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我的学生 1-3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7-12-8 10:55 編輯
 「李雍,妳後悔嗎?」錄完所有的口供後,警察問我。

  「後悔。」冰冷的手铐讓我想起很多,我說:「但對于犯罪的事,我一點兒
也不後悔。」

                第一節

  郭老師被氣哭的消息,作爲十二班的班主任我是第一時間知道的。放學後,
我也在第一時間把罪魁禍首叫到了辦公室。

  站在我面前的章浩然很平靜,我沈聲說:「妳自己先說說今天下午第二節郭
老師的課上,妳都作了什麽。」

  章浩然回答的很快:「不記得了。」

  「那我提醒一下妳,妳吹了一個氣球。」

  章浩然手摸了摸後腦勺,問我:「後來呢?」

  看著他滿不在乎的模樣,我氣不打一處來,「啪」我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
「妳自己做的事,倒問起我來了。」

  看我發了火,他有點收斂,眼睛看向了別處。

  「妳是不是覺得郭老師才畢業兩年好欺負,所以妳就吹著妳那個破氣球在教
室漫天飛嗎?」我頓了頓,繼續說:「做人要有良心,妳知不知道郭老師她因爲
年輕,覺得自己經驗不足,爲了妳們可笑的成績,常常備課到半夜,教案改了又
改。結果妳們就是這樣對待她的。」

  「這也不是第一次妳在郭老師的課上搞鬼了,整個班被妳搞的烏煙瘴氣,妳
告訴我,妳到底想怎麽樣?」

  章浩然不說話。

  「不說話是吧,妳轉班吧,我這班上是供不下妳了。」

  章浩然終于說話了:「我不轉,我朋友都在這呢。」

  對于這個學生,我實在忍無可忍了,「這次由不得妳了,我回頭就跟校長說。

  還有,明天妳要當面向郭老師道歉。」

  「哦。」

  「回去再寫一千字以上的檢討,要家長簽字!」

  「李老師,妳這不是爲難我嗎?」

  「爲難妳?」我恨不得動起手來,「我明天反正要看到檢討。」

  看著他站在那,我現在就覺得難受,「妳回去吧,把妳幹的好事也好好跟妳
爸說說。」

  章浩然聽我放他走,頭也不回就離開了。

  等他走遠了,我起身去找校長,路上我組織好了讓校長無法拒絕的理由。來
到校長辦公室,還好他沒下班回家。

  看到我來,校長問:「李老師,有什麽事嗎?」

  我歎了口氣,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沒別的事,還是爲了我班上的那個害
群之馬。」

  王校笑了笑,說:「他又犯什麽事了?」

  我說:「今天郭芳的課上,章浩然鼓動幾個學生,在她課上來回吹氣球。王
校,妳想想,可是在上課啊,一個氣球就這樣被他們吹來吹去,郭芳回來就哭了。」

  王校绉著眉:「這太過分了,一會我給他爸打個電話。」

  我說:「我有個請求,讓章浩然轉到其它班上吧。我實在對付不了他。」

  我又繼續說:「王校,妳也知道,我的班在普通裏雖然不是第一,但也算是
名列前茅,別的不說,我敢保證班上至少出一個一本,十幾個二本。但是這個章
浩然,越來越放肆,搞得班上哪裏還像是高中的教室,整個跟趕集一樣,所有的
任課老師都向我反映班上紀律越來越差。玩手機遊戲的,看小說的,聽歌的,講
小話的越來越多,現在連氣球都吹起來了。這樣下去,班上能有一個二本都算他
家祖墳冒青煙了。」

  「李老師嚴重了吧。」

  「王校,我像是愛誇大其詞的人嗎?」

  「我理解妳的心情,我還在教書的時候要是班上有這樣的學生,也會很頭疼,
但是這個把他轉走了,又要轉到誰班上呢?」

  「十七班。」我馬上建議,「劉老師最會對付這種學生,他班上黑社會二流
子那麽多,也沒見出過什麽事。」

  王校擺手,「不行,不行。李老師,妳是我們學校重點培養的老師,妳也不
用謙虛,妳雖然年輕,但是數學教的確實是我們學校教得數一數二的。給妳這個
班主任,也是想鍛煉妳,將來好去帶特尖班。」

