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失身

精彩内容:

聶雄寫的東西也鋪設了一些情節,媽媽雖然語聲顫抖,但總歸讀了起來。可是,稿子的內容越往後越穢亂刺激,她漸漸開始覺出困難了!

  “老板┅┅老板摸著我┅┅我的┅┅”(注:聶雄是以女性第一人稱寫的稿子)媽媽的聲音忽然低了下去。

  “什幺?”聶雄的眼睛緊盯著媽媽的乳房。

  媽媽牙齒咬著嘴唇,搖著頭不說話。

  聶雄的手忽然伸向了她的下巴,沒有理會她一瞬的驚詫,將媽媽的臉擡了起來。成熟女人的臉上散著紅暈,小嘴微微半阖著,那情狀極爲誘人。她看著老板的臉,甚至有些意亂情迷起來。

  “老板摸著你的什幺啊~~~寶貝┅┅”聶雄將聲音拉的長長的,淫靡的味道極濃。
  “我的┅┅我的┅┅”媽媽眼睛半眯著,臉上紅撲撲的,而聲音,更像在夢呓一般。
  她的身體起了一陣不規則的韻動,那一雙豐滿迷人的大腿也似乎要將肉色絲襪漲破一般,緊繃繃的散著光澤。短小的裙子下擺幾乎被褪在了大腿根,光潤的美腿使整個明亮的辦公室都變的黯然失色。

  “你的什幺啊?”

  “我的┅┅屁┅股┅┅”媽媽抖顫著聲音說出之後,腦子裏一下子亂哄哄的,強烈的羞恥讓她幾乎連頭也擡不起來。

  “嘿嘿┅┅你的屁股好豐滿啊!”聶雄下流的語句好似他真的正在摸著媽媽的屁股一樣。
  “你怎幺知┅┅啊!”媽媽身體在椅子上扭來扭去,爲自己突然的失口而羞慚不已。
  “嘿嘿┅┅繼續念啊,寶貝┅┅”

  “不┅┅”媽媽再次開始抗拒。

  “一定要!”聶雄的手又撫上了媽媽的膝蓋,動作輕緩的摩挲著。

  “討厭┅┅”媽媽紅著臉將他的手推在一邊,輕聲道:“我念好了┅┅”

  媽媽調整了一下心態,暗暗琢磨,與其被動的讓老板騷擾,不如表現的見過世面一些,說不定,老板會以爲自己是老油條,而不敢太過分。

  其實媽媽的想法聶雄早就看出個八九不離十,尤其是媽媽這樣熟美的美婦落在他的手裏,他更是使出了渾身解數,這到嘴的羔羊肉那是吃定了的,至于怎樣吃才有滋味,那就要看手段了。

  媽媽長籲口氣,嬌聲念起了稿子。“老板的手好粗糙啊┅┅人家肥肥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道┅┅指痕呢┅┅”媽媽只當辦公間只有自己一個人,念起來多少順氣了些。“老板坐在椅子上,讓我┅┅跨騎在他的┅┅腿上┅┅濃濃的腿毛,搞的人家┅┅大腿癢癢的┅┅老板把人家┅┅的短裙又褪高了些,啊┅┅屁股都┅┅露出來了┅┅人家害羞的說著不要┅┅不要啊老板┅┅可是老板分明不理┅┅人家嘛┅┅人家好害羞┅┅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呀┅┅”

  媽媽幾乎是半喘著念著稿子,短裙因爲她身體的挪動,已完全褪在屁股上,兩條腿緊緊的並攏著。下體的瘙癢讓她都要忍不住的想要去撓撓。

  聶雄的眼光就像一只剛剛出籠的猛獸,在媽媽豐熟的身體上尋梭著。他的手不只什幺時候又撫在了媽媽的腿上,隔著絲襪摩挲著媽媽的美腿。媽媽像是完全沉浸在聶雄文章的世界裏了,對聶雄現在的所作所爲沒有覺察了一般。

  她嘴裏哈著潮潤的氣息,又念道:“人家開始推拒老板,啊┅┅不要,不要啊┅┅老板┅┅可,人家的手┅┅哦,碰在了老板那┅┅那硬硬的地方┅┅哦,人家心裏像火在燒┅┅像火燒一樣┅┅那硬硬的東西┅┅隔著老板的短褲┅┅好熱┅┅人家好像摸┅┅”

  媽媽的語氣已經完全沉浸在小說的意境裏,一條香軟的小舌頭不斷的在小嘴裏出出進進,那“啊,啊┅┅”的淫語聽的聶雄欲火愈熾。

  “啊┅┅老板!”不知何時,聶雄因爲太過投入,手竟然隨著媽媽的美腿,捋在了她的臀部。媽媽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只手掌撫摩著,那酥麻的感覺雖然很舒服,但,手掌的主人可是老板啊!

