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麻豆精品整天不能穿上一件衣服

精彩内容:

任何女性本來都具備娼妓性。不會出現在表面上是因爲在于體面,或受到
教養的幹擾。總之是好面子,這個面子瓦解時,娼妓性就會擡頭。所謂女人的
娼妓性,其實就是女人保護自己的本能。

  現在的貴子就是這種狀態。

  整天不能穿上一件衣服,不但被捆綁連排便都受到監督。加上不只滋彥一
個人,還受到滋彥的情婦敏江任意玩弄,不由她表現一點自己的意志。

  還在抛棄丈夫私奔的愛人道也面前,受到勝于死的羞辱。而她受到羞辱時
還感到興奮,暴露達到絕頂的醜像。

  貴子墮落到這種程度後,還有什幺東西能支撐自己呢?

  即使是已經沒有愛情,可是只有對她的肉體還留戀的丈夫獻媚以外沒有其
他任何方法。對女人而言,受到屈辱不是太大的問題,重要的是有男人來照顧。

  事實也是如此,在愛人道也面前受盡汙辱後,貴子幾乎變成另外一個人。

  她表現的態度完全不同了。這種情形大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下意識裏肉
體深處湧出來的東西,使她的氣質完全改變。

  她的肉體比以前更美,可以說發出耀眼的光澤。

  贅肉完全消失,身材更苗條。相反的乳房和屁股更豐滿。一舉手一投足都
充滿性感。

  真令人懷疑,這個女人就是以前有高雅氣質的院長夫人。親手使她發生這
種變化的滋彥,可以說比以前更熱烈的愛她。

  幾乎每晚都帶進自己的房裏,做到玩弄的能事。不過滋彥是和敏江二個人
用各種道具或藥物,所以他本人並沒有消耗多少精力,但貴子當然會受不了,
難免會消瘦。

  但看在男人的眼裏,美麗的貴子爲荒淫露出疲憊的表情,舉止也懶洋洋的
樣子,反而會産生更強烈的慾火。

  「讓我休息一下……求求你,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這一天晚上貴子也受到粗大假陽具的前後攻擊,連續二次達到高潮,不停
地哀求。

  「這不過是暖身運動而已。看你好色的屁股,不像是受不了的樣子。」

  屁股上挨一掌,貴子扭動豐滿的屁股哭泣。

  貴子是雙手高舉被綁後吊起。拉高到極限,所以只有用腳尖站立。因爲是
全身赤裸,完全颢露出美麗的肉體。

  也可以用白蛇來形容。身上所有的毛被剃光,增加強烈印象。唯有留下的
黑髮,和雪白的身體成強烈對比,形成無法形容的美妙圖案。

  在她對面有一個很大鏡子。她就是看著鏡子裏的自己,達到高潮的絕頂。
現在,滋彥又從後面抓住貴子的頭髮,讓美麗的臉孔對正鏡子。

  「怎幺樣?還忘不了道也嗎?」

  「我已經說過,早就已經把他忘記了。」

  「你還說謊。你剛才 出來時,還喊叫道也的名字」當然這是滋彥編造的
話。

  「不……我絕對不會說那種話的……就算我是太熱衷……」

  「就是因爲太熱衷……才會說出真心話。餵,敏江。」

  滋彥推開貴子的頭叫情婦。

  敏江正在清理摺磨貴子時用過的器具。

  「好像她哭的還不夠,給她多塗上一點哭藥。」

  「是,遵命。」

  鏡子裏照出來的貴子做出哭泣的表情。

  「不要啦……我已經……」

  她的表情說明哭藥的可怕性。

  「今晚要把你身體裏的所有蜜汁都要擠出來。」

  「啊……饒了我吧……」

  微微搖頭開始啜泣的模樣,都散發出濃厚的妩媚色澤。


               (貳)

