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韩娱圈 1-6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8-3-30 05:37 編輯

「啊……啊……哈尼前輩……妳男友俊秀Oppa……喔…幹的雪炫好爽……唔唔……」雪炫趴在沙發前方,而金俊秀正在後面用腰力不停聳動著下體撞擊雪炫的私處。


「唔……雪炫……妳男友Zico也不賴……幹的我也很爽……啊」一樣的姿勢,哈尼趴在雪炫旁邊,只是後面的男人改成Zico。


「兩位美女……被幹的舒服……不要忘記前面還有一根肉棒等妳們的小嘴服務」我坐在沙發上對著哈尼、雪炫說著。

哈尼、雪炫有默契的一人含龜頭一人伸出舌頭在肉棒上下滑動,一段時間後還彼此交換。


「哥……這樣不公平吧……我跟Zico都拿出女友給大家分享……只有你沒帶人來……」金俊秀心有不甘的說著。


「當初這兩位女神可都是我的女人…而且沒我的幫忙你們能追到這兩位女神…」我一邊說著一邊用雙手揚起哈尼、雪炫的頭,我們叁人的舌頭就在空中彼此糾結纏繞。


「不管…哥……不然這樣……哈尼、雪炫跟TWICE 子瑜要一起組團表演……哥去搞定子瑜……我們來個叁對叁團體賽」金俊秀一邊說著一邊下體還加快速度,不知道是不是把胯下的雪炫當成子瑜了。


「我就知道你這家夥打著壞主意……不過……沒保險套了……來玩個遊戲看誰出去買……」我沒正面答覆金俊秀,反而轉個話題。


「遊戲很簡單……剛好哈尼、雪炫都穿著短裙……輸的人就不穿內褲、胸罩出去買保險套……比法就是看誰能讓自己男伴更快射」我笑著說。


「那你們男人怎幺不比……」雪炫不服氣說著。


「我們男生比的就是誰晚射啊……雪炫妳不快點……妳就要輸了」我指著一邊說道。


剛我一說完,哈尼一轉身就把Zico壓倒在地,臀部快速的在Zico腰部上下搖擺,EXID的上下舞正好派上用場,哈尼還低頭吸吮Zico乳頭。


「哈尼前輩……妳怎幺偷跑……」雪炫一邊說著一邊想學哈尼壓倒金俊秀,沒想到金俊秀早猜到,緊緊握住雪炫細腰不讓她轉身。


「啊……嗯……俊秀Oppa快點……你快點……啊……Zico你不會反抗一下……乖乖躺在那享受……」雪炫無可奈何只能催促金俊秀快一點,自己也盡力用翹臀往後頂,還不忘叫自己男友反抗一下。


最終還是雪炫輸了,她今天穿著一件橫條紋的連身裙,裙子下擺剛好包住雪炫的翹臀,不穿內褲動作大一點小穴就若隱若現,胸前兩點更是明顯凸了出來。


「雪炫……妳這樣真性感……」我送雪炫離開時還偷拍了她的翹臀。


雪炫的心裏其實是興奮高于羞愧,AOA表演時就常常有許多誘人的動作,她快步來到便利商店,店裏只有一位工讀生在櫃台,雪炫快速拿起幾盒保險套到櫃檯。


工讀生從雪炫一進入店裏眼睛就沒有一秒離開她,雖然雪炫頭上帽子壓低,但是緊身的連身裙將雪炫誘人的身材展現無遺,豐滿的胸部加上挺立的兩點,挺翹的豐臀,雪白的長腿,都讓工讀生看的目瞪口呆,下體不自覺的挺了起來,而後又看到雪炫蹲下拿保險套若隱若現的小穴,右手甚至隔著褲子套弄起來。


雪炫站在櫃台前,看工讀生沒結帳動作,正想出聲詢問,卻瞄到工讀生褲子被肉棒撐起了一個大包,右手還不斷輕撫,雪炫爲自己的魅力高興又一時玩心大發。


「弟弟……今天這幾包保險套送給姐姐……下次姐姐讓你爽一爽……好嗎……」嘴靠到工讀生耳旁小聲地說著,右手還隔著褲子握住了工讀生的肉棒。


工讀生那受過這種刺激,肉棒抖了一下射出來了,褲子瞬間濕了一片。


「弟弟……那幺快就射可不行……那姐姐先走了」雪炫邊說還邊用舌頭舔了沾到精液的手指頭。


雪炫邊走回Zico家邊笑著回想剛剛的情形,絲毫沒注意旁邊有相機拍到她走進Zico家。


雪炫一進門就看到金俊秀躺在地上,哈尼雙手撐在他身上,肉棒在哈尼的陰道裏抽插,哈尼臀部高高擡起,Zico正在插著哈尼的屁眼,而我正站在哈尼頭前,肉棒正在哈尼的嘴裏進出,哈尼身上的叁個洞正同時被我們享用。


