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饥渴少妇HD【仙剑虐侠传】第四十章白河村淫夜 第四十一章玉佛寺里有妖珠

精彩内容:

本帖最後由 ha091727 于 2011-5-1 03:28 編輯
仙劍虐俠傳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

作者區:老狼

  ——————————————————————————-

  等李大淫魔回過神來。這釣魚的比試已經結束了。結果自然是完敗。不過他
心中另有所想。故而毫不在意。只是指揮著韓夢慈收拾東西。另一邊。鈎子也走
了過來。這家夥到是簡便。只見他用小孩噓尿的姿勢抱著全身赤裸的阿嬌,那根
天賦異品的肉棒還留在阿嬌的小穴之內。粗長的莖身將少女嬌嫩的小穴撐到極限。
小穴的周圍粘滿了白色的汙痕,可就算這樣,鈎子的肉棒仍然有一節露在外面。
那青筋暴露的莖身看得李逍遙既羨慕又嫉妒。

  阿嬌似乎已經被徹底幹軟了。可愛的小腦袋歪在一邊,俏臉通紅,酥胸緩慢
得起伏著。全身上下就跟剛從水裏撈出來一樣。滿是汗水。隨著鈎子的步伐。小
嘴裏不停得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兩個淫魔互相打了招呼,結伴回去。到了門口時,那小童正牽著趙林兩女從
屋子裏面走出來。別看前前後後幹過了N多次。可此時李逍遙一見之下。仍然是
眼前一亮。

  兩女都剛剛洗浴過。頭髮濕淋淋的披在腦後。眮體上挂著水珠,浮現著淡淡
的紅暈。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誘人。她們身上只有一件小肚兜,趙靈兒是天藍色的。
林月如是月白色的。肚兜似乎是故意選擇了小號尺碼。讓兩女胸口那兩團高聳顯
得十分突出。彷彿動作一大,就會破衣而出。

  她們的雙手被繩子在背後捆著。嘴裏咬著塞口球。白嫩的雙腿並在一起,正
在緩慢磨擦著。她們的臉蛋也紅得要滴出水似的。一看就知道剛被餵過春藥的關
系。

  趙靈兒站在右邊,擡著嫀首。一雙大眼睛眼光流轉,彷彿帶著無窮的誘惑。
林月如則站在右邊,低垂著腦袋。好像羞于見人。只是在那裏低聲呻吟,抵擋著
藥物的侵襲。

  兩個美人都是一見傾城,再見傾國的絕色。又有著各自不同的風韻,兩人若
得其一。就算不虛此生了。

  韓鈎子也不客氣,架著阿嬌大腿的手向前一伸,一把抓住牽著林月如的鏈子。
沖李逍遙嘿嘿一樂。就要往臥房方向去。哪知道阿嬌原本就精疲力竭,全靠他手
的力氣撐著。這股子力氣一失,少女嬌小玲珑的身軀猛得向下一墜。鈎子那原本
虛插入一小半的猙獰肉棒竟幾乎整個沒入少女的小穴之內。阿嬌哪裏還受得了這
個。當場就發出一聲慘叫。秀美的脖子仰起來。而後又歪到一邊。直接暈了過去。
讓李逍遙更吃驚的是,這鈎子見此情景,居然哈哈一笑。將另一只手也拿開,阿
嬌還在抽搐著的雙腿立刻垂下。竟然直接挂在了鈎子的肉棒上。

  媽媽的。這是什幺樣的力量啊。竟然只靠著挺立的肉棒,就支撐起一個少女
的重量。李逍遙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他這邊是因爲嫉妒紅了眼,另一邊的林月如卻也紅了眼睛,她害怕。韓鈎子
的肉棒的威力她下午就已經領教過了。粗大姑且不說。還比正常人要長上一節。
再加上向上彎著的龜頭。隨便幹幾下就能輕易頂到自己的花心。幾十下下來連頂
帶刮,就能把自己送上高潮。下午只一個時辰,自己就被幹得暈死過去。如果要
是一晚上。。。。。。

  林月如想到這裏。雙腿就跟灌了鉛似的。一步都不肯走了。烏溜明亮的鳳眼
求饒的看向李逍遙。可讓她心裏氣苦的是。李逍遙躲避著她的目光。牽起趙靈兒
逕自走了。

  王八蛋。天殺的混蛋。卑鄙無恥的小淫賊。林月如幾乎就要破口大罵。看轉
念一想。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人玷汙過。還被妖怪調教成了性奴隸。這身份,難道
還能要求他什幺呢。。。。。。正想著,一只大手突然伸過來。抓住了她右邊的
酥胸揉弄著。

  "啊。。。。。。"林月如剛被餵了大量的春藥。一直強忍著慾火才堅持到
現在。如今被鈎子的大手一抓,只覺得一股子熱浪立刻就席捲全身。小穴。後庭。
酥胸無一不熱。

  "怎幺樣,小美人你想不想被我幹啊。不想得話。我就回去了。"鈎子淫笑
著說道。

  林月如咬著嘴唇,目光微微下垂,正好看到阿嬌那被肉棒撐到極限的小穴。
本來就通紅的臉紅得更加厲害了。

  如果被這幺大的東西插進去。。。。。。林月如不可控制的想道。她夾緊了
大腿。可絲毫不能緩解下身的空虛感。

  "我。。。。。。"林月如最後那點尊嚴仍然影響著她。讓她無法像一個不
知廉恥的妓女一樣主動求歡。

  "不願意的話。我就回去了。等等讓小童把你捆在柴房裏過夜。"鈎子將放
在林月如酥胸上的手拿開。把昏過去的阿嬌從肉棒上拿下來抱在懷裏轉身走了。

  在自己胸前肆虐的手離開。酥胸立刻就熱得厲害。林月如簡直難過的要死。
如果這樣子被捆在柴房裏一夜,自己一定會發瘋的。。。。。。

  "走吧。你這個不聽話的奴隸。讓我在老師面前丟人。等等看我如何收拾你。
"小童牽起林月如的鏈子。一邊拉著她離開,一邊惡狠狠的說道:"等會兒我再
給你灌點藥。然後把你全身捆好塗滿蜂蜜,找幾只羊來舔。。。。。。"

  林月如聽得心驚膽戰。哪裏還敢跟他走。可她被灌了春藥,已經全身發軟。
這小童的力氣又出奇的大。不管如何掙紮,還是讓他一步一步牽向柴房的方向。

  "不要。。。。。。我聽話。我聽話。饒了我吧。"林月如大聲的求饒道。

  "想被我幹了嗎?"已經走到房門口的鈎子淡淡的說道。

  "。。。。。。"林月如垂著腦袋說了句什幺。那聲音比蚊子還輕。

  "不說的話。把她帶走。"鈎子命令道。

  "不要!我說。。。。。。我說。。。。。。想。"林月如紅著臉說道。

  "想的話。自己走過來。快點啊。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鈎子說道。

  "是。。。。。。是的。"林月如聽到這話,就想邁開步子走過去。可沒想
到那小童竟然拉著鏈子。

  "幹。。。。。。幹嘛。。。。。。"林月如委屈的問道。

  "想這幺走,沒那幺容易。"小童陰森的一笑。一把將林月如推到在地上。
從隨身攜帶的包裏拿出一根大號的木製淫具,強行分開林月如修長的雙腿。狠狠
地插進她那淫水氾濫的小穴裏面。這還沒完,小童又從包裏拿出兩捆繩子。將林
月如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將她的身體扶正。

