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哑姑性事

精彩内容:



  這幾天送飯的幾個廚娘看著有些奇怪的兩人驚訝不異,每到送飯時,只見桃花島禁地唯一個小男人,春光滿面,神氣*人。抓起碗筷大嚼猛吃,好像餓幾頓一樣……今天輪到我來送飯了心裏欣喜異常……看著啞姑越來越紅潤誘人的臉蛋,雙眼含情的凝視時啞童,時不時爲他盛米夾菜,端茶提湯,而他百忙之中報以她無聲微笑,好似密切小夫妻。自己心裏不盡發酸,滿不是滋味啞童,怎幺這幾天聽說你看起來又餓又累的樣子啊?(啞語)我忍不住問了出來。

  只見啞童猛然一陣搖頭,又狼吞虎嚥起來,也不知是什幺意思,又想問下啞姑還沒等自己問她臉色突然通紅起來低下頭也快速扒起米飯吃了起來……這是怎幺了?……她臉怎幺突然那幺紅啊?眼睛比剛才還要水還要亮……她一瞬間的風情竟然使身爲女人的我,不禁爲之心動,身材莫名的燥熱,下體還微微升起一絲麻癢……天哪,我現在怎幺那幺敏感了,看女人竟然其了反響……搖搖頭用眼角余光嫉妒的看了低頭吃飯的啞姑一眼,她真走運可以天天和禁地裏唯一個男人天天在一起吃飯生活,比自己強了多少倍,由于島上規定男女僕人不能隨便接觸,自己天天和自己一樣的女人吃住一室,沒有一絲變更……自從夫人這來個男人姐妹爭著來送飯,就連一向端莊嚴正的大姐都參加進來,看看男人畢竟和女人有什幺不同,有什幺魅力,使自己白天想,晚上夢裏也時常夢到的,最後一至決定採用輪流制,一人送一次。

  走出石墓,外面氣象是風和日麗,豔陽高照,正直中午。一條條桃花枝隨風飄揚。大片桃花從樹枝上掉落下,猶如下起了桃花雨,霎是迷人。彷彿置身于桃花仙境。

  天下地上到處飄滿桃花,看著那些還在樹枝上隨風飄揚的桃花,地上的人心中卻一片淒然,在美的花朵若沒人澆灌觀賞採摘,那又有何用!

  看著他們兩人親密切密的樣子,不禁觸景生情:這些年,每當晚上心裏多幺盼望一個男人陪自己相擁而眠度過那漫漫長夜,解除安慰自己心坎深處饑渴和慾火的煎熬……可是島規……那個女人竟然和一個男人天天在一起,真恨不的把自己和她對換地位……心中妒火很快點燃了這些天積存起來的慾念,妒火攙和著慾火勢不可擋在身材裏熊熊的燃燒起來……這又有什幺措施呢?只能無聲歎息老天的不公!快步回到廚房,放下食盒和幾個姐妹打下招呼,在她們習慣暧昧了然的眼神中促回到自己房中。插上門,走到床前脫掉身上的衣服,躍過粉紅的布簾,仰躺在床頭,左手急速朝胸部豐挺撫摸上去,揉捏起來。右手順著光滑平坦腹部慢慢向下伸出……一會的工夫滿屋都是粗重的喘息聲和那滋滋淫穢的聲音!

  看著急急回到房間裏叁娘,滿臉紅暈,眼角含春的還加雜著滿面嫉妒的模樣確定是什幺事挑起情慾,看她剛從夫人回來莫不是被那個小 男人引起的。

  雖說現在還有點小,但也總比沒有強吧!這幾天好像找到發洩口,姐妹幾個做那事越來越頻繁了,就連自己也是一樣,每次送飯回來都忍不住一邊想像著他壓在自己身上盡情玩弄自己一邊用手指解決……雖然現在每天晚上自己都要弄上幾次,但是心中的慾火卻有增無減,比以前燒的更勝,持續的更長了。隱約知道是受那個小-男人影響的原因,心中不禁産生一種懷疑,男人就那幺好嗎?離開男人我們女人就不能過嗎?

  答案是否定的,要不怎幺那幺姐妹們整天愁眉苦臉的,凡事都無動于終,晚上那幺寂寞難耐,白天送飯幾乎都自己催促下才托托拉拉的去,自從那小男人來到禁地以後,掙先恐後的去夫人那送飯,就連自己都忍不住攙和進去,想近距離看看朝思暮想的雄性男人。

  這可是禁地的寶貝疙瘩啊,姐妹幾個常借送飯時間和他套進乎,剛有些起色,漸漸和他熟了起來,誰知半路殺出個陳咬金,被夫人身邊的那個啞姑給近水樓台先得月了,和姐妹們套近乎的時間都少了,整天和她形影不離!

  特別這幾天看著那對狗男女眉目傳情,親親喔喔的樣子,在這沒有男人的禁地哪個不嫉妒那女人呢,不說別人就說自己都嫉妒的發狂……真不知那女人有什幺好的,讓他那幺著迷,除了臉蛋比姐妹幾個好看之外,要比身材也都並不比她差,五娘比她年輕一倍,姿色也不差多少……看著旁邊幾個姐妹心思逐漸有些發叉,好像都束起耳朵仔細聽叁娘房中的聲音起來,忙分咐她們籌備晚飯的材料來疏散她們的注意力,要不然非得全部進屋解決不可,那可就當誤事了!該讓她們挑水的挑水該洗東西洗東西……看著她們開端繁忙起來,不禁在心中無聲的歎息一聲,放下手中的摘好的青菜,收到框裏,放在廚房的菜架上。和平時一樣拿起扁擔,挂著兩個水桶向藥園走去。

  一片四周圍滿桃樹的寬大空地裏,黑色肥渥土地上的長滿奇珍異草和各種藥材。開滿藍的紅的黃的……各種色彩的藥花,欣欣向榮,好似奇花鬥豔。藥園對面是一條約四五米寬猶如碧玉般的清澈小溪,在豔陽下波光粼粼靜靜的流動。溪流中間架了一座木橋,方便人通行。溪邊上的桃樹上時不時飄下幾片粉紅桃花瓣,隨波逐流。偶而幾只快活的小鳥落在溪邊喝水,更增其詩情畫意。

  藥園並排分叁大塊,左邊種的都是常見的藥材,中間種的一可貴的藥材,右邊種是一些罕見可以如藥的異花珍草和天材地寶。雖然桃花島四季如春,氣象濕潤,很合適藥材生長,但有些藥材喜濕土,所以要常澆水。主人還特意吩咐幾種可貴的藥材,該澆的水一次也不能少,否則那幾種藥材要是出了什幺錯池……終于澆完了,心裏忍不住唠叨一句!

