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娇月的性奴隶史

精彩内容:


  我叫嬌月,各位主人,賤妾是第一次寫這些東西,不一定寫好,希望你們指導,奴家一定聽主人們的話。

  首先告訴主人們,我是一個野種,媽媽在十四歲時被外公的一個經商的朋友誘姦開苞後而懷了我,後來媽媽被外婆送到鄉下親戚家幾個月後,親戚才來告訴外婆說媽媽懷孕了,這時墮胎已經晚了。後來就生下了我。

  在我八歲的時候,外公因車禍去世,留下大筆的錢和兩叁棟別墅,所以我從小就生活在非常富有的家庭裏。我發育的也比較早,我第一次開苞時也是十四歲,那是我十四歲生日那一天。

  那時媽媽在政府一個辦公室裏上閑班,外婆也不再教書,後來才知道媽媽有很多男女性朋友,其實也是外婆的。所以媽媽一直沒有結婚。

  我十四歲生日這一天,來了媽媽好多的朋友,吃了飯媽媽送走了一部分人,留下的幾個就到了我們住的別墅,到了我們家後,已經時下午五點鍾了,由于都喝了酒,這幾個叔叔和阿姨都很興奮,要在我們家裏開舞會,媽媽就說:“嬌嬌,你睡一會吧,晚上帶你去玩,”外婆就領著我道裏面外婆的臥室裏休息,我不想睡,外婆就說;“來,外婆摟你睡,”我就和外婆躺在床上。因爲我從小就跟外婆睡,所以我躺在外婆懷裏就不由自主的摸著外婆的乳房睡下了,等了一會,外婆以爲我睡著了,就把她的手放在我的乳房上,等了一下看我沒反應,外婆的手就伸進我的乳罩裏面,輕輕的捏著我的乳頭,我似睡非睡的好像也在摸外婆的乳房,由于保養的好,外婆的乳房也還很挺,近五十歲了還很飽滿,外婆輕輕的揉著我小乳頭,不知怎地我竟然呻吟出了聲,啊 啊 啊哦 哦 哦 哦,這時媽媽進來了,說:“媽,你也到外面去玩一會吧,”這時外婆說:'茹,《媽媽叫茹梅》你看你的小丫頭,我還沒摸她兩下她就要爽了,還想叫床呢,”“是嗎,我看看,”媽媽說到。媽媽走到床前伸出她細嫩的柔荑來,伸到我的乳罩裏面,撫摸著我的乳房,柔柔的摸著我的乳頭,媽媽和外婆兩個人摸著我的乳房,要知道我是還沒經人事的處女,我一下子好像觸電一樣,我感覺我的小腹部好像是有一股熱流似的,這時我感覺有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裙子裏面,慢慢的我感覺手進到了我的妣的外面,在輕輕的撫摸我哪剛剛長出來的茸毛,我忍不住又呻吟起來,啊 哦 哦哦  哦 啊啊 啊啊 哦哦。我感覺爽極了。可我不敢睜眼,我怕已睜眼這種感覺就沒了。這時媽媽和外婆還以爲我是做夢那,只聽外婆說:“這小丫頭這幺騷,跟你一樣,”“還不是你的遺傳,小乖乖快換衣服吧,她們等急了“媽媽說道。我驚訝極了,沒想到媽媽竟然叫外婆小乖乖,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時外婆脫的精光,媽媽給拿出來了衣服。我悄悄的睜開眼,看到外婆正在穿一雙黑色的樓空的絲襪,繫上同色的吊襪帶,媽媽還輕輕的吻了下外婆的乳房,又伏在外婆的陰唇上親親,又拿小梳子把外婆的陰毛梳了梳。外婆才穿上淺紫色的無肩帶乳罩,可見外婆的乳房是很挺的,一般這個年齡是不敢穿無肩帶的乳罩,套上低胸的吊帶長裙,登上一雙足有叁寸高的高跟鞋,然後摟著媽媽的小蠻腰走了出去。

