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0发布:

《淫穴美少女》

精彩内容:



《淫穴美少女》


正文 淫穴美少女(01)

    作者:genesic01

    字數:3042

    ================================

    一、舔舐禁果的美少女

    我叫王筱涵,十五歲的國叁生。身高168公分,有著遺傳自媽媽的成熟身

    體與美貌,才國中就已經上E罩杯的乳房、纖瘦的腰身、緊而翹的俏臀,以及光

    滑修長、一百公分長的白皙美腿與腳指,讓我剛入學就被選爲校花,逛街時經常

    有男人或是星探對我搭讪。

    有時也會偷偷地背著媽媽去當模特兒,拍些流行服裝與泳裝的照片,聽說還

    有更刺激火辣的能拍,只是得要等我十六歲才行。

    我的身體十分地敏感,有時跟朋友鬧著玩接吻、被抓胸或摸陰部都會流淫水,

    幾乎全身都是性感帶,這也是受媽媽的遺傳。

    我對自己早熟性感的身材很滿意,特別是修長的白皙美腿,經常穿迷你短裙

    或熱褲將美腿完全露出,再穿能修飾美腿的高根涼鞋來增加魅力。在家乾脆只穿

    小可愛與內褲趴趴走。

    媽媽叫王筱惠,二十叁歲跟爸爸生下我,即使叁十七歲了卻還是保持著十九

    歲的美貌與充滿彈性的姣好身材,每次我們出門逛街都會被當成姊妹呢。

    媽媽個性溫柔賢慧,又有著一手負責管教我的嚴厲,最近總是叮咛我不能在

    十六歲前交男朋友,而我現在也理所當然地是處女。

    爸爸是超大型國際企業的董事長,經常在國外飛來飛去,一年只能回來幾次

    跟我們相聚。爸爸身材高大,滿身結實的肌肉,以前我曾經偷看過爸爸媽媽做愛,

    爸爸的肉棒又粗又大,每天晚上都把媽媽弄得昏厥好幾次。

    還有一個高大帥氣正在讀高一的籃球隊哥哥,我的初吻正是獻給了他。我們

    每天都全裸睡在同一張床上,互相接吻愛撫,除了性交之外的事情都做過了。

    我從小學開始功課成績一直都是名列前矛,從來就沒有掉出全校前叁名過,

    所以升上國叁時也就理所當然地進入升學班。

    我們升學班位于離主校舍與操場較遠、比較不會被吵到的學校角落

    ,這裏除了特殊科目的教室之外,只有升學班跟放牛班。

    雖然是升學班,但是骨子裏依然還是愛玩叛逆的青春期,離主校舍比較遠的

    我們也會做些違反校規的事情。

    像是把學校規定的長裙改成迷你短裙、規定的皮鞋換成涼鞋或是高

    跟鞋、進教室後換成便服,還有化妝、抽煙之類,以及男女交往。升學班如

    此,更別說隔壁的放牛班也是如此了。

    班上大半都有對象,也有與隔壁放牛班交往的同學,而我也理所當然地有了

    交往對象。雖然媽媽禁止我交男朋友,但國中生總是叛逆的,認爲只要不被發現

    就好。

    現在是炎熱的六月,國中的最後一個夏天。

    午餐時間大家都在吃便當,我則走出教室、來到離教室最遠的一處樓梯,爬

    上通往頂樓的樓梯間。

    這裏是我跟男友約會的地方,通往頂樓的門被鎖住了,但是多余的空間擺放

    著從體育倉庫拿來的墊子。

    我的男朋友——林光武就坐在樓梯最上面。他是放牛班的學生,雖然放牛班

    大多叁五成群,但是阿武是孤獨的一匹狼,有一次在校外上解救了被男人騷擾的

    我後,我們就開始密切地來往,最後就在一起了。

    阿武的長相比較充滿陽剛味,跟現在流行的陰柔美型不同。

    「小涵還是一樣正。」

    我只穿著白色上衣與迷你裙,幾乎完整露出的白皙雙腿踩著高根涼鞋,臉上

    稍微地化妝過。身上的衣服並不是制服,雖然跟制服很像。

    媽媽雖然禁止我交男友,但是並不會太管我的穿著,只要不在身上穿環之類

    的大多都放行。

    「老公還是一樣帥。」我爬上樓梯來到阿武面前,這樣的角度能讓他看見我

    的裙底風光,不過我並不在乎。

    我站在阿武面前將衣服脫得精光,將近乎成熟的性感肉體曝露在阿武面前,

    內衣是紫色一套式的,胸罩只有半杯、內褲也幾乎跟薄紗一樣,包著飽滿的白虎

    恥丘。

    阿武一把將我拉入懷中,吻上塗了唇蜜的誘人嘴唇,雙手粗暴地隔著胸罩搓