  雖然要澆的藥材不是很多,但也挑了十幾桶水,捶了捶微微有些發酸的肩膀,把扁擔和桶放在藥園裏的小溪旁,洗了一下微微出汗的臉,就坐在經常在這條小溪洗澡的岸邊休息一下。

  睜睜的看著那清澈如境的溪水映出的倒影,因運動而有些蓬鬆黑色長發斜挂在兩耳邊,微微湧現的幾絲皺紋的額頭和眼角的魚尾紋,好似時刻提示喧告她已不在年輕。水潤略顯愁悶還夾雜著一絲無奈的眼睛,幽黑眼瞳深處彷彿暗藏著一團彷彿能燒盡事間萬物的火焰和極度的寂寞空虛,小小的鼻子,不大不小略顯肥厚的嘴唇,還挂著幾滴未乾溪水的豐盈雙頰,因爬坐拄地的雙臂中間更顯高聳的胸口,把那寬大的僕衣撐的前後沒有一絲于地,飽滿肥大,高如山丘。

  雖已四十有五,但還風度猶存的容貌。好一會才回過神,成熟端莊的臉上升起一陣淒傷的苦笑,默默的拿起腳邊的扁擔水桶向那升起崔煙的桃花林深處走去……溪水還在靜靜的流動,桃花樹還在隨風擺動,發出火熱光芒太陽還在無私的照射大地,奇花異草還在茁壯成長,一切又恢複的往日的安靜,岸邊那片猶如被圓大磨盤壓彎的青嫩小草又重新慢慢的挺起腰桿……崔煙袅袅,白煙陣陣,一個約十來平方的石屋頂部煙筒裏冒出陣陣白煙,迅速向陽光偏西的天空擴散開去。

  高大的石頭砌成的廚房旁邊是一排六間青瓦木頭房子,約兩米五高,只比廚房矮上一些。因爲海島氣象濕潤,島上的石房太昏暗朝濕,所以人都是住在乾燥的木房裏。

  雖然太陽還沒下山,和往常一樣該做晚飯了,島上四十幾個人的飯菜都要從這個廚房做出來的,所以每天都要提前做好,然後在送出去。

  雖然太陽還沒下山,和往常一樣又該做飯了。因爲島上四十多個人的飯都是從這送出去的,所以每天都要提前把飯做好,然後送出去。這不,廚房裏已經有四個還算俏麗的身影開端繁忙起來了。青色的房頂已經升起了一層厚厚的白煙,矇矇眬眬好像仙界一般,仙霧籠罩。

  嘩啦一陣水聲中,一雙白嫩的小手拿著一紮粘滿泥土的青菜,放進盛滿清水的木盆裏翻滾洗刷。頓時使剛剛還很清澈的水迅速變成土黑色。一點點被青菜激起的汙水散落在一張冷清的臉蛋上。來不及擦拭一下,忙把洗好的青菜放在切菜的木版上,然後又從地上拿起一紮青菜持續洗刷……一個面色妩媚還有點妖燒的女人,正拿著一把菜刀,在一陣嘭嘭……的聲響中,快速的切著木墩上的鮮嫩的青菜。

  只見她手中菜刀毫不間斷的高低翩飛,所過之處木墩上的青菜迅速迅速變成一條一條的。然後手刀向切好的青菜一攏放在旁邊已經裝滿的菜盆裏。拿起裝滿切好青菜的木盆,一下倒進面前已經被燒熱的大鐵鍋裏,頓時一陣油水相遇的吱拉聲響了起來,拿起那個大號的鐵菜鏟,快速的在鍋裏翻弄著。

  不一會,一股清香撲鼻的菜香從鍋裏飄了出來……只見那滿臉溫柔的女人拿起肩上的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珠,又拿起那大號的鐵鏟把抄好的青菜鏟了出來。

  聞著那誘人的菜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等回過神來,一看火堂裏面柴拉,忙塞了幾跟幹木柴進去,不一會,火堂裏的火茂盛起來,幾個火頭也從火堂裏竄了出來,把自己青春貌美的小臉蛋烤的紅通通的,身上也被茂盛的火苗烤的隱有一絲疼痛,把身材稍稍的後移,這才感到好了許多。一個在洗,一個在切,一個在炒,一個在燒。使的廚房顯的繁忙異常。

  廚房裏的煙霧越來越濃,空氣裏也有一股嗆人的味道。可廚房裏的人好像毫不在乎,持續繁忙著。看到大娘提著扁擔水桶一臉疲憊的走了進來,我忙從地鍋前站起來,(地鍋:以前農村燒柴做飯的爐子)跑到她面前把扁擔水桶接過來,挂在以前的地位。走到她身後幫她捏起了肩,看著她慈愛的回頭對我笑了一下,又拿起木柴塞進地鍋的火膛裏替我燒起火來。我心裏一暖,更加賣力的替她揉肩捶背起來。

  她彷彿就是我的慈母一般,從小到大對我一直很照顧,很觀懷。不讓姐妹們欺負我,不讓我幹那些又髒又累的事情,她好像就是我從小到大的掩護神。每次見到她我都很開心,很快活,特別是見到她笑時我的心裏就會感到很幸福……小時候她牽著我手散步,教我怎幺用開滿桃花的樹枝編織桃花帽,教我洗衣,教我升火……五年前的那個淩晨,我和往常一樣起床穿衣,當剛要穿褲子時,創造自己雙腿之間穿的白色粗步亵衣上沾滿腥紅的血迹,頓時使我不知所措,嚇的我沒有穿衣就大哭著跑了出去,是她溫柔的抱著我,安慰我,讓我別怕。

  她告訴我:「 那是陰血,是每個女人都要經曆的,又捏了一下我剛剛隆起的胸脯,你現在長大了,從今往後你就是一個女人了。以後幾個姐妹就常拿那件事開我玩笑。每回都羞的我鑽進她的身後,不敢見人」。

  五年前,十叁 的我成爲了女人,也使我慢慢感受到了當女人的苦楚。我開端明確小時候我和她睡在一起,半夜老是被她和隔壁的喘息聲和另一種奇怪的聲音吵醒,我問她:你們在幹什幺啊?她紅著臉告訴我,等你長大了就會自己明確……在姐妹們長期夜晚的燻蒸下,十五 歲,我終于迎來了自己第一次初潮!

  雖名義上她是我的大姐姐,但是在我心裏她就是我那最親最愛的母親,永遠永遠都不會變。看她頭上幾跟白髮,心裏不禁一陣發酸,她又老了好多,都長出白頭髮了……我在廚房裏最小,所以大家叫我五娘,今年十九 歲。細眉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同時胸部和屁股在幾個姐妹裏也是小的……這讓我時常擡不開端來,但是我的皮膚可是最好最白的,也是最俏麗的,這才讓我稍稍的找回點自負。

  和二娘一起把禁地外的飯送到處所以後,我和二娘一邊走,一邊說:「 二娘,今天叁娘怎幺回事啊,中午一送飯回來,就進屋了。這是怎幺回事啊」 (啞語,以後不在提示了大家知道就行了,每說句話提示一句啞語也挺累的)只見二娘滿臉又是紅暈又是嫉妒說:「 她呀,不就是想男人了!」想男人?

  「 是不是夫人那剛來的還沒我大的那個啊?」「 可不是!除了他還有誰,你也知道禁地不就他一個男人。你沒看自從他來了都搶著去送飯嗎,就連你也不是一樣啊。」我不禁滿臉紅潤,急忙搖滾頭說:「 我不是的,我只是想看下男人是什幺樣的罷了!」二娘不語,心裏想道:我不也是想看下男人是什幺樣的,島規又那幺嚴,好不容易來了機會,卻被人家搶先了……難怪大家都那幺賭氣呢!看來是沒機會了!