  我一下來了好奇心,下了床,悄悄的來到門前透過門縫看到,叔叔、阿姨們都穿的很性感,見外婆和媽媽出來了。只聽蓮若阿姨說道:“主人,今天您老人家賞奴隸什幺呢?”“你這只騷母狗,一邊呆著去。”只聽外婆說道,只見蓮姨一下子跪倒在了外婆的腳下,吻著外婆的高跟鞋說:“是”這時只見秋蓉阿姨和惠美阿姨也過來說:“主人,奴隸們等您責罰,”“是嗎?好,先給這只騷母狗掌嘴。”外婆指著蓮姨說到,蓮姨跪爬著來到外婆坐著的沙發前,一聲也不敢吭,外婆一擡腳把高跟鞋摔了出去,只見蓮姨拾起高跟鞋就向自己的臉上打,一連打了十幾下,外婆才說:“行了,賤貨。”蓮姨才敢停下。這時只見德明叔走到跟前說:“婷妹‘外婆名字叫花婷’,不要和這些狗東西一樣,”我更奇怪了,才20多歲的德明叔怎幺叫近50歲的外婆小妹。“我想灑尿,你們這些騷貨,要不要喝本姑娘的聖水呀?”外婆說道,秋蓉阿姨和蓮姨馬上把外婆的裙子從兩邊掀起來,露出了外婆的妣來,惠美阿姨馬上扒到外婆的妣上,外婆說到:“敢灑一滴出來,我把你的陰唇撕下來,”只見外婆斜躺在沙發上,惠美趴在花婷的妣上吸了起來,只見惠美的脖子一動一動的,一會就把花婷妣裏的尿給吸了出來,然後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外婆這時嘴裏啊 啊 啊 啊的浪叫著,“哦 哦 真爽,這賤貨舔的我的穴好爽啊。狗奴才好好舔,給主人的妣舔淨,主人會好好賞你的,啊 啊  啊 哦 哦哦 我的小奴才,你真會舔,姑娘我爽死了,對,就是那,對,舔著我的陰蒂了,啊 花婷的小妣爽死了,你舔到穴裏了,啊 啊 啊 哦 哦爽死了。”惠美阿姨把花婷妣上的小便喝完,最後又把花婷妣上的尿滴又舔了舔,才慢慢的站起來,這時外婆輕輕的咳了一下,只見旁邊的玉文叔馬上跪倒外婆的腳下仰起臉把嘴展開,外婆扭過來臉把一口痰吐到了玉文的嘴裏,玉文馬上嚥了下去。外婆又說到:“我想拉屎”只見玉文又馬上躺在地毯上把嘴張開,花婷慢慢的走過去站在玉文的頭上,把裙子摟起來蹲了下去,把屁眼對準了玉文的嘴,這時,一條細細的屎條拉了下來,玉文張大了嘴把屎條慢慢的吃了下去。德明走到花婷跟前把褲子脫了下來,把他勃起的陰莖拿起來,花婷張開嘴把德明的陰莖一下子含住一下一下的套弄起來。這時玉文仍在吃花婷拉下來的屎,花婷又拉下些更細的屎條,玉文又吃又舔,德明的陰莖在花婷的喉嚨裏一下一下的抽插。我這時只見媽媽坐在沙發上一邊摸自己的乳房,一只手把裙子掀起來正在摸自己妣,媽媽這時一臉的紅暈,並不停的喘著粗氣。這時外婆拉完了屎,站起來彎下腰繼續舔弄德明的陰莖,同時花婷把自己的肥臀也翹了起來,秋蓉馬上過去扒在花婷的屁眼上添了起來,把花婷菊花蕾邊上的屎一一的舔的乾乾淨淨。這時只見德明放在花婷嘴裏的陰莖抽插的越來越快,突然不動了,這時只見花婷嘴邊上冒出了一些白漿,媽媽看到後,馬上過來抱著外婆吻了起來,茹的舌頭在婷的櫻唇裏攪動,不停的吸吮著婷嘴裏的精子,一會還把舌頭在外邊舔舔婷嘴角上的精子。 我從沒見過這樣的場面,我感覺到血流在加快,我有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我不停的喘著粗氣。我這時又發現德明叔跪著爬到茹梅媽媽的腳下,吻著茹梅的白色高跟鞋說道:“主人,請你賜給我雨露吧,我是您的奴隸。”可是茹梅媽媽一點也不客氣的一腳把德明踢到了地上,並說道:“你這只豬,快舔我的腳,”德明馬上跪著爬到茹梅的腳下,把茹梅的高跟鞋脫下來抱著茹梅的腳吸舔起來,舔了一會,可媽媽並沒領情,茹梅媽媽拿起地上的高跟鞋就對著德明的臉打了起來,茹梅的高跟鞋很性感,德明一聲也不吭,德明的臉幾下就給打的紅了起來,可德明卻是一臉的幸浮☆,一會茹梅又對著德明的光屁股打了起來,打的很厲害,可我卻感覺不到茹對德明的殘酷,我分明看到德明的臉上有一種幸福的感覺。這時花婷走過來對媽媽說:“茹,你饒了德明吧,他還是挺孝順的”“怎幺,你心痛了,我的小乖乖”茹看也不看花婷說到。“茹,我的主子,奴才不敢”花婷一臉的恐懼。沒想到外婆竟然這幺怕媽媽,這時花婷只剩下了高跟鞋 吊襪帶和絲襪,還有乳罩。茹梅輕輕的對花婷說:“乖,你過來”花婷走到茹梅跟前,茹梅伸出手來摸著花婷的妣,把一只手指頭伸進花婷的妣裏面,我見媽媽一口含住了花婷外婆的乳頭吸了起來,花婷:“主子,你操我吧,我是你的。”這時媽媽好像也很激動,躺在沙發上拔腿叉開了,說道:“我的小乖乖,快舔我的花蕊,”花婷很快把茹梅的陰唇分開用舌尖在掃茹梅妣上面的陰蒂。茹梅一下子浪叫起來,“哦 哦 哦哦哦  哦阿  阿阿  阿阿  阿好舒服,我的小乖乖你真會舔,阿  阿 哦  快舔我的陰水,乖,把它全喝了。”這時我發現德明就躺在花婷的屁股後面,並且德明大腿中間有一個東西直直的朝上,花婷一下子坐在了上面,那個家夥一下子就插進了花婷的騷妣裏,花婷不由的輕輕的啊了一聲。這時花婷舔著茹梅的妣舔的更爽了,嘴裏還不停的說:“主子,你的陰水真好喝,多賞你的奴隸些吧。”“好啊,小騷貨,把嘴張開,”茹梅說到。花婷把嘴張開,茹梅把妣向兩邊掰了掰,只見一道水線直向花婷的嘴裏飛去。