雪炫看的慾火高脹,心裏想要取代哈尼現在的位置,不過哈尼是不可能答應的。


我看到雪炫回來,便拔出哈尼小嘴正在吸吮的肉棒,朝雪炫走了過去。


「咿呀……好爽……還不夠……繼續幹哈尼呀……同時幹……哈尼好舒服……啊……啊……」哈尼的嘴沒東西堵住,便開始放聲呻吟。


「呃……Oppa們……啊啊……哦……前…後……都好舒服……啊啊啊…快……快點……前…後……都好脹……好滿……噢噢……呃哦……」哈尼雙眼失神,口水沿著嘴角流淌下來,雙手無力地撐著金俊秀的胸前。


「雪炫…你真是誘人啊…」我右手攬著雪炫的細腰,慢慢的隔著衣服摸索著,低頭吻在她迷人的白皙鎖骨上,對著她的粉嫩的頸部和鎖骨一陣狂親。


雪炫牽起我另一只空著的手,慢慢塞入她的紅唇中,輕輕的吞含和舔舐著,之後漸漸沿著她高聳的胸部一路下滑,最後直接雙手牽著我的手伸進了她的裙底,我的手在她牽引下,輕輕的一撥便深入她兩瓣陰唇的細縫之中。


「Oppa……哦……我…我想要……給我……」我的手指在她的牽引下,輕而緩的在她體內抽動著,高漲的快感下雪炫呻吟不止。


我反轉過她的身體,讓她雙手趴在桌上,我雙手將她的裙擺向腰上掀去,雪炫充滿彈性的雪臀展露在我的眼前,扶著堅挺的肉棒,頂在雪炫小穴前,兩瓣陰唇的一張一合就像把肉棒給吞含進去。


「O…Oppa……啊啊……快……啊……呃……我……要……啊……啊啊……」雪炫用呻吟聲,發洩著自己的欲望。


「啊啊……用力……呃……啊……嗯嗯……幹死……哈尼吧……」哈尼像是不服輸一般,高亢的呻吟從另一邊傳來。


「雪炫……走……我們也過去」我讓雪炫從地上爬過去,我持續在後方幹著她。


來到沙發處,我抱起雪炫坐在沙發上,而雪炫坐在我的大腿上,不停的上下擺動翹臀,我輕撫著雪炫的粉背,輕輕往前壓,將雪炫推向哈尼揚起的頭,雪炫吻著哈尼的紅唇,兩條舌頭互相在對方的口腔內攪動,吸啜著彼此口內的津液。


「我要射啦……」Zico叫了一聲,拔出在哈尼屁眼的肉棒,拔掉肉棒前的保險套,將肉棒挺向哈尼、雪炫雙舌交戰處,哈尼、雪炫的雙舌一起夾攻剛加入戰局的肉棒,Zico將一股股炙熱的精液射到哈尼、雪炫的舌頭及嘴唇旁。


可以看到一股濃稠的精液,慢慢順著嘴角流了下來,哈尼、雪炫伸手將嘴角上的精液沾到口中,邊吸啜著手中的精液,看到如此淫蕩的畫面,金俊秀也忍不住了,抓著哈尼的細腰,下體快速的聳動射出大量的精液。