  我看二娘不語臉上還有慢慢升起的惱怒之色忙說:「 二娘,你別惱,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我不是想和你們搶,要不明天開端飯我就不送了,讓你們去送好了吧!」二娘笑道:「 好了,我又不是生你氣你慌什幺啊!」「 那你生誰的氣啊?」「 叁娘的?」「 不是,你別瞎猜了!我是生那個夫人身邊那個侍女的氣。」「 ???爲什幺啊?」「 你沒看那個小男人都不怎幺理我們了嗎?確定是那個女人搞的鬼!」「 是啊,是啊,這幾次我送飯看他們好親匿啊,都沒和我說過一句話了……」二娘搖了搖頭,氣鼓鼓的不語。

  「 二娘,你看出來男人和我們有什幺不一樣了嗎?」二娘臉色一紅,搖搖頭說:「 除了男人胸部沒我們女人大,皮膚沒有我們好,嘴上長鬍子外,就不沒有其他創造了。」「 二娘?你怎幺創造的啊?我怎幺沒看到小男人嘴上長鬍子啊?而且他皮膚也很白啊,並不比我們差啊?」「 那是他還小啊,你天天送飯時沒看到啞一啞二……他們嘴上嗎,皮膚個個黑黑的……」「 我不愛好他們,他們看我眼神怪怪的好像把你吃了一樣,好嚇人啊,所以就沒敢仔細看。說完身材還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就像女人一樣,男人也饑渴啊,幾十個)「 二娘,你不怕嗎?」「 怕,是有那幺一點,不過你沒感到很刺激很舒服嗎?還有全身發熱?」「 刺激?舒服?發熱?」發熱是有點,不過是羞的。但是那個什幺刺激和舒服一丁點都沒感到到,畏懼的感到到是有很多,我不禁用看到什幺珍奇動物一樣的眼神迅速把二娘全身高低看了幾遍,只見二娘彷彿已經陳醉她所說的境界當中……黑亮的頭髮兩邊打了一個蝴蝶發輯,黑細又長的捷毛,細而濃的彎眉,勇敢彷彿略帶挑逗的眼睛,高挺的小巧鼻子,紅豔誘人的嘴唇,媚媚的臉蛋。雖沒自己俏麗,但比自己多了一分誘惑妖豔氣質。

  還有衣服上少扣兩顆扣子漏出大片肌膚雪頸,高高的胸部,圓翹的臀部,不高不矮的個子。此時她眼睛裏滿是迷醉,臉蛋紅撲撲的,真是嬌眉動人。

  忙拉醒站著不走正在陶醉的二娘。如果不是我要被餓扁了,還真想讓她陶醉下去。快走吧,趕快回去吃飯了。我都快餓逝世了!……心道:就知道吃,哎……在讓我陶醉會不行嗎,真是的……「 二娘,除了這些,你還創造什幺了。我每天送飯看那個小男人也沒創造其它的不同啊?」「 我也沒有創造啊!」「 那你們怎幺那幺想男人啊?男人就有那幺大魅力嗎?他們身上到底哪個處所和我們不同啊?那幺有吸引力啊?」 (其實最近每天晚上夢見一個男人和自己赤裸裸的壓來壓去,想弄明確夢裏的男人和自己是在幹什幺啊,但是又不好意思問別人,只好旁敲左擊了……)只見二娘也有些扭扭捏捏的說:「 實際我也不怎幺明確男人和我們不同在哪裏,但是我們女人不是這裏不是有個小洞嗎,看著她指的處所。我不禁羞的滿臉通紅,想就此跑了開去。但是爲了心中困擾著自己的那個疑問,不的不*自己留下來。」「 據我視察,男人一看到我們,他們那裏就頂起了篷帳,好像裏面有個東西硬了起來一樣。應當是一個棍子的形狀,看著二娘並起中食兩根白嫩細長手指並在一起形成一長條狀物體……」我不禁心跳加速,面紅耳熱,全身血液彷彿都動了起來,那羞人的部位好像流出一絲什幺液體來,雙腿不禁用力夾緊。

  「 我們這有個小洞,他們那有個棍子,應當是他們把棍子放進我們的這裏……」只見一只苗條白嫩的手並起雙指形成長條狀,然後另只手握起形成一小巧圓形,然後慢慢接近,終緊緊的合在一起……透過夕陽,它們彷彿那是樣的完善,那樣的天衣無縫……二娘那玄之又玄的理論,外加「 實際表演」,使我心中亂糟糟的,吃飯時精力恍惚,搪塞完衆人和她的詢問,迷迷糊糊的跟在她們身後走進桃林深處……明月當空,繁星點點,柔和的月光下桃林隨著微風的撫弄沙沙做響,花瓣紛飛。蛐蛐青蛙拚命的叫嚷聲,給明亮的黑夜增長無窮活力。

  坐在只到脖頸的清澈小溪邊裏,屁股下滑滑的鵝卵石,滑過肌膚的清涼溪水,時不時的還有幾片從花瓣從眼前飄過。都沒喚回她的心神。隨著幾點清涼的溪水當面打到臉上,才使自己甦醒過來。

  看著她們互相潑水玩鬧,想著心事的心裏不禁放鬆下來,姐妹們每天最輕鬆快活的時刻就是一起來這洗澡了,用清涼的溪水洗去一天來身上的汙垢,沖掉心中的寂寞空虛,忘掉那些所有不高興的事。自己別把她們的興趣損壞掉了,微笑的看著她們潑水玩鬧,時不時的也摻和一下。

  月光下,安靜明亮的溪流很快被打破,漸漸蕩起一片波紋。水花水點滿天飛,幾條雪白的身影在溪水裏追逐潑水,雖被呼拉作響的四下飛射溪水散到身上,並沒伴隨著滿天的尖叫,但也能看出其戰況激烈。布滿水珠的一張張俏臉上無聲發出歡樂的笑容……好一會兒……桃樹枝下,一個成熟端正還夾雜著一分貴氣,約四十多歲的女人,現在正在撥弄濕透的亂發。全身還算白晰的皮膚,臉頰胳膊脖頸腰肢飽滿略帶一絲富態,小腹隱隱有幾分贅肉,胸巨臀寬。比那端莊貴氣臉盤還大幾分的一對宏大乳房,猶如兩座巨峰顫顫巍慰。銅錢般略大的褐紅色乳暈,同樣褐紅色像圓形花生米的乳頭。

  還算硬朗白嫩的小腹隱隱長起了幾分贅肉。烏黑稠密的陰毛,遍布全部胯間,彷彿是一大片草木茂盛的黑森林,現在卻濕露露的沾在一起垂在胯間深處,時不時滴下幾點透明的水珠。一個飽滿腫脹的的深紅色肉包在濕潤粘在一起的黑森林下若隱若現。

  透過間隙,一束束清亮的月光照在黑色森林的縫隙裏,漏出一瓣水潤光澤微翹的紅色肉牙,正靜悄悄的在月光下冒出頭來,一片黑色裏的一點紅,彷彿正散發出無窮誘惑力,讓你忍不住想輕輕的含在嘴裏,細細的品味輕咬。

  寬圓肥大的屁股,猶如裂開的兩座宏大圓形山丘,山丘上卻顯的雪膩異常,可是很少流露在空氣中的原因吧。峽谷深凹細長,彷彿一眼望不到底。

  昏暗樹影下的溪水中,沖滿肉感的雙腿乎明乎暗。全身彷彿熟透要爛的桃子,成熟撩人……風情妩媚,舉止勇敢,約剛到四十的女人,水波盈盈的眼神,圓圓的媚頰,紅紅的嘴唇,晰白的雙肩胳膊,上半身仰躺在岸邊的青嫩小草高低半身卻坐壓在清澈的布滿滑潤鵝卵石的溪水裏。

  仰天斜躺的胸前,一對尖圓猶如竹筍,略長微垂的肥碩乳房在空氣裏晃晃悠悠,乳暈嬌小承深紅色,大如蠶豆的深紅色乳頭,隨著喘息微微高低擺動蕩出一陣陣白花花的乳波,誘人之極!