  「分開大腿。」

  滋彥用皮鞭在貴子的屁股上抽一下……爲的是讓敏江容易工作。

  「太太,來吧。」

  「呵……饒了我吧……」

  貴子哭求,但還是分開雙腿。露出女人最神 的部份。

  敏江首先摸肉縫的頂端,使貴子發出尖銳的叫聲。然後順著花瓣向深處塗
抹。

  「不要……啊……不要……」

  貴子的雙腿顫抖,不停地搖頭哭叫。這時候滋彥的皮鞭又打在屁股上。

  「太太,你不是不要,是急得受不了。看這裏,流出這樣多的淫水了。」

  貴子又尖叫一聲,把通紅的睑靠在吊起的手臂上。

  敏江在緊閉的菊花蕾上也塗很多藥,不僅是外側,如今已經輕易能打開的
洞裏,也仔細塗藥。

  貴子的哭聲更鮮明。強迫分開的雙腿不停顫抖,豐滿的肉丘也開始蠕動,
雪白的肚子像海浪一樣起伏。乳房的油漬發出光澤,凸起的乳頭好像訴說難耐
的苦悶。

  「受不了啊!」貴子開始瘋狂搖頭,藥的效力實在太強烈。

  「快給我想辦法!」

  雙眉仰起,冒火般的眼睛盯在滋彥的臉上,汗珠從心窩流下去。

  「敏江!求求你……」只好向丈夫的情婦求援。敏江只是笑著看她。

  「你要說喜歡我。」

  「喜歡你……是真的。」

  「看起來像不得已才說的。那幺,愛我嗎?」

  貴子多少有一點猶豫,但立刻點頭。滋彥大笑。

  「太太,你應該知道,相愛的人在一起會做什幺事吧!」

  「這……」

  「有意思,快幹。」

  滋彥用皮鞭連續抽打貴子的屁股。這時候貴子嗚嗚地仰頭哭泣,但多少能
剋製身體裏無法忍受的慾火。

  敏江脫光衣服變成裸體,她的身體也一樣爲慾火燃燒得濕潤。走向吊起貴
子的地方。

  「不要逃避,要把身體交給敏江。」

  叭!皮鞭打在貴子的身上,不由得向後仰時,上身被敏江摟抱。

  「啊……不要……」

  「太太,我愛你。」

  敏江抱緊貴子的身體,用自己勃起的乳頭在貴子的乳頭上摩擦。

  「啊……唔……」

  貴子立刻産生強烈性感。藥物從下體傳到全身,每一部位的感覺都非常敏
感。

  「太太,怎幺樣?」

  「呵……敏江,饒了我吧。」

  「喲,看你瞇縫著眼晴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還要說這種話嗎?」

  勃起的乳頭在二個人豐滿的乳房間跳躍。

  敏江突然用力抱緊,身體密接時乳房被壓扁,同時在貴子汗淋淋的雪白脖
子上親吻。

  「啊……不要!」

  貴子有氣無力地搖頭。敏江的嘴唇逐漸逼向貴子的嘴。貴子的呼吸更急促
,牙齒碰得卡卡響。但眼睛裏已經失去反抗的色澤,無力地看著虛空。

  「太太,我喜歡你,真可愛……」

  二個人的嘴唇合在一起。從貴子喉嚨裏發出輕微的哼聲,然後就完全放棄
抗拒。舌尖被敏江吸過去,貴子只有半閉著眼睛,睫毛微微顫抖。性感愈來愈
強烈,貴子的高雅鼻頭呼吸時不停起伏。雪白的喉嚨也跟著顫抖。

  敏江一面熱烈吻貴子,一面將手慢慢向下移動。從後背到腰部,然後抱緊
屁股。

  貴子從喉嚨發出沈悶的嗚咽聲,好像很痛苦地皺起眉頭。

  敏江的陰毛剃過後,現在約有叁公分長。對赤裸裸的貴子下體會發生什幺
樣的刺激,何況貴子的那裏又塗上提高性慾的藥。

  敏江不顧貴子的反應,慢慢扭動屁股讓二個人的下體發生摩擦。敏江不僅
抱緊想逃避的屁股,而且用手指在屁股溝裏的菊花蕾上玩弄。

  這是猛烈無比的叁點攻勢。

  從包皮露出頭的肉芽,受到堅硬陰毛的摩擦。舌頭在敏江的嘴裏快要麻痺
。乳頭在敏江的手裏揉搓。

  手指破開花蕾進入,使下體內部更騷癢。

  貴子翻起白眼,使她死去活來的快感也無法用嘴表達,全身的肌肉開始緊
張,就這樣登上快樂的絕頂。


               (參)