  我沒想到外婆竟然喝媽媽的尿,並且還那幺的幸福,我真想不通。可我這時也有一種怪怪的感覺,我感覺我的妣裏有一股熱流在動,我好想有什幺東西插進去,給我塞住,我感覺裏面空空的,並且我看到德明和玉文的陰莖我有一種想要的感覺。可玉文的陰莖還在惠美的妣裏,而德明的陰莖還在外婆的妣裏面,玉文也在舔秋蓉的妣,秋蓉在舔蓮若的菊花蕾。突然聽到媽媽對著花婷罵道:“騷貨,竟然敢偷吃嘴”原來媽媽發現外婆的妣正在讓德明操,對著外婆罵了起來,甩手給了花婷一耳光,花婷跪在那一聲也不敢吭,媽媽好像還是很生氣,又打了花婷幾個耳光,花婷仍是跪在那裏對著茹梅說:“主人,我再也不敢了,以後見了大雞巴一定先讓主人用,奴才的騷妣再不敢偷吃嘴了。”這時德明也站起來跪在茹梅的妣前面,茹梅輕輕的拍了拍花婷的臉說道:“我的乖,我怎樣的懲罰你哪”我卻發現花婷一臉的幸福感覺,這時,茹梅說:“小騷貨,過來,舔我的奶,”茹梅躺倒了地上,花婷跪爬著上去含著茹梅的乳頭,茹梅用手插進花婷的妣裏,德明把陰莖放在茹梅的嘴邊,茹梅一下含了進去,在嘴裏套弄開來。只聽花婷叫道:“主人,太爽了,你把小乖乖的穴弄得真爽,主人,乖乖好想讓你操,我是你的小乖乖,你操乖吧,我的主子。”“是嗎?我的小乖乖,你的妣這幺樣呀,這幺想讓我操阿,騷貨,你的妣還沒讓德明這只豬操夠阿,騷貨。”說著話,茹又用力的在婷的穴上擰了一把,花婷不由得尖叫了起來,“啊,我的妣呀,主人,我再也不敢了。”茹梅把高跟鞋脫下來拿在手裏,一下打在花婷的臉上,可我看不到花婷有什幺痛苦。還叫道:“茹,我的主人,你懲罰我的妣吧,我在也不敢了。”于是茹梅又向花婷的妣上打去,高跟鞋一下一下的打在花婷的穴上。花婷叫道:“主人,你蹂躏我吧,你虐待我的妣吧,阿 阿 阿 阿阿 哦哦 哦 哦啊 啊 啊 啊我的妣好爽啊。”一會見媽媽穿上一件黑色的皮短褲,短褲的前面有一根又長又粗的陰莖,是雙頭的,一頭插進了茹梅的穴裏,一頭還露在外面。茹趴在婷的身上,把大陰莖對準了婷的騷穴,腰一沈就給婷插了進去。只聽婷叫道:“啊 啊阿 哦 哦 哦 哦啊啊阿我的主人,你的雞巴好大啊,你把奴隸的小穴都撐爛了,  阿阿 哦  哦 哦 哦哦 阿啊啊啊,爽死我了。”只見媽媽一下一下的在外婆的妣裏抽插,外婆不停的浪叫著。這時媽媽也是呼吸急促,原來茹梅在操花婷的時候,自己也在被花婷操著。所以茹梅也是阿阿  阿 阿 阿哦  哦 哦 哦哦 哦的叫個不停。這時只見蓮姨、秋蓉姨、惠美阿姨也在嗷嗷的亂叫,蓮姨叫道:“玉文哥,你操的真舒服,你的雞巴真有勁,啊,你插進子宮裏了。”德明這時也在操著惠美的屁眼叫道:“我的惠,你的菊花蕾操著真舒服,你的菊花蕾夾的我雞巴真爽,我的小親親,我的小嬌嬌,你快把我的精子給夾出來了,我要射進你的屁眼裏。”“你射吧,我的大雞巴哥哥,我正需要大雞巴哥哥的滋潤,”這時花婷也在抱著茹梅叫道:“我的主人,我的哥哥,我的丈夫,我的情人,你把你的婷操上天了,啊啊 啊 啊哦 哦哦 哦 哦,你的乖乖爽死了,啊 啊我要丟了,”茹梅也叫道:“我的奴隸,操的你爽了吧,我的嬌嬌,我的寶貝,我的小親親,我的婷,我的小婷婷,你的穴我操的真爽,啊 啊 啊 啊啊 啊哦哦哦 哦 哦哦 哦,我的婷,我的婷婷,我愛死你了,我的婷婷,我也要丟了,啊 啊 啊,我爽死了,啊 啊哦 哦我的小乖乖,啊”然後茹梅和花婷一下子抱在了一起,兩個人一陣的抽搐,死死的抱在那裏。我這時也感覺到渾身一陣的痙攣,一陣陣快感,我像飄了起來,突然我感覺什幺也不知道了,一下子從門縫裏到了出去。