  不粗不細的柔滑腰肢津在水裏,白晰的小腹下是一叢稀疏的長長黑色陰毛,好像一撮黑色水草隨著溪水流動左擺右搖,霎是好看。

  深紅的兩片嫩肉猶如被夾扁的桃花,紅嫩鮮豔,時不時還有一條擺動的黑影在上面擦過,在水流的沖涮下越顯嬌嫩紅潤。一雙白嫩嫩的大腿時不時帶動精巧的小腳從水中踢出又鑽進,使那片水流形成一團小漩渦慢慢的旋轉。

  濕碌碌的長張黑髮露出水面的部分不段的滴著水珠,冷清卻帶一絲若有若無的哀傷的嫩臉上,那雙眼睛卻好似紅熱無比,彷彿能讓你融化在裏面,小巧孤傲的鼻子,猶如草莓的柔唇,微尖的下巴,眼臉中冰與火的聯合,使已經叁十幾歲的那張不算出衆的臉龐,頓時沖滿冷熱並存的奇特氣質,想讓你去接近她,又彷彿拒你千裏著外,讓你患得患失,遲疑不定,慢慢的陶醉其中……香嫩的雪頸,無骨的香肩,溪水漫過酥胸,它不圓但卻大,它不扁但卻翹,猶如裝滿汁漿雪白透明的大水袋,根細身粗,上面淡色青筋易析可見,飽滿多汁,軟嫩誘人。

  香滑細平的腰腹,清澈深水中的幽谷,紅嫩瓣薄的嬌小花朵,盤坐而彎的雙腿,苗條有力。肥圓而坐的屁股,把那溪底的光滑鵝卵石們壓的東倒西歪……溪水裏,水只到腹部,烏髮微濕披散在背,仔細清洗身材約叁十歲的女人,白窄的額頭,細細的彎眉,小小的鼻子,櫻桃似的小嘴,細尖的下巴,溫柔的臉頰。

  猶如小家碧玉,又猶如鄰加小妹,溫柔體貼,臉總是挂著微笑。

  只見她那雙小巧的嫩白小手,在身上搓來搓去,好像潔白滑嫩的身上有數不完的汙垢一樣,細白的雪頸向後略仰,雙手翻複的在上面搓弄起來,削肩白臂,猶如兩只碩大雪梨的乳房,在一陣陣水流沖涮下發抖動搖,更顯其雪白透亮,香脆誘人。一滴滴散布其上的晶瑩水珠,彷彿更使它清新可口……幼細蜂腰,平坦率滑的小腹,水中的尖圓翹臀,身圓頂尖,白嫩異常。一團飄散的烏影被緊緊夾雙腿之間,苗條的大腿競然被夾的沒有一絲縫隙,使的看不到裏面的全貌……一個約十八、歲左右的俏麗少女,靜悄悄坐在溪水岸邊的一塊石頭上,身上的水痕已經散盡,半濕柔長的青絲從兩邊散落在身上,雪嫩的嬌額,細長的柳葉彎眉,嬌小的瓊鼻,櫻桃似的小嘴。在她不遠處那個雪白身影還在不停的搓洗……此時紅潤的下唇被渺小潔白的貝牙咬的隱隱發白,柳眉輕皺,紅潤的臉頰,睛神飄渺,一派想心事的樣子,幼細白藕般雙臂圍繞著苗條嫩白的雙腿,小下巴輕輕的壓著豎起並著的光滑膝蓋,在下巴下的空隙裏,露出一對猶如小碗倒扣,白嫩彈滑的乳房,頂上是一抹圓形粉紅乳暈,黃豆大小的乳頭,粉嫩嫩的紅嘟嘟的。

  側面圓滾苗條又有些幼嫩的雪白大腿,短小適中的嫩白小腿,嬌氣精巧宛如貓爪的秀足。窄窄的粉背狹長而雪膩,在月光下更是白滑滑的一片,猶如月下的小仙女。

  終于洗乾淨拉。看到小五娘又走神了,心中不禁有些擔心,吃飯時就感到她和往常不一樣神情了。一個青春生動略帶幼氣,滿臉純摯的小姑娘能有什幺心事啊。莫不是?

  輕輕拍了拍她那嫩紅的小臉蛋,終于回過神來了。笑到:「 怎幺了想男人拉?我們廚房的小美人難道也開端思春了?」看她臉色脹紅,像被說中心事的樣子,心虛的拚命搖頭,最後羞的把頭埋進腿彎裏,不敢看我輕輕的搖頭,心道:這小丫頭太愛害臊了。動不動就臉紅,可是等到她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就會明確,再害羞有什幺用,也沒人疼你,愛你,關心你。一輩子孤苦終老,孤單的過完一生。這就是在桃花島的命啊!哎……心中重重的歎息一聲,不知不覺中眼角慢慢的濕潤起來。

  海風輕輕從海面向桃花島襲來,天上地上頓時被一片沙沙聲蓋過,逐漸又消散的無影于蹤,來的快去的也快,天空的明月此時也顯得閣外冷清……伴隨著一陣腳步聲,四周安靜了下來,只聽到又陣風吹桃林聲,和遠處蛙蟲歡樂的叫聲。

  樹上的桃花好像永遠落也落不完,半個月過去了,枝頭上的的桃花依舊還是那幺多。

  蔚藍色的天,微鹹的海風,粉色的花,粗矮的桃樹,還有那綠油油的青草,綠草如蔭的草地上還鋪了一層粉紅的「地毯」,真是人間仙境啊。

  站在已經很熟悉的樹林裏,貪婪的呼吸著清新的空氣,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大自然氣味,四週一片祥和安靜。心況神逸、忍不住陶醉其中,彷彿已經融入自然中,身材也成爲大自然的一分子。一個不大的石山旁、有一片鋪滿大小石子的空地,兩間茅屋遙遙相對。

  四根不粗不細、兩米多高的木樁、乘四方形豎插在山石旁的小片空地上,用細長枯草做成的四面圍牆、卻只是一米多左右,圍牆下遮上空。如果站立在裏面、只能勉強把一個一米叁左右的小人遮住,柱子上頭也是用枯草做成的屋頂,全部簡陋的茅房。

  照著空地的草牆有一扇木門與草牆一樣高,屋後是一望無際的粉紅桃花林。茅房對面是一個四平方米大小、兩米多高的茅屋,四面用枯草全部封閉,一處都沒拉下,只有前牆有一扇木門。茅屋外邊上放一個扁擔和兩個水桶。屋裏四面牆壁還有地上,竟是用木闆拚成一塊連著一塊,雖木闆大小不一、但拼湊出來的牆壁幾乎沒有縫隙存在。地上放有一個很大的圓形木桶,約一米高、兩米寬。

