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情歌天后”梁静茹改命往事

精彩内容:

一、

1996年,梁靜茹還是個18歲的小姑娘,就被命運按在地上,狠狠地摩擦了兩把。

那時的梁靜茹還叫梁翠萍,祖籍廣東的她,生在馬來西亞森美蘭州一個華人家庭。父母都喜歡唱歌,梁翠萍也耳濡目染,從小在父親安排下參加歌唱比賽。

父親很愛梁翠萍,閑暇時,總帶著她和弟弟們釣魚、踏青、放風筝, 有時還會開玩笑地扯下她的馬尾,然後飛快地“逃”走。

但是萬千歡樂,終止于18歲。1996年,父親因爲得了鼻咽癌不幸早逝,年僅38歲。梁翠萍和兩個弟弟哭得撕心裂肺,在家中,跪著迎回了父親的棺木……

沒有了父親的羽翼,生活仍要繼續。無憂無慮的女孩,仿佛在一夜間長大。

臨近高考,梁翠萍和兩個同學組成了“藍色白開水”組合,參加“海螺新韻獎”歌唱比賽,最終取得了中學組第叁名的好成績。

優勝者的歌曲,被錄入了《第二屆海螺LEE COOPER紀念專輯》中。但唱片公司覺得這個梁翠萍相貌平平,只讓她爲其他歌手唱和聲,根本賺不了多少錢……

爲了供養兩個弟弟,梁翠萍主動放棄了讀大學,高中畢業後,她走上社會,經常去民歌餐廳唱歌,每次唱1個半小時,賺到的錢大概相當于100塊人民幣。

唱著唱著,她漸漸開始享受唱歌,然而在餐廳沒有未來,她感到迷茫且無助。

關鍵時刻,一個男人從遠方趕來,機緣巧合,陰錯陽差,深刻地改寫了她的命運。

二、

這個男人,便是和梁翠萍父親同年出生的李宗盛,當時是台灣滾石唱片高層。

1997年,39歲的李宗盛赴馬來西亞制作光良和品冠的專輯,順便物色新人。

唱片公司就推給李宗盛一張CD,李宗盛聽了前面推薦的幾首歌,對主唱都不滿意,反倒是對一個唱和聲的女生有興趣。

正好唱片公司錄了她一個清唱,李宗盛一聽,說好,就她了,約一下。

這個女生,正是梁翠萍。

但李宗盛太忙,沒等上見梁翠萍,就輾轉去了新加坡。梁翠萍媽媽一看時不再來,趕緊拉上女兒,一路狂追,跑到新加坡去見李宗盛。

李宗盛見到風塵仆仆的母女倆,看她們楚楚可憐,怯生生的,樣子讓人心疼,就讓女孩試唱幾首高難度的歌。

女孩一唱,李宗盛眼睛一亮,感覺找對了人,問她叫什麽,她說梁翠萍。李宗盛沉吟片刻,說:你願意去台灣發展嗎?不過,得取個藝名……

當時的台灣,文娛産業興盛,在東南亞國家中影響挺大。梁翠萍當然求之不得。從未出過遠門的她,便在夢想指引下,跟著李宗盛千裏迢迢地去了台灣。

然而,畢竟在馬來西亞長大,梁翠萍雖然得了一個很有詩意的藝名“梁靜茹”,國語仍講不標准,只好每天讀報練習,練完再到錄音室唱歌。

獨在異鄉爲異客,日複一日的孤單,讓梁靜茹變得敏感而自卑,感覺自己什麽都做不好。

台灣的冬天又比馬來西亞寒冷,導致她鼻子過敏,嚴重影響了錄音狀況。當媽媽打來叮囑的電話,讓她多穿衣服時,她頓時淚如雨下。

唱歌本來需要打開自己,坦坦蕩蕩地大聲唱出來,但這時的梁靜茹,卻把自己裹了起來,面對麥克風時有些拘謹。

李宗盛最初每天來一兩個小時,後來半小時就走了。再後來,只呆5分鍾。他還感慨說:再也沒有聽到靜茹當初試音時的聲音了……

有時,李宗盛甚至把眼鏡摘下扔到桌子上:“不唱了,不唱了,今天收工。”