  貴子無力地垂下頭,汗淋淋的裸體輕輕搖擺。滋彥從她背後抱緊。

  「啊……我已經……」

  求饒的話留在嘴裏,貴子只有無力地搖頭。如果不是被吊起來,根本無法
站在那裏。

  「你這個爛女人,還不站好。」

  滋彥在貴子的乳房上捏一把,貴子呲牙裂嘴地呻吟。

  「真的,已經不能再……」

  「混蛋,我們還沒有開始尋樂,只有你一個感到舒服。」

  「可是……」

  滋彥離開貴子的身體去拿皮鞭。

  「我要讓你站好。」

  一面說一面用皮鞭用力打貴子的屁股。發出清脆的聲音,汗水也隨著飛散。

  「我會站好……不要打我……」

  貴子跺腳,鐵 發出傾軋聲,勉強靠鐵 站立的肉體,在皮鞭下顫抖哭泣。

  「大聲哭吧。」

  「不要……啊……」皮鞭打在豐滿的肉丘上。

  「這叫換口味。這樣以後的味道會更好,緊度也會恢複新鮮感。」

  「我明白,所以……」

  滋彥繼續給鼓勵的皮鞭後,又來到貴子的背後。用手指摸紅紅的鞭痕時,
貴子扭動柳腰哭泣。

  「把雙腿分開,屁股不要用力。」

  「啊!」

  貴子分開雙腿。前面的鏡子完全照出她羞恥的姿態,但貴子早已經失去感
到羞恥的力量。

  滋彥的身體用力靠上去。

  「唔……」

  滋彥從後面抱緊貴子的細腰,下體向上頂,開發過的路,無力阻止侵略。

  「啊……痛啊……」

  受到頂撞,貴子幾乎腳尖都無法著地,搖動乳房掙紮,但這樣的姿勢是沒
有任何抗拒的力量。

  「偶爾采這種姿勢也很好吧。」

  連根都進入後,滋彥用雙手抓貴子的乳房。乳頭用手指夾住,手掌揉搓乳
房。嘴唇在雪白的脖子上摩擦。

  貴子再度上氣不接下氣地開始向上爬。雙眼朦胧失去焦點,但她的屁股已
經開始配合滋彥的動作。

  「真的……我快要死了……」

  「是嗎?但這裏是愈來愈夾緊了。」

  貴子哼一聲,咬緊牙關仰起頭。好像把身體都交給背後的滋彥,開始猛烈
扭動屁股。

  「對,就是要這樣。」

  滋彥笑一聲抓住貴子的頭髮把臉扭轉過來,吻她的香唇。

  「……」

  這樣一來,貴子就快要爬上高潮的頂點。

  原來去浴室淋浴的敏江,正好回到臥房。她和剛才一樣全身赤裸,不過手
裏拿著奇妙的道具。

  當滋彥的嘴離開後轉過頭來的貴子,看到敏江手裏的道具。

  「剛才那樣,你一定會不滿足吧。所以,就用這個東西,好不好?」

  看到敏江手裏的東西,不用解釋也知道是什幺東西。

  (這……)

  菊花蕾被丈夫佔領,已經無力回答,只有輕輕搖頭。

  敏江巧妙地把女人交媾用的道具裝在自己的身上。

  「太太,這個東西不會輸給你丈夫的家夥吧?」

  「敏江,饒了我吧。」

  滋彥在後面搖動身體,貴子不由得又哼起來。

  「這樣……對我太殘忍了……」

  「相愛的人希望能連成一體,不是很自然的事嗎?」

  「可是……」

  「看,濕成這樣了,這不是希望這裏也填補的證據嗎?」

  原來貴子火熱的情感,已經流到無力分開的大腿根上。

  「貴子,你快吻敏江,嬌柔地請求愛你。」

  「這……」

  「快說呀!」

  貴子更用力地被搖動時,發出幾乎要 精的尖銳聲,哭著向丈夫的情婦表
示屈服的意思。

  「叁明治是一旦吃過之後,據說是永遠忘不了的。」

  敏江露出出豔麗的微笑,用雙手捧著貴子的臉頰親吻。

  滋彥從背後抱起貴子,同時分開大腿。

  「不要……我害怕……」貴子發出嬰兒般的哭聲。

  敏江也用興奮的聲音說。

  「能和太太這樣連在一起太高興了。」

  「叁個人一起上天堂吧。」

  「啊……不要……」貴子被二個人前後夾住,仰起頭慘叫。

  敏江趁機吻她雪白的脖子。

  滋彥撫摸敏江和貴子互相壓迫的乳房。

  「敏江,要開始了。」

  「是……」

  遇到二個人前後的節奏,發出斷氣般的聲音,性感也愈來愈高昇。

  「不行了……我不行了……」

  「太太,也吻我吧……」

  二個女人用力把嘴合在一起摩擦。在這時候也彼此用力向前挺動下體,發
出淫蕩的聲音。

  (對她的調教也可以說是結束了。)

  滋彥從後面看二個女人都露出貪婪的慾望,把忍耐已久的東西放射出去。


               (肆)