  在木桶不遠處的半空中,一個歪嘴油燈在那裏豎掉著。屋裏牆壁上木闆的表面,顯得非常濕潤,地上有幾塊未乾的水迹,木桶裏更有一層薄薄的水,顯示出經常被人應用。從屋裏擺設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洗澡用的浴室了。瀝瀝……一陣輕響,由小到大,逐漸把周圍的安靜祥和睦氛損壞。但是我沒有在意,也沒時間去在意這些。在瀝瀝水聲剛剛響起的時候,我迅速無聲的爬到身邊茅屋的草牆下,輕輕拔開草牆那厚厚礙眼的枯草,偷偷的朝裏面張望起來。

  飽滿圓大的兩瓣肉丘,在外面明亮的空氣裏,更顯白嫩異常,彷彿就像兩輪對角的半圓彎月,在枯黃草牆缭繞下,散發出白亮猶如瓷器般的誘人光澤。雖然每天都會看到,但是還是忍不住喉嚨發乾,心跳加速,連茅坑裏散發出來的異味都忘記了,全部心神都缭繞著它,彷彿現在都能感受到它的白嫩柔滑,香軟彈手,使我流戀往返,怎幺也看不夠,摸不夠。

  因蹲著、使緊夾的股縫裂成了v形,如長長的峽谷,那深深狹長的股溝盡頭,一道白色的水流擊射而下,擊打在她胯下的土溝裏,發出一陣瀝瀝的的水聲,隨著水流的水量增長、速度加快,聲音也隨著增大起來,發出一陣嘩嘩…的水聲,好似一條急速奔流的小溪。

  好一會,又變的瀝瀝啦聲,直到消散。看著奔流水柱慢慢消散,水流變成了水珠,直至滴滴拉拉的消散不見…我的眼睛卻瞪的更大、心跳的更快,忍不住貧住呼吸,緊緊的盯著、好像生怕錯過每個細節……只聽啞姑發出一聲微弱舒服的鼻音,在也感到不到有什幺流出來,輕輕的晃了晃她那白肉滾滾的肥碩屁股,好像要抖落什幺東西似的。

  只見飽滿的肉丘高低顫動了幾下,頓時使全部茅房裏耀眼生輝,一陣肉波臀影,彷彿天地也一起隨之晃動……兩滴晶瑩惕透的水珠一前一後的從那股溝盡頭掉落下來,迅速的下落、下落,那一刻彷彿它們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時間也爲它們結束,只有它們在動,直至掉入那無底的深淵,世界才恢複正常。白嫩飽滿慢慢結束顫動的兩瓣山丘,深長分明溝壑,它是我心中的可貴希世寶貝,使我癡迷、渴望、也是我願望的發洩地。

  心中的懷疑達到了頂點,男人和女人的胯間到底是怎幺個不同法?……看著眼前的山丘向上移動,直至消散在灰色的褲子裏。迅速站了起來,輕輕的拍掉身上的草屑,又稍稍平息一下心裏的慾火,悄悄的走到屋前迎接裏面的俏人兒。

  茅屋的門從裏面慢慢被打開,一個叁十高低的俏麗的小女人,一臉輕鬆的走了出來。我高興的迎了上去,站在她的身邊,拉著她白嫩無骨的小手,仰望看著她悄悄爬上的一絲紅暈的臉蛋,心裏頓時升起了一股滿足感。另一只手悄悄的爬上那飽滿圓翹的肉丘上揉捏起來,安慰下一上午對它的思念之情。

  剛揉捏了幾下就被一只溫暖的小手抓住,迅速的把我那依依不捨的手拉起來,我不禁有些腦怒的瞪向那最魁「禍手」。剛才還有一絲紅暈的俏臉此刻滿臉通紅,好似塗滿了紅胭脂。她有些惱怒的看了我一眼,又迅速的朝周圍張望了起來,看到沒有異常,才松了一口吻,突然繃緊的心也放了下來。

  只見她又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帶著斥責的眼神瞪著我,好像我犯了不可饒贖的毛病一樣。本來就很好看的臉上,因爲羞澀,慌張和惱怒而更增她的風情魅力。看著她那風情嬌媚的臉蛋,我心裏的那點怒火迅速被撲滅,化爲癡迷和自滿。她現在是只屬于我,她的惱,慌,羞,媚所有的一切、此時都是爲我而綻紡。

  此刻我的心裏無窮滿足,彷彿只要她在我身邊一切都不重要了,一種叫幸福的情緒沖滿了還有些幼稚的心房。

  ***    ***    ***    ***著急的等候著夜晚的到來,好實現這些天因偷看而升起的願望。看一看那誘惑無窮的股溝盡頭到底是什幺樣的光景…終于把梳妝台擦完了,伸展一下有些酸麻的身材,正好看到啞姑擦完桌子站了起來,急忙慇勤的走過去,拿過她手中的抹布,連同自己的一起放在木盆邊沿上,洗了一下手,又迅速的在自己身上擦乾淨。把她按到木凳上,又坐在她面前,看了一眼她滿臉羞澀和喜悅的臉龐,拉起她的小腿,把穿著鞋子那秀美的小腳放在懷裏,替她揉腳捶腿起來。

  自從和她有了「正當」關係以後,我們兩的情緒迅速升溫,無論吃飯睡覺幹活,還是上茅房都是一起吃一起睡……好像一對新婚的小夫妻一樣,甜甜蜜蜜的,這段時間是我在桃花島最快活幸福的日子。特別是還可以每天晚上做一額外的事情……經過這幾個月的視察,主人每個月都會來四次,每次都是吃過上午飯才來。而且每次來都拿了一些奇怪的藥丸給夫人吃。可能是給夫人治病的吧。

  雖然控制了主人每次來時間規律,但是啞姑還是不肯讓白天碰她,還說什幺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那時候主人來了,被看出漏洞,那下場……雖然很不甘心,但是爲了小命不受到任何危險,也就忍忍了。最重要的還是讓啞姑安心,要不然,憑她那個性格,見了主人也會漏出馬角。

  今天的晚飯送來的比往常都要遲,幾位送飯的姐姐也沒了以前的熱情,這讓我有點奇怪,初來時可是拉著我聊個沒完的,那個熱情勁讓我真是身受激動。仔細一想,這才想起都是我自己的錯,只顧著和啞姑增長「情緒」,已經好多天沒和她們認真的說會話了,難怪她們這幾天看到我就瞪眼……今天本來是五娘送飯啊,剛想過去和這位小姐姐過去道歉,誰知她把飯一放,看到我走過去,小臉猛的一陰,對我翻了個白眼,一扭小腰怒氣沖沖的走了……前後的態度溫差不禁使我心裏一陣不是滋味,爲難的把手放下來,這能怪誰呢?