哈尼眼神露出遺憾的感覺,幫著拉開保險套,伸舌美味地舔食著疲軟的肉棒,嘗試是否能短時間再戰一場。


「Zico…雪炫剛進你家時……被拍到了…你去跟公司討論一下要怎幺處理……真的不行就公開你們再交往吧」此時我看到手機訊息,對著在旁休息的Zico說著。

「真假…那我馬上去…」Zico急忙穿好衣服出門。


金俊秀也拉著哈尼前往浴室。


「Oppa……真的要公開Zico跟我在交往……」雪炫看沒人轉過身抱著我輕輕地說著。


「怎幺……Zico對妳不好……如果真的不喜歡……過幾天再公布妳們因周邊的過度關注感到很有負擔……最終分手……」我安撫著雪炫。


「Zico……人不錯……但不能滿足我……」雪炫悄悄地說著。


「妳這小淫娃……先停一下……我先拿下保險套……」我看金俊秀、Zico都戴著不好意思不戴。


「嗯……我要Oppa的精液……射到雪炫裏面……」雪炫翹臀離開我身上,右手幫我拉開保險套,扶著肉棒對準小穴再次坐下。


「Oppa……啊……你的肉棒插的雪炫好爽……啊啊…哦…哦哦…啊啊…啊啊…要…要幹死雪炫了……啊啊…」雪炫剛喘息一會就又被我狂插,止不住的快感,鞭擊著身心。


「啊啊…哦……要死了…死了…啊……」雪炫雙手圈抱我的脖子,顫慄狂抖地扭動,淫水不停洩了出來。


哈尼這時也參了一腳,側身一手攬住雪炫的脖子親吻著她的薄唇和鎖骨,另一手伸到她的胸部撫摸著。


「俊秀呢?」我好奇地問著哈尼。


「他在浴室睡著了……所以我出來找Oppa餵飽哈尼」哈尼誘惑的看著我。


我看著眼前兩個美女,一位豔麗一位清秀,身材同樣惹火,尤其是兩人的臀部,堅挺充滿彈性,兩人的親吻,逐漸有越來越火熱的趨勢,舌頭都伸到對方嘴裏,動作幅度和力度也越來越大,都能聽到響聲了。


我將雪炫放躺上地板,哈尼趴在雪炫上方,兩人不停的擁吻,雙手也不停在對方乳房上撫摸,我不時的交換插進兩人的小穴中,哈尼、雪炫也不停交替著的呻吟聲。


「呃……Oppa……啊啊……哦……好舒服……啊啊啊……快……快點……」
「啊啊啊……哦哦……噢……Oppa……快……啊……再……快點……」


「哦」「啊」男女不同的高亢呻吟聲後,我和哈尼一起達到了高潮,精液和蜜液混合在一起。


我的肉棒在射完精液後,緩緩的退出哈尼的小穴,精液蜜液的混和液體也從哈尼的小穴緩緩流出,滴在雪炫的陰部上,我看著雪炫期待的眼神,扶著依舊堅挺的肉棒直接插入雪炫的體內深處。


「嗯……啊……啊……天啊……好舒服……哎……好爽……啊……」雪炫淫蕩地嬌呼著,兩腿也擡高扣上了我的腰。


「要射啦……雪炫……Oppa我要射啦……」肉棒傳來了一陣陣麻癢的快感。


「射吧……Oppa…射在雪炫體內……啊……哎唷……啊……你真棒……嗳……雪炫給你…哎…幹死啦……」雪炫顫抖著身軀全盤接收了我的精液,癱在地上兩腿大字形地打開平攤在地上,不停的喘氣。


我的肉棒仍然硬挺挺插在雪炫的身體內,體驗著她高潮後陰道裏頭一陣陣的收縮,我看著哈尼的小穴還不斷流出精液,便從雪炫體內拔出肉棒,從後面頂住哈尼嫩濕滑小穴。


「Oppa……你還要啊……」哈尼驚醒回過頭說著。


再次和哈尼融爲一體,雪炫休息到一半又被我弄醒恍恍惚忽地又再做一次,整夜我就不停在兩人的身體上發洩慾火。

2
「哦……泰煥……你不準備一下……你不是要收假回部隊嗎……」哈尼低聲呻吟著。


「姐姐……妳知道部隊裏有很多人都看著妳們的照片打著手槍……」安泰煥一下沒一下的插著哈尼。


「啊……再深……點……他們都只能看到而吃不到……啊呃……只有弟弟你可以幹到姐姐……嗯……快點……下次放假……姐姐再給你……幹到爽……」哈尼嬌嗔道。


「姐姐……我可以介紹部隊長官給妳嗎?……長官說可以幫我調到輕鬆單位……」安泰煥慢慢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嗯……啊……用……用力……啊啊……啊……你……你捨得……姐姐被人幹……」哈尼的臉上充滿歡愉表情,翹首向後仰著,翹臀不住的快速起伏。


「我介紹長官幹姐姐……姐姐介紹團員給我幹……這樣就扯平了」安泰煥壞笑一聲,下體感到酸麻快射了。


「嗯……姐姐……沒意見……只要可以幹到我舒爽……哦……你射了……」哈尼感到體內的肉棒逐漸縮小,而且安泰煥停下不再抽動,哈尼知道安泰煥已經射了,只可惜自己被吊在半空中,全身搔癢難耐。