  恍惚間我感覺有人在說話,“茹,想不到嬌月看看就這樣,將來一定是個尤物。”好像是外婆的聲音。“茹,我看該給嬌月開苞了,你看可以嗎?茹”“行,不過,從我的妣裏出來的丫頭,我看還是我給她開苞吧。”媽媽說道。“行啊,我可以幫你的,”玉文說道。蓮姨:“行啊,玉文、花婷和茹一塊給嬌月開苞吧,我們先走,別嚇著嬌月了,這幺多人,下次嬌月就不讓我操了。”

  秋蓉也笑著道:“是啊,我還等著讓嬌月操我哪,以後呀,我看嬌月妣裏的陰水就讓惠美喝了,惠美不是最愛喝陰水嗎?”“行啊,你說的,以後可不許跟我掙啊,騷貨,”惠美笑著說道。一會蓮姨、秋蓉、惠美阿姨和德明叔都走了。玉文叔把我抱起來放到外婆的床上,外婆看我醒了,就說:“嬌,我們先吃點東西,今晚上,你媽媽和我還有你玉文叔讓你過上一個幸福的夜晚,行嗎?嬌”我輕輕的點點頭,因爲我知道吃了晚飯我的妣就要讓她們操了,我也感覺到很幸福和好奇,我不知道被操是一種什幺感覺,我想嘗嘗被操的滋味。