  聶雄有些讪讪的收回了手,並且順帶幫媽媽整了整裙子,媽媽羞答答的坐在那裏,貝齒咬著的下唇都有些發白了。

  聶雄站起身子,把他那寬厚的懶腰伸了伸。嘿笑道:“白小姐,你的稿子打的好慢啊┅┅我可是累壞了,你的辦公間連個多余的椅子也沒有。”

  媽媽聽聶雄這幺說,借機下台道:“那您先回辦公室歇會兒,一會兒打好,我給您送去。”

  聽到媽媽的話,聶雄站著沒動,因爲媽媽是坐著的,沒有看到他的臉,此刻這張臉上挂滿了促狹的意味。

  “不必了┅┅”聶雄忽然說。

  “怎幺?”媽媽有些意外的擡頭看了他一眼。

  “我就在你這裏坐會兒吧。”

  “可是┅┅”

  “白小姐,你總坐著┅┅不累啊?”

  “啊┅┅”媽媽一下子臉上羞的紅紅的,淺笑著說:“對不起┅┅把大老板您冷落了┅┅”她說著站起身子,爲聶雄騰開了椅子。

  媽媽剛剛起身,聶雄就一屁股坐了上去。他沖著美麗的下屬擺了擺手,說:“白小姐,你繼續┅┅”

  媽媽站在電腦桌前,穿著亮銀高跟鞋,使她的身材看上去更加高挑。聶雄坐在她一側,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似乎真的很累了。

  媽媽要打字,可老板偏偏不給她椅子坐。她不得不匍匐著上半身,撅著屁股打起了字。美麗的女人沒有覺出自己的屁股完全暴露出來了,短短的裙擺半掩著一截屁股溝,而再往下的屁眼兒部分,則被一塊較爲深重的絲襪區域覆蓋著。

  聶雄往後挪了挪椅子,使媽媽逐漸站正位置,而他,竟和媽媽肥碩的美臀對正了。他雙目近乎充血的盯著媽媽的屁股,那絲襪裹束的地方正發出亮光。媽媽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羞恥的屁股正被人目奸,她甚至還因爲調換姿勢,而將兩半臀肉擺來擺去。

  聶雄的雙手無意識的緊搓著,將臉部湊近到媽媽的屁眼兒,他的鼻子似乎在嗅著什幺花瓣一樣,一皺一皺的在菊蕾的周圍聞尋著。

  忽然,媽媽動了動,因爲聶雄沒有想到媽媽會突然站直,就在他愣神的一瞬,肥美的屁股整個堵在了他的臉上。

  “唔┅┅”屁股遭受的意外讓媽媽慌措的想要逃開,但聶雄的欲火卻是再也難以抑止,他擡起手臂,將年輕少婦的豐熟肉體一把拉了過來。媽媽一下子正正的端坐在聶雄的懷裏,老板那根飽漲聳挺的肉雞吧插的她屁股溝都顫栗起來。

  “老板┅┅”受到意外刺激的媽媽不自禁的發出呻吟。

  “哦,寶貝┅┅”

  “不要┅┅老板┅┅你,你在做什幺┅┅啊┅┅”

  雙臂緊緊箍著媽媽的豐熟肉體,聶雄的下體隔著媽媽的絲襪和自己的短褲聳動起來。
  “嘿嘿┅┅!”聶雄蠻橫的說道:“你把老子的火給勾起來了,老子拿什幺下火?”
  “不要啊┅┅老板┅┅”媽媽在聶雄的懷裏掙紮,而聶雄的短褲已是半褪而下,大肉棒猙獰的露了出來。

  “啪┅┅啪┅┅啪┅┅”聶雄的手用力的拍打著媽媽的屁股,嘴裏狠聲說道:“臭婊子,老子早就想幹你了!你的騷屄是不是也癢的厲害啊┅┅”他的手隨及插進了媽媽的叁角地,隔著薄絲撫弄著人妻嬌嫩的密穴。

  “啊┅┅啊┅┅老板┅┅人家有老公┅┅不要,不要弄人家┅┅”

  聶雄大概也覺得強扭的瓜吃不出什幺滋味,他眼中閃過一道促狹的光芒,口裏悠然道:“不操你也可以,但你要幫老子卸火!”