  這樣子怎幺走啊?林大小姐傻了眼。她此時是個半蹲的姿勢。兩腿分開。大
小腿並在一起被捆著。後腳掌被迫擡起。只有前腳掌著地。再加上雙手又被捆在
身後。小穴裏還插著木製淫具。別說是走過去了。就連保持現在的樣子都很難。
可如果不走過去。那小童一定會狠狠懲罰自己的。林月如徹底屈服了。她無比努
力的移動著。一點一點向鈎子蹭過去。每移動一小步,下身的淫具就會點在地上。
插得她呻吟一聲。走到離鈎子大概還有5。6步的距離。林月如的腿顫抖起來。
全身越來越熱。小嘴裏不停發出嬌喘聲。

  拜託。來幹我吧。什幺都行。林月如這幺想著。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走
過去。他們是絕對不會憐惜她的。

  最後的路程林月如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她只記得。自己一到地方就
癱軟下來。然後就被鈎子抱起了屋子裏。連繩子都沒解,下身的木製淫具被拔出
扔到一邊兒,鈎子的奇特肉棒立刻沖了進來。再之後。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就將
她的意識吞噬。。。。。。

  聽著隔壁屋子裏林月如甘美的嬌喘聲。李逍遙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喜歡這幺
做。可卻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可恨的老東西。總有一天老子要殺了你!

  至于現在。。。。。。先奸你這個可愛的女兒吧。李逍遙惡狠狠的想著。

  緊得跟處女一樣的小穴,等我殺了你老子。把你弄到妓院去。估計會很受歡
迎的。李逍遙一邊聳動著腰,一邊想道。

  韓夢慈的小穴又暖又濕。的確帶給他不少的快感。李逍遙心情不好,也不管
什幺憐香惜玉,只是一直激烈的幹著。時不時拍打著韓夢慈雪白的臀部。

  "嗯。。。。。。啊。。。。。。啊啊。。。。。。"韓夢慈大聲的叫著。
她的腦袋埋在枕頭裏。眼睛被黑皮蒙著。身體朝下。屁股高高翹起。雙手被捆在
背後。全身上下不著一縷。正以無比羞辱的狗爬姿勢被李逍遙玩弄著。

  李逍遙的大手不時搓揉著少女的乳房,手指夾起那挺立的蓓蕾,這些動作都
讓少女的喘息聲更加悅耳動聽。

  在這裏充滿了精液氣味和汗臭的房間裏。悅耳動聽的聲音並不只有韓夢慈這
一處。

  在屋子的另一邊,趙靈兒的肚兜已經被脫下扔到一邊,全身赤裸著。雙手反
剪在背後被一條紅色的綿繩綁得結結實實。豐滿的乳峰被胸前呈倒8字形的繩子
勒得高聳挺拔。粉紅色的蓓蕾處還殘留著白色的奶汁和被牙齒咬過的齒痕。趙靈
兒兩條白嫩的大腿左右分開跟小腿綁在一起,大大敞開著的小穴周圍有些紅腫。
一條怪蟲正趴在少女的小穴上。四肢爪子勾住兩邊的嫩肉。如同蠍子尾巴一樣的
東西插進少女的小穴之內。正在飛快的抽送著。帶起一串串水聲。

  趙靈兒的眼睛與韓夢慈一樣被黑布蒙著。小嘴裏不時發出舒服的呻吟。蟲子
黑黝黝的尾巴每一次進出。都讓她擺動的翹臀迎合著。看她這副淫態。就算讓她
知道此時正被食淫蟲幹著。也許都不會在乎。

  這食淫蟲的尾巴只比成人小腿細上一點,如今卻整個埋入趙靈兒的小穴中。
而著趙靈兒也絲毫沒有痛叫,只是不停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好像被這種巨物塞入
讓她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似的。正真是天賦異品,如果換了尋找女子。別說得到快
樂。只怕才一插進去,就會插爆小穴直接死掉。

  水聲越來越響。插到後來。趙靈兒的小穴就跟噴泉似的。每一次巨根擠入,
就會噴出幾股淫水來。沒過多久,她所在的地上就積了滿滿一大灘子。可這一人
一蟲好像才只是剛剛開始似的。蟲更加賣力的猛幹。人也挺著腰身迎合。一時之
間,到真有幾分郎情妾意,如魚得水的意味。好像著趙靈兒就是食淫蟲的乖乖小
老婆一樣。

  娘的。這婊子多日不見。變得更加淫賤了。李逍遙看著一人一蟲淫水飛濺的
場面。只覺得一陣陣噁心。他做出這幺大犧牲,就是爲了能找到機會讓食淫蟲吸
取趙靈兒身上的靈力。下午雖然也跟鈎子互換過。可時間太短。鈎子又在身邊,
他根本就沒機會出手。只得讓阿嬌跟林大小姐再委屈一晚。別看李大淫魔平時卑
鄙無恥。好色如狗。可對自己開苞的女人還有幾分感情。其中林月如的脾氣性格
更讓他喜歡。平時根本不捨得讓別人幹。如今卻要讓鈎子這種人欺負一晚!

  李逍遙心裏那個恨啊。正面打又打不過鈎子。而且還要求他配獨門靈藥-六
神丹不能翻臉。別提多憋屈了。連帶著把趙靈兒也恨上了。進門後只吸了吸奶水。
連幹都懶得幹得。把兩女捆好。眼睛一蒙。就跟食淫蟲一人一個。各幹各的去了。

  不知如果有朝一日。這兩人恢複記憶。想起今天的場面,又做何感想。

 仙劍虐俠傳第四十一章 玉佛寺裏有妖珠
——————————————————————————-

  第二日。

  李逍遙等人聚集在韓鈎子的房間裏,正聽他指著地圖講解著。

  "這裏,是駱記米倉。"鈎子指著圖中的一處地方說道:"後面有一處小橋。
過了此橋。往北走便是玉佛寺,往東方是黑水鎮。"

  "啊∼"李逍遙打了個哈乞。睡眼朦胧的看了看鈎子指的方向,點了點頭。
這家夥被迫將林月如跟阿嬌給韓鈎子玩弄,心中窩火。晚上讓食淫蟲吸取了趙靈
兒體力的靈氣後。就沒有再XXOO的興趣了。本來是打算早睡。可誰承想隔壁
的鈎子動力十足,自從回房之後,林月如跟阿嬌的叫床聲就沒有斷過。此起彼伏。
弄得李逍遙翻來覆去,心中惱火,一夜都沒睡好。第二天起來眼圈黑得跟熊貓似
的。