  「怪只怪自己吃著碗裏,忘記了鍋裏……」一邊催促啞姑一邊風捲殘雲般把飯吃完,把殘羹剩飯和碗筷收拾好,拉著啞姑急忙走向自己的小窩。

  關上石門,從後面抱著啞姑細腰向床前推去,貪婪的呼吸著她身上的女人特有的體香,使沒有喝過酒的我全部人卻醉了幾分。猛的一把她推爬在床上,使她上身爬伏在床鋪上,而下半身卻彎在床沿上,迅速退下那礙事的褲子,拉到腿彎上,把全部臉都埋進裏面,一解白日裏的相思之情。〉不理會身下的人兒微微的掙紮,深深的嗅著上面的迷人臀香,滿臉陶醉的把臉在股縫裏擠壓摩蹭著,好像要把上面的味道永遠的留在頭腦裏,一刻也不要忘記它那迷人的清香。直到缺氧才把臉伸出來,爬在上面大口的呼吸著空氣。

  好一會,看著面前的屁股,不知道是什幺原因,好像比以前更加飽滿圓大了,更加白嫩異常了。好像用手一掐,就能掐出水來。移〈在它被扒出來的那刻起,彷彿它就是這裏的主宰,所有的東西都要隨之黯然失色,成爲它的襯托。就連那燈光都掩蓋在它的光芒魅力之下。它彷彿是被從中間一分爲二的滿月,圓嫩大翹,白香四溢勾魂奪魄。簡直就男人的治命兵器,靜靜的挑逗著男人的底線,刺激著他的神經。

  摸著濕露露的臀肉,滑嫩異常,猶如溫玉。隨著捏進去揉過來,肉丘上的軟肉快速的變成各種形狀,時而圓時而扁。努力的把嘴張到最大,使口裏含的更多,一會而吸吮輕舔著,一會而用牙齒輕咬磨動著,只感到口中的臀肉飽滿香甜,白嫩柔滑,輕輕一咬還有點彈牙。怎幺舔也舔不夠,怎幺咬也咬不夠。

  真是受不了了,怎幺好像見它的次數越多抵抗力就越差啊,來不及在多想,迅速的又湊了上去……努力的吸吮著面前的肥美嫩肉,彷彿上面塗滿了世上最香甜蜂蜜一樣,吸的它啧啧做響,手裏也努力的揉捏著,把沒沾到口水的處所用手指把旁邊的顯得過多的抹過來,使其分部均勻。擡開端看到自己的作品,無聲的笑了起來,嫩白飽滿的肉丘上沾滿自己的的口水,暈黃色的燈光下,一邊飽滿的肉丘上亮晶晶的一片,油光發亮。

  看完自己的傑作,又埋頭向另一邊領地發起了沖鋒……濕熱的呼吸的噴散在自己的屁股上,身材立刻憧憬常一樣隨之做出了最忠誠的反響,一絲熱流悄然從下體流了出來。感受到身材的狀態,臉頰也迅速熱了起來,呼吸不禁有些急促。每次都是這樣,難道自己的屁股真的那樣迷人香甜,讓他那幺迷戀。羞澀,幸福的感到塞滿心房,心裏只剩下一念頭:只要他這樣抱著我,直到永遠……身材更加火熱異常,下半身好像已經不屬于自己了,酥麻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一陣強過一陣,好像要把自己融化在他熱情舉動的裏。

  一張滾燙的臉貼在自己那羞人的處所,還拚命的向裏擠壓著,剛才還感到溫熱的呼吸現在卻變的異常火熱,緊緊的噴貼在自己那羞人股縫中,好像要揉進自己身材裏一樣。

  突然臀部一陣清涼麻癢,一條溫熱濕露露的軟肉在自己臀肉上遊移滑動,而另有兩片火熱的嘴唇不斷的親吻咬弄,只舔的屁股酥麻一片,只吸的自己靈魂出竅,他還時不時用牙齒輕咬,那牙齒彷彿帶有電流,每咬一下就像一陣電流在屁股跳舞一樣,一會這電一下,一會又在那電一下。陣陣舒服的快感,猶如海浪擊岸一波接著一波,好像永無盡頭讓自己永遠的陶醉下去,迷戀其中。拉起癱軟的啞姑,迅速把她身上脫到腿彎間的褲子推下來。使她那飽滿白嫩的後下半身迅速的裸露在空氣裏。拍拍那滑膩雪白的香臀,使的她身材一陣輕顫。相楚了好一段時間,彼此的一些小動作基礎上不說就明。隨後她站了起來脫掉上身的衣服,只留一個白色的肚兜,然後柔順的爬伏在軟軟的棉被上,猶如柔順的小貓。

  一頭腰際的青絲散亂的搭在雪白的背脊上,一下子遮住了大半個背脊,也遮住了脖頸上那條渺小的軟繩。黑色的青絲雪白的皮膚頓時形成鮮明的對照,黑白交錯,黑遮著白,而白又映著黑,把黑與白對峙的色彩完善的搭配在一起……窄窄細腰,雪膩的山丘,苗條的美腿,嬌小的秀足,一樣都是那幺雪白,一樣都是那光滑,一樣都是那樣迷人。

  麻力的脫完衣服,使那男人的象徵,早已挺翹的堅硬火熱寶貝出來透透氣。明亮暈黃燈光,驅走了黑暗使全部石室都沖滿黃澄澄的光明。明亮的光源,在牆壁上起伏閃耀,獨自翩翩起舞永不知累。

  石室裏中央的大床上,一個略顯單薄的身影正站立在床尾,大概一米叁的身軀,一頭黑黑的長發,被一跟麻繩綁束在腦後,清秀的臉龐,有些瘦弱的身材,還有那還在發育中白色小肉條,此時卻充血矗立著。它約十公分長,兩點五釐米寬,經過長時間摩擦和擠弄,好像比一個月前粗了點長了些。白白皮膚籠罩其上,頂部漏出一個有點尖圓的嫩紅棒頭,根部白淨沒有任何雜色。看起來沒有絲毫醜陋,卻有一種幼嫩可愛感。

  它現在猶如一桿自滿的小旗桿,直直的矗立著,還時不時的高低彈跳幾下,顯得活力沖足,剛強挺拔,一滴晶瑩透明液體正從位于中間的那道短窄的細縫中慢慢流淌而出,沾粘在紅紅的棒頭上。拉開兩邊緊緊夾起的飽滿臀肉,坐在滾圓苗條的大腿根上,使得那小棒棒更能夠舒適的鑽山探嶺。那被緊夾的股溝此時被從兩邊拉開,漏出裏面神秘的面容,以前細長深秘的溝壑被拉成U形的寬闊河道,一朵嫩紅的菊花毫無遮蔽的裸露在空氣裏,其還貌似緊張的一緊一縮,猶如含開待放的花骨朵。慢慢的使肉棒夾在那被拉的甚是廣闊的股溝裏,然後抓住兩邊飽滿的臀肉向中間擠壓揉動著,頓時感到緊柔溫滑隨後舒服的吐了一口吻,坐在柔軟白嫩的大腿上,靜靜的享受著那被包裹的快感。

  抓起兩邊的柔滑臀肉高低向中間擠壓,舒適慢慢轉變爲舒爽,一波一波的四下闊散……安靜以後往往就是暴風雨,慢慢的不滿足于光被緊包著的舒爽感受。撐好搭在兩邊的雙腿,擡起幼小和身下不成比例的臀部開端前後抽插起來,一股股摩擦電流從小肉棒上傳向全身,彷彿身臨仙境一般,感到不到身材的所在,好像全身飄了起來。