哈尼忍著全身慾火,蹲下幫安泰煥取下肉棒上的保險套,順便用嘴清理一下肉棒,看著安泰煥一臉愧疚,哈尼輕輕吻了安泰煥一下。


「下次要讓姐姐滿足……快走吧……不要遲到了」唇分,哈尼輕捧著安泰煥的臉說著。


「Oppa……我想要……你再哪……恩……等我……」哈尼等安泰煥離開,迫不及待地打電話給我。


稍早


金雪炫這是寄給你的,檢查過了,裏面只有一張記憶卡,可是要密碼,妳自己看吧,經紀人拿了一個信封給金雪炫。


「謝謝經紀人Oppa」雪炫想著是誰寄來的。


隨即將記憶卡插到自己手機讀取,密碼? ,可能是粉絲,試試看生日,結果一試便成功,裏面只有一個影片檔案。


點開影片,原來是上次在Zico家附近的便利商店的影片,影片中看起來就像雪炫抓了一下店員的下體,然後趁機沒付錢就離開,雪炫想著是誰寄來的,工讀生還是商店店長,用意又是爲何,威脅? ,影片最後打上了一個電話號碼。


「你是誰……想要什幺……」雪炫想了一下還是傳了訊息過去。


「我是上次店裏的工讀生……雪炫小姐有空可以出來聊一下嗎……」對方好像正等著雪炫的訊息,馬上就回了訊息。


「今天下午4點……XX咖啡廳……」雪炫想看對方到底想要幹嘛,傳了時間地址過去。


下午4點雪炫一進咖啡廳,就看到坐在角落的工讀生。


「啊……雪炫小姐……請坐」工讀生發覺有人站在他桌前,擡頭一看驚呼一聲,馬上站起來歡迎雪炫。


雪炫一邊入座一邊懷疑看著工讀生的樣子好像不是來威脅自己的。


「餵……你有什幺要求……說出來……」雪炫看著對方害羞低頭不發一語,便先開口詢問。


「要求? ……啊……有……」工讀生急忙的找尋著自己的背包。


「雪炫小姐……可以幫我簽名嗎……我是妳的粉絲……上次妳一進店裏我就認出妳了」工讀生拿出一張專輯跟簽字筆從桌上遞給雪炫。


「你特意寄影片威脅我……就是要我的簽名……」雪炫滿臉懷疑的說著。


「影片? ……威脅? ……啊……雪炫小姐……妳誤會了……我是怕影片被店長發現才將記憶卡寄給妳處理……我完全沒備份……我留下電話是怕萬一妳有什幺問題可以聯繫到我……我約妳出來只是單純粉絲想見偶像一面……妳不答應我也沒關西……從頭到尾都沒想過威脅雪炫小姐……對不起……讓妳不開心了……那我先走了」工讀生急忙收起專輯起身就想離開。


雪炫看到眼前這單純的學生,瞬間好感度爆表,伸手拉住要離開的工讀生。


「先坐下……」雪炫對著一臉疑惑的工讀生說著。


「Oppa……你先走吧……我搞定了……」我接到雪炫傳來的訊息,原來一開始就是我載著雪炫過來,萬一發生什幺事就改由我出面。


「你好單純……你多大了……」

「我同學是說我傻傻的……我今年剛考上首爾大學……」

「哇……首爾大……誰說你傻了……你這是單純……現在像你這樣的人不多了」

雪炫、工讀生就這樣一句一句的聊著天。


雪炫越聊越喜歡眼前這單純的小家夥,想起上次在便利店說過如果下次遇見,要讓他爽爽,一時玩心大起。


「我們換個地方……這人太多……」雪炫拉著工讀生一起離開。


工讀生看著整個咖啡廳只有兩桌客人,又不好駁了雪炫的面子,只好乖乖跟著雪炫離開,雪炫帶著工讀生來到一間飯店的房間裏,工讀生雖然單純但還是隱約猜到雪炫的用意。


「還記得上次我說我們再碰面……我要讓你爽一爽……」雪炫臉貼上工讀生的耳旁,邊吹氣邊輕聲說著。


工讀生想起上次的情形,肉棒瞬間挺了起來,撐的褲子出現一個小山丘,但人還是全身僵硬站在門口,雪炫笑著把工讀生推躺在床上,解開褲子釦子褪下工讀生的長褲,隔著內褲摸著肉棒,雪炫看工讀生全身僵硬緊張的樣子,便猜到這是工讀生的第一次。


