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变身休真记-第11章 谁是妖孽

精彩内容:

變身休真記-第11章 誰是妖



     「哦,謝謝了啊。」把領隊對我說的話又向老姊重複了一遍,我們兩人都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不去管他了,跟我們又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兩雖然修煉了奼女心經,但我們嚴格的說來都不是江湖中人誤诮誌說,魟魡魠鳳我們只不過是機緣巧合而已,江湖的規矩我們可不懂。

     一路走走停停,看著風景不知不覺就到了黃昏,終于來到了我們的露營地,由于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旅行,在領隊的幫助之下才搭好了帳篷,之後我則幫著領隊爲大家做了一碗麵疙瘩。

     麵疙瘩是老爸比較愛吃的食物之一,在我變成女人後,他沒有事就會要我做一次給他吃,所以我做麵疙瘩的手藝非常的高,看著我熟練做飯做菜的樣子,那些帶著女朋友或是妻子的男人,一個個都露出了羨慕的目光。

     就在我們吃飯的時侯,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出現在了我們的營地,雖然徽杭古道不是什幺真正的戶外線路,但是離我們營地最近的一個村莊也要走兩個多小時才可以到的。

     看著這個小孩子髒兮兮的,別的人都不怎幺愛搭理他,我和老姊就把他拉了過來,問他是怎幺回事,天都黑了還一個人在山裏,原來他是這座山上護林員的兒子,來這裏找他爸爸的,結果爸爸沒有找到,自己卻落了難。

     看著這個山裏孩子傻乎乎的樣子,我的心裏就想笑,跟老姊一個人分了一點麵疙瘩給他,又從包裏拿出一些零食,很快的就把他的小肚子給搞定了,山裏的手機沒有信號,我們答應他,明天一早就帶他去找他的爸媽。

     吃過飯,大家玩了一會殺人遊戲後,就各自進入各自的帳篷睡著了,我們也帶著小男孩進入了我們的帳篷,就在我正要脫衣服進入睡袋的時候,突然聽見我們的帳篷外面,有人對著我們的帳篷呼了一句佛號「阿彌陀佛」。

     聽見佛號,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白天碰見的那個老和尚,拉開帳篷門的拉鏈,把頭伸出去一看,果然是那個老和尚,我沖著他笑了笑說:「大師,有什幺事嗎?」

     「大膽妖孽,還問什幺事,出來受死。」老和尚對我吼道。

     我在腦子裏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大和尚是不是有病啊,我們又沒有惹他,他要我們受什幺死啊,真的是麻煩。

     只好把才脫了的衣服又穿了上身,出了帳篷,見別的帳篷一點動靜也沒有,按道理這幺大的聲音他們不應該聽不見啊,是不是已經遭了大和尚的毒手,于是我生氣的問他:「他們怎幺了啊,你對他們怎幺了。」

     「阿彌陀佛」老衲只是要斬妖除魔,這些人,只是點了他們的睡穴而已,聽見他說我們的同伴都沒有事,我的心也放了下來,看了他一眼,覺得他的長相非常的慈眉善目,怎幺也不像是一個壞人啊,爲什幺非要跟我們過不去了,我們一沒招誰,二沒惹誰,我們是好人啊。

     這個時候老姊說話了:「清問大師,你說的妖孽指的是我們嗎?」

     「呵呵,不是你們還是誰人啊。」他對著我們怒目而視。

     真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老姊又問:「請問你爲什幺要說我們是妖孽,我們不是啊,我們都是人,沒有做過壞事,我們還經常到廟裏燒香拜佛的。」

     聽了老姊的解釋,他的嘴裏「哼」了一聲,然後對我們說:「就評妳們身上的這一身魔功,還說不是妖孽。」

     我們到現在才搞明白,原來他是看出來我們身上的武功出處了,老姊還想跟他解釋一下,他似乎等的已經不耐煩了,大喝了一身:「妖孽,受死吧。」就向我們一掌打了過來。

     老姊的功力尚淺,叁招都沒過就被他一指點中,躺在了地上,剩下我一個應敵,但好在我的天賦比老姊要高出好多,並且已經達到了奼女功第二重天的境地,勉勉強強的接了老和尚的一百多招,慢慢的就開始堅持不住了。

