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相声演员”大兵的毁灭史,他的故事远比你想得更恶劣

精彩内容:

文/文刀貳

2009年,在《天下校友會》綜藝“誰是下一個小沈陽”環節中。

一個名叫“棒棒糖”的選手聲稱要演唱香港BRYNOD樂隊“黃家駒”的《真的愛你》。

但卻將“駒”讀成了“狗”。

在主持人糾正他的語音錯誤時,那名選手卻說:“豬(駒)和狗不一樣都是畜生啊。”

爲了烘托氣氛,主持人立刻改口。

在選手上台又唱又跳用吉他彈奏《真的愛你》時。

節目主持人再一次搞爛梗:“當年黃家駒在日本演出,就是這麽蹦,蹦死的。”

此言論一出,網友的口誅筆伐撲向了兩人,要求兩人對已故的歌手道歉。

但那名主持人卻輕描淡寫地說:

“不就一句玩笑話麽,至于大家當真嗎!”

可他沒想到,正是這一句話,就將他原本就不景氣的事業打擊凋零。

而這名主持人就是當年火遍大江南北,曾與馮鞏齊名的“大兵”。

他還有一個響亮的組合名號:“奇志大兵”。

那些年,無論是央視還是地方衛視,都能看到大兵的身影。

這份才華不僅被觀衆賞識,還被李金鬥看中,收其爲徒。

一時間,大兵成了各大媒體相邀的對象,而大兵也是身兼數職。

不僅有著相聲演員的稱號,還擔任節目主持人。

而反觀那時的郭德綱,不但遭遇了德雲社危機,幾位出色的徒弟更是接二連叁宣布退出德雲社。

但誰都沒想到。

那個曾“被驅逐的狗”變成了“相聲看墳人”,壯大了德雲社。

而昔日的天才大兵,在經曆組合分裂、惡搞事件後,迅速落下神壇。

如今的大兵已經很少露面,早早地被人遺忘。

但他留下的相聲傳奇,還在江湖中流傳。

而今,他又何去何從?還要慢慢細說。

一、

1968年,大兵出生于湖南省長沙市,那時的他還叫“任軍”。

從小就愛表演的大兵,長了一張會逗人笑的嘴。

那時候的任軍成績優異,熱愛文藝。

但風趣幽默的大兵一直沒有等來合適的表演機會,這個夢也就一直都是夢。

而在14歲那年,機會來了。

身穿校服的大兵,在公園的角落裏悄悄地看著兩個相聲演員排練節目。

當時,他並沒說一句話,只是在一旁安靜地聽著。

聽得津津有味,深深沉迷其中,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第二天,大兵鼓起勇氣跑到相聲演員跟前,問道:

“老師,我特別喜歡相聲,您能教教我嗎?”

相聲演員不忍拒絕,于是便答應教他說相聲。

此後,每個周末都能在公園看到大兵學相聲的身影。

自此,一個名叫奇志的相聲演員,成了大兵師傅。

他不吝賜教將所知道的相聲知識,傾囊傳授給徒弟大兵。

高中時,大兵站在學校舉行的元旦文藝彙演的舞台上,通過表演單口相聲《學說普通話》獲得一等獎。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個藝術獎項,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相聲的魅力。

但也就是從那時開始,忙于學業的大兵與奇志短暫中斷了聯系,直到大學畢業後,兩人再次相遇。

1995年,27歲的大兵與奇志開始了合作生涯。

在那個網絡尚不發達,人民物質文化需要日漸發展的年代,湖南長沙還不是現在的“全國頂級娛樂之都”。

在那個時代,歌廳作爲獨特的地方文化,深得大衆歡迎,一度火爆。

那時歌廳不僅能唱歌跳舞,還有叁四分鍾乃至十五分鍾的雙人幽默性言語表演。

內容輕松幽默,既不冗長,又充滿娛樂性,深受觀衆的喜愛。

奇志和大兵走上了歌廳的舞台,開始在台上說別人的段子。

但由于理解不夠默契不足,表演效果很不理想。

不僅沒人願意聽,就連老板都“羞辱”兩人,掏出叁十塊錢,讓他們趕緊走。

兩人開始遊走在好幾家歌廳中,但始終無法激起觀衆的興趣。

在曆經一次次失敗後,他們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拿別人的東西來充自己的包袱,有什麽意思呢?