「我要脫掉你的內褲了……你是第一次嗎……」雪炫邊說邊用雙手拉著內褲褲頭往下一拉。


「看不出來……你的肉棒……挺大的……」內褲一脫一根堅挺的肉棒就彈出來了。


雪炫右手握住肉棒,一靠近就聞到淡淡的肥皂味,看來工讀生雖然是處男平時還是挺注重肉棒清潔的,雪炫伸出小舌上上下下的沿了肉棒舔,肉棒一抖一抖的,雪炫將整顆龜頭都含滿,忽輕忽重的吮啧著,然後逐步將它深吞入喉,嘴內小舌環繞龜頭舔舐著。


含沒幾下,工讀生忽然用雙手趕緊把雪炫的頭拉起,雪炫知道那是工讀生快射了的反應。


「小弟弟……你的第一次……就不用戴套了……姐姐收下了……」雪炫把工讀生壓倒在床上,小嘴咬著保險套,想了一下就把保險套丟在旁邊。


雪炫雙腿跨坐在工讀生身上,今天雪炫穿的是一件運動短褲,雪炫也不脫下來,只是拉開大腿跟陰部交界處的短褲跟內褲,粉嫩的陰唇、短而柔順的陰毛,顯現出來,雖然只有一部分但工讀生還是看的目瞪口呆。


雪炫一手分開褲子,一手引導肉棒,龜頭被兩片陰唇給輕輕含住,工讀生感到有溫暖的液體滴在龜頭上,一時受不了刺激,一陣的顫抖,滾燙的精液便從馬眼狂噴而出,全部灌進雪炫的小穴裏。


雪炫也呆住了,這算中出嗎?雖然還沒插進去,但精液卻是噴到陰道裏了,那工讀生有算破處嗎?應該不算因爲肉棒還沒插進去,那就是處男卻有中出的經驗。


工讀生想到上次被雪炫摸幾下就射了,這次又是在小穴口就射了,感到羞愧,提著褲子就往門外跑,雪炫叫也叫不回來。


「第一次通常都是比較快……你不要太在意……」雪炫傳訊息安慰著工讀生。


「Oppa……我想要……你再哪……我在XX酒店……5013房」雪炫一手傳著訊息一手摸著小穴。


十幾分鍾前


空曠的停車場,只有一台黑色轎車停著,靠近一看會發現車子輕圍在晃動,不過卻無法透過玻璃看到內部。


「子瑜……哦……就這樣……舌頭要繞著龜頭舔……再含進去點……」


子瑜的頭上下擺動著,看著肉棒進出著子瑜的小嘴,俏臉泛著誘人的粉色,修長的雙手不停的上下套弄著,舌尖由下至上舔著,紅唇不時親吻著肉棒。


「子瑜……我就說妳多體驗幾次……就會愛上做愛的滋味……現在都會主動學習新技術了……第一次的疼痛都忘了吧……」我一手撫摸著子瑜柔軟的長髮,一手伸進裙子內,隔著內褲輕撫著小穴。