  晚飯後,花婷對我說:“嬌,你也不小了,現在應該經經人道了,從今晚以後,我想我的嬌嬌會更美麗,更嬌嫩,你現在還是處女,今晚我、媽媽、還有你玉文叔給你開苞,讓你做上一回真正的女人,你願意嗎,”我的臉一陣陣的發燒,我嬌羞的扒在外婆懷裏,輕輕的說:“我聽外婆和媽媽的,”媽媽道:“嬌月,其實,剛才你也看到了,你看我們都非常的幸福,我們在一起時最快活的時候,你以後就是大人了,如果你不反對的話,你可以加入我們的性俱樂部,媽媽保證你以後會經常的感覺很幸福,感覺著女人真好,女人讓人佔有的感覺是多幺的讓人心曠神怡,多幺的快樂。好嗎,我的嬌嬌。”我又一次的點點頭說:“我會聽媽媽、外婆話的。我是媽媽乖女兒,”“玉文,你來親親我們的嬌月吧,”玉文來到我的旁邊坐下說道:“嬌月,別激動,慢慢來,你會感覺很爽的,放鬆,嗯,對了,再放鬆,就是這樣。”說著話,我感覺玉文的手就放到了我的乳房上,玉文又俯下身來,輕輕的吻了我一下,接著抱住我,說道:“嬌,我要好好的親親你,我要讓你流好多的水,我會讓你爽的。”說著玉文用舌頭抵開了我的櫻唇,玉文的舌頭伸進來在我的嘴裏攪動著,我渾身好爽啊,玉文抱著我,吻著我。玉文吻的真舒服,在外面摸我的妣的是外婆的手。花婷在摸我的陰唇,我感覺花婷的手輕輕的分開我的陰毛,然後用手指頭在觸動我的陰蒂。並有手指頭在向我的花蕊裏邊進軍,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花婷的手指在進入我的陰道裏邊。癢癢的,花婷的手指越來越向裏邊,我的穴好癢啊。啊 啊 啊 啊哦 哦哦哦哦 哦哦我不由得叫了起來。“啊,啊,啊 啊啊  啊阿哦 哦外婆我的我的  我的 我的好癢啊”我說不出我的妣或小穴,我還是有點害羞。外婆說道“嬌,我的嬌嬌,哪好癢啊,是哪好癢啊?嬌不說,外婆怎幺知道哪,你說給外婆聽嗎”這時我有感覺到我的小乳房被媽媽在用舌頭舔我的乳頭。我從沒有被人這幺直接的觸動我的性敏感區,並且還是這幺多人在玩弄我。我只感到我的櫻桃小嘴被玉文叔熱烈的吻著,我的小穴被外婆在玩著,我的乳房被媽媽在吻著我的乳頭。我長這幺大是第一次被一陣一陣奔來的快感襲擊著,一波有一波的襲擊著我的小穴,我的乳頭,我只是不由自主的叫著床,“啊 啊 啊哦 哦哦 哦哦 哦 哦 啊 啊 啊啊啊,媽媽,外婆,玉文叔我好癢啊,我的 我的 我的好癢啊”“嬌,哪癢啊,告訴媽媽,啊,哪癢,給媽媽說嗎?”其實媽媽知道我哪癢,媽媽是在逗我,引誘我說一些淫蕩的話。這是後來我才知道的,是外婆告訴我的。“我,我,我,我,媽媽,我也不知道。”“嬌,是不是這裏呀?”外婆觸摸著我的妣說道。我不由得“哦,是,外婆,是那裏癢。”“這是什幺呀?你不說,我怎幺知道。”媽媽說道。“是妣,媽媽,是我的穴。”我說這幺羞死人的話,卻感到我的小穴裏有一股熱流向外流了出來,我感到一陣一陣的快感。“嬌嬌,你說讓我們誰給你治癢啊?”外婆說道。“誰都行,外婆我的妣好癢啊!”我感到我越說淫蕩的話,我越感到爽。“不行,你得說讓誰和你治癢,我們才好辦,”外婆繼續挑逗我,這時玉文也在揉搓我的乳房,媽媽舔的我的乳頭讓我更癢了,花婷也在不停的摳弄我的小穴。我全身像在雲彩上躺著一樣,我感到我都堅持不住了。我一邊扭動著身子,我的雙腿繃的緊緊的,我的妣裏一股一股的陰水在向外流。我扭動著身子的時候,一側臉我看到玉文正把他的大陰莖放到我的乳房上來。我看到陰莖時我不由得一陣的激動。不由得說道“我要,我要玉文叔給我治癢”“讓你玉文叔治你哪呀?”媽媽挑逗著我說道。我著急得說道:“我要玉文給我治癢。”“還是媽媽給你治吧,媽媽會慢慢的給你開苞的。”我這時才又看到媽媽不知什幺時候有穿上了那件黑色皮褲。媽媽的前面陰莖在那裏一晃一晃的,比玉文的還要大,還要粗。我于是說道:“好,我讓媽媽給我治癢,我讓媽媽給我開苞。 啊 啊 啊 啊阿哦 哦 哦 哦哦哦 啊。”“好,媽媽馬上給你開苞,我的乖乖,你放鬆點啊。”“好。”我剛剛把嘴張開了一點,玉文的雞巴就進入到了我的嘴裏。我感到一股的腥騷味,可我就是好像喜歡這種味道,不由的舔弄起來。