本就自卑的梁靜茹,看到李宗盛這麽大的反應,眼淚又不自覺地落下,竟然動了一個讓人吃驚的念頭。

叁、

差不多一年後,有位朋友到台灣找梁靜茹聊天,發現她狀態很封閉。她本來想讓朋友聽一下她錄的歌,但朋友卻拒絕了,還勸她回去。

梁靜茹想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抱著寫滿了失落的筆記本,向李宗盛講述自己的心情。說她好想家,想要任性一把,回馬來西亞……

李宗盛先是吃驚,後來又覺得這也算是方法,就說:“那你回去吧,你就去找回那個最單純、最熱愛唱歌的自己,准備好了再回來!”

于是,梁靜茹又回到了馬來西亞的民歌餐廳駐唱,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她唱得很盡興,很自然,很有感覺。終于,半年之後,她真的找回了當初的自己。

1999年4月,21歲的梁靜茹再次殺回台灣。又經過近半年籌備,順利發行了首張個人音樂專輯《一夜長大》。

以“寫盡女人心”著稱的李宗盛,對這張嘔心瀝血的專輯很重視。公司開始了大張旗鼓的宣傳,准備好好幹票大的,卻不料,忽然之間,天昏地暗。

4天後的夜裏,梁靜茹正躺在床上,突然停電了,緊接著,冷氣也停了,床在暗夜裏像野馬一樣顛簸,差點把梁靜茹掀下床去,嚇得她縮在棉被中一直哭。

次日才知道,原來,台灣發生了20世紀末最大的地震,遇難人數多達2321人。一下子,整個社會都籠罩在陰暗的悲傷中,文娛産業也遭受重創……

結果,這張前前後後、斷斷續續花費兩年時間制作的專輯,最終只賣出4萬張。

梁靜茹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她聽說公司對簽約歌手的力捧程度全靠第一張專輯,如果首戰告捷自然乘勝追擊,如果首戰失敗,那就前途難料了。

關鍵時刻,李宗盛對她不離不棄,又全力以赴地爲她制作第二張專輯。其實李宗盛一直對她很寵愛,只是要求非常嚴格,如兄亦如父。

他不希望她走得太順,因爲經曆痛苦才會懂得珍惜。

制作過程中,工作人員在梁靜茹住處看到一份傳真,詞寫得不錯,一問才知道,這竟是梁靜茹男友發過來的情書……

男友名叫阿管,是馬來西亞一位作詞人,不僅才華橫溢,還成熟體貼,據傳是她回馬來西亞那段時間相識的。

雖然遠隔山海,但兩人的愛情穿越了山海。男友經常打越洋電話,噓寒問暖講情話,問梁靜茹的心情,還唱歌給她聽。但爲了事業,兩人一直未公開。

後來,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音樂人瑞業與光良,還以這段戀情爲靈感,譜出了一曲紅遍華人世界的歌曲,就是那首著名的《勇氣》。

2000年8月,唱片公司直接把專輯定名爲《勇氣》。梁靜茹也真的鼓起了勇氣,在發布會上做出了一個十分大膽的舉動。

四、

《勇氣》發布會上,22歲的梁靜茹,竟然大膽地向阿管公開獻吻,相當于直接官宣了兩人之間的戀情。

這波操作,在隱婚、隱戀成風的娛樂圈中,顯得太有勇氣,讓吃瓜群衆目瞪口呆。

此後,這首鼓勵她自己和男友的歌,也鼓勵了無數聽衆,甚至一度成了同性戀群體最愛的勵志歌曲:

“終于做了這個決定,別人怎麽說我不理。只要你也一樣的肯定,我願意天涯海角都隨你去……”