  媽媽帶著哭腔,喊道:“不要┅┅老板!”

  “撕┅┅”聶雄的手在媽媽的絲襪上拉開一條裂縫。凶狠的說:“不答應?老子就強奸了你!”

  媽媽嘴裏狂喊道:“不要┅┅”淚水再度奪眶而出!

  媽媽的會陰部分被撕開一條裂縫,性感的白色蕾絲內褲暴露了出來。聶雄的手強撫在她的陰部,使力撫弄了兩下,發狠說:“答不答應!”

  “啊┅┅啊┅┅”媽媽呼喊道:“答應┅┅啊我┅┅答應┅┅”

  “嘿嘿┅┅聶雄怪笑著,並放開了環抱媽媽的手。媽媽蹭的從聶雄懷裏鑽出來,因爲太慌亂,竟致一下子摔倒在地。

  ”啊┅┅好痛!“她的身體匍匐在地,像似一只受傷的小綿羊。

  ”急的讓我操你啊?小寶貝┅┅“聶雄的語聲放肆的攻擊著媽媽。

  ”啊┅┅“媽媽感到無比的屈辱,終于痛哭出聲。

  她趴伏在地,身上的套裙被半褪在腰際,兩條修長的美腿側排在一起,叁角地帶被撕開的裂縫處,淫蕩的露出一角小底褲。一只高跟鞋因爲掙紮過度,僅有鞋帶綁在腳面,嬌翹的小腳在絲襪的束裹中散發著光澤。

  聶雄走到媽媽面前,蹲下肥胖的身體,嘿嘿笑道:”還不站起來!是不是要我扶你啊┅┅“媽媽身子一動,大概是害怕老板那雙肥厚的手掌真的在摸上自己的身體,匆匆站了起來,並臉色羞紅的將裙子擺弄好。

  聶雄沒有理會媽媽的動作,像在觀賞一件玩物般看著媽媽忙亂的樣子。冷笑道:”白小姐,要實踐你的諾言了吧。“因爲他穿著短褲,而大肉棒一直處在聳挺的狀態,所以媽媽聽到他的話後,下意識的向聶雄的下體看去。

  肉棒挺翹的狀態在短褲上搭起一頂小帳篷,這令美麗的人妻羞怯不已。而此時,聶雄又適時的發出一陣怪笑。搞的媽媽幾乎忘了剛才被老板糾纏的尴尬,站在當地扭捏不已。

  其實,媽媽體內的悶騷欲望早就被激發起來,只是一種被強奸的恐懼讓她生出掙紮的動力,此刻,聶雄一但沒有動作,她反倒不知所措了。聶雄的手抓住了媽媽的柔痍,她微一掙紮,就不再動了。

  聶雄靠近媽媽的身體,在她的耳邊吹風道:”小寶貝┅┅你這裏太小了,走,到老板的辦公室去,老板好好教教你,工作中的樂趣。“充滿挑逗的話語,令媽媽渾身發燙發軟,就這樣,在半推半就中進入龍潭虎穴般的地方。

  老板的辦公室裏,真皮沙發被打開,俨然有床鋪大小,聶雄坐在上面,強迫媽媽跨騎在他的腿上。媽媽雙眼含淚,短裙又被褪在腰際,陣陣低泣從香軟的小嘴裏不斷的發出。

  因爲是跨騎,裆部的裂縫被撐裂開來,但因爲絲襪的質地很好,所以屁股還在絲襪的保護下。

  媽媽的兩只腳上半吊著高跟鞋,光潤的腳後跟隨著聶雄的一些動作,不斷的和鞋後跟上的挽帶碰觸著,這使媽媽更加敏感,密洞裏緩緩的溢出一些騷水。

  聶雄的手向媽媽的陰部靠近,媽媽雙手匆忙護在那裏,芊芊十指淫蕩的恒橫在陰道前,蕾絲下遮掩不了的陰毛,卻不爭氣的在縫隙中窺探著。媽媽牙齒咬著下唇,清麗的面龐上挂著淚珠,微微向著聶雄搖頭。聶雄嘿嘿怪笑著說:”老子又不操你,你怕什幺?不讓老子卸火,小心真把你幹了!“媽媽被聶雄說的又是害羞,又是害怕,但雙手卻再難阻止老板魔掌的進襲,陰部失守了。

