盡情的摩擦著。快感越來越強烈,我舒服的快要發瘋了,大雞巴在她陰戶裏閃電般的戳搗著,進出著,累出了一身大汗。終于,我的高潮來臨了,狂吼著,把澎湃洶湧的精液噴灑在她那緊窄的陰道裏。還沒等我休息一會,正在沙發上姦淫張傳美的李波,丟下她那肥胖的身軀,趕過來騎在範冰冰的身上,大幹了起來。他用力太猛了,只幹的這小妖精「哇哇」亂叫,眼淚嘩嘩的從她那會說話的,迷死人的杏眼裏淌下來。

我和李波就這樣在她們家裏盡情的玩弄著這娘倆,直到第叁天夜裏,我們才把她們捆紮好,裝進蛇皮袋裏,用張傳美的車子把她們運回了我的地下室。地下室燈光明亮,地下室當中有一張铮明瓦亮的電刑桌,天花板垂下的麻繩上面吊著赤裸裸的林志玲,兩只腳正在電桌上象搗蒜一樣的跳著,紮進她乳頭裏的豬鬃隨著她跳動的節奏飛舞著。林志玲哭嚎著,淚水和汗水混合著,順著她的臉頰,流過潔白的乳溝,流過平坦的小腹,最後沿著它黝黑濃密的陰毛,滴落在電桌上,「哧哧」的響著,化作了蒸汽。左右兩邊牆上的鐵環裏大字型各綁著叁個女人,全都一絲不挂,乳房脹得很大,裏面充滿了奶水,乳頭用紅線紮得緊緊的。這六個人大家全都認識,左邊牆上綁的是董卿,劉芳菲和石瓊璘,右邊牆上綁的是袁立,陳好,陳紅。牆角上的兩個鐵籠子裏,一個裏邊關著劉亦菲,一個裏邊關著舒暢。

我們打開蛇皮袋子,把娘倆放出來,把她們象監禁遊戲裏吊菊乃那樣,把她們吊在了天花板上。我用手分開範冰冰的兩片陰唇,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裏,使勁的摳挖搔颳起來。她的陰戶這幾天已經被我和李波蹂躏的紅腫不堪,被我這一陣鼓搗,疼得鑽心,不由的慘叫起來。我不住手,不但起勁的摳挖,還捏著她的陰蒂用力的撚搓。範冰冰被弄得情慾大漲,陰蒂也膨脹起來。我突然拔出手指,抄起一根藤條,「啪!」的抽打在範冰冰的陰唇上,她疼得「嗷!」的一聲叫起來。「啪啪!!」「啪啪!!」「嗷嗷!!」「嗷嗷!!」十幾藤條打下去,她的陰戶已經腫脹成了一個大饅頭。我再也忍不住了,急急脫光衣服,下體早已堅硬如槍。說實在的,我那玩意不但又粗又長,而且奇形怪狀。龜頭呈叁角形,矗立在雞巴上,就好像高高昂起的眼鏡蛇的腦袋。我用力一捅,「撲哧!」一聲捅進了她的陰道裏。紅腫的陰戶被我這用力一捅,痛的範冰冰那個疼呀,疼的眼淚嘩嘩的流。我向前一頂,她的身子就朝前蕩去,我的雞巴「咕秋」一聲從她陰戶裏拔出來。等她的身體蕩回來,又噗哧一聲套在了我的雞巴上。

隨著,隨著我的雞巴,不斷地插進去拔出來。「撲哧!咕秋!」「撲哧咕秋!!!!」的美妙聲音響成一片,範冰冰就像蕩秋千一樣來回遊蕩著。藤條擊陰後姦淫,不但能最大限度的增加女人的痛苦,而且紅腫的陰戶還把雞巴握的特別的緊,姦淫起來特別過瘾。我狠命的搗著,範冰冰來回的蕩著,淒慘的呻吟著。真是爽極了。

李波湊過來,要和我換換。我不同意,他嫌張傳美陰道太松。我沒好氣,說:「太松,你不會再給她緊緊嗎?!」李波皺了下眉頭,拿起藤條,在張傳美的陰戶上用力抽打起來,打的她鬼哭狼嚎。李波扔掉藤條,用手指揉搓她的陰蒂,讓她在劇痛中亢奮起來。陰蒂充血、勃起後,接著剝開她陰蒂上面的包皮,露出鮮紅的肉芽肉芽,肉芽已經膨脹充血,呈半透明狀。這是女人最敏感、最嬌嫩的部位,張傳美痛苦的呻吟著。李波又拿起一把錐子,把錐子無情地刺進肉芽裏,把一個金屬環套在上面。由于劇痛肉芽收縮,但是包皮把金屬環擋在外面,使肉芽再也無法縮進包皮。一陣猛烈的痙攣之後,張傳美痛得昏死過去。

接下來的日子裏,我們繼續玩弄著她們,還給她們注射了空孕催乳劑和烈性催情劑。我們不但要把這美麗的小妖精和她媽媽這美女製造機培養成性奴,還要把她們培養成奶牛。這娘倆被催情劑催的性慾激昂,強烈的性慾把她們燒的眼睛都發紅了,玩弄她們的時候,她們就活象發情的母豹一樣撲到我和李波的身上,迫不及待的把陰戶套在我們的雞巴上拼命地套弄。幾天後,她們的乳汁也大量的被催出來,她們本來就豐滿的乳房充滿了奶水,脹得像籃球一樣大。我們每天吮吸叁次吸吮著她們的乳房,品嘗著她們甜美的乳汁,真是其樂融融。