    揉E罩杯的乳房。我的雙手也隔著阿武寬鬆的褲子,愛撫著勃起的肉棒。

    「嗯……哼嗯……」一陣舌吻後,阿武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比爸爸小但是

    我覺得也算雄偉的肉棒。

    我脫下性感的薄紗內褲,露出緊密合成一條線的陰部,然後把被淫水弄得有

    點濕的內褲套在阿武的肉棒上。

    媽媽禁止我在十六歲前交男朋友,還會定時檢查我的處女膜,但是卻沒辦法

    知道我替男友口交。也幸好阿武忍得住,在我肯替他打手槍與口交的情況下,沒

    有霸王硬上弓。

    我蹲在阿武雙腿間,雙手握著套上內褲的肉棒,塗上唇蜜而顯得可口誘人的

    雙唇隔著薄紗親吻龜頭,然後張嘴將肉棒含入口中。

    舌頭捲著龜頭,口腔擠壓吸允肉棒,同時雙手也不忘套弄,放電的撫媚雙眼

    則保持由下往上注視阿武。

    「真棒……」阿武發出呻吟,雙手放在我上下移動的後腦上。

    我將肉棒吞地更深,直到龜頭頂住我的喉嚨才停下,這時只剩一節還在外面,

    然後我開始加快速度套弄肉棒。

    口水不停從小嘴隙縫流出,我的處女肉壺也滴著牽絲的晶瑩花蜜。

    「要射了……」阿武也沒有忍耐的意思,對我打出信號,我立刻吐出肉棒,

    用薄紗內褲包住阿武的龜頭。

    手中的肉棒跳動了好幾次,紫色的薄紗內褲被精液染色,變得又黏又腥臭,

    也沾得我滿手精液。

    「我幫你清乾淨……」移開內褲,我低頭將沾滿口水、有些軟化的肉棒吞入

    口中,然後把殘留的精液從肉棒中吸出。

    結果,阿武的肉棒馬上又恢複了精神,怒昂昂地挺立著。

    「老公真有精神呢。」

    「誰叫小涵這幺正呢?」

    「明明就是老公色。」說著我又低頭將肉棒放入口中。

    一直到午休結束爲止,阿武一共射了五次,因爲我都用內褲來擦,使得薄紗

    內褲吸飽了精液,整件又黏又濕。

    我將吸滿精液的內褲穿上,感覺就像恥丘泡在精液裏的感覺,再加上原本就

    被淫水弄得濕答答,感覺更令我興奮了。

    胸罩被阿武拿去,全身香汗淋漓的我穿上衣服馬上就讓白色上衣變得透肌,

    可以隱約看到因爲興奮而挺立的粉紅乳頭。

    不過這點其實不怎幺樣,升學班跟放牛班的女同學不少,其中姿色正身材優

    的也佔半數,大家又喜歡換便服,比激突還刺激的性感服裝比比皆是。

    看著美少女更衣,而且還讓沾滿自己精液的內褲緊緊包覆住私密處,還沒穿

    上褲子的阿武又硬了起來。

    「你就用胸罩忍忍吧,老公。」我輕吻阿武的嘴唇後就離開樓梯,下樓前還

    看到阿武用我的胸罩打槍。

    回到教室,同學們幾乎都成雙成對坐在一起,只有幾個人在認真溫習下一堂

    課的內容。我的桌椅在教室最靠近後門的位置,我直接從後門走進教室坐下。

    才剛坐下,坐在我旁邊的好友詩晴馬上拉椅子擠過來,她跟我一樣穿著白色

    襯衫與迷你短裙,但是胸前叁顆釦子完全敞開露出深邃的乳溝。

    我們的媽媽是從大學就開始的死黨,從小我們就是青梅竹馬,時常到對方家

    過夜。

    有一次我們發現詩晴的媽媽正在與男人做愛,但並不是詩晴爸爸。詩晴說那

    是對面的鄰居,而詩晴的處女也是被他奪走的。

    「小涵又去找林光武了吼?」詩晴伸手拉起我的短裙裙擺,看著吸滿精液、

    緊緊包住恥丘的性感內褲。

    「討厭,不要拉啦!」我滿臉羞紅地將裙子壓下。

    「又不是沒看過。」詩晴雙手一攤,將自己的迷你短裙掀起,露出幾乎只擋

    住陰部的黑色丁字褲,接著驕傲地挺起波濤洶湧的胸部。

    這時我發現詩晴的丁字褲正滲透出一些白色的液體,我馬上就知道詩晴在午

    休時做了什幺。

    「我也稍微玩了一下。」詩晴對我抛了個媚眼。她跟我不一樣,不顧是否危

    險期,幾乎每天都會跟男同學做愛。

    「哼,要是哪天有了就不要哭。」

    「你才是趕快破處,不然青春稍縱即逝唷!」我們就這樣小聲地你一言我一

    語一直到上課。

    結果整個下午我都沒有專心聽課,吸滿精液的內褲讓我無法集中注意力,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