  聶雄的手撫上媽媽的陰部,隔著蕾絲撫弄她的密穴。媽媽咬著下唇,強忍下體帶來的一波波異樣快感。在蕾絲的邊緣,聶雄的手指勾著媽媽從內褲縫隙探出頭來的陰毛,嘿笑道:”寶貝┅┅你的毛好濃啊!“”啊┅┅不是┅┅“媽媽羞怯的說。

  ”什幺不是?“聶雄忽然重重的拽了一下陰毛。

  ”啊┅┅“媽媽痛苦的嬌吟一聲,小手不由得又伸向了自己的陰道。可是聶雄的手正占據那裏,因此她柔痍的加入倒更加助長了老板的淫威。

  聶雄的手更加意的勾著她的陰毛,受到聶雄的拉拽,媽媽的一半大陰唇在蕾絲邊際露了出來,聶雄的手指順著大陰唇上下玩弄,媽媽嘴裏不由得發出”啊┅┅啊┅┅“的呻吟。

  聶雄把媽媽的內褲捋成條狀,整個深入陰部的縫隙,又讓媽媽自己拉著,一下一下的在陰部摩擦。他的手指則在穴口隔著一绺布條向裏面緩緩抽插。

  ”啊┅┅老板┅┅你,你說過不┅┅不┅┅啊人家┅┅哦┅┅“”什幺┅┅我聽不懂啊寶貝!“”嗚嗚┅┅“媽媽口裏嗚咽著說:”啊┅┅你剛才說┅┅“”嘿嘿┅┅老子還沒給你吃雞吧,你就口齒不清了?“”嗚┅┅啊┅┅“年輕人妻嗚咽的更加厲害。

  聶雄將媽媽抱起來,年輕人妻因爲是學舞蹈出身,再加上此刻下體的刺激,一雙美腿竟爽的撇成一字形。聶雄把媽媽以這個姿態放在辦公桌上,淫蕩的媽媽想要將雙腿並攏,卻是難以如願。

  聶雄將短褲褪下,大肉棒彈了出來。他站在皮沙發上,將雞吧聳在媽媽面前,嘿笑道:”你要怎幺幫老板卸火啊,我的小騷貨?“”啊┅┅“媽媽慌措的想要逃開肉棒的近逼,但聶雄早一步抓住了她的頭發,強迫她將嘴湊在龜頭上。

  ”啊┅┅不要┅┅老板┅┅“媽媽啜泣著。

  ”嘿嘿┅┅吃啊,婊子!不吃,老子強奸了你!!!“聶雄將短褲褪下,大肉棒彈了出來。他站在皮沙發上,將雞吧聳在媽媽面前,嘿笑道:”你要怎幺幫老板卸火啊,我的小騷貨?“”嗚┅┅“聶雄手撸雞吧,在媽媽臉上拍打。媽媽的淚不斷的落下來,晶晶的眼淚和龜頭上閃亮的精液相印成趣。

  聶雄捏住媽媽的鼻子,媽媽因爲呼吸不暢,只好啓開櫻唇,那知,粗長的肉棒卻趁隙而入,劃過編貝般的牙齒,一直深入到緊窄的咽喉。

  ”哦┅┅“聶雄舒服的呼了口氣,而媽媽,口腔乍逢巨物的侵入,卻嗆的咳個不停。聶雄不理會年輕人妻的難過,大肉棒在媽媽的嘴裏抽插起來。

  ”哦┅┅哦┅┅哦┅┅“媽媽的小嘴不間斷的難過呻吟著。大雞吧讓她有窒息的感覺。她的舌頭被雞吧頂在天花板上,忍受著包皮的摩擦,那感覺,就像吞吃了一根沒有洗過的胡蘿蔔。

  聶雄大概覺著還不過瘾,他把雞吧從媽媽嘴裏抽出來,那上面沾滿了媽媽的唾液和龜頭滲出的精水。他爬上桌子,肥胖的軀體山一般的躺在桌面上,讓媽媽反轉身體,騎在他的肚子上。年輕人妻美麗的屁股沖著老板的臉,薄絲遮掩下的屁眼兒像在呼喚什幺似的發著微微的戰栗。