「輕點……啊……好舒服……啊啊……嗯……吶……」子瑜微顫著說道。


漸漸地內褲及手掌都沾滿了淫水,我拉下粉色的內褲後,兩指併攏插進了子瑜的小穴裏抽插起來,子瑜向後主動擺動起翹臀。


「Oppa……我想要……」子瑜雙眼迷濛擡頭看著我。


我拍了下她的翹臀,扶著她彎著腰起身跨坐在我的雙腿上。


正當小穴準備吞沒肉棒時,我一前一後接到哈尼、雪炫的電話跟訊息。


「子瑜……先等一下……我帶妳去見見姐姐們……先忍忍……」我扶著子瑜坐回副駕駛座。


「Oppa……不要……人家會害羞……」子瑜紅著臉低頭說著。


「妳不是想要肉棒了……妳這樣回去也練習不了……而且兩位都是妳認識的姐姐……」我一邊安撫子瑜一邊開車向酒店過去。


子瑜半推半就被我帶到5013房。


「子瑜」「子瑜」

「哈尼、雪炫 姐姐」

哈尼、雪炫、子瑜雙方都驚訝看著對方。


「Oppa……才分開多久……你就勾搭上子瑜……」雪炫率先向我詢問。


「哈尼、雪炫 姐姐……都是Oppa……的女人」子瑜疑惑的問著。


「子瑜……妳跟Oppa……」哈尼好奇乖巧的子瑜如何被我勾搭上的。


我看著叁人還有些話要聊,便叫起了客房服務。


「Oppa……雖然女人多……但是技術好又對女人溫柔……子瑜妳的第一次給了Oppa……總比被哪個高層或前輩取走……好的多了……」雪炫像是陷入回憶中說道。


「不要聊那些不好的回憶……今天是來找快樂的……」哈尼見雪炫陷入悲傷,便馬上打斷,把雪炫壓倒嘴隨即吻了上去。


「我今天帶子瑜來是多學一些技巧……妳們多教些有用的……」我帶著子瑜到床邊坐下。


「哦……再深……啊……哈尼姐姐……再舔深一點……哦………」哈尼拉開雪炫的褲子,舌頭直接伸進小穴裏舔吮,雪炫白嫩的雙腿夾住哈尼,雙手不斷壓著哈尼的頭希望可以舔更進去。


我跟子瑜來到哈尼屁股後面,穿著緊身牛仔褲的哈尼在床上扭動蜜桃臀的性感畫面,真不愧是有哈尼臀的稱號,我雙手緊掐著哈尼彈性十足的屁股,舌頭隔褲子就在哈尼的屁股來回舔著,哈尼的褲子被她的淫水跟我的口水舔的濕透,我把緊身牛仔褲連著紫色蕾絲內褲一起脫掉。


「子瑜……這是陰蒂……只要不斷的刺激……會給女人帶來極大的快感……」我摸著陰蒂教子瑜。


「啊呀……Oppa……」哈尼擡頭叫了一聲,便隨即被雪炫重新把頭壓回去。


我用嘴不斷的對陰蒂吸吮,有時還輕咬增加刺激感,左手伸出兩指並攏,分開鮮紅濕嫩的陰脣,不斷的在陰道來回抽插,此時指腹感到陰道壁上有個凸起物,我知道這是哈尼的G點,我不斷著用指腹刺激著G點。


不久


「……嗯啊……我不……行了……」哈尼擺脫雪炫的雙手擡頭呻吟,哈尼不停的喘息全身都在顫抖,緊接著一陣陣淫水狂噴弄得我滿手都是,連子瑜在旁邊都被噴到了。


子瑜見狀雙手伸進裙內不斷學我撫摸著陰蒂,雪炫小穴少了哈尼舔吮,帶來極大的空虛感,起身脫掉自身的衣物,伸手扒掉我的褲子,扶著肉棒直接坐了下來。


「呼……好舒服……啊……嗯……好滿……啊……」雪炫可是票選最美骨盆女,那蘋果臀一點也不輸給哈尼,只見那豐滿的翹臀不斷的上下擺動,我的肉棒就在當中抽插。


「叮噹……叮噹……叮噹」就在雪炫快要高潮時,門鈴就響了起來。


我想起來剛剛有叫客房服務,我握住雪炫的纖腰停止擺動,拔出肉棒,雪炫就快瘋了,披上大毛巾就準備出去。


「Oppa……你這樣怎幺出去……還是我去吧……」雪炫披上大毛巾就走了出去,我低頭一看原來我那堅挺的肉棒把毛巾撐起一個大帳篷。


房務人員看著眼前這美女,潮紅的臉蛋,散亂的頭髮,有些髮絲被汗漬粘在了臉上,露出的小腿還有一滴滴液體往下流,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誘人的氣味。


雪炫高潮被打斷,整個人極度不爽,加上房務人員眼巴巴的一直盯著自己,就想捉弄一下房務人員,再房務人員送完餐點要出門時,雪炫故意加快房門關上的速度,房務人員也盯著雪炫沒注意到,導致手指被門給夾到了。


「怎幺不小心點……」雪炫拉著房務人員被夾傷的手指,用嘴輕呼氣幫忙吹向手指,甚至伸出舌頭舔了紅腫的地方,最後把手指放進嘴裏吸吮,房務人員肉棒急速撐起褲子。


「掰掰……」就在房務人員沈浸在雪炫誘人的快感中,雪炫就停止一切把房務人員送出門,離開前還看到雪炫用舌頭環舔了紅唇一圈,房務人員一離開就跑向廁所,用沾滿雪炫口水的手指環住龜頭,讓龜頭沾上一點雪炫的口水,想著剛剛的情形打起手槍。


「啊……Oppa……哪有這樣的……」雪炫推著食物一進門就看到我把子瑜的裙子往上掀,肉棒直接在子瑜的小穴進出。


「哦……嗯……嗯……嗳……」強烈的刺激使子瑜哼出了聲,咬緊嘴唇不想在哈尼、雪炫面前放聲呻吟,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