從此,華語樂壇多了一個“天後”,梁靜茹與孫燕姿、蔡依林、蕭亞軒站到了同等高度。她更化身爲“哆啦A夢”,口袋裏裝滿了勇氣,誰缺了就向她借。

入行3年的梁靜茹,徹底火了。唱片公司趁熱打鐵,以一年一張的速度,爲她打造了多張專輯,又唱響了多首經典歌曲。

諸如《我喜歡》《分手快樂》,前者熱戀的人都說好,後者分手的人都說好。反正不管你是哪種情感狀態,都逃不出梁靜茹的情歌宇宙。

等到第5張專輯《美麗人生》發布後,她首次獲得了“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提名。

奈何那年的對手是王菲,“天後”領到獎後拽拽地說:“我會唱歌這個我知道,所以對于金曲獎評委給予的肯定,我也給予充分的肯定。”

而梁靜茹雖然沒有獲獎,人氣卻依然居高不下。正是因爲太火了,以至于她産生了一些顧忌,最終錯過了愛她的男人。

據說,阿管的父母希望兩人能早點結婚,阿管也向她求婚,但她想先以事業爲重,結果,拖著拖著感情線就斷了……

興許是敗給了距離,也可能是敗給了時間,兩人在2004年情人節過後分手。阿管爲她寫下了分手歌《接受》,裏面有這麽幾句:

“一定是彼此不夠成熟,在愛情裏分不了輕重,誠實得過了頭。”

當拍攝《接受》MV時,無數舊時情景闖入心頭,梁靜茹的眼中淚雨滂沱。

而在當時,除了失戀,梁靜茹還有另一樁非常苦惱的事。

原來,梁靜茹雖然唱過很多流傳度極高的情歌,但形象被嚴重固定,她想要改變和突破,卻總感覺力不從心。

正在她迷惘之際,又有3個男人闖入了她的生命。

五、

“五月天”的阿信,是梁靜茹的同門師兄,他認爲她是一個非常勇敢的女生,就像破蛹的蝶,面對愛情時奮不顧身,就給她寫了一首搖滾風格的《燕尾蝶》。

總唱抒情慢歌的梁靜茹,剛開始很不適應這種快節奏的搖滾,一度覺得自己唱不了。直到試唱幾遍後,發現自己越來越愛這首歌。

將R&B風格引入華語樂壇的陶喆,是梁靜茹的偶像。當她得知要與偶像合作時,激動得睡不著覺,頻頻與偶像郵件互動。

陶喆爲她譜了一首搖滾情歌《我都知道》,高亢迷離的前奏,動感搖曳的曲風,如同醉酒時的歌聲,讓大家聽到了一個不同的梁靜茹。

編曲天才李正帆的名聲不太響,卻是業內頂級的大神。他曾到甯夏的小學支教,那裏的風景清新靜谧,孩子們淳樸率真,連可樂都沒喝過。

短短3天的相處,讓他內心大受觸動,離別之時,他把一段清風明月般幹淨的歌詞寫在了黑板上,返回台北的路上旋律又浮到腦海,于是就有了《甯夏》。

這張專輯的名字,被定爲《燕尾蝶 下定愛的決心》。這次大膽的蛻變,讓梁靜茹贏得了滿堂彩,再次提名“台灣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