“寶寶,媽媽要進入你的身體了,”我聽媽媽浪叫道。馬上我就感到有東西進入我的體內,我感到我的妣被分了開來。我感到媽媽的雞巴在進入我的妣裏。進去了一點茹梅就不動了伏在我的身上輕輕的在我的妣裏外邊一點在蠕動。動了一會,我感到一陣的騷癢,我從心裏想到,茹梅的雞巴爲什幺不給我插進去呢?我感到妣裏邊空空的。就在這時茹梅說道:“嬌,媽媽,不,茹要給你開苞了。”說著話,我還沒反應過來,媽媽的腰就往下一沈,雞巴就一下子進到了我穴的裏邊。我馬上感到我的妣好像撕開了一樣,痛極了。不由的叫道:“啊 啊 媽媽我的妣呀,我的妣好痛啊。”“乖,一會就不痛了啊,媽等一會再動我的乖就不痛了。乖乖聽話啊,乖,我的好乖乖。”媽停了下來,我這時看到媽媽給我開苞時也是看到了我的痛楚而媽媽自己在落淚。可見媽媽是多幺的愛我。停了一會,媽媽說道:“嬌,可以動了嗎?”“可以了,茹,你操我吧!”我這時已經學著不叫媽媽,而是叫茹,這樣我感到茹就是我的情人,我的哥哥,丈夫,我的性夥伴。“茹,你操我吧,我的妣又癢呢,茹,你用力的操我吧,我······嗚嗚  嗚嗚  嗚”我的嘴突然被玉文的雞巴給堵住了,玉文的雞巴又給插進了我的嘴裏,使我說不出話來。我只好用我的櫻唇再次的舔弄著玉文的雞巴,其實玉文的雞巴很好吃,我舔著時,我更感到我的花蕊在一陣陣的騷動。就這樣我一邊舔著玉文的雞巴,我的手一邊在撫摸著花婷的乳頭,媽媽,不,茹梅在我的嫩妣裏不停的抽插。茹不停的操我,茹還說道:“我的嬌嬌,我操你的妣,你的妣讓媽媽操,茹一定把嬌嬌的穴操的流水,啊 啊 啊 哦 哦哦  哦 我的嬌嬌,你的嫩穴插著真爽。”“啊 啊 啊 哦哦 哦啊啊我的茹,茹,你把嬌嬌的嫩穴操爛了,啊 茹,你的雞巴這幺長呀,你的雞巴都搗進我的腸子裏了,啊 啊 啊哦 哦 哦 哦 哦 哦啊啊啊  啊啊 啊我的茹,我的茹,我的茹,我的茹,你用力的插我,插你的女兒吧,你的女兒的穴就是讓媽媽操的,媽媽,操我,操死我吧,把我的妣操爛吧。啊 啊  啊啊 啊”“我的傻乖乖,不是插進腸子裏了,是插進子宮裏了,茹,我的茹,操我的乖乖,讓我的嬌爽,啊 啊啊啊 啊啊 啊哦 哦 哦 哦哦 哦,我的嬌,我的茹,我的玉文,我也要爽了。”外婆一邊嘴裏在胡說八道,一邊浪叫著。說著話,花婷的手一邊在摸自己的騷穴,一邊看著玉文說道:“玉兒,你跟婷插進來吧,聽話的婷是你的奴隸,你操你的奴隸吧,玉兒,你操我吧,你的小乖乖妣癢了。啊 啊啊 啊”花婷一邊說一邊用力的揉著自己的陰蒂。我聽著這淫蕩的叫聲,我的妣裏更是一下一下的在夾著茹的大雞巴。茹在我的上面用力的抽插著,一會在外面輕輕的揉弄著我的妣毛,淺淺的在我的妣裏挑逗著,正當我癢癢的時候,茹用力的把腰往下一沈,直搗我的花心深處。我不由的大聲叫了起來,“啊,我的茹,你操的我好爽啊,茹,你真會操穴,你把女兒的穴都操暈了,啊 啊 啊 啊 啊阿 哦 哦 哦我的茹,我的茹,我的茹,我的茹,你操死我了。”那邊玉文也在用勁的日著外婆的妣,玉文也在浪叫道:“婷,我的小婷婷,我的小乖乖,我的小寶寶,我的小嬌嬌,你的妣還是這幺緊,你把我的精子都要夾出來了,婷,我的乖女兒,我的小女兒,你怎幺這幺浪,你的妣這幺的爽,你把爸爸的雞巴都夾壞了,婷,我的乖女兒,我要射進你的騷妣裏。啊 啊 啊哦 哦 哦我的小嬌嬌啊。”玉文亂叫著。花婷也叫道:“啊  啊啊 啊哦 啊 啊 啊啊啊 我的親爸爸,我的小丈夫,我的情哥哥,爸爸,你操我,爸爸你操的我的妣爽死了,啊 啊哦 哦哦啊啊啊  啊 我的親爹呀,我的小祖宗,爹,親爹,爹,插的再深些,女兒會更爽。啊 啊啊啊 啊 啊 啊 啊爸爸,啊爸爸, 啊啊 啊爸爸,我我,啊 你的小女兒要丟了,啊 啊 啊爹,爽死我了,爽死你的閨女了。”說著話,花婷一下緊緊抱著玉文的身體就不動了。停了一會,花婷趴在玉文的身上撒著嬌說道:“爸爸,我真爽,爸,你操我的時候,我感道我的妣都飄上天了,爸,你真好,女兒好愛你呀,”說著話花婷又吻了吻玉文的雞巴。花婷還沈浸在虛幻的性的世界裏,依然抱著玉文撒嬌不停。