  ”快┅┅給老子舔!“因爲看不到聶雄古怪的嘴臉,媽媽多少好受了些,所以屈辱的彎下身體,用嘴叼起了醜惡的雞吧。

  嫩滑的香舌在龜頭上緩緩的舔弄,而屁股卻高高的翹了起來。聶雄看了一眼媽媽的下體,淫水早已將底褲濕透了。濃密的陰毛在陰道口粘連成了一片黑影。

  媽媽伸手撫著聶雄陽具的根部,舌頭在龜頭上打轉,一絲精液從龜頭粘在她的舌尖,看上去淫穢而放浪。她時而用嘴唇在龜頭上來回磨蹭,時而又整根吞進口裏。雞吧在她的擺弄下更見粗壯。

  ”寶貝┅┅嘿嘿,看不出,你還挺專業的!“聶雄仍然不忘調笑媽媽。

  ”哦┅┅嗚┅┅“年輕人妻似乎默認一般的嗚咽著。

  聶雄的雙手忽然抓住了媽媽的兩半臀肉,媽媽哆嗦了一下,卻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他慢慢的將絲襪的裂口扯的更開,渾圓的美臀終于全露了出來。

  ”呃┅┅嗚┅┅“媽媽大概想借呻吟掩飾自己的尴尬,聽起來卻是性感誘人!聶雄雙眼放光,手掌幾乎顫抖的摸上了她的屁股,人妻緊小的內褲被束縛在屁股溝裏,一縷縷淡淡的肛毛乖巧的貼著皮膚。隨著媽媽的動作,屁眼兒周圍的褶皺忽隱忽現┅┅聶雄突然大力的拍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啊┅┅“正吞著陽具的媽媽不由失聲叫了出來。

  ”騷貨!吃雞吧要吃出聲音來,吱吱響的才有味啊┅┅哈哈┅┅“”嗚┅┅吱吱┅┅噗┅┅呼┅┅呃┅┅吱吱┅┅“”小婊子的口技真不錯啊!“媽媽吞出雞吧,”啊┅┅“的呻吟一聲,似乎在回應老板的誇獎。

  ”小婊子,你老公有沒有讓你吃過雞吧?“”嗚┅┅“羞恥的問題讓媽媽難于啓齒。
  ”啪┅┅啪┅┅說啊!騷貨┅┅“聶雄又在蹂躏媽媽嬌嫩的屁股。

  ”呃┅┅“媽媽來不及吞下嘴裏的唾液,羞怯道:”老公┅┅哦┅┅沒有┅┅吃┅┅!“”嘿嘿┅┅那你想不想吃啊?“”不┅┅“”啪啪┅┅啪┅┅不想吃你還含著大雞吧不放!“聶雄將媽媽的屁股都打紅了。

  ”哦┅┅不是┅┅我是┅┅“媽媽一手撫上屁股,皺眉哭泣著。

  ”是什幺?“聶雄逼問道:”是不是就愛含老板的大雞吧啊?“”嗚┅┅老板┅┅大雞吧┅┅嗚嗚┅┅“媽媽似乎有些被聶雄打怕了,老板說什幺,都不敢反抗。

  聶雄一邊狎弄媽媽,一邊將手慢慢的靠向了媽媽的屁眼,他將緊束在股溝裏的內褲撥在人妻肥碩的屁股上,認真的觀察著媽媽美麗的菊蕾。一條條淡淡的褶皺微微發著一抹褐色,隨著呼吸的節奏,花瓣也緩緩張合著。

  大雞吧在媽媽香潤小舌的舔弄下,一陣陣的快感讓聶雄幾乎要泄出來,而他因爲舒爽哈出的氣息,也讓媽媽感到了屁眼的危機。媽媽的頭腦中一片混亂,害怕自己的菊蕾遭到老板的玩弄。爲了保住屁眼,一定要讓老板泄出來,媽媽更加賣力的吞吐著粗長的肉棒。

  老板的呼吸急促起來,而手指也顫巍巍的伸向了媽媽的肛門┅┅”嗚嗚┅┅嗚┅┅“人妻的口水夾雜著已經滲出的精水把老板的下體搞的濕漉漉的。

  ”啊~~~婊子~~~好爽!“聶雄忽然緊緊的向著媽媽的深喉挺動著陽具,媽媽被頂的直翻白眼。在一陣顫抖之後,老板終于將濃濃的液體射進了人妻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