  我打斷王校,「特尖班怎麽會有這樣的學生,王校,妳一定要幫我這個忙,
不然我這個班主任真的快做不下去了。也是幫我們班上所有學生的忙,他們都是
好苗子。」

  「再堅持一下。」

  我已經下定了決心,堅定地說:「我真的做不下不去了,王校!」

  王校沈聲說:「那這樣吧,我找個人代替妳。」

  我愣了,懷疑我聽錯了,我直直地看著校長。

  王校說:「我知道處理章浩然確實爲難妳了,我的意思是,妳就不要當十二
班的班主任了,也不再教他們的數學課。幫妳減輕一下負擔,專心到特尖班的教
學上,說到這一屆特尖班,確實是藏龍臥虎,妳卸下班主任的重擔,好好教他們
數學。」

  這下我徹底傻眼了,我信誓旦旦對章浩然說要把他趕出去,這下卻反而變成
我被掃地出門。我心中衹有冷笑。我話也不說的站起身就轉身離開了校長室。校
長在身後是什麽表情,怒火讓我無心再去在乎。

  回到家,打開門,一聲不吭地走到客廳,卻不小心踢翻了垃圾桶,看著果皮、
剩菜髒了一片地板。一整天的不順心讓我心底的怒火徹底爆發,我擡起腳,就將
翻到在地的垃圾桶踢飛。

  「砰」地一聲,驚到了正在廚房做飯的妻子龔芩。

  「怎麽了?」妻子慌張張地跑了出來,看到一地板的垃圾,「李雍,妳發神
經啊。」

  這時妻子注意到我不對勁,走到我跟前,關心地說:「怎麽了?」

  看著妻子的俏臉,我緩了過來,看了下我做的好事,臭氣熏天,忙道歉說:
「芩,剛才我真的是……對不起,我真是太生氣了,一下控制不住自己。」

  我連忙從廚房拿來了掃帚,掃了起來。

  妻子拉住我的手,「先別掃了,告訴我到底怎麽了。」

  這時六歲的女兒李婧從房間裏走了出來,看到一地的垃圾,「媽媽,這不是
我打翻的。」

  妻子走過去,笑著說:「這是妳臭爸爸打翻的,是不是臭死了?」

  女兒對我說:「爸爸,我說不臭,今天可不可以讓我多看一個小時電視啊。」

  被女兒一逗,我徹底從負面情緒中緩和了過來,「當然可以。」

  妻子問:「婧婧啊,妳作業寫完了嗎?」

  「寫完了,我想來看電視。」

  妻子指了指客廳的地板,「妳看這裏這麽髒,妳先回房裏看看漫畫好嗎?」

  「乖女兒,妳先回房裏,等我和媽媽打掃完了,再叫妳。」我在一旁說。

  「那妳們快點啊。」

  打發了女兒,妻子拉著我坐到了沙發上,「說一說發生了什麽吧。」

  說到這事,我不得不變的唉聲歎氣。又想到我在校長室憤怒地不辭而別,不
會我在一中的前途就走到頭了吧?