在那個神仙打架的年代裏,與她同台競爭的,是同樣火破天際的張惠妹、孫燕姿、張韶涵。最終,她以一票之差敗給了金曲獎的寵兒孫燕姿,再次惜敗。

不過,當時的梁靜茹還沒有體會到金曲獎的“高冷”,能提名就已經很興奮了。而且,事業得意的她,又陷入了一場蜜戀之中。

六、

梁靜茹的新男友,是“五月天”的成員瑪莎。兩人是同事,都在1999年發布了首張唱片。

性格開朗的瑪莎,比梁靜茹大1歲,兩人很快成了好友,見證了彼此的失落與成長。而在梁靜茹與阿管分手後,兩人的友情也産生了“裂變”。

2004年11月,“五月天”發行專輯《神的孩子都在跳舞》。其中有首由瑪莎創作的《約翰藍侬》,裏面有一句歌詞:“一顆紅豆,爲何想單挑這宇宙”。

一年之後,“五月天”的阿信又與王力宏合作,聯手爲梁靜茹制作新專輯《絲路》。

在創作同名主打歌時,忙碌的阿信在衛生間寫出了“我將眼淚流成天山上面的湖,讓你疲倦時能夠紮營停駐”,事後他感慨,這是他寫過最美的一首歌。

绯聞男友瑪莎,也參與到了專輯制作中,他對其中的《很久以後》和《一對一》進行了編曲。

但是,無論怎樣,雙方都不承認戀情。連蔡康永都忍不住調侃:“全台灣都知道他們戀愛了,但他們就是不承認。”

2006年,梁靜茹在籌備新專輯時向周傑倫邀歌。周董在報紙上看到梁靜茹與瑪莎的绯聞,靈感噴湧,在《失憶》中的歌詞寫得像開車:“我和你拼了好幾夜約翰藍侬的圖片,卻拼不到一個永遠……”

“約翰藍侬”正是瑪莎之前創作的那首歌的名字。大家看到歌詞都意味深長地會心一笑,梁靜茹害羞感慨:“周董很厲害,但是也真的很賊……”

實際上,從小就失去依靠的梁靜茹,功成名就後,非常渴望婚姻與家庭。在當年的“愛的大遊行”上海演唱會上,她邀請瑪莎擔任嘉賓。

在唱到由瑪莎編曲的《一對一》時,身穿黑裙的梁靜茹徑直走向了瑪莎,邊走邊唱:“既然對我有感覺,何不勇敢一些些,來將我溶解……”

歌迷看到這裏,都瘋狂起哄。但對面的瑪莎繼續彈著貝斯,擁抱後沒有做明確回應。都說女追男隔層紗,女方都已如此主動了,爲何男方仍有顧慮呢?

因爲瑪莎是個不婚主義者,所以無論別人怎麽誘導,他都不肯公開和梁靜茹的關系。原本滾燙的愛情,在如刀的冷風中,漸漸熄滅冷卻。

2009年1月,梁靜茹專輯中有首《情歌》,仿佛是在化用瑪莎的詞,祭奠死去的愛情:“命運好幽默,讓愛的人都沉默。一整個宇宙,換一顆紅豆。”

與此同時,梁靜茹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來自另一個方向的,接二連叁的打擊。

七、

2006年和2008年,梁靜茹又兩次提名金曲獎,結果全都敗給了好友蔡健雅

屢敗屢戰的她,又在2009年第5次獲得金曲獎提名。這一次她的呼聲極高,仿佛拿獎是板上釘釘的事,卻爆冷輸給了陳珊妮

經過5次陪跑,梁靜茹在後台直接崩潰大哭。連瑪莎都站出來爲她鳴不平:

“她在網絡上每次票選都是最佳女歌手,她早已不差那個獎來肯定了……但也出局太多次了。”

雖說功名如浮雲,但沒拿獎是真難受,估計也就獲獎前的小李子能感同身受。好在一份新來的愛情,溫暖著梁靜茹的心。

2009年6月,31歲的梁靜茹回到馬來西亞辦演唱會。生日前夕,一名男子向她送上了價值17萬人民幣的鑽戒求婚,梁靜茹欣然答應。

男子名叫趙元同,比梁靜茹大3歲,是一位美籍華人,知名紅酒商。他在兩年前梁靜茹上海演唱會慶功宴上認識了她,兩人很快成了朋友。

僅僅兩年時間,他們就發展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但讓梁靜茹沒想到的是,眼前癡情的男人,未來竟會是噩夢一般。

2010年2月1日,梁靜茹與趙元同在菲律賓長灘島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之前曾被傳绯聞的李宗盛現場亮相,梁靜茹對外澄清說他只是自己的“幹爹”。

婚禮上,幹爹兼恩師李宗盛擔任證婚人,動情地說:“我是帶她進這行的第一個男人,今天親手把她交給她生命中第二個男人。”