  手裏抓壓著濕露白嫩的臀肉,屁股快速的起落,逐漸熱烈的石屋被一種奇怪聲音盤踞著,聽起來是那樣的淫菲,看起來是那樣的噴火。熱血沸騰,爽沖腦際,一切被抛之腦後,追逐著那越來越爽的快感,尋找著醉生夢逝世的擺脫。由小到大,由擦變插,由慢變快,幼小的屁股飛快的撞擊在雪白飽滿圓翹的肉丘上發出一陣啪啪……滋滋……的肉撞肉聲和摩擦聲。緊壓的股溝慢慢被從那嫩紅頂部流出的淫夜和口水弄的濕嗒哒的,裏面的股肉也被快速抽插磨的紅通通的,一抽一插間還會響起一陣滋滋聲。

  看著身下的肉體上不知何時出滿了汗珠,可能是出汗的源顧吧,以前要爬在她身上才幹味到的溫馨體香,現在坐在她身上都能聞到那比之要濃烈的那種香味。本來白嫩的皮膚上也逐漸染成了粉紅色,使那嫩滑飽滿的身材更添誘惑力。插著那被擠壓的緊窄股縫,撞的那爬在床上的粉嫩屁股,身材隨之高低一搖一晃,猶如大海之中的一只木舟,在大海的力量下一起一浮飄飄揚蕩。

  啞姑感受到自己肥嫩的股肉緊緊的夾著那彷彿帶火的棒子,讓它任意穿插挑弄,在股縫裏逍遙快活。全身也好似被點燃了一樣,燥熱難奈,口鼻噴火,汗如雨淋,無力的爬伏在柔軟的床鋪上嬌羞喘息。時不時的她還會用屁股向上頂兩下,讓肉棒插擦的更狠一些,越狠彷彿就會越舒服。同時藉著身材搖擺的時候,緊壓屁股,讓胯間和棉被摩擦的更激烈一些,高低皆舒,也好緩解胯間這段時間越來越難耐的空虛感到。

  靜靜的,爬伏著胯間的棉被也越來越濕,痕迹的面積也越闊越大。有幾次差點把坐在她腿根上的我給頂下去,幸好我緊緊抓著那多肉的屁股,兩只腳也努力的撐著下面的床,才使的自己沒那幺容易就掉下去。感到身下又飄來了那種熟悉誘人的不明氣味,猶于長時間和她「交換」,就知道現在啞姑也動情了,心中不禁一喜。鼻子用力的嗅著從下向上散發在空氣中有些清香,卻夾雜著腥騷的特別味道。大腦裏也不禁更加高興起來,更加兇恨的壓擠著臀肉,屁股起伏的速度也提上最高點。爽與緊的交錯,火與速的提升,終于火山噴發了起來,抖動的身材,激射的熱流,把一切都升到了最高點。

  靜靜爬在滿是微幹的口水汗水和新鮮白色淫液的屁股上,用肚腹感受著它的彈性和柔軟。臉壓在被汗水打的濕露柔軟的背脊上,舒服的呼吸著迷人的體香和汗的液混和睦味。一邊粗重的喘著氣,一邊心裏打算著實現這些天心底的那個願望……***    ***    ***    ***慢慢的把床上的女人翻了過來,篷亂的頭髮,紅豔的臉蛋,水汪汪的眼睛此刻失神的半瞇著,誘人的紅潤小嘴也一開一合的喘息著,雖然早已經在實踐中,知道女人也可以得到莫名的快感,還是忍不住讚歎這世界的神奇,本來男人和女人可以做出那幺銷魂透骨的快活事情。

  現在也有些明確以前看到有本書上說的男爲陽女人爲陰,《……》男人離不開女人,而女人也離不開男人……是什幺意思了。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可以做那幺美好的事情,但是主人爲何要把我們離開,而切還不可隨便接近。如果不是這次機會,恐怕我永遠都不知道女人的滋味吧。心裏的憤恨達到了頂點,對他恨之入骨,但是那又有什幺用呢?……壓下心裏升起的煩躁,開端專心的做著這美好無窮的人生快事。

  苗條圓嫩的大腿緊緊的夾在一起,遮住了那神秘地帶,只是在燈光下隱隱看到夾著的部位的那一抹黑色,就在那最神秘的深處。看著她失神迷醉的神情,好像回味股縫摩擦的快感。被翻過身來都毫無所覺,輕輕的撥開她那一雙似本能而夾起的白嫩柔滑的大腿,使那深處的神秘地帶顯露出來,一點一點的輕輕的離開,生怕她創造了。

  雖然兩人已經有了密切關係,但是每天還是各自睡自己的被窩,而啞姑也從來不想讓他看到自己「失禁」的醜事,所以從來都不會讓他看到自己的前面的「面貌」。心髒咚咚的跳著,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緊盯著,激動和高興的因子在心中又悄然升起,所有注意力都被集中到那裏,忍不住屏住呼吸,終于全部離開了。

  微卷烏黑的細短絨毛,希梳的疏散著神秘地帶,有一部分卻是濕露露的,混亂的貼著白嫩的肌膚,在跳動的燈光下反射著烏黑透亮的柔光。紅嫩飽滿的肉貝緊緊的貼在那道粉紅色的細縫兩邊,好像兩瓣合在一起被迫壓扁的嬌嫩花朵一樣,紅嫩誘人。遍布其上的花露,就似雨後被散滿的雨水,把全部花朵塗抹得水淋淋的。

  一個粉嫩的肉牙兒靜悄悄的伸漏在嬌花的最上面,好像是一個長偏了的嬌嫩花蕊,一條白色的細長黏液從粉紅的嫩縫中連接著肉牙,好像一條透明的絲線把兩者緊連在一起,隨著身材的移動晃晃悠悠。肉貝中間的那條粉嫩細縫,竟然比那狹長的股縫更加迷人媚惑。竟有把全部身材都探入其中,去感受它的神秘和誘惑。

  迷惘失神,想不明確到底爲什幺那兩瓣臀肉夾成的溝縫,在那條白白的火熱堅硬的肉棒摩擦抽插還能得到那幺舒服的快感。身材越來越經不起挑撥,每到晚上尤其屁股都會升起一陣麻癢感,想讓他柔摸玩弄,才幹舒服止癢,胯間那更是覺的空虛濕潤,想要充實安慰。沒當看到他小腹下的白嫩嫩的小肉棒,那股空虛搔癢更加難耐。白析析的棒身,稍漏的粉紅嫩頭、如果不是有次親眼看到那棒頭的全貌,真不信任這只是才漏出一點尖頭兒而已。

  每次隔著褲子偷瞄,那V形的褲裆下卻是平平的一片,就沒有創造它一絲蹤影。只有啞童脫下褲子才堅硬挺拔的湧現在眼前,這到底是怎幺回事?……每當它映如眼簾,自己都會有種眩暈感,變的迷迷糊糊,不只所措,身材似有一把火越燒越旺……雖然通過股溝時常可以感受到它,但心裏卻是想把它捧在手裏,仔細的打量撫摸,看看它、摸摸它到底是怎樣的堅挺、怎樣的火熱,是怎樣流出那粘稠猶如巖漿的液體的!

  這種感到竟然越來越強烈,有幾次失神的情況下,手不由自主的伸出去了,剛伸了出去、又猛然甦醒、心裏的迷惘突然被升起一陣驚恐和羞澀所代替,同時夾雜著一分莫名的高興和一絲淡淡的失落,事後還暗恨自己爲什幺甦醒的那幺早!……自己這是怎幺了?以前爲什幺沒有這幺複雜的感到?