  所謂調教結束,是表示可以把貴子交給別人。

  滋彥早就計劃在這醫院內舉行的變態派對上,帶來貴子拍賣,可是在那以
前必須要讓貴子和一個男人睡覺。

  那就是和這個S醫院有密切關係的,醫科大學理事長小佐野賢造。

  現在說是要檢查身體住在叁零叁號房裏,但這個人一直暗戀院長夫人,聽
說貴子私奔後被抓回來關在地下室裏,就吵著要和貴子睡覺。

  滋彥對背叛自己的妻子沒有多大留戀,對小佐野答應說「有一天會的。」
讓貴子 到一切羞辱,完成調教的現在,可以說到了最好的時機。

  滋彥曾經想過把貴子提供給理事長的適當時間和場所。

  院內太殺風景,就去找一家幽會旅館,而且小佐野喜歡日式的構造。

  「啊,終于能和貴子公主睡覺了。」

  聽到滋彥的計劃、一大把年紀的小佐野還興奮地擡起頭,非常感動的樣子。

  小佐野對貴子半開玩笑的稱「公主」,還是在他沒有獲得成功以前,曾經
去過貴子的娘家,認爲可以稱得上是公主,沒想到他不久後變成暴發戶。

  「回想起來,我在你以前就愛上她了。結果你像程咬金橫刀奪愛,等到今
天才輪到我。」

  小佐野的臉紅到禿頭頂,高興得忍不住大笑。

  「改變一下氣氛吧。」

  這一天夜晚,滋彥把貴子帶出醫院。貴子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離開醫院了。

  當然貴子無從知道有什幺樣的命運等待她,只以爲一輩子要關在那個醫院
的地下室裏,這時候看到外面的世界,不由得傷感流下眼淚。

  滋彥在車上看到貴子悄悄用手帕擦眼淚的樣子,心中多少還是産生憐憫之
情。

  但對一個虐待狂的變態者而言,對貴子將要看到作夢也想不到的地獄景色
,會做出什幺樣的反應,那種期待感遠超過憐憫心。

  對貴子而言,小佐野賢造不過是以前常來家裏追求賺錢機會的小商人,對
她露出淫邪的態度也不只一兩次了。

  因爲滋彥知道這種情形,所以告訴貴子要在這個男人面前,展露屈辱的癡
態時,貴子的驚愕和狼狽的樣子,一定很好看。

  只是幻想貴子瘋狂的哭泣,被小佐野肥胖的身體壓在下面的情景,他的胯
下就不由得感到火熱。

  滋彥把貴子帶到旅館最裏面的房間,是日式的房間但鋪著深紅色的地毯,
散發出妖麗的氣氛。

  「在這裏會使你的雪白肌膚更顯著。」

  滋彥在帶路的女傭面前也毫不在乎地說,使貴子的臉開始紅潤。

  女傭當然知道他來這裏的目的,送上酒菜後就退出房外。

  「現在這種樣子會不會覺得像偷偷幽會的感覺?」

  滋彥拿起酒杯看貴子。不一定是反映毛毯的紅色,但好像很興奮的眼睛也
露出濕潤的色澤。

  「脫衣服,只剩下長襯裙。」

  「是……」

  貴子放下手裏的酒杯站起來。脫衣服時法國香水的味道傳到滋彥的地方。

  「這種樣子才吻合這裏的氣氛。」

  滋彥把貴子摟在懷裏讓她斟酒。從胸口伸進手玩弄豐滿的乳房,小小的乳
頭已經勃起。也許是嘴對嘴喝兩叁杯酒的關係,還是官能的亢奮,貴子的心窩
上已經汗濕。

  可是滋彥並沒有拉長襯裙,只是這樣撫摸乳房,當將要送給別人的妻子,
留下最後的回憶。

  不久後,滋彥要貴子站起來靠在房柱上,將凸出的乳房從上下捆綁。穿日
式白襪的雙腳也綁起來。

  貴子垂下頭,閉緊嘴的樣子好像怕露出呻吟聲。偶爾看一眼滋彥時,她的
濕潤眼光好像迫切的訴說什幺事。

  「地點不同,會很快熱情起來嗎?」

  滋彥用手指在貴子的臉上輕輕捅一下。她還不知道馬上要展開地獄的場面
……。有一點可憐。

  「親愛的……」貴子閉上眼睛伸出香唇,滋彥忍不住用力抱緊。

  「我很幸福……」貴子喃喃地說,然後完全投入火熱的親吻裏。


               (伍)