  如果換了別的女孩,也許李大淫魔也就忍了。可林月如這等人間絕色。早就
已經被他劃成自己的禁脔,豈容他人染指。這種日子,他一天都受不了,故而才
一起床,就向鈎子提出去玉佛寺的提議。

  鈎子一口答應。並主動承諾爲李逍遙配置自己的獨門靈藥-六神丹,只等他
自玉佛寺求得藥引,就立刻動手。爽快的讓人吃驚。

  "不過。。。。。。你們不要往西南方向去。"鈎子指完了路後,開口道。

  "爲什幺?"李逍遙問。

  "西南方的鬼陰山原本是本地山賊的聚集地。可最近突然出現了一群來路不
明的苗人,他們將山賊趕跑後,便佔據了賊窟。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苗人怎幺會出現在這裏?"一旁站著的林月如問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們不要靠近就是了。"鈎子搖了搖頭道。

  "明白了。反正我們的路途並不經過那邊。"李逍遙再次確認了一遍地圖,
跟鈎子告別。引著阿嬌與林月如兩女一起出村,往玉佛寺方向而去。

  這條路他們來時就已經走過。轉過駱記米店,登上小橋。往北而去。

  北邊這路越走越是幽密,顯然不是原有的官道。而是後來人自己修出來的。
路上安靜非常,別說行人,就連鳥獸都不曾見過。日上正午,原本應該猛烈的陽
光被兩旁的樹木一掩。看上去反而有些陰森的感覺。叁人裏面阿嬌最是警覺,早
已經暗自提氣戒備,林月如也時不時左右看看。只有李大淫魔大步開走。也不知
道他是藝高人膽大呢,還是腦子裏缺根銜。

  又走了一陣,只見一名僧人提著兩桶水正坐在路邊。李大淫魔眼睛一亮,連
忙上前問道:"這位師父,請問此去是玉佛寺嗎?"

  那僧人擡起頭來,突然一手放在胸前道:"阿彌陀佛。"寶號莊嚴,神情肅
穆。赤誠的很。

  李大淫魔嚇了一跳。連忙回禮。然後又開口"大師,前方可是玉佛寺嗎?"

  "阿彌陀佛。"

  "大師。。。。。。"

  "阿彌陀佛。"

  "我。。。。。。"李大淫魔張口結舌,才冒出一個字又被打斷。

  "阿彌陀佛。"

  "你媽貴姓?"李逍遙氣急敗壞的問道。這句太邪惡了,弄得阿嬌與林月如
都噗哧一笑。

  "阿彌陀佛。"

  "我叉叉你個圈圈。"李逍遙終于受不了。一手一個拉起兩女就往前走。走
沒幾步,就聽阿嬌柳眉輕蹙說道:"這地方有古怪,不如咱們回去算了。"

  "啊?"

  "主人你看。"阿嬌向後一指,李逍遙順著看去,只見來路上空空如也,哪
裏還有什幺挑水僧人。"

  "人怎幺突然不見了?"林月如一激靈,突然覺得有點冷,不由自主的向李
逍遙身邊湊了湊。

  "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有古怪。按理說。。。。。。"阿嬌提起鬼頭杖。

  "我看沒什幺。大白天的。怎幺可能會有鬼。一定是那個僧人突然走了。"
李大淫魔托著下巴道。他才不管鬼啊怪啊啥的,只要能拿到智修大師的藥引子。
弄出六神丹來,將幾女的小穴後庭成功改造了,別說是古怪的地方。就算真有鬼。
精蟲上腦的李大淫魔也會毫不猶豫的前進前進再前進。

  也許是被李逍遙無所謂的神態所影響,兩女都沒有再提出異議,叁人又向前
走了一段。終于看到片精緻的圍牆,牆內隱約傳出梵音,氣氛十分祥和。寺門上
挂著大大的牌匾,不知道是哪個人寫的,字全擠在一起又歪歪扭扭,弄得跟鬼畫
符似的。李逍遙辨認半天,才隱約認出:玉佛寺 叁字。

  叁人擡腳正要進門,不知道從哪裏突然冒出一個約莫只有十五六歲眉清目秀
的年輕僧人擋在門口。道:"俗家人請止步。"

  幸好不是阿彌陀佛。李大淫魔吐出口氣,說想求見智修大師。

  "阿彌陀佛。"年輕僧人雙手合十渲揚了一聲佛號,開口道:"叁位施主,
方丈有事,此時不便待客。"

  "哦?智修大師不在寺中嗎?"李逍遙問道。

  "方丈在寺中。"年輕僧人道。

  "那爲什幺不讓我們進去。"林月如不耐煩的問道。

  "這個。。。。。。年輕僧人結結巴巴道:"本寺規矩,男施主不得入內。
如只有這兩位女施主。那到是可以的。"

  "啊?"李大淫魔一聽就暈了。他只聽說過寺裏不許女人進,第一次聽說居
然還有寺裏反其道而行之。這地方一看就是個淫寺。

  "若是我一定要進去呢?"李逍遙狠狠說道。

  "如若這樣,就請施主試試。"年輕僧人無所謂的說道。

  "等等。我們是韓鈎子介紹來的。"眼看事情要崩,李逍遙連忙說道。

  "哦?"年輕僧人雙眼中精光一閃,態度立刻熱情起來:"原來如此,爲何
不早說。韓施主介紹來的。自然沒有問題。"

  "。。。。。。"

  "小僧法號智澤,添爲寺中接引僧。"年輕僧人自顧自的說道。同時從衣內
拿出幾捆繩子出來丟給李逍遙。

  "這是?"

  "嗯?施主不知道嗎?凡是入寺的女性,都要經過捆綁才行。"年輕僧人智
澤疑惑的說道。

  "你!"林月如一聽這話,俏臉通紅,跳起來就想發火。阿嬌連忙拉住她使
了個眼色。

  李逍遙此刻已經確定這寺裏有問題。他飛快的權衡了一下。跟阿嬌低聲議論
一番,才拿出繩子,將兩女的雙手背在身後捆綁起來。

  智澤雙手合十也不來幫忙,等到李逍遙捆綁完畢,才走上來檢查一下兩女繩
索的牢固程度。動作小心翼翼的,也不曾趁機揩油,原本一臉怒色的林月如撇了
撇嘴。臉色好了很多。

  "阿彌陀佛。請叁位施主隨小僧來。"智澤道。

  幾人一同走入玉佛寺,寺內的裝飾與正統的佛寺沒有區別,指歸閣,大雄寶
殿,藏經樓等等建築一應俱全。處處結構嚴整,殿宇軒昂,黃牆黛瓦,氣勢莊嚴。
如果不是入寺前要先捆綁的古怪規矩的話。。。。。。

  另人奇怪的是。一路行來,居然沒見過一個僧人。不知道之前在高牆外聽到
的梵音是如何出來的。李逍遙再精神大條也察覺出不對,他皺著眉頭。暗地裏從
兩女試了個眼色。手放在配劍邊。

  走過指歸閣,來到寶殿後的西面樓閣內,直到最上首的禅修房前,智澤對著
緊閉的大門道:"方丈,有叁位俗客求見。是韓施主介紹來的。"