于是,兩人決定創作出自己的東西。

爲迎合觀衆口味,兩人還加入很多反映湖南民衆生活狀態的段子。

潛心創作之後,奇志大兵再次走上了舞台,開始表演原汁原味的“特色”。

果不其然,相聲有了效果,觀衆有了反應。

底下的觀衆越來越多,老板給的報酬也越來越高。

在歌廳混得小有名氣後,原本整天空閑的兩人,開始一天到晚四處奔走,最多一晚趕五個場子。

“忙裏偷閑”成了奢侈,但這卻也是兩人夢寐以求的結果。

那時,經常有人看見兩人穿梭在長沙街頭的身影。

奇志騎著摩托車帶著大兵,馬不停蹄地奔走在長沙的各個大街小巷。

有時候時間太緊,兩人就幹脆直接帶妝穿著戲服騎車趕路。

等到表演結束,兩人又回到後台繼續埋頭寫稿子。

忙碌的事業讓他們攢下了不少錢。

于是破舊不堪的摩托換成了嶄新的小轎車,不用風裏來雨裏去,以幹淨利落,神采奕奕的狀態,站在觀衆面前。

而鼓起來的不僅僅是錢包,還有“奇志大兵”組合的人氣。

二、

從沒有聽衆,到觀衆爆滿,小小的歌廳再也裝不下他們。

因爲他們收到了了湖南台《幸運3721》節目組的邀請,即將走上更大的舞台。

還沒等到正式演出,奇志與大兵在彩排時的表演,就已經成功笑翻全場。

等節目一播出,節目組電話就被打爆了。

爲了迎合觀衆的熱情,節目組專門爲他們設置一系列欄目。

這檔節目也正因有了奇志大兵,收視率迅猛上升。

而其他沒能邀請到“奇志大兵”的電視台,一時之間全被比了下去。

1999年,在郭德綱叁進叁出北京時,奇志大兵已經火遍了湖南,登上央視春晚。

在表演相聲《白吃》之後,兩人開始將步子邁向了全國。

從長沙一個個不知名的歌廳到火遍全湖南。

再從從全省到全國,兩人一路高歌,迅猛成名,變成了觀衆連連稱贊的黃金相聲搭檔。

兩人以驚人的速度,創作出《挑戰主持人》、《小偷》、《離婚以後》等經典作品。

那時,“北有牛群馮鞏,南有奇志大兵”的口號將二人的地位又升高了一個台階。

在觀衆的期望下,奇志大兵成爲了行業的標杆。

可是還沒等兩人享受勝利的成果時,他們的關系卻悄然發生了變化。

叁、

早在1997年,李金鬥將目光聚焦在大兵與郭德綱身上。

但那時的郭德綱尚未發迹,而大兵早已成爲了喜劇新星。

一經對比,李金鬥將大兵收爲徒,但奇志卻沒有這般的好運氣。

後來二人逐漸在圈內站穩跟腳,年輕又幽默的大兵,明顯比奇志更受歡迎。

各種商演主持廣告,紛紛向大兵抛來橄榄枝,頻頻出現在鏡頭前,奇志則低調不少。

2002年,奇志與大兵參加央視舉辦的相聲比賽,原本是一件好事。

但兩人卻在創作過程中起了分歧,不僅吵了一架,大兵直接缺席晚上的比賽。

奇志只好臨時和主持人搭檔,簡單應付好觀衆。

在這次爭吵之後,兩人似乎憋著一口氣,誰也不讓誰。

雖然最後經朋友勸解,兩人最終又重歸于好。

可破鏡重圓依舊有痕迹,分開成了兩人的最終結局。

2003年2月的最後一天,這對合作了十年的黃金搭檔,在完成最後一場演出後,走向了陌路。

深夜時分,剛要休息的奇志收到大兵的的短信:不要捂著了,忍著了,幹脆分手吧。

簡單的一句話,將兩人的過往的所有故事抹平幹淨。

一條短信,宣布屬于奇志大兵的時代已經結束,而郭德綱卻帶著德雲社緩緩走來。

關于兩人分開的原因,衆說紛纭。

在一次采訪上,大兵直接說:

“如果別人比我厲害,我當然跟他混,但如果他沒有我好,那我就不需要這個朋友,因爲我也是一個很驕傲的人。”