「子瑜胸部真美……雖然不大卻又柔又嫩又堅挺的……」雪炫無奈跟我一起夾擊子瑜。


「嗯……哦……嗯……嗯……哦……嗯……哦……」雪炫不停的舔含著子瑜的乳頭。


「啊……嗯……好舒服……啊……那裏……不要啊……嗯……哦……啊……嗯……Oppa好壞……啊……」在我跟雪炫上下夾攻下,子瑜終于忍不住的放聲淫叫。


「啊……嗯……Oppa……別……嗯……別動……啊……子瑜來了……」子瑜雙腿夾緊我的腰間,雙手抱著雪炫的頭往自己的胸部壓,子瑜的陰道緊緊收縮,將肉棒緊緊夾住,一股淫水噴在我的龜頭上,纏在我腰間的雙腿也垂了下來。


雪炫移開了子瑜,躺在相同位置,修長滑嫩的美腿死命地緊纏在我的腰間,好像怕我跑掉,左手分開自己的陰脣,右手把肉棒塞進小穴中,剛剛的空虛感,瞬間就被填滿了。


「哦……Oppa……好棒……嗯……嗯……肉棒快插到子宮裏面去了……好舒服……快點……幹死我……」肉棒在雪炫那緊窄小穴裏抽插挺動,雪炫放聲浪蕩地呻吟。


看著雪炫的雪白乳房跟隨著我進出的節奏一上一下的晃動,我俯下身去吸吮著她粉紅嬌嫩的乳頭,雪炫的兩條修長美腿勾著我屁股往下壓,迎合著我的沖撞。


「雪炫……換個姿勢……」肉棒依舊插在雪炫體內,示意她翻過身去。


雪炫跪在床上,屁股高高擡起,不愧是最美骨盆,從纖腰到翹臀那完美的曲線,讓人欲罷不能,胯下與雪炫的臀部相交,發出一聲聲響亮的聲音。


忽然一對柔軟的雙峰緊貼在我背上,一雙修長玉手在我臉上撫摸,將我的臉轉向側面,一張小嘴吻上我的嘴,小舌撬開我的嘴唇,在我的嘴內與我的舌頭彼此纏繞,原來是哈尼回過氣來加入戰局。


「哦……呃啊……啊啊……O……Oppa……啊啊哦……噢噢……爽死……」我雙手緊緊抓住雪炫兩瓣翹臀,大力的挺動著腰身,肉棒快速在她的臀縫間進出,雪炫呻吟聲也變得更加誘人。


哈尼從後面用力的推著我的屁股,讓肉棒更快速進出雪炫的身體,雪炫隨即閉眼又哼哼著享受我在她臀後的猛烈沖撞。

「呃……啊啊嗯……O……Oppa……呃呃……哦噢噢……啊……」雪炫被我幹到嬌喘呻吟不止。


「啊啊……啊嗯……嗯啊……雪炫……啊啊……」快感從小穴深處流遍全身,雪炫被這種感覺沖擊著,腦海一片空白,達到高潮了,雙腳不受支配地抖動起來,雪炫面色潮紅,徹底陶醉。


我拉過哈尼讓她趴在雪炫背上,偶像界兩大美臀就這樣一起展現在我眼前,我雙手緊緊抓哈尼的兩瓣翹臀,腰身向前一挺,在我的抽動下哈尼的身體一前一後的晃動著,胸前的那對乳房被壓成扁平狀在雪炫背上,上下摩擦。


「啊……啊……Oppa……太用力了……哈尼……要……要被你幹死了……啊哈……噢……」看著哈尼的媚態,加強了肉棒的抽插速度。


「呀……呃呃……Oppa……啊哈……嗚嗚嗚……好深……」哈尼頭側靠在雪炫光滑的粉背上喘著大氣。


哈尼兩只修長的美腿,腳尖點地,不停的承受來自身後的沖擊,腳尖被我沖撞的離了地,趕忙伸手撐住床頭才穩住身影,哈尼在我的撞擊下急促的喘著氣,雪白的臀部也被我的沖擊撞出了一塊塊紅色的記號。


「啊……Oppa……你太用力了……啊……讓我休息一下……」雪炫感到背上的激戰,低聲呢喃說道。


「啊啊……啊……O…O…O……Oppa……不……噢……我不……行了……啊呃……啊啊啊……」我和哈尼一起達到了高潮,精液和陰精同時被各自噴出,在陰道裏彙集混合,哈尼高挺了一下翹臀,就軟趴在雪炫背上。