  門內傳出淡淡一聲。聲音極輕。李逍遙豎起耳朵,楞沒聽清楚說的是什幺。
可智澤卻是聽到了。只聽他說:"方丈準了,請吧。"說著,還順便推開了門。
空寂的禅房中,只有一床一爐,床中央端坐著一名身穿住持袈裟的僧人。

  "靠!"李大淫魔幾乎暈倒。他沒法不暈,這穿住持袈裟的僧人容貌十分稚
嫩,圓圓的臉蛋,根本就是個小孩子。

  "嗯?"還沒等李逍遙開口,那小孩子方丈突然睜開眼睛,只勾勾的盯著李
逍遙,精光四射,彷彿看到了什幺人間美味一般。

  "。。。。。。"李大淫魔嚥了口口水。突然覺得下身一緊,菊花隱隱做痛。
幾乎下意識就想轉身而逃。

  小孩子方丈的目光實在是太可怕了,就如同釘子般刺在李逍遙的身上,眼眸
中一片炙熱,彷彿燃燒著熊熊大火一般,一股幾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氣勢撲面而來。
根本讓人無法反抗。在這種可怕的氣勢面前,李逍遙感覺自己的一身武功就像個
嬰兒般無力。雙腿如同灌了鉛一樣,一步都不能動。

  這是多幺強大的BL氣場啊∼(話音落下。一匹老狼立刻被無數的香焦皮和
板磚淹沒)

  李逍遙只覺得眼前一花,小孩子方丈竟已經來到了自己面前,以他的武功,
居然沒看到這人是如何從床上下來的!

  "!!!!????"身經百戰的李大淫魔驚愕之下,幾乎下意識的就想拔
劍。

  "阿彌陀佛。"小孩子方丈笑瞇瞇的伸手按在劍柄上。看起來輕飄飄的。但
力道之大。根本無法形容。

  李大淫魔反應也不慢。見自己無法拔劍,立刻就騰起身來,向後躍去。企圖
拉開距離。可讓他目瞪口呆的是,那個詭異的小孩子方丈好像粘在他身上似的。
不見有什幺動作。竟然又到了他眼前。

  他喵的,今天真見鬼了。李逍遙悲哀的想:"完蛋了。沒想到我一世英明竟
然毀于此處。不甘心啊。本文居然會以如此的方式結束。我叉叉作者!不就是因
爲最近沒有進貢美女犬嗎,居然變態到要搞基的份上。可憐我的菊花。。。。。。
嗚嗚嗚嗚嗚。"

  ——————————————————

  完∼

  


























    不用看。真沒了。

  







































    那是不可能的。

  ——————————————————————————-

  "施主,你這東西是從何而來?"撲近的小孩子方丈自李大淫魔身上抓出食
淫蟲來。厲聲問道。

  "啊?"李大淫魔已經嚇傻了。左右看看。發現阿嬌跟林月如兩女都一幅巖
石一般的表情。對他的目光毫無反應,就跟被定格了似的。

  "不用看了,我已經點了兩位女施主的穴道。除我之外。沒人可以解開。你
告訴我,這東西是從何而來!"小孩子方丈急躁的問。

  "這個。。。。。。"

  "快說!你怎幺會有此物的!這東西對我非常重要,你若告訴我。我自會報
答于你。"小孩子方丈連忙說道。

  嗯?眼見這個怪人無意傷害自己,李逍遙的魂兒才算飄回來,慶幸自己小命
(菊花?-ˍ-)保住的同時,他的腦子又活躍起來,這個小孩子武功詭異出奇,
但從他的話上看。根本就是個不經事故的小屁孩,別人還沒說話,他自己已經急
不可耐的將底牌一股腦的全部都抖出來了。

  對付這種人。咱熟啊∼李逍遙眉開眼笑的想。這當真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柳
暗花明又一村了∼天不絕我也∼

  "這個嘛∼我想想。"李大淫魔裝模作樣的想著。

  "快快快。我會報答的你的。這對我很重要。只要。。。。。。"小孩子方
丈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紅帽。把自己能報答的東西跟倒豆子
一樣,都跟李逍遙說了一遍。生怕他不知道似的。

  李逍遙那個美啊,一邊聽一邊笑。就跟撿了個生金蛋的母雞一樣。

  眼看再也搾不出什幺東西來了,李逍遙才慢條思理兒的,將腦袋湊到小孩子
方丈的耳邊。把食淫蟲的來曆說了出來。

  "嗯?你是說。你是從一個小男孩身上得到此物的?"

  "正是。"

  "可不對啊。我在此物身上,明明感覺到了女娲族的靈氣。女娲一族全是女
性,怎幺可能是個男孩子?"名叫智修的小孩子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女娲族?!"李逍遙吃了一驚,連忙問道。

  "自然,你這東西上有女娲族的靈氣,是醫療我身上暗傷最好的東西之一。
可惜其中的靈力太少了。。。。。。如果有位女娲族女子可以讓我用來療傷的話。
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智修說到此處,遺憾的搖了搖頭。

  "嗯?你若是能將暗傷治好,又會如何?"李逍遙問道。

  "自然是回去找鬼王那個王八蛋報仇,那個混蛋,200年前趁我練功時偷
襲于我將我重創。這筆帳遲早要跟他算清楚的!"

  "額。。。。。。請問您貴庚?"李逍遙吞了口口水。

  "我今年已經九百九十九歲了。"

  "。。。。。。"

  "嚇到了吧。我本是達摩法師所持佛珠,已經修行九百九十九年了。如若沒
有兩百年前那一劫,早該飛昇成仙。又豈會在此處受苦。"

  "。。。。。。"李逍遙抹了把汗,暗自想道:他喵的,原來是個老妖怪,
怪不得如此厲害。我就說嘛,尋常人哪裏是本大爺的對手,也只有這種老妖怪,
才能跟本大爺過兩招∼到最後還不是被本大爺弄得老老實實的。

  這厮已經將之前差點嚇尿褲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反而自我陶醉起來,真
是無恥之極。不過話說回來,他要不無恥,那世上也沒有無恥的人了。

  應該怎幺辦呢?李逍遙尋思著。這老妖怪如此需要女娲族女子,要不要將趙
靈兒的事情告訴他?他有暗傷時就如此厲害,如果治好了。。。。。。但他知道
趙靈兒的消息,會不會翻臉呢?李逍遙飛快的思索一番,最終決定賭一把。將這
個消息告訴他。如果順利的話,利用他將韓鈎子殺了。將他的奴隸奪過來。解心
頭之恨。

  "什幺!你說你知道哪裏有女娲族女子!"智修瞪到眼睛道。

  "正是。"

  "快告訴我在哪!"

  "你要如何報答我?"李逍遙不緊不慢的道。

  "你若告訴我,我就做你的奴僕,遵你爲主。如何?"智修急躁的說道。

  "真的?"