  眼前的無與倫比的風景,今天終于一睹其風彩,如常與願,心裏激動的無加複之,伸手挑起花朵間那條晶亮的銀線,放在鼻前一嗅,清香腥酸,還有夾雜著一股騷味,氣味古怪,但卻有種吸引我的魔力,深深的爲之迷醉。

  放在口中,清舔吸吮,回味著、慢慢嚥入肚中。等在也感到不到手指上有殘于的汁液,才戀戀不捨的放下來。眼力恸恸,吞了吞口水,只覺眼前的花兒神秘俏麗,誘惑無窮,味道也不錯,在也忍不住又次「埋」了進去。眼前閃動著毛絨絨的黑色,鼻子嗅著那醉人的氣味,有時還會有一兩根絨毛輕探進鼻孔,麻癢難耐。嘴巴輕吻吸舔著那迷人濕潤的花朵,猶如一溫潤嫩滑的豎立小嘴,花上的汁露腥騷而又夾著清香,吸進嘴裏,混雜著唾液只覺的美味可口,好像是世上最好吃仙露佳釀,忘記一切,吃的如癡如醉。

  突然感到下體一片清涼,一股稍涼的氣流在那裏流動,「好似」赤裸裸裸暴漏在空氣裏一樣。緊接著一股火熱的氣流直直噴撒在那裏,燙的全部地區都在發抖。???還沒明確是怎幺回事,一個不明物體貼伏在自己的胯間,伏蓋了那暗流露珠不敢示人的羞人部位。

  心裏猛然一驚,擡頭一看,只見小啞童他正爬在自己的胯間,用他火熱滾燙的嘴唇不住的親吻吸吮那、自認醜陋的下體。他看到了!必定看到了!一種對他毫無密秘可言和極度羞恥的感到、猛然襲上了心頭。轟的一聲,腦袋好像炸開了一樣,天旋地轉。

  心裏只剩下一個聲音:他看到了……他必定看到了自己覺的非常醜陋的下體,而且最丟臉的是現在它還正在「失禁」……雙腿下意識之下向中央夾緊,卻使啞童的頭埋的更深卡的更緊……急忙伸手推聳他的頭部,眼睛淚光匝現,心裏一片慘淡,最後的盼望也無情的幻滅,最醜陋的處所都被他看見了,以後他會不會遠離自己?

  想起他用那帶著鄙視、不屑的眼睛站在遠處看著自己,彷彿已經産生在自己面前一樣。心裏升起了一陣陣像針紮似的疼痛,還沖滿了無盡的恐慌!推了幾下,紋絲不動、竟沒把他的頭推開,只見他的雙手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大腿,頭還使勁的向下擠壓,好似要融入裏面一般。???

  自己想像的悲慘情況並沒有産生!而且越推他,他越不走,抱的更緊、壓的更用力。心裏又迅速沖滿喜悅和慶幸!心裏一片雀躍:他沒有討厭自己「醜陋」的處所,好像他還很愛好那裏,要不怎幺用嘴唇不停的親吻那裏!

  想到這裏,正要想他爲什幺會愛好、自己卻覺的醜陋異常的部位,就被一陣酸麻的電流所打斷。

  由于剛才緊張的心情,把所有的事情都疏忽了過去,身材沒有感到任何快感,有的只是恐慌畏懼,只盼望他快點離開那裏,等心裏一放鬆,身材就恢複了敏感,任何異樣的感到、都清明確楚的感受到了。全身升起一陣夢幻似的快感,拿以前的感到和現在比較、簡直小巫見大巫,不可同往日語。現在好像都感到不到自己還存在一樣,只感到那雙腿之間的快感一波接著一波,一浪剛過又來一浪。

  舌頭在那嬌嫩的部位遊移,兩片嫩嫩的肉貝在粗糙的舌頭下發抖蠕動,一顆堅硬的圓珠悄悄的伸展開來,紅潤異常、猶如圓嫩堅潤的花胚,晶瑩剔透、紅潤可愛。輕舔著那粉色的花朵,從裏面流出的汁液越來越多,好像怎幺也流不完似的。

  明透如清水,又猶如漿糊一樣粘稠,源源不斷的流進嘴裏,隨後大口大口吞食下去,只覺量多可口,清香稠滑。每次舌頭掃過那伸出的圓潤肉粒,啞姑的身材就會巨烈的抖動繃緊,之後又迅速鬆軟下來,好像掃中要害一樣。擡眼想看下現在啞姑臉上的表情,卻被兩座用泛白質量拙劣的粗布肚兜、包裹住的高聳山峰擋住視線。心裏稍稍有點掃興,又不想捨棄嘴裏的美肉,只得先放棄。

  又用舌尖劃過圓珠,突然被眼精的余光所吸引,隨著身材的抖動、那兩座被包裹山峰也跟著亂晃起來,好似迎風而動的兩顆大蜜桃,雖被繃的緊緊的,但晃晃悠悠、引人口水。那粗劣的肚兜被緊緊的頂起山包頂上、兩點凸起微微在上面顯露出來。又輕掃一下,和剛才一樣、山搖峰動。心想:真是有有趣,只要輕輕碰那莫名的肉珠一下,就會造成這樣壯觀的風景。

  童心大起,玩的不已樂乎。只見啞姑滿臉紅潮,星眼迷濛,紅潤的小嘴不停喘氣,雙手緊緊抓著兩邊身下的棉被,一會身材抖動、一會身材放鬆,週而複始……被一陣陣快感襲擊,渾身酥麻痠軟,神志漸漸含混起來,突然下體又傳來一陣強烈電流,身材遭遇力達到了極限,頭腦「轟」的一下空白一片,雪頸後楊、眼睛瞪圓、小嘴微張,在也忍耐不住,上身弓起、身材猶如篩粒發抖個不停,兩只秀氣的小腳猶如抽筋一般,十指伸展到極限,失神的「尿」了出來。

  正當覺的舔也舔夠了,喝也喝飽了,舌頭酸麻一片,突然那嬌嫩的花朵中又湧出一股火熱腥香的淫液,竟比剛才的都要濃郁粘稠,還沒嚥下去、又是一股、又一股、一連七股。本來已經酥軟的胯部,突然向上頂了過來,抱著的嫩滑大腿也彎曲繃緊。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之所料不及,來不及吞嚥、迅速把頭移開,這才敝免被嗆逝世的結局。粉嫩的胯間一片狼藉,烏黑的絨毛濕露露的貼在白嫩的叁角地帶,猶如雨後的雜草、散亂不堪。紅嫩的花朵、現在更顯嬌嫩,一股白稠粘密的液體正從花兒裏面緩緩流出,滑過深深的股縫滴落在身下的棉被上,在厚厚的棉被上染起了一片渾濁的花痕。

  吞下口中滿滿的淫液,看著那流出的部分,創造竟和自己肉棒裏射出的液體極其類似。不得不讚歎,事間萬物的神奇,男人和女人下體形狀不一樣,但流出來的液體卻都是一樣的。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嬌豔的美人妻        結婚了也要做小姐       難忘的性趣之事        淫蕩熟婦李瑞美       叁次意外漸漸擊破媽媽的防線
跟院友交流5人行        苦澀的愛        宅男的悲劇情人節        母子樂
幸福性福淫亂吾家女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