那時兩人的創作思想,已經到了大相徑庭的程度。

大兵認爲:以前是面向湖南,如今是面向全國,要顧及到所有觀衆,如果總是用方言,效果不盡人意。

但奇志卻說:還是要保留特色

那時,兩人因爲意見不合,心生怨氣。

後來,奇志用了一句話诠釋了那段時間的狀態:你看我別扭,我看你也別扭,互相看不慣,都憋著勁兒。

雖然大兵在舞台上嘻哈搞笑,但對于表演和創作,卻有一套自己的觀點。

大兵說: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可以妥協的,

但在藝術追求上,除非說服我,否則我會一直堅持認爲正確的東西。

或許兩人的“分崩離析”就是因爲誰都不肯讓步,誰也沒有說服誰。

在藝術的角度上,兩人太過于追求自己心中的答案。

而那些涉及利益、名氣的問題,在他們看來或許並不重要。

兩人分道揚镳之後,大兵找到了新搭檔,選擇了相聲演員趙衛國。

雖然兩人也創作出了《誰讓你是優秀》、《免費電話》等相聲作品。

但名氣熱度始終不敵“奇志大兵”。

在兩人分開的前幾年,大兵發展不錯,登上了春晚舞台,還做起了主持人。

也正因如此,大兵惹上了事兒。

2009年,大兵在綜藝節目上的口無遮攔,惹怒了黃家駒的粉絲。

在被要求道歉時,大兵輕慢的態度,將他的事業書寫下最後的答案。

但此後的大兵依舊我行我素,絲毫沒有悔改。

2016年12月,消失已久的大兵再次出現在公衆面前。

那一天,開著豪車穿梭在長沙街頭的大兵,一不小心就和別人的轎車發生了剮蹭。

因爲錯不在自己,所以他便不顧形象地對警察說道:“你算老幾?”

話一出口,就被現場的網友拍攝了視頻,並且傳到了網上。

這一次,大兵再次以群嘲的姿態“火”遍全網。

面對如此情形,大兵不得不站出來,緊急錄了一段道歉視頻,回應傳聞。

但卻于事無補,幾乎所有觀者都認爲是大兵太過囂張,不思進取,如同七年前一樣。

之後,大兵逐漸離開了相聲舞台,極少出現。

在消失的那些日子裏,大兵將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慈善事業。

在2019年9月,他出現在“金秋助學·大兵義演”公益活動的現場,籌善款近700萬元。

僅過兩個月,大兵又在“笑工場劇場”舉行收徒儀式。

開始爲劇場招兵買馬,偶爾和徒弟開個直播露露臉。

2020年7月,湖南師範大學聘任大兵爲省文聯副主 席、省曲藝家協 會主 席,並且頒發了證書。

8月,長沙市首批10家文藝名家工作室授牌,而大兵的工作室赫然在列。

一轉眼,大兵在舞台之下也有了施展拳腳的地方。

雖不似舞台精彩,但卻擁有另一番天地。

就是不知這樣的日子,他是否在午夜夢回時後悔過?

相比大兵的事業,昔日的老搭檔奇志卻低調了很多。

在2004年被調入鐵路文工團後,奇志以線下的各種慰問演出爲主。

如今他年近七旬,容顔也蒼老不少,偶爾參加個活動,又創辦了“湘聲喜劇社”,有了自己的徒弟。

雖然不似以前風光,也算是發光發熱。

有人問,如果奇志與大兵沒分開,他們可能成爲喜劇界的半壁江山嗎?

有人認爲這是必然的結果,但即便兩人真的不分開,就真的能一直火下去嗎?

因爲就兩人的相聲作品來說,方言是一大特色,可也有所限制。

作品中的有些包袱只有當地人才能聽懂,如果變換成普通話,也就失去了笑點。

兩人在分割之時,就已經涉及到了轉型的問題。

畢竟時代在不斷變化,他們的定位也在日益更新。

隨著圈內新人的不斷崛起,網絡的快速發展,改變便是必然的結果。

能否在改變中大獲成功,又成爲了一個未知數。

但縱使輝煌已過,“奇志大兵”留下的作品卻能長存。

雖然兩人已經形同陌路,可那一句鄉音始終無法替代。

多年之後,或許兩人再想起曾經的美好時,臉上依舊可以挂滿笑容。

因爲兩人曾騎著破舊摩托,帶著夢想,從長沙的街道飛馳而過。

看完記得關注@文刀貳 圖片來源網絡 侵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