     到了現在我才意識到這個老和尚是真的要殺我們,一下子驚出了一身冷汗,頭腦反而變的十分的清楚,奼女功的所有招式一下子立刻在我的腦海裏全部顯現了出來。

     一咬牙,心裏喊了一句「老娘跟你拼了」,一邊和他對戰,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我脫了下來,嘴裏還發出了可以攝人心魄的呻吟聲,臉上的表情也變的非常的饑渴、淫蕩。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老和尚漸漸開始招架不住了,我的心裏一喜,感覺有門,立刻把奼女功的內力發揮到極致,慢慢的老和尚的招式越來越慢,眼神也開始變的渙散,瞅準一個機會,我站在老何尚的面前,一手搓揉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則撫摸上了自己的下體,嘴上呻吟的聲音估計幾裏路外都能聽見,臉上了的表情則好像是吃了幾十斤春藥一樣。

     這是奼女功中極其厲害的一招,叫做「欲迎還休」,顧名思義就是好像要迎合你,但真正的是讓你休息,他在我這絕招的攻擊之下終于控制不住自己,一只手向我的胸部伸來。

     望著他的手一點點的接近我的乳房,我的心裏好緊張,只要他的身體進入我的一尺範圍內,我撫摸下體的那只手就可以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擊中他的下體。

     很快的他就進入了我的攻擊範圍之內,這個時候我卻下不去手了,雖然他一心想殺了我和老姊,可我就是沒辦法對他出手,最終我搓揉下體的那只手沒有攻向他的下體,而是點向了他的暈穴。

     就在我覺得要點中他昏穴的同時,他的身體突然往邊上一滑,伸向我胸部的那只手化掌爲指點中了我的麻穴,我立刻全身酸軟的跌在了地上,被他點中的那一霎拉,我連腸子都悔青了,我能放了他,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我和老姊的,看了老姊一眼,她的眼中也是一絲苦笑。

     老和尚看了看地上的我們,盤腿坐了下來,雙眼在我身上看個不停,此時的我是一絲不挂,心想:看就給他看吧,反正就快挂了,就是不知道臨死前,他會不會在我身上發洩一下的。

     想像的事情都沒有發生,反而見老和尚搖著頭在一遍遍的說著:「可惜,可惜,真是可惜了。」

     也不知道他說可惜是什幺意思,但不管是什幺,已經跟我們都沒有任何關係了,這個時候聽見大和尚對我們說:「兩位施主,宅心仁厚,又都是練武的好材料,卻沒有走上正道,跑去練這種人人所不齒的淫功,嗨……實在是叫人惋惜啊。」

     聽著老和尚的話,感覺好像有門,于是我就對他說道:「大師,可以先讓我穿起衣服我們再說話嗎?」

     我話一說完那個大和尚坐的地方立刻飛出兩片樹葉,分別打在了我和老姊身上,立刻我和老姊就恢複了行動,我趕緊把剛才對敵時候脫掉的衣服又重新穿上,學者電視上的樣子跪在了大和尚面前,對著大和尚說:「請大師指點。」

     見我們這樣,他又歎了口氣說道:「你們練的是什幺功夫你們自己心裏面是最清楚不過的了,今天在白天你們被我看見以後按理說是有死無活的了,就在我晚上準備出手送你們重新轉世投胎的時候,見到了妳們對這個孩子時候的樣子,之後又在打鬥中故意賣一個破綻給妳們,很幸運妳們都通過了考驗。」

     聽到這裏我和老姊都嚇了一跳,心說看來好人還是有好報的,呵呵。

     停了一會他又接著說:「既然妳們已經練了這中淫功,也不能自暴自棄,千萬不能用淫功害人,這是天地所不容的,最好妳們能夠用妳們淫功做一些爲國爲民都有益的事,在明清的時候就出過一個奼女教,他們的兩任教主也是練淫功出身,可是仍舊爲國爲民做了很過有益的事情,你們要向這樣的前輩看齊知道嗎?」

     說完目光象火炬一樣的看著我們,我和老姊心裏都是一驚,趕緊連連稱是,我本來想告訴他我就是奼女教的教主。他說的那兩人是我的師傅和師祖,可是又覺得沒什幺好說。

     「該說的都已經跟妳們說了,聽不聽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了,這裏有一本『清心寡慾經』你們在練原來功夫之外再練練這個,對你們是會有幫助的。」說完就把書丟在了我們面前,頭也不回的起身離開了。

     在他離開的時候我們又同時對他念道:「謝大師不殺之恩。」只是心裏已經沒有剛才的誠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