梁靜茹潸然淚下,趙元同的話則更讓她動情:“謝謝你成爲我的另一半,完整了我的生命。以愛的名義和你生活在一起,是我認爲最幸福的事。”

梁靜茹也深情表白:“謝謝你,讓我成長爲更好的人。”

這場婚禮,他們分別在菲律賓、馬來西亞及中國台北宴客叁次,總花費超過500萬新台幣。

婚後的梁靜茹在發布兩張專輯後,直接淡出了歌壇,享受著婚姻的甜蜜。哪怕是一起吃路邊攤,她也感覺無比的自在和幸福。

2014年4月,36歲的梁靜茹生下了兒子趙奕晨,一家叁口極盡浪漫與溫馨,後來傳出老公陷入經濟危機,梁靜茹還不惜抵押房産來支持老公。

然而2019年,41歲的梁靜茹在暌違7年後發布新專輯《我好嗎?-太陽如常升起》 不久,老公趙元同被拍到與其他女子親密同行,疑似劈腿……

八、

一個月後,梁靜茹出現在新專輯的分享會上,唱歌中途,她突然情緒崩潰,轉身擦去了眼角的淚水。

隨後,她向媒體宣布了離婚的消息,稱兩人已簽完離婚協議,在走最後的流程。

5歲的兒子十分困惑,問她“爲什麽我有兩個家”,她只好委婉地跟兒子說:“雖然爸媽不在一起,但對你的愛不會減少。”

海底月是天上月,癡情人變絕情人。她難以接受離婚的結局,經常在聽自己歌時哭,一個人開車時也會哭,最後不得不找心理醫生,媽媽也趕來陪伴她。

2020年,42歲的梁靜茹第6次獲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獎”提名,她很高興,特意在黃紙上提前寫好獲獎感言,因爲大師說她命中缺少黃色能量。

然而,結果公布,獲獎的人卻是魏如萱。

梁靜茹悲哀地想:大師可能真有兩下子,因爲金曲獎的獎杯,也是黃色的!

其實,梁靜茹的歌比較大衆化,不夠前衛,缺乏引領時代的開拓性,而這,恰好不是台灣金曲獎喜歡的類型。

不過,她雖然沒有得到台灣金曲獎的認可,但早已獲得過“全球流行音樂金榜最佳女歌手獎”“中國歌曲排行榜最佳女歌手獎”等多項大獎,早已不需要更多獎項來證明自己。

有人說,她的聲音新鮮得如剛摘的草莓,唱盡了愛情的甜蜜和苦澀。聽她唱歌時,連窗外電線杆上的麻雀,都不忍心多嘴,所以她被譽爲“情歌天後”

蓦然回首,我們仿佛在梁靜茹的歌聲中經曆了戀愛的全過程。

告白需《勇氣》,熱戀皆《暖暖》,想念是《會呼吸的痛》,無緣時《可惜不是你》,連結束戀情都有《分手快樂》……

她的經典情歌實在太多,簡直可以串成一串項鏈,帶給歌迷太多的回憶和感動。

唯一可惜的是,情深如海的她,情路卻波濤洶湧,一點兒不平順。

2020年11月,媒體曝光了她的新戀情,說男方是大她14歲的畢加索集團亞洲區總裁林達光,還被拍到海邊擁吻照。

歌迷們以爲她走出了前夫的陰影迎來又一春,紛紛向她獻上祝福。

結果,僅僅過了3個月,她就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了分手消息:“合則來,不合則去。相處下來,彼此對人事物價值觀大不同,選擇退回朋友關系。”

人生在世,豈能盡遂本意;紅塵作伴,但求無愧于心。

浮舟滄海,立馬昆侖,回首往日種種不堪,余生無論能否遇到對的人,你都應該虔誠地活好每一天,努力去追尋,獨屬于自己的那一束光。

本文作者:萬小刀,首發萬小刀公衆號,從八卦中見人性,從江湖中見人心,歡迎關注萬小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