  "我又何必矇騙于你!修道之人,千金一諾,豈會反悔。"智修滿臉通紅。
跺了跺腳。鄭重其事的跪下道:"我達摩佛珠小石頭,于此對菩薩發誓,若這位
施主將女娲族女子所在告知于我,我願爲奴爲僕報答大恩。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永世不得超生!"

  "小石頭?"

  "啊。。。。。。這是我本名。。。。。。因爲太難聽了。所以就。。。。。。
我保證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有假話,那就讓我一輩子把不到妹妹!"小石頭連忙
說道。

  他喵的,這幺毒。我相信你了。李逍遙又抹了把汗,將這位處男兄扶起來,
把趙靈兒的消息告訴了他。

  "居然在韓施主那裏!這個老混蛋。枉我待他不薄!"小石頭憤然道。

  "啊?我估計是他不知道這事情吧。。。。。。"

  "不知道?施主。。。。。。啊。不。主人。您未免將人想的太好了。這混
蛋有什幺不知道的。昨夜他飛鴿傳書于我,讓我今日將您引進寺裏殺掉。並奪取
您的兩位奴隸。"

  "!!!!!!"李逍遙原本想說知道女娲族秘密的人不多。以韓鈎子的表
現,不像是知道的樣子,否則他不會放過趙靈兒身上的靈氣的。可還沒出口,就
聽到如此勁爆的消息。一下子目瞪口呆。

  "若不是我的分身在寺前,隱約感覺到您身上散發出的女娲族女子靈氣,您
早就已經死在幻境裏面了。哪裏還能見到我。"小石頭繼續道。

  "!!!!!!"

  "主人您不相信?好。"小石頭說著,一揮手。只見一片光華閃過。整座佛
寺竟消失不見,原來的粉牆化作一片郁郁茂林。

  "他喵的,這間寺居然是變出來的。"李大淫魔嚇了一跳道。

  "自然如此。不只是寺,就連您之前見到的兩個僧人,也都是我的分身所化。


  "。。。。。。我說。。。。。。你那幺厲害,爲什幺要聽韓鈎子的話?"
李逍遙疑惑的問道。

  "那混蛋,幾年前借口爲我療傷,暗中在他的女兒的小穴裏下了六神丹。我
一時不察,竟然被他烙下精神印記!"小石頭紅著臉道。

  聽到這話,李大淫魔眼前一黑,差點暈死過去。

  居然有人說女孩子的小穴用來療傷,這還不算離譜的。最離譜的是,居然有
人相信了。。。。。。李大淫魔上上下下打量著小石頭,覺得以人的智商,居然
能活著久,簡直是個奇迹。

  "額。。。。。。那個六神丹不是靈藥嘛,能讓女孩的小穴成爲極品。不管
幹多久,緊的就跟處女一樣?"

  "根本就沒有這事!"小石頭不滿的說道。

  "那我。。。。。。那個韓夢慈。"

  "就是那個混蛋的女兒吧。。。其實。凡是給我發生過關係的女子,就會吸
收我的仙氣,可以延年益壽,保持青春。當然小穴也。。。。。。"小石頭氣憤
的說道。

  "。。。。。。"

  "主人您沒事吧?"

  "。。。。。。"

  "主人,您的臉色好難看啊。"

  "。。。。。。"

  "主人?"

  "啊啊啊啊啊!韓鈎子,我要殺了你!!!!!!"李大淫魔悲憤的叫道。

  

    未完待續
   
   
    PS:走劇情.前幾章已經都是肉了.再不走劇情,完本遙遙無

期.其實認真看的朋友也能發現,肉馬上就來的.而且還是大肉.會

讓大家滿意的.這章交代了很多內幕,對今後劇情的發展至關重要.

還是值得一看滴∼

仙劍虐俠傳第四十章 白河村淫夜

作者區:老狼

  ——————————————————————————-

  等李大淫魔回過神來。這釣魚的比試已經結束了。結果自然是完敗。不過他
心中另有所想。故而毫不在意。只是指揮著韓夢慈收拾東西。另一邊。鈎子也走
了過來。這家夥到是簡便。只見他用小孩噓尿的姿勢抱著全身赤裸的阿嬌,那根
天賦異品的肉棒還留在阿嬌的小穴之內。粗長的莖身將少女嬌嫩的小穴撐到極限。
小穴的周圍粘滿了白色的汙痕,可就算這樣,鈎子的肉棒仍然有一節露在外面。
那青筋暴露的莖身看得李逍遙既羨慕又嫉妒。

  阿嬌似乎已經被徹底幹軟了。可愛的小腦袋歪在一邊,俏臉通紅,酥胸緩慢
得起伏著。全身上下就跟剛從水裏撈出來一樣。滿是汗水。隨著鈎子的步伐。小
嘴裏不停得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兩個淫魔互相打了招呼,結伴回去。到了門口時,那小童正牽著趙林兩女從
屋子裏面走出來。別看前前後後幹過了N多次。可此時李逍遙一見之下。仍然是
眼前一亮。

  兩女都剛剛洗浴過。頭髮濕淋淋的披在腦後。眮體上挂著水珠,浮現著淡淡
的紅暈。如同出水芙蓉一般誘人。她們身上只有一件小肚兜,趙靈兒是天藍色的。
林月如是月白色的。肚兜似乎是故意選擇了小號尺碼。讓兩女胸口那兩團高聳顯
得十分突出。彷彿動作一大,就會破衣而出。

  她們的雙手被繩子在背後捆著。嘴裏咬著塞口球。白嫩的雙腿並在一起,正
在緩慢磨擦著。她們的臉蛋也紅得要滴出水似的。一看就知道剛被餵過春藥的關
系。

  趙靈兒站在右邊,擡著嫀首。一雙大眼睛眼光流轉,彷彿帶著無窮的誘惑。
林月如則站在右邊,低垂著腦袋。好像羞于見人。只是在那裏低聲呻吟,抵擋著
藥物的侵襲。

  兩個美人都是一見傾城,再見傾國的絕色。又有著各自不同的風韻,兩人若
得其一。就算不虛此生了。

  韓鈎子也不客氣,架著阿嬌大腿的手向前一伸,一把抓住牽著林月如的鏈子。
沖李逍遙嘿嘿一樂。就要往臥房方向去。哪知道阿嬌原本就精疲力竭,全靠他手
的力氣撐著。這股子力氣一失,少女嬌小玲珑的身軀猛得向下一墜。鈎子那原本
虛插入一小半的猙獰肉棒竟幾乎整個沒入少女的小穴之內。阿嬌哪裏還受得了這
個。當場就發出一聲慘叫。秀美的脖子仰起來。而後又歪到一邊。直接暈了過去。
讓李逍遙更吃驚的是,這鈎子見此情景,居然哈哈一笑。將另一只手也拿開,阿
嬌還在抽搐著的雙腿立刻垂下。竟然直接挂在了鈎子的肉棒上。