  這個吻正是出賣耶稣的猶大的吻。

  滋彥就那樣留下貴子走出房間,去小佐野等待的地方。叫女人陪著喝酒的
小佐野,看到滋彥立刻露出充滿期待的眼色。

  滋彥默默地在他對面坐下,把女傭倒的酒一口氣喝光。

  「不是到這個節骨眼,又捨不得了吧?」

  「可是,你說的一點也沒有錯。」

  「餵,你不能開玩笑,不能這時候叫我失望。」

  女傭在一邊給他們倒酒。

  「你是開玩笑的,對不對?」

  「當然是開玩笑,但不是沒有留戀。」

  「本來就是美女,又經過調教是難怪了。可是,你把她讓給別人才能成爲
真正的男人。能真正獲得虐待狂變態的樂趣。」

  「可是,言行不能一緻。」

  「你現在說這種話也沒有用,我要去了。」小佐野站起來。

  「你可不能弄壞呀!」

  「我才不會。要用我這個馬一般的東西,讓公主流下歡喜的眼淚。」

  「我喝一杯就過去。」

  「好吧,本來說好要玩叁明治的。」

  「那樣漂亮的太太……我真不明白男人的心裏。」

  小佐野離開後,女傭歎一口氣說。

  「我要去看看貴子會做出什幺樣的表情。」

  剛才出現在心裏的憐憫,這時候已被慾望取代。

  貴子還以爲丈夫是去廁所,已經火熱的身體要等他回來才能舒解,心裏懷
著很大期望。

  可是,看到打開門進來的男人時,一切的希望都粉碎。

  「貴子,真美!和我的夢中人完全一樣。」

  一大把年紀的小佐野從眼睛發出火一般的光澤,喃喃地說。

  貴子因爲過分的驚愕,連尖叫都忘記。

  「啊!親愛的……」第一句話就是向丈夫求救的話。

  「就是你叫的人把你賣給我。不,不如說你私奔的罪過,要我來做最後的
補償。」

  貴子的臉色蒼白,嘴唇不停顫抖,露出難以相信的表情。

  (剛才做的夢,果然是空虛的……)

  淚珠落在蒼白的臉上。

  小佐野來到貴子的面前。

  「是因爲有了愛人才變這樣美,還是丈夫的調教使你這樣美。」

  小佐野的眼睛好像要吃人。

  「你不能過來。」

  貴子對小佐野的厭惡感非常強烈,可是被綁在房柱上無法躲避,只有用力
扭動可以扭動的地方。

  「啊……這個味道真叫人受不了。」

  「小佐野!你不要過來。」

  「嘿嘿嘿,你還是這樣叫我,貴子公主你不要忘記這個氣質吧,一直到最
後。」

  小佐野的手在貴子的胸上摸一把,貴子立刻慘叫。

  「你不能摸我。」

  「這樣就驚慌,以後怎幺辦?我這樣剝光你的衣服,愛摸那裏就摸那裏。」

  小佐野撩起長襯裙時,貴子又發出尖叫聲。

  「公主啊,你比以前性感多了。」

  小佐野看著貴子因屈辱而紅潤的臉說。

  「那一次是公主上高中的時候吧,看到穿學生製服的樣子,忘記我自己的
身份想強姦……」

  「不要說了!」

  「那一次是公主的抵抗太激烈沒有能達到目的,可是當時摸到柔軟肉體的
感覺,永遠不能忘記……。那時候的新鮮感也很好,但現在看到的皮膚,有神
聖的美感……慶幸我能活到今天……」

  「你要羞辱我到什幺程度才會滿意?」

  貴子拿出最後的矜持,皺起美麗的眉頭。

  「這只是開始而已,公主。」

  嘿嘿嘿……又像當年在貴子家裏進出的小商人,露出阿谀笑容。他知道,
越擺出卑賤的態度,就能更增加貴子的屈辱感。

  「聽你丈夫說,你已經學會一般女人無法做到的技術……而且,那樣做的
時候你會發出美麗的浪聲……那個在溫室裏長大的公主,竟然屁股洞也會被…
…」

  「住口!」口水噴到小佐野色迷迷的臉上。

  小佐野用袖子慢慢擦鼻頭上的唾液。

  「受到這樣的羞辱……我甯願死!」

  「現在就要死,未免太早了吧。馬上就會讓你哭著不停地說要死了。」

  把貴子的憤怒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樣子,使貴子全身都顫抖,同時開始啜泣。

  「好極了,就這樣哭著做我的玩具,是最適合公主的身份。」

  小佐野舔著嘴唇,雙手抓住長襯裙的領口。


            快樂病棟(下)(完)
原著:千草忠夫
掃瞄校正:CSH

**********************************
  很抱歉,小弟所有的就只到這裏,唉!看看有沒有網友可以補齊了。
**********************************

            第四章 徘徊在魔界

               (陸)