  「還記得我經常提起的那個學生吧?」

  「妳常說的那個害群之馬?叫什麽名字來著?」

  「叫章浩然。」我把今天下午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

  妻子聽得也很生氣,她問:「這個章浩然他爸是誰?」

  「是分管文教的副縣長章經海。」我緩緩說。

  「難怪他有恃無恐。」妻子恨恨地說,「章經海一個管教育的副縣長,兒子
這麽混蛋他也好意思繼續當下去。」

  「我今天也算見識了。」

  「妳怎麽辦,難道真的就不當班主任了嗎?」

  「我今天是想魚死網破的。」我無奈地笑,「可惜魚沒死,我的網破了;王
校都發話了,我能怎麽辦。這樣也好,我也不用去伺候這個官二代了。」

  「這不行。」妻子斷然否決了我的想法,「妳這樣灰溜溜地走了,以後還怎
麽當老師。妳是班主任,他是學生,想對付他的方法多得是,面子一定要找回來。」

  妻子狡黠地對我笑:「我幫妳想辦法整他。」

  「可是王校那……」

  妻子說:「妳信不信衹要妳不說,校長室的事就像從來沒發生過;我看王校
本來也衹是想嚇唬嚇唬妳,沒想到妳真的被唬住了。」

  我恍然,一時非常後悔,我實在太不成熟了,「妳說的對。哎……」

  「有機會找王校道個歉吧,他是剛來的校長,將來當妳領導的時間還長著呢。

  不能把關係搞僵了。」

  我看著妻子,有這樣聰慧的賢內助,我瞬間感覺無比幸福,夫複何求。我一
手攬住了妻子的肩,「得令,我的女諸葛亮。」

  妻子一把推開了我,「還不快去掃地!不掃完今天不準吃飯。」

  我一囧,看著一地板的汙穢,都說沖動是魔鬼,一點也不錯。

  「對了,婧婧一直說她牙疼,晚上妳帶她去看看牙醫吧,我今天是夜班,就
不去了。」

  「好。」

  妻子是護士,一周難免有幾天夜班。我常常和妻子討論到底是高中班主任累,
還是護士累,看來關鍵不是誰更累,而是都有著別人看不到的苦衷。

  第二天,我知道章浩然肯定交不來檢討,而我不僅拿他沒有辦法,又無法宣
布他轉班的消息,必然會被他鄙視。我甚至後悔讓他寫檢討了,最後卻是自己吃
虧。不過大丈夫能屈能伸,一時挫折沒關係,就像芩說的,班主任天然是學生的
天敵,衹要我還是班主任,我總能讓吃盡九九八十一難。

  但是章浩然那個座位卻一直是空的,已經囂張到連課都不來上的地步了嗎?

  等第一節下了課,我從教室外朝裏看去,也不見他人來,我走進教室問他同
桌王興,「妳知道章浩然人爲什麽沒來嗎?」

  王興說:「我不知道啊。」

  「妳剛剛是在玩手機吧。」

  王興嚇了一跳,結巴說:「沒有。」

  我走近了過去,一手掀開了他蓋在桌子上的數本書,底下赫然一部華爲,我
拿到手裏,說:「上節課玩了好幾局吧?」

  王興鐵青著臉。

  我說:「我也不要妳的手機,我自己有。妳寫份檢討書,字數不限,衹要妳
父母簽字就行。看到檢討我就還妳手機。」

  王興不是章浩然,我讓他寫檢討,他必然不敢反抗。等他交了檢討書,我仍
然會打電話跟他父母確認,如果他敢造假,下場衹會更慘。

  回到辦公室,我對郭老師說:「小芳,上節課王興玩遊戲,手機我給沒收來
了。妳也不要客氣,看到了衹管沒收,盡管交給我,有什麽麻煩我都擔著,妳衹
管沒收。」

  郭芳是個比較內向的姑娘,應了一聲「好」。

  我知道她才當老師不久,自身還沒豎立一個對于老師威嚴的認識。對于很多
行爲都是睜一衹眼閉一衹眼,不敢去做。

  龍老師問我:「妳也別說小芳了,昨天最後妳怎麽處理章浩然了。」

  我說:「我大罵了他一通啊,不過妳們也都知道,他油鹽不進,我罵了也是
白罵,反而浪費口水。我讓他寫篇檢討,必須他爹親自簽名。」

  另一個老師故意擡杠說:「就這麽完了?」

  我沒好氣說:「那妳說要怎麽樣,交給他爹管最好的辦法,如果他爹都不管,
那我不是狗拿耗子。」

  龍老師說:「小芳啊,妳要是在我班上有學生敢這麽幹,我一定叫他褪層皮,
然後老老實實給妳道歉。」

  「好啊好啊,讓章浩然轉到妳班上,教教我,也讓我見識見識妳的手段。」

  他媽最煩這種老油條,站著說話不腰疼,仗著自己資曆老,各種賣傻。

  龍老師果然說:「這不是鍛煉妳們年輕人嘛。」

  我懶得再跟他說,我拿出電話,打給了章浩然的媽媽。

  「餵,李老師。」

  「您家孩子現在還沒來上課,您知道什麽情況嗎?」

  「他……他昨天喝酒喝到胃出血,現在醫院。」

  「這樣……」我說:「姐,那妳好好照顧他,這邊我知道情況了,胃出血不
是小事,好好休養,什麽時候好了什麽時候再來上學,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挂了電話,我的心情瞬間舒爽無比,我走到走廊上點了一根香煙,他是我的
學生,他得了胃出血,而我是他的班主任。我緩緩地吞吐著迷人的煙霧,最後還
是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