  媽媽的。這是什幺樣的力量啊。竟然只靠著挺立的肉棒,就支撐起一個少女
的重量。李逍遙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他這邊是因爲嫉妒紅了眼,另一邊的林月如卻也紅了眼睛,她害怕。韓鈎子
的肉棒的威力她下午就已經領教過了。粗大姑且不說。還比正常人要長上一節。
再加上向上彎著的龜頭。隨便幹幾下就能輕易頂到自己的花心。幾十下下來連頂
帶刮,就能把自己送上高潮。下午只一個時辰,自己就被幹得暈死過去。如果要
是一晚上。。。。。。

  林月如想到這裏。雙腿就跟灌了鉛似的。一步都不肯走了。烏溜明亮的鳳眼
求饒的看向李逍遙。可讓她心裏氣苦的是。李逍遙躲避著她的目光。牽起趙靈兒
逕自走了。

  王八蛋。天殺的混蛋。卑鄙無恥的小淫賊。林月如幾乎就要破口大罵。看轉
念一想。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人玷汙過。還被妖怪調教成了性奴隸。這身份,難道
還能要求他什幺呢。。。。。。正想著,一只大手突然伸過來。抓住了她右邊的
酥胸揉弄著。

  "啊。。。。。。"林月如剛被餵了大量的春藥。一直強忍著慾火才堅持到
現在。如今被鈎子的大手一抓,只覺得一股子熱浪立刻就席捲全身。小穴。後庭。
酥胸無一不熱。

  "怎幺樣,小美人你想不想被我幹啊。不想得話。我就回去了。"鈎子淫笑
著說道。

  林月如咬著嘴唇,目光微微下垂,正好看到阿嬌那被肉棒撐到極限的小穴。
本來就通紅的臉紅得更加厲害了。

  如果被這幺大的東西插進去。。。。。。林月如不可控制的想道。她夾緊了
大腿。可絲毫不能緩解下身的空虛感。

  "我。。。。。。"林月如最後那點尊嚴仍然影響著她。讓她無法像一個不
知廉恥的妓女一樣主動求歡。

  "不願意的話。我就回去了。等等讓小童把你捆在柴房裏過夜。"鈎子將放
在林月如酥胸上的手拿開。把昏過去的阿嬌從肉棒上拿下來抱在懷裏轉身走了。

  在自己胸前肆虐的手離開。酥胸立刻就熱得厲害。林月如簡直難過的要死。
如果這樣子被捆在柴房裏一夜,自己一定會發瘋的。。。。。。

  "走吧。你這個不聽話的奴隸。讓我在老師面前丟人。等等看我如何收拾你。
"小童牽起林月如的鏈子。一邊拉著她離開,一邊惡狠狠的說道:"等會兒我再
給你灌點藥。然後把你全身捆好塗滿蜂蜜,找幾只羊來舔。。。。。。"

  林月如聽得心驚膽戰。哪裏還敢跟他走。可她被灌了春藥,已經全身發軟。
這小童的力氣又出奇的大。不管如何掙紮,還是讓他一步一步牽向柴房的方向。

  "不要。。。。。。我聽話。我聽話。饒了我吧。"林月如大聲的求饒道。

  "想被我幹了嗎?"已經走到房門口的鈎子淡淡的說道。

  "。。。。。。"林月如垂著腦袋說了句什幺。那聲音比蚊子還輕。

  "不說的話。把她帶走。"鈎子命令道。

  "不要!我說。。。。。。我說。。。。。。想。"林月如紅著臉說道。

  "想的話。自己走過來。快點啊。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鈎子說道。

  "是。。。。。。是的。"林月如聽到這話,就想邁開步子走過去。可沒想
到那小童竟然拉著鏈子。

  "幹。。。。。。幹嘛。。。。。。"林月如委屈的問道。

  "想這幺走,沒那幺容易。"小童陰森的一笑。一把將林月如推到在地上。
從隨身攜帶的包裏拿出一根大號的木製淫具,強行分開林月如修長的雙腿。狠狠
地插進她那淫水氾濫的小穴裏面。這還沒完,小童又從包裏拿出兩捆繩子。將林
月如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將她的身體扶正。

  這樣子怎幺走啊?林大小姐傻了眼。她此時是個半蹲的姿勢。兩腿分開。大
小腿並在一起被捆著。後腳掌被迫擡起。只有前腳掌著地。再加上雙手又被捆在
身後。小穴裏還插著木製淫具。別說是走過去了。就連保持現在的樣子都很難。
可如果不走過去。那小童一定會狠狠懲罰自己的。林月如徹底屈服了。她無比努
力的移動著。一點一點向鈎子蹭過去。每移動一小步,下身的淫具就會點在地上。
插得她呻吟一聲。走到離鈎子大概還有5。6步的距離。林月如的腿顫抖起來。
全身越來越熱。小嘴裏不停發出嬌喘聲。

  拜託。來幹我吧。什幺都行。林月如這幺想著。可她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走
過去。他們是絕對不會憐惜她的。

  最後的路程林月如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完的。她只記得。自己一到地方就
癱軟下來。然後就被鈎子抱起了屋子裏。連繩子都沒解,下身的木製淫具被拔出
扔到一邊兒,鈎子的奇特肉棒立刻沖了進來。再之後。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就將
她的意識吞噬。。。。。。

  聽著隔壁屋子裏林月如甘美的嬌喘聲。李逍遙的心都在滴血。他不喜歡這幺
做。可卻有不得不做的理由。

  可恨的老東西。總有一天老子要殺了你!

  至于現在。。。。。。先奸你這個可愛的女兒吧。李逍遙惡狠狠的想著。

  緊得跟處女一樣的小穴,等我殺了你老子。把你弄到妓院去。估計會很受歡
迎的。李逍遙一邊聳動著腰,一邊想道。

  韓夢慈的小穴又暖又濕。的確帶給他不少的快感。李逍遙心情不好,也不管
什幺憐香惜玉,只是一直激烈的幹著。時不時拍打著韓夢慈雪白的臀部。

  "嗯。。。。。。啊。。。。。。啊啊。。。。。。"韓夢慈大聲的叫著。
她的腦袋埋在枕頭裏。眼睛被黑皮蒙著。身體朝下。屁股高高翹起。雙手被捆在
背後。全身上下不著一縷。正以無比羞辱的狗爬姿勢被李逍遙玩弄著。

  李逍遙的大手不時搓揉著少女的乳房,手指夾起那挺立的蓓蕾,這些動作都
讓少女的喘息聲更加悅耳動聽。

  在這裏充滿了精液氣味和汗臭的房間裏。悅耳動聽的聲音並不只有韓夢慈這
一處。

  在屋子的另一邊,趙靈兒的肚兜已經被脫下扔到一邊,全身赤裸著。雙手反
剪在背後被一條紅色的綿繩綁得結結實實。豐滿的乳峰被胸前呈倒8字形的繩子
勒得高聳挺拔。粉紅色的蓓蕾處還殘留著白色的奶汁和被牙齒咬過的齒痕。趙靈
兒兩條白嫩的大腿左右分開跟小腿綁在一起,大大敞開著的小穴周圍有些紅腫。
一條怪蟲正趴在少女的小穴上。四肢爪子勾住兩邊的嫩肉。如同蠍子尾巴一樣的
東西插進少女的小穴之內。正在飛快的抽送著。帶起一串串水聲。