  露出雪白的上身。

  貴子拚命地扭頭。

  「真香。還有這光滑的皮膚!」小佐野很興奮的臉靠在貴子的肩上。

  「不要!不要……」

  小佐野根本不把貴子的痛苦放在心上,一面舔一面咬。同時讓上下捆綁的
乳房暴露出來。

  撫摸汗濕的豐滿乳房,同時在乳頭上揉搓。大嘴從肩頭吻到雪白的脖子,
把耳垂含在嘴裏輕輕咬。

  「不要……小佐野……不要!」

  男人的呼吸噴在耳孔裏,貴子拚命擺頭,扭動雙腿。

  「我已經愛上你很久了。」

  小佐野像喝醉似的喃喃自語。用力抓住貴子的下額,讓她不能動彈。

  不管貴子尖叫,把嘴壓在香唇上吸吮。

  「唔……」

  貴子皺起美麗的眉毛,從鼻子發出哼聲。

  「公主,你恨我嗎?」

  小佐野用手摸自己的嘴,貴子緊閉眼睛。剛才的強吻使口紅脫落,一些頭
發披散在臉上,顯出淒慘的美感。

  「要恨就恨吧。被一個恨不得殺死的男人任意玩弄,對一個被虐待狂的女
人來說,會更有趣吧。」

  貴子拚命忍耐。

  「從你現在的表情,是無法想像高興得哭著達到高潮絕頂的樣子。」

  小佐野的手不停的玩弄乳頭。

  「公主,你心裏恨我,但身體很誠實地開始表現歡喜了。」

  小佐野取笑,貴子的乳頭開始硬化,乳房更充滿彈性的樣子。貴子咬緊牙
關,現在只能做到不發出任何聲音。

  「這裏都這樣了,下面大概已經濕淋淋了。」

  小佐野從長襯裙上淫邪地摸一摸貴子的下腹部。

  「聽你丈夫說,你的體質是有很多蜜汁。」

  「啊……」

  貴子忍不哀叫起來,這是因爲小佐野拉起長襯裙的衣 ,把拉起的衣 夾
在細腰帶上。裏面是紅色的日式圍兜。紅色和雪白的襪子形成強烈對比。

  「嘿嘿嘿,紅圍兜,你丈夫真懂得男人的心理。下面不會還有一件叁角褲
吧。」

  小佐野在豐滿的屁股撫摸時,貴子忍不住哭出聲音。

  小佐野的手慢慢解開有貴子體溫的紅圍兜。

  「不要……求求你……不要……」

  「終于開始哀求了嗎?大概是怕讓我看到剃掉毛的樣子吧。不過,這樣能
看清楚公主的那裏了。」

  「啊……」

  「你就這樣再來吐口水吧。」

  小佐野的話粉碎貴子的心。

  紅圍兜從貴子的屁股和大腿上滑落。貴子把頭扭到極限,咬緊牙關忍耐強
烈的羞恥感。

  因爲雙腳被捆綁,想用腿遮擋也不可能。腦海裏好像一片火,只有向老天
爺祈禱,地面裂開議她掉進去。

  但事實上,露出胸部和雪白的屁股,全身赤裸也許能減輕屈辱感。

  「原來如此……難怪……」

  小佐野故意發出感歎的聲音,他知道這樣會使貴子更難過。不能夾緊大腿
,想彎曲身體也被房柱擋住。這時候只有痛苦的啜泣。

  「這種樣子反而更適合公主。中間的裂縫沒有一點扭曲,也更像公主的…
…」

  口口聲聲的公主,像刀一樣刺在貴子的心上。

  「這樣高雅的東西……和滋彥……」

  「可以饒了我吧……要把我當成玩具,就快一點!」

  「公主,現在正是如此呀。」

  「啊……這……」

  不過小佐野立刻發動貴子最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向中心直接摸過去。

  貴子瘋狂般的哭叫聲,對小佐野等于是美妙的音樂。雙指把肉縫分開,裏
面的深紅色部份發濕潤的光澤。

  「小佐野……不要……放過我吧……」

  「還沒有真正品 這裏的味道。我品 公主的味道,同時公主也要好好欣
賞我的味道。」

  小佐野脫身上的和服,裏面是赤裸。有巨大的東西好像要推起下垂的大肚
子。貴子尖叫一聲轉開視線,臉色立刻紅到脖子。

  「唯有這個東西是低層的人好。和普通的男人絕對不一樣,會讓公主高興
得死去活來。」


               (柒)

  「很久以來,我就想用這個東西讓公主高興得浪叫。」

  和貴子雪白光滑的身體相比,小佐野是又黑又胖。

  小佐野脫下貴子的白襪,也解開捆綁雙腳的繩子。貴子立刻擡起一條腿掩
住暴露的花瓣。

  小佐野開始解腰帶。

  「讓彼此欣賞從娘胎生出來時的模樣,然後再連成一體吧,公主。」

  貴子只有搖頭啜泣,好像已經沒有掙紮的氣力。本來對以前的小商人顯示
一下矜持,但她本來就是溫室裏長大,身體又經過滋彥的調教。

  解開腰帶,長襯裙的前面完全分開,沒有東西掩飾貴子的肉體。雪白的肚
子,隱約可見的花瓣,小佐野不由得感到恍惚。

  就在小佐野忘我地沖向貴子的肉體時,門突然被推開。

  「要我幫忙嗎?」滋彥赤裸地走進來。

  「啊……你……太過分了……」

  貴子大哭時,滋彥的手掌打在貴子的臉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既然和丈夫以外的男人發生關係,二個人變成叁個還不是一樣。」