  我聽著玉文和花婷不停撒嬌和浪叫的聲音,我的小穴更加亢奮,騷水不停的沁潤著茹梅的大陰莖。這時,茹梅也是激動不已,趴在我的妣上再用力的操我。不停的叫道:“我的乖乖,我的小寶寶,小嬌嬌,我的乖女兒,茹操你的騷妣真爽,我的嬌,媽媽終于給你開了苞了,嬌,我的嬌,茹日你日的爽嗎?”“茹,茹,媽媽,媽媽,茹,哦 哦 哦 哦 啊 啊啊 啊  啊啊啊 啊,你日的嬌好爽呀,你給女兒開苞,嬌真高興,嬌的妣就是媽媽給的,還是媽媽操的爽,媽媽,茹,我的茹,你用力的操我,啊 啊 啊我要丟了,啊 啊哦 啊啊 茹,用力,茹,用力操我,我的茹,茹,啊啊啊 啊啊 啊 啊 啊啊,茹,我要丟了,啊 啊我爽死了,啊 啊啊,媽媽呀。”我感到一陣顫抖,全身像痙攣了一樣,我第一次感到全身有著幺爽的感覺,後來我才知道,我這是達到了高潮。我達到了高潮,可媽媽這時還在我的妣裏抽插著,媽媽更用力了,茹在我的身上瘋狂的抽插著,又抽插了一會,茹也扒在我的身上一陣的顫抖就不動了,原來媽媽這時才達到了高潮。媽媽這時一邊吻我,一邊說:“嬌,舒服嗎?爽嗎?”我這時一下嬌羞的趴在媽媽的懷裏,羞澀的不說話。這時外婆過來說道:“我的嬌嬌害羞了,是嗎?剛才,叫床叫的那幺爽,也不知道害羞了,給外婆和媽媽說說什幺感受嗎?”我一下羞得紅著臉趴在媽媽的懷裏怎幺也不好意思說話了。“嬌嬌,這是你的處女的信物,你自己保存好它。”媽媽說著從我的屁股下面抽出一方繡著一支玫瑰的白絲巾,上面有茹給我開苞時留下的處女血,把絲巾染紅了大半邊。我嬌羞的把絲巾疊起來放在我的衣櫃內。“嬌嬌,還不過來謝謝媽媽,媽媽給你這幺好的禮物,光知道自己爽了,也不謝謝我們。”我羞澀的輕輕對著媽媽說道:“謝謝媽媽。”“不用謝,以後多讓媽媽多操你幾次就行了,也謝謝外婆和你玉文叔吧!下次讓你玉文叔用真正的雞巴操你,你會更爽的,好嗎?”我慌亂的嬌羞的向媽媽點點頭。又向外婆和玉文叔說道:“謝謝外婆,謝謝玉文叔。”“謝我什幺?我又沒有插你妣,下次我操了你,你再謝我好嗎?”玉文輕輕的摸了下我的乳房說道。“以後不要叫我外婆,都讓你給叫老了,叫我花婷吧,婷也行,只在外邊有外人時叫我外婆就行,我們也是情人嗎!叫我寶寶也可以嗎!”外婆說道。玉文過來抱著我,坐在沙發上,我們都光著身子,玉文一坐下我就坐在了玉文的陰莖上。玉文說道:“我的花婷浪起來了,讓嬌嬌叫你寶寶呢,你真是個騷貨。哈哈。”花婷也害起羞了,臉一下子紅了起來。嬌羞的趴在玉文的懷裏說道:“爸,不要笑人家嗎,爸爸壞。”“是嗎,我的乖女兒,等會爸爸還壞呢,爸不壞我的乖女兒還不願意呢,是不是。”玉文在花婷的花蕊上摸著陰毛說道。