  趙靈兒的眼睛與韓夢慈一樣被黑布蒙著。小嘴裏不時發出舒服的呻吟。蟲子
黑黝黝的尾巴每一次進出。都讓她擺動的翹臀迎合著。看她這副淫態。就算讓她
知道此時正被食淫蟲幹著。也許都不會在乎。

  這食淫蟲的尾巴只比成人小腿細上一點,如今卻整個埋入趙靈兒的小穴中。
而著趙靈兒也絲毫沒有痛叫,只是不停發出舒服的呻吟聲,好像被這種巨物塞入
讓她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似的。正真是天賦異品,如果換了尋找女子。別說得到快
樂。只怕才一插進去,就會插爆小穴直接死掉。

  水聲越來越響。插到後來。趙靈兒的小穴就跟噴泉似的。每一次巨根擠入,
就會噴出幾股淫水來。沒過多久,她所在的地上就積了滿滿一大灘子。可這一人
一蟲好像才只是剛剛開始似的。蟲更加賣力的猛幹。人也挺著腰身迎合。一時之
間,到真有幾分郎情妾意,如魚得水的意味。好像著趙靈兒就是食淫蟲的乖乖小
老婆一樣。

  娘的。這婊子多日不見。變得更加淫賤了。李逍遙看著一人一蟲淫水飛濺的
場面。只覺得一陣陣噁心。他做出這幺大犧牲,就是爲了能找到機會讓食淫蟲吸
取趙靈兒身上的靈力。下午雖然也跟鈎子互換過。可時間太短。鈎子又在身邊,
他根本就沒機會出手。只得讓阿嬌跟林大小姐再委屈一晚。別看李大淫魔平時卑
鄙無恥。好色如狗。可對自己開苞的女人還有幾分感情。其中林月如的脾氣性格
更讓他喜歡。平時根本不捨得讓別人幹。如今卻要讓鈎子這種人欺負一晚!

  李逍遙心裏那個恨啊。正面打又打不過鈎子。而且還要求他配獨門靈藥-六
神丹不能翻臉。別提多憋屈了。連帶著把趙靈兒也恨上了。進門後只吸了吸奶水。
連幹都懶得幹得。把兩女捆好。眼睛一蒙。就跟食淫蟲一人一個。各幹各的去了。

  不知如果有朝一日。這兩人恢複記憶。想起今天的場面,又做何感想。

 仙劍虐俠傳第四十一章 玉佛寺裏有妖珠
——————————————————————————-

  第二日。

  李逍遙等人聚集在韓鈎子的房間裏,正聽他指著地圖講解著。

  "這裏,是駱記米倉。"鈎子指著圖中的一處地方說道:"後面有一處小橋。
過了此橋。往北走便是玉佛寺,往東方是黑水鎮。"

  "啊∼"李逍遙打了個哈乞。睡眼朦胧的看了看鈎子指的方向,點了點頭。
這家夥被迫將林月如跟阿嬌給韓鈎子玩弄,心中窩火。晚上讓食淫蟲吸取了趙靈
兒體力的靈氣後。就沒有再XXOO的興趣了。本來是打算早睡。可誰承想隔壁
的鈎子動力十足,自從回房之後,林月如跟阿嬌的叫床聲就沒有斷過。此起彼伏。
弄得李逍遙翻來覆去,心中惱火,一夜都沒睡好。第二天起來眼圈黑得跟熊貓似
的。

  如果換了別的女孩,也許李大淫魔也就忍了。可林月如這等人間絕色。早就
已經被他劃成自己的禁脔,豈容他人染指。這種日子,他一天都受不了,故而才
一起床,就向鈎子提出去玉佛寺的提議。

  鈎子一口答應。並主動承諾爲李逍遙配置自己的獨門靈藥-六神丹,只等他
自玉佛寺求得藥引,就立刻動手。爽快的讓人吃驚。

  "不過。。。。。。你們不要往西南方向去。"鈎子指完了路後,開口道。

  "爲什幺?"李逍遙問。

  "西南方的鬼陰山原本是本地山賊的聚集地。可最近突然出現了一群來路不
明的苗人,他們將山賊趕跑後,便佔據了賊窟。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苗人怎幺會出現在這裏?"一旁站著的林月如問道。

  "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們不要靠近就是了。"鈎子搖了搖頭道。

  "明白了。反正我們的路途並不經過那邊。"李逍遙再次確認了一遍地圖,
跟鈎子告別。引著阿嬌與林月如兩女一起出村,往玉佛寺方向而去。

  這條路他們來時就已經走過。轉過駱記米店,登上小橋。往北而去。

  北邊這路越走越是幽密,顯然不是原有的官道。而是後來人自己修出來的。
路上安靜非常,別說行人,就連鳥獸都不曾見過。日上正午,原本應該猛烈的陽
光被兩旁的樹木一掩。看上去反而有些陰森的感覺。叁人裏面阿嬌最是警覺,早
已經暗自提氣戒備,林月如也時不時左右看看。只有李大淫魔大步開走。也不知
道他是藝高人膽大呢,還是腦子裏缺根銜。

  又走了一陣,只見一名僧人提著兩桶水正坐在路邊。李大淫魔眼睛一亮,連
忙上前問道:"這位師父,請問此去是玉佛寺嗎?"

  那僧人擡起頭來,突然一手放在胸前道:"阿彌陀佛。"寶號莊嚴,神情肅
穆。赤誠的很。

  李大淫魔嚇了一跳。連忙回禮。然後又開口"大師,前方可是玉佛寺嗎?"

  "阿彌陀佛。"

  "大師。。。。。。"

  "阿彌陀佛。"

  "我。。。。。。"李大淫魔張口結舌,才冒出一個字又被打斷。

  "阿彌陀佛。"

  "你媽貴姓?"李逍遙氣急敗壞的問道。這句太邪惡了,弄得阿嬌與林月如
都噗哧一笑。

  "阿彌陀佛。"

  "我叉叉你個圈圈。"李逍遙終于受不了。一手一個拉起兩女就往前走。走
沒幾步,就聽阿嬌柳眉輕蹙說道:"這地方有古怪,不如咱們回去算了。"

  "啊?"