  又是一陣耳光,使貴子忍不住大聲哭泣。

  「把她綁在桌子上,檢查她的內髒吧。」

  「好。然後在公主的肚子上喝一杯兄弟的交歡酒。」

  桌上的菜餚移到房邊的榻榻米上。

  耳光把貴子最後的氣力打散,就是解開捆綁的繩子也沒有掙紮,只是發出
哀怨的哭聲。男人把她赤裸裸地推倒在桌子上仰臥。

  雙手高高舉起捆綁在桌角上。大腿是在膝蓋上捆綁後,繩頭也固定在桌角
上。

  分開大腿時貴子雖然掙紮,但輕易就被拉開,形成仰臥的騎馬姿勢。

  貴子有如解剖台上的青蛙。因爲桌子很小,貴子的頭在桌外下垂,頭髮散
落在榻榻米上。赤裸裸的肚子不停起伏的樣子實在淫穢。

  滋彥讓小佐野坐在主座,自己坐在客位上。然後把移到榻榻米上的酒菜移
回來擺在貴子的肚子或心窩上。

  「先乾一杯吧。」

  二個人舉杯。菜盤在貴子的肚子上微微振動。屈辱感使貴子的雪白肚子逐
漸發出汗濕的光澤,使二個男人更覺得愉快。小佐野用筷子在乳頭上夾一下,
或把酒倒在貴子的肚臍裏。看到貴子的尖叫和苦悶模樣,就是最好的下酒菜。

  沒有多久小佐野把位子移到貴子下體的方向,那是從正面完全看清楚陰毛
的位置。

  「這樣面對面,酒也要喝不下去了。」

  「把酒倒上去,會燃燒起來的。」

  「哦,是嗎?」

  「求求你……救救我吧……可憐我……」貴子搖著黑髮哭求。

  「那種事情很快就會忘記,然後以美麗的聲音浪叫。」

  「啊!……」

  貴子挺直的雙腿開始痙攣。因爲小佐野在維納斯山丘上的裂口處倒幾滴酒
。從那裏以天然溝的方式繞過女體的半周。從可愛的凸出部開始,有美麗的花
瓣,經過會陰部到菊花蕾,然後是臀溝。酒精的刺激經過女人肉體最神 的敏
感部份。

  「啊……唔……不要啦……」

  燙過的酒滴在上面時,拚命地搖頭哭叫。

  「那裏像舌頭一樣蠕動,好看極了。」

  一直凝視的小佐野,突然縮嘴伸過去吸吮流下來的酒。

  「啊……」

  貴子的腳趾甲在榻榻米上颳得卡滋卡滋響。一股強烈的快感從後背掠過,
下意識地扭動屁股。這時候男人的嘴更用力吸吮,好像要把內髒都吸出去一樣。

  「啊……」

  這一次是用嘴蓋在整個洞上吸吮,貴子翻起白眼。雪白的肚子淫蕩地起伏
,豐滿的乳房左右搖擺,發出惱人的嗚咽聲。

  「啊……不要……饒了我吧……」

  在男人吸吮時,貴子也不停的呻吟。


               (捌)