  外婆等了一會說道:“來,嬌,讓婷給你說說你的性敏感區,以後你多掌握些性愛技巧,你會更爽的。”說著話,花婷走到我的跟前把妣掰開指著說:“嬌,你看,這是我們女人的陰唇,有大陰唇和小陰唇,裏邊是陰蒂,你看我的陰蒂還有些勃起呢,你一刺激她,就會有快感,一會就會流陰水,來,讓婷看看嬌的陰蒂。”說著話婷就分開了我的陰唇,用手輕輕的觸摸著我的陰蒂,我馬上有了快感,這時玉文又在摸我的乳房,我不由得呻吟起來。“啊 啊 哦 哦 ”婷又俯下頭趴在我的妣上用舌頭在來回的掃我的陰蒂,我感覺更爽了。“啊 啊    啊    啊哦   哦        哦啊啊 啊   啊,婷,我的婷,爽,你給乖乖弄得好爽啊,啊 啊 啊 啊 啊,婷,我流了,”我感到我的妣裏有一股陰水流了出來。茹過來吻吻我的嘴唇說道?“嬌,說出來,流的是什幺?從那裏流出來的,說出來你會更爽的,不要害羞說吧。”“哦 哦 哦啊 啊 啊 啊 ,媽媽,我流的是騷水,是從我的妣裏流出來的,是從你閨女的妣裏流出來的,啊 啊     啊我的婷,你真會舔,你舔的我好爽呀!”“來,你也舔舔茹的花蕊。”茹說著就把妣分開站在了我的嘴邊,我看見茹的陰毛和陰唇都分了開來,妣的中間上面有一個紅紅的豆豆,我知道那就是陰蒂了,我不由得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輕的抵茹的陰蒂,這時茹說道:“乖,要舔,來回的舔,對,就是這樣,這樣茹就爽了,對,就是這,對,就是這,這就是茹梅嬌嫩的花蕾,啊  啊 啊 哦 哦 乖乖,你舔的真好,你比婷舔的都美,你快趕上我的玉文兒了,我的玉文兒,你在幹什幺呢?我的玉兒,媽媽好想要你呀!”這時玉文一只手摸著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摸著茹梅的乳房,花婷這時跪在那裏,舔著我的妣,一會又到我的下面舔玉文的雞巴,玉文也不由得呻吟起來。“嬌,舔我的花蕾,哦 哦 啊 啊 真爽,你們都是我的兒女,你們要孝順孝順媽媽,讓媽媽爽一下,好嗎?婷,我的乖女兒,你吻吻媽媽,好嗎?媽媽想你,我的兒子,我的玉兒,你一會要幹媽媽,我的嬌嬌你好好的舔媽的妣,媽等會多賞你些陰水喝,啊 啊啊啊  啊啊 啊 ”這時婷站起來抱著媽媽吻著媽媽的嘴,和媽媽不停的交換著唾液,舌頭不停在媽媽的嘴裏攪動。一會婷又舔著媽媽的乳頭。媽媽不停的浪叫著,啊啊   啊 啊 啊哦 哦哦爽死我的妣了。茹叫著猛地繃緊了身子,說道:“兒子,我的玉兒,快來,快操我,快給媽媽插進去,操我的妣吧!啊 啊”玉文站起來把我放到沙發上,向床上的茹梅走過去。我這時看到玉文的雞巴好大好大的,玉文過去扒在茹的身上,一挺身就插進了茹的花蕊裏,玉文扒在茹的身上用力的抽插起來,媽媽瘋狂的叫了起來,“啊 啊 啊  啊  我的大雞巴兒子,你插的媽媽好爽呀,你插死媽媽了,你把媽媽的妣插爛了,啊  啊  啊 啊啊啊 啊,我玉兒,用力呀,用力插媽媽,媽媽好爽啊。”玉文也叫道:“媽媽,我插死你吧,媽媽,你的妣好緊,你把兒子的雞巴都夾斷了,兒子的雞巴在媽媽的花蕊裏好爽呀,我操你,媽媽,我操你,我的媽媽,我操你的妣,我把你的妣操流水。啊啊 啊啊  啊啊啊 啊哦 哦 哦 哦哦哦。”花婷也叫道:“玉文哥,我也要你操,你插妹妹的妣吧,啊  啊 啊,”花婷也半躺在床上掰著妣等著讓玉文插進去。玉文從媽媽的妣裏抽出來,帶著茹梅的陰液又插進了花婷的妣裏。我傻傻的看著,我只感覺一陣陣的快感,我的陰水順著我的大腿向下流著。玉文的雞巴一會在茹梅的妣裏,一會又在花婷的妣裏,一會茹叫道:“兒子,你的雞巴呢,快插進媽媽的穴裏,媽媽要你的雞巴。”一會花婷又叫道:“玉文哥,快插妹妹的騷穴,妹妹的妣好癢呀,你插了媽媽,快來操妹妹啊,妹妹的妣嫩,你把妹妹的妣操爛吧,啊 啊 啊 啊,媽媽,你讓哥哥操我一會,女兒的妣癢了。”我不由得用手摸著我的陰蒂,一下一下的揉弄起來。玉文發現我在自慰,說道:“我的小嬌妹,別急,來讓哥哥給你插進去。”說著話,玉文就把我抱過來放在床上,茹,婷和我並排躺在床上,玉文挺著大雞巴來道我跟前,一下就給我的妣插了進來,我一下感到一個熱熱的肉棒插進了我的妣心,我不由得叫起床來。“哥,玉文哥,你的大雞巴好美啊,你的雞巴太大了,你把妹的妣都插壞了,哥,我的妣好爽啊,哥,妹的妣爽,啊 啊 啊啊  啊哥,把妹的妣插爛吧。啊 啊”我正感到爽呢,玉文哥卻把雞巴抽了出來,插進了花婷的妣裏,花婷又叫了起來:“啊 啊  啊 啊啊哥,玉文哥,你把妹的妣插爛吧,哥,俺娘仨的妣都讓哥操,你把俺仨的妣都插上天吧,嬌嬌,你爽了嗎,咱媽的妣是爽了。嬌妹,你看咱哥哥把姐的穴都操爛了,啊 啊 啊  啊 啊 哥,好爽呀。”“你們兩個死妮子,和媽媽爭嘴吃呢,先讓哥操媽媽吧,你倆的騷妣等一會再讓你哥哥操,快來,乖兒子,來操媽的妣,啊 啊啊啊 啊兒子,對,插進來了,插道媽的子宮裏了,啊 啊 啊 啊啊啊 我的玉兒,你把媽媽的妣日的好舒服啊。 啊啊 啊 啊啊  啊,用力,用力的操媽媽,啊啊啊啊 啊          啊              啊兒呀,媽要丟了,你把娘操上天了。啊 啊          啊         啊        啊。”“啊 啊   啊 啊 啊 媽媽,我要射了,媽,你把兒子的精子夾出來了。媽,我要射你的妣裏。啊 啊  啊”“兒呀,射吧,射進媽媽的穴裏,再射你的兩個妹妹穴裏些,你嬌妹妣裏還沒經過雨露呢。”“好吧,媽媽,兒子聽你的,我先射婷妹的妣裏,最後把剩下的精子都射進嬌妹的妣裏。”說著又把雞巴插進了花婷的妣裏,一會玉文哥又把雞巴從花婷的妣裏抽出來插進了我的妣裏,插進來一會玉文哥的肉棒就在我的妣射了出來,我第一次感到一股熱流沖擊著我的花蕊,比剛才媽媽操我時還爽,因爲媽媽不會射精,我不由得叫道:“哥,玉文哥,你射的我的妣真舒服,你把妹妹日上天了,啊                          啊                   啊 啊 啊            啊我丟了,啊 啊 媽媽,姐姐,哥哥把我弄死了。”當我還在叫的時候,玉文哥把雞巴抽了出來,我還想叫時,玉文哥卻把雞巴插進了我的嘴裏,玉文哥在我的嘴裏抽插了幾下,我就感到哥哥的雞巴一下一下的顫動,一股的熱流射進了我的喉嚨,我聞道了 一股腥騷味,可我好像就是喜歡這種腥騷味,又一下一下的舔著玉文哥的雞巴,把上面的精液都舔的乾乾淨淨,我從沒想到男人的精液是這樣的好吃。“別舔了,想吃精子,來,媽媽這妣裏還有呢,把媽媽妣裏的精子也舔吃了吧。”我也顧不了羞恥了,我過來扒在媽媽的妣上,就在媽媽妣上舔了起來,我把媽媽妣上的精子舔乾淨後,又把花婷妣上的精子給舔了舔,我從沒想到舔媽媽的妣還吃著精子是這幺的享受,茹梅和花婷的妣舔起來舒服極了,茹梅的陰唇嬌嫩,花婷的陰唇肥厚,我舔著茹、婷的陰唇我感到了一種從沒有過的快感。

  就這樣,我十四歲的生日在性的氛圍中度過,茹--我的媽媽給我開了苞,婷--我的外婆教會我怎樣讓別人操我的妣,玉文哥讓我第一次嘗到了男人雞巴的滋味,也讓我嘗到了精子的滋味。

  後來,我在媽媽和她們的性夥伴的教導下,我終于成了她們的性奴,我後來成了一個別人瀉欲的工具,我在媽媽和外婆的性蹂躏中成長著,我同時也在滿足著我的性慾,我的花蕊在一次次的性虐待中也待到了性的滿足,我的花蕊在我的茹,我的花婷,還有玉文哥,德明哥,蓮若阿姨,惠美阿姨及秋蓉阿姨這些人的精子和陰水的滋潤中成長著 !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穿絲襪的漂亮媽媽        我與姐姐的真實亂倫       前女友電腦裏找到的私密照        極度淫蕩的母子交媾       我和我姑姑的真實經曆
送給媽媽黑色的內衣        年輕的繼母,浪漫的情緣        我和小表姐        深圳的姑姑
表姐致命的誘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