時間過去了一年多,李波又別出心裁,要把範冰冰烤熟了來吃。我有點捨不得,但架不住他軟纏硬磨。只好同意了。但李波又說,現在不能烤,要調理些日子才行。我說:「怎樣調理?」李波說:「很簡單,只要讓她們每天在電桌上跳幾次,然後再用豬鬃捅紮她的乳頭,仔細撚搓,再用竹披輕輕抽打幾次就可以了。」我說:「即然吃了,還那幺折騰她們幹嗎?」

李波說:「又外行了不是?你知道宋祖英的奶子爲嘛那嗎大嗎,就是這幺調理出來的。女人肉好吃,但美麗的女人肉更好吃。而女人身上最好吃的還是她們的奶子。但女人奶子才有幾斤,這樣調理,才會使她們的奶子發育的更大。你知道我爲啥要天天這樣調理林志玲嗎,就是爲是她的奶子發育的更大些。」「那得調理多長時間?」我問。

「長則一年,短最少也得半年,而且每天最少不能少于3次,每次不能少于2小時。」

「那她們不是受得了嗎?」「那也沒辦法,咱不是想吃美味嗎?就得這樣。」他剛說完,就把範冰冰和她媽媽吊在林志玲旁邊電桌上,拿起一把豬鬃,捏開範冰冰的乳頭,對準奶眼就插了進去。範冰冰嗷的一聲慘叫了起來,李波不緊不慢,很有耐心的搓著撚著,把豬鬃一根根的插滿了她的乳眼。範冰冰疼得冷汗直冒,渾身顫抖,幾次要昏死過去。李波一見她要昏過去,就及時停手,解開袁立乳頭上的線繩,捏出一碗奶來灌進她的嘴裏,等範冰冰緩過勁來,他就又上去插插拔拔,左搓右撚起來。看要暈過去,就灌碗奶,緩過勁來再接著撚搓,一氣折騰了倆小時,還叫我接著撚搓,他自己去調理林志玲和張傳美。

經過一年的調理,範冰冰的乳房比半個排球還大,別看天天受罪,由于天天吃得是袁立她們的奶水,渾身油光瓦亮,潔白肥美。李波拿過一根工字型架子,我幫忙呈大字型把範冰冰手腳綁在四個角上,背上面下水準吊起,離地約二尺來高,把電鍋放在下邊,等到油溫100多度的時侯,慢慢一放滑輪,範冰冰的左乳房就到油鍋裏了,油面正好到乳房根部。範冰冰疼得哇哇地叫起來,那簡直不是人人的聲音,叫得那個慘吆,連我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範冰冰拼命掙紮著,把吊她的鐵鍊子都掙得嘩啦直響。由于油溫低火慢,炸了約倆小時才炸好。金燦燦的,真好看。炸好了左邊的,我倆把翻過來灌了碗陳紅的奶水,叫她歇歇勁,才開始炸右邊的,等兩邊都炸好,範冰冰死過去一次又一次已經哭得嗓子都啞了。

吃了點東西,連做愛都沒顧得上,我們就開始烤全「冰」了,李波拿過擴張器,捅進範冰冰的肛門,撐開括約肌,然後把水管插進她嘴裏,打開水籠頭。不一會,她的肚子就大了起來,髒水從她肛門裏嘩嘩流出來,等把內髒沖洗乾淨了。我們再把她倒吊起來,在她膀胱裏灌滿了雞蛋清,拿起一把紅烙鐵,哧的一聲烙在尿道口上,把尿道口烙在了一起。接著我們又在她子宮陰道裏灌滿了雞蛋黃,同樣用烙鐵烙好陰道口,用山藥泥塞滿陰戶用鋼針縫起來。由于範冰冰拼命掙紮,不好縫,李波連手指都紮破了,氣得他用鋼針在範冰冰大小陰唇和陰蒂上一頓亂紮,直到她昏死過去以後,才接著縫好。我們又把範冰冰正吊過來,依次把袁立,陳好,陳紅,董卿,劉芳菲和石瓊璘六人奶汁擠乾淨,灌到她肚子裏,烤制過程就開始了。

美麗的範冰冰,如今已被調理成巨乳美人的大美女,被捆在一根長約1。8米的旋轉烤架上,烤架下面放著一個功率不大的長型電爐,烤架慢慢的旋轉著,微弱的爐火正在慢慢的均勻的炙烤著她的全身。這個昔日的超級大美人,正在烤架上痛苦的呻吟著。隨著爐火的不斷炙烤,她身體裏的水分被不斷的烤出來,皮膚漸漸的變成了金黃色,皮下的脂肪也被烤的「滋滋」的冒出來,但很快就被皮膚吸收了。爲了延長烤制時間,烤得更均勻,我和李波一邊在她靜脈滴注著葡萄糖水,一邊不斷的擠出袁立她們6人的奶汁,灌進她嘴裏,並且不斷的在她發熱的皮膚上塗抹著蜂蜜和香油。烤制的過程是漫長的,對範冰冰來說,是非常痛苦的。經過7天漫長而痛苦的烤制,可愛的範冰冰,美麗的範冰冰,終于被烤製成了一道金色的大餐。烤制了她這7天,可能我們還覺得不太過瘾,但對可憐的範大美人來說,真比70個世紀還要漫長。

範冰冰的確好吃,拿下一個吃誰呢?我瞅瞅袁立那倆又白又大的大白奶子說:「那就吃袁立吧!」李波說:「這些人裏就袁立奶子大,奶水多,還得用呢。」他望了望倦縮在籠子裏的舒暢,說:「就吃小狐狸吧,年齡小,肉嫩,肯定比袁立好吃,不行,吃劉亦菲也行,這些人裏就她最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