  小佐野的嘴終于離開,貴子無力地垂下頭,好像精力被吸光一樣全身顫抖。

  「嗯,敏感度比想像的還要好。難得你把公主訓練成這種程度。」

  二個人又舉起酒杯。

  「現在讓她先爬上高峰一次吧。看她性感的樣子,剎那間就會到達。」

  滋彥從帶來的工具箱拿出較大的假陽具,捧上還有凸出的顆粒。

  小佐野欣賞一陣像樹根的道具,然後大笑起來。

  「這種東西能給公主插進去嗎?一定會弄壞吧。」

  「我想和你的家夥是半斤八兩的。」

  「貴子公主,這個東西能進去嗎?」

  用那個東西捅一下貴子的臉,貴子翻起白眼尖叫。小佐野把那個東西移到
雪白的喉嚨上,打開電開關。

  「嗚……哎喲……」

  「嘿嘿嘿,慢慢接近了,來了……來了……」

  「不要……不要用那種東西!」

  「那幺,用我這個東西就可以了嗎?」

  貴子把通紅的臉扭轉過去。由于酒精的刺激,花瓣的粘膜已經紅紅的,心
裏雖然想著不要,但身體卻迫切希望能安撫那種火燒感的東西,覺得電動假陽
具的移動速度太慢。

  「嘿嘿嘿,公主,你的屁股蠕動是想要什幺東西嗎?」

  「啊……」

  小佐野手裏的巨棒在汗淋淋的心窩上滑動,但又慢慢地向乳房的肉丘上爬
。勃起的乳頭開始顫抖。

  「啊……你……」

  「有什幺事?」

  「不……沒有……」

  貴子把大牙咬得卡滋卡滋響。

  「如果迫切需要下面的東西,就先給這一邊吃吧。」

  滋彥抓住貴子的頭髮,轉到自己的方向。從盤腿坐的中心聳立起來的東西
,正好在貴子的嘴邊。

  「啊……我不要!」

  「不要以爲在小佐野先生的面前就不能做這種事。」

  「可是……這樣……羞死我了!」

  龜頭頂在貴子的嘴角上摩擦。貴子的哭聲裏充滿焦躁感,而且屁股開始微
微搖擺。巨大假陽具也正好來到肚子上。

  「滋彥君,你讓我使用道具,而你使用自己的東西……況且在我嚮往的貴
族的嘴裏,太不應該了。」

  「那幺,我讓她這樣急燥的時候,快一點把那邊攻陷吧。」

  假陽具的振動,來到緊張的鼠蹊部時,貴子從喉嚨發出苦悶的尖叫聲。充
血隆起的血紅花瓣,好像也要發慘叫聲的樣子。

  小佐野手裏的道具還在慢慢移動。有汗珠發光的肚子匆忙起伏,維納斯山
丘痙攣的模樣,已經超過淫蕩,可以說是淒慘的。

  另一邊有滋彥的肉棒在不停哭叫的貴子嘴邊,只要有機會就想進入裏面。

  巨棒終于來到大腿根。在那一帶不停地移動,來到開始溢出有濃厚味道的
蜜汁泉源。

  「啊……不要摺磨我了。」貴子終于忘我的大叫。

  棒尖在花瓣上似接觸非接觸地徘徊。 唇蠕動,擠出大量粘液。

  「身爲公主的人,怎幺可以這樣淫蕩。」

  「小佐野……求求你……」

  「你要叫我小佐野先生,想要你的東西插到我的裏面來。」

  小佐野做出把振動的東西似乎要插進去的動作,讓貴子發出期盼的叫聲,
又立刻收回來。

  「啊……不要……」貴子已經不顧一切的用力扭動屁股。

  「你快說吧,那樣就會給你這個世界上得不到的快樂滋味。」

  振動的東西再度靠近時,貴子忍不住挺起屁股想迎進來。可是撲空時,貴
子開始號啕大哭。

  而且,這也是貴子的最後一次抗拒。

  「小……佐野先生!」

  貴子的口吻有如吐血。

  「不論什幺事我都聽你的,所以……快一點……」

  貴子露出雪白的牙齒扭動屁股。當感覺出那個東西開始進入體內時,貴子
發出尖銳的吼聲,全身一陣猛烈顫抖就昏過去。


               (玖)

  可是,不允許貴子維持那種幸福的昏迷狀態。插入貴子深處的假陽具騷動
末梢神經,迫使貴子從夢中醒來。

  醒來時的世界,是在地獄天堂的交界線上。

  「饒了我吧……放過我吧……」

  貴子哭著向小佐野哀求。可是,小佐野巧妙地操作振動的假陽具,企圖把
哭著反對的貴子再度推上絕頂。

  「啊……我不行了……小佐野……先生……」

  貴子發出斷氣般的慘叫聲,同時大腿根一陣顫抖,全身都縮緊,這樣把火
熱的蜜汁噴撒在假陽具上。

  「這是第二次升上天堂。這位公主真能使人快樂。」

  小佐野滿意地擦拭額頭上的汗珠。

  「我們趁現在換位置,這邊的嘴有空了。」

  「好,我的夢終于實現了。」

  小佐野的肥胖身體來到滋彥的位置。抓住頭髮拉起還在歎息的美麗香唇,
把自己的大嘴壓上去,另一只手在汗滑的豐滿乳房上揉搓。

  「唔……唔……」

  舌根被吸吮得已經麻痺,貴子皺起眉頭鼓起鼻翼,露出苦悶的表情,張開
朦胧的眼睛,哀求讓她休息。

  「公主,這是說好的,把我的東西好好含在嘴裏吧。」

  貴子把睑轉開,可是馬一般的東西在她臉上摩擦。

  「饒了我吧!」

  小佐野再一次抓住頭髮,把貴子的臉翻轉過來。

  「唔……不要!」

  馬一般的肉棒在緊閉的嘴唇上摩擦。

  滋彥開始操作一直插在裏面的假陽具。

  「哎呀……不要……」

  忍不住發出悲叫聲時,那個膨脹得快要爆炸的東西插進嘴裏。

  「啊……這是天堂。」

  小佐野露出恍惚的表情看貴子的臉。

  因爲頭髮被小佐野抓住,眼角仰起,額頭上一顆顆汗珠,貴子的美貌完全
變形。美麗的鼻子已經完全鼓起。

  只要小佐野的身體動一下,貴子的眉毛痛苦地皺起,美麗的眼睛露出恐懼
的神色,使小佐野感到興奮。

  「上下一起來攻擊吧。」

  這樣身體被搖動時,貴子開始發出沈悶的哼聲。濕淋淋的肚子像波濤般起
伏,勃起的乳頭隨著豐滿的乳房搖動。

  滋彥一面操作假陽具,一面把身體轉過來,讓貴子的肘以下是自由的手,
握住他的肉棒。

  這時候的貴子已經完全是男人尋樂的道具,而且這個道具,一面給男人快
樂一面也給自己快樂。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麻豆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