稍作休息,因爲子瑜跟哈尼明早都有通告,我分別將她們送回宿舍。


房門悄悄被打開,原來剛剛那個房務人員,實在受不了誘惑,冒著被開除甚至被關的風險,偷盜備份鑰匙進來。


房務人員偷偷掀開棉被,只見眼前的雪炫全身光溜溜,沒穿任何衣物衣服,雪白修長的雙腿微曲自然的交疊,小穴若隱若現,肉棒挺到難受把褲子一脫,眼光瞄到旁邊有個開封的保險套,心想如果可以不留下證據還是不留下的好,隨即套上保險套。


房務人員輕輕爬上床,小心的分開雪炫雪白修長的雙腿,扶著肉棒頂著雪炫緊閉而滑膩的小縫,緩緩的推進著,花費許久龜頭才擠進濕暖柔嫩的陰道,沒想到雪炫小穴能這幺緊窄,肉壁不停收縮擠壓,刺激著他的肉棒,肉棒被周圍的穴肉非常緊密紮實的緊抱著,讓他差點就射出來了。


朦胧之間,雪炫感覺有根肉棒緩緩抽插著,自己嬌嫩的蜜穴,快感令她心頭一喜,嬌豔的臉蛋浮起滿足的微笑。


「啊……Oppa……別再插了……雪炫睡醒再讓你幹的夠……先讓雪炫睡一下……」雪炫睡夢間還以爲正在她體內抽插的肉棒是我的。


房務人員也放心的加快抽插的速度,隨著抽插速度雪炫的慾火也逐漸被挑起。


「Oppa……這是你逼雪炫的……我們就大戰一整晚吧……」雪炫往前推倒房務人員,整個人跨坐在他身上。


「啊……你是誰……」雪炫這時才看清,幹著她的人不是我。


雪炫隱約記得看過眼前這個男人,現在整個人慾火被挑起,加上那根肉棒還插在自己體內,就當一夜情吧。


「如果今晚你不幹死我……我就告死你……」雪炫媚笑說著,坐在房務人員上的翹臀開始上下擺動。


房務人員的肉棒本就被雪炫小穴緊抱著敏感異常,現在又加上雪炫一刺激下,肉棒一抖精液直接射出。


「你射了……」雪炫感到體內肉棒疲軟了下來,但又沒感覺到精液射出,所以懷疑著問道。


「你還帶著保險套……準備真齊全……」雪炫擡高翹臀,看著肉棒包覆著保險套,無奈的笑道,完全忘了下午跟工讀生準備使用拆開的保險套。


雪炫覺得今天真是倒楣,都被搞到不上不下。


「混蛋……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像剛剛那樣這幺沒用……我就告死你……」雪炫張開小嘴輕輕含住龜頭,上下的吸吮起來。


雪炫一只玉手握住肉棒,紅唇不時親吻著龜頭,或舌頭在龜頭上打轉。


良久


不知是緊張還是真的不行了,房務人員的肉棒一直半軟不硬,氣的雪炫一腳把他踢下床。


「快滾……」雪炫心想真的告上警察局,自己損失的還比較大。


房務人員見雪炫沒打算告自己,而且自己好歹爽了一發,便拿著衣物急忙跑出去。


「Oppa……你去哪了……」雪炫想找我回去滅火。


「我送哈尼、子瑜回宿舍……妳醒了……想吃什幺我買過去……」我笑著說。


「Oppa……我想吃你……快回來……」雪炫現在表情說要多誘人就有多誘人。


一整晚,酒店房間都充斥著雪炫淫蕩的呻吟叫聲。


隔天中午,我抱著雪炫醒了過來,肉棒還插在雪炫的小穴中,一拔出滿滿的精液隨著肉棒一起流出小穴,我想起昨晚我整整射了叁發再雪炫的小穴裏,雪炫也洩了7、8次,雪炫雙手還緊緊抱住我右手深埋在她胸前。


「現在吃飽了……還不放手……不然我要吃甜點了……」我重重的拍了雪炫的雪白翹臀一下,彈性十足的翹臀不停的晃動,導致小穴流出更多的精液,看得我肉棒又再度挺立起來。


「不吃了……不吃了……」雪炫睡夢中驚恐的說著,放開雙手,轉身背對我。


我搖搖頭忍住了繼續做愛的沖動從床上下來,前往浴室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