  "主人你看。"阿嬌向後一指,李逍遙順著看去,只見來路上空空如也,哪
裏還有什幺挑水僧人。"

  "人怎幺突然不見了?"林月如一激靈,突然覺得有點冷,不由自主的向李
逍遙身邊湊了湊。

  "我也不清楚。只是覺得有古怪。按理說。。。。。。"阿嬌提起鬼頭杖。

  "我看沒什幺。大白天的。怎幺可能會有鬼。一定是那個僧人突然走了。"
李大淫魔托著下巴道。他才不管鬼啊怪啊啥的,只要能拿到智修大師的藥引子。
弄出六神丹來,將幾女的小穴後庭成功改造了,別說是古怪的地方。就算真有鬼。
精蟲上腦的李大淫魔也會毫不猶豫的前進前進再前進。

  也許是被李逍遙無所謂的神態所影響,兩女都沒有再提出異議,叁人又向前
走了一段。終于看到片精緻的圍牆,牆內隱約傳出梵音,氣氛十分祥和。寺門上
挂著大大的牌匾,不知道是哪個人寫的,字全擠在一起又歪歪扭扭,弄得跟鬼畫
符似的。李逍遙辨認半天,才隱約認出:玉佛寺 叁字。

  叁人擡腳正要進門,不知道從哪裏突然冒出一個約莫只有十五六歲眉清目秀
的年輕僧人擋在門口。道:"俗家人請止步。"

  幸好不是阿彌陀佛。李大淫魔吐出口氣,說想求見智修大師。

  "阿彌陀佛。"年輕僧人雙手合十渲揚了一聲佛號,開口道:"叁位施主,
方丈有事,此時不便待客。"

  "哦?智修大師不在寺中嗎?"李逍遙問道。

  "方丈在寺中。"年輕僧人道。

  "那爲什幺不讓我們進去。"林月如不耐煩的問道。

  "這個。。。。。。年輕僧人結結巴巴道:"本寺規矩,男施主不得入內。
如只有這兩位女施主。那到是可以的。"

  "啊?"李大淫魔一聽就暈了。他只聽說過寺裏不許女人進,第一次聽說居
然還有寺裏反其道而行之。這地方一看就是個淫寺。

  "若是我一定要進去呢?"李逍遙狠狠說道。

  "如若這樣,就請施主試試。"年輕僧人無所謂的說道。

  "等等。我們是韓鈎子介紹來的。"眼看事情要崩,李逍遙連忙說道。

  "哦?"年輕僧人雙眼中精光一閃,態度立刻熱情起來:"原來如此,爲何
不早說。韓施主介紹來的。自然沒有問題。"

  "。。。。。。"

  "小僧法號智澤,添爲寺中接引僧。"年輕僧人自顧自的說道。同時從衣內
拿出幾捆繩子出來丟給李逍遙。

  "這是?"

  "嗯?施主不知道嗎?凡是入寺的女性,都要經過捆綁才行。"年輕僧人智
澤疑惑的說道。

  "你!"林月如一聽這話,俏臉通紅,跳起來就想發火。阿嬌連忙拉住她使
了個眼色。

  李逍遙此刻已經確定這寺裏有問題。他飛快的權衡了一下。跟阿嬌低聲議論
一番,才拿出繩子,將兩女的雙手背在身後捆綁起來。

  智澤雙手合十也不來幫忙,等到李逍遙捆綁完畢,才走上來檢查一下兩女繩
索的牢固程度。動作小心翼翼的,也不曾趁機揩油,原本一臉怒色的林月如撇了
撇嘴。臉色好了很多。

  "阿彌陀佛。請叁位施主隨小僧來。"智澤道。

  幾人一同走入玉佛寺,寺內的裝飾與正統的佛寺沒有區別,指歸閣,大雄寶
殿,藏經樓等等建築一應俱全。處處結構嚴整,殿宇軒昂,黃牆黛瓦,氣勢莊嚴。
如果不是入寺前要先捆綁的古怪規矩的話。。。。。。

  另人奇怪的是。一路行來,居然沒見過一個僧人。不知道之前在高牆外聽到
的梵音是如何出來的。李逍遙再精神大條也察覺出不對,他皺著眉頭。暗地裏從
兩女試了個眼色。手放在配劍邊。

  走過指歸閣,來到寶殿後的西面樓閣內,直到最上首的禅修房前,智澤對著
緊閉的大門道:"方丈,有叁位俗客求見。是韓施主介紹來的。"

  門內傳出淡淡一聲。聲音極輕。李逍遙豎起耳朵,楞沒聽清楚說的是什幺。
可智澤卻是聽到了。只聽他說:"方丈準了,請吧。"說著,還順便推開了門。
空寂的禅房中,只有一床一爐,床中央端坐著一名身穿住持袈裟的僧人。

  "靠!"李大淫魔幾乎暈倒。他沒法不暈,這穿住持袈裟的僧人容貌十分稚
嫩,圓圓的臉蛋,根本就是個小孩子。

  "嗯?"還沒等李逍遙開口,那小孩子方丈突然睜開眼睛,只勾勾的盯著李
逍遙,精光四射,彷彿看到了什幺人間美味一般。

  "。。。。。。"李大淫魔嚥了口口水。突然覺得下身一緊,菊花隱隱做痛。
幾乎下意識就想轉身而逃。

  小孩子方丈的目光實在是太可怕了,就如同釘子般刺在李逍遙的身上,眼眸
中一片炙熱,彷彿燃燒著熊熊大火一般,一股幾乎不可抗拒的逼人氣勢撲面而來。
根本讓人無法反抗。在這種可怕的氣勢面前,李逍遙感覺自己的一身武功就像個
嬰兒般無力。雙腿如同灌了鉛一樣,一步都不能動。

  這是多幺強大的BL氣場啊∼(話音落下。一匹老狼立刻被無數的香焦皮和
板磚淹沒)

  李逍遙只覺得眼前一花,小孩子方丈竟已經來到了自己面前,以他的武功,
居然沒看到這人是如何從床上下來的!

  "!!!!????"身經百戰的李大淫魔驚愕之下,幾乎下意識的就想拔
劍。

  "阿彌陀佛。"小孩子方丈笑瞇瞇的伸手按在劍柄上。看起來輕飄飄的。但
力道之大。根本無法形容。

  李大淫魔反應也不慢。見自己無法拔劍,立刻就騰起身來,向後躍去。企圖
拉開距離。可讓他目瞪口呆的是,那個詭異的小孩子方丈好像粘在他身上似的。
不見有什幺動作。竟然又到了他眼前。

  他喵的,今天真見鬼了。李逍遙悲哀的想:"完蛋了。沒想到我一世英明竟
然毀于此處。不甘心啊。本文居然會以如此的方式結束。我叉叉作者!不就是因
爲最近沒有進貢美女犬嗎,居然變態到要搞基的份上。可憐我的菊花。。。。。。
嗚嗚嗚嗚嗚。"

  ——————————————————

  完∼

  


























    不用看。真沒了。

  







































    那是不可能的。

  ——————————————————————————-

  "施主,你這東西是從何而來?"撲近的小孩子方丈自李大淫魔身上抓出食
淫蟲來。厲聲問道。

  "啊?"李大淫魔已經嚇傻了。左右看看。發現阿嬌跟林月如兩女都一幅巖
石一般的表情。對他的目光毫無反應,就跟被定格了似的。

  "不用看了,我已經點了兩位女施主的穴道。除我之外。沒人可以解開。你
告訴我,這東西是從何而來!"小孩子方丈急躁的問。

  "這個。。。。。。"

  "快說!你怎幺會有此物的!這東西對我非常重要,你若告訴我。我自會報
答于你。"小孩子方丈連忙說道。

  嗯?眼見這個怪人無意傷害自己,李逍遙的魂兒才算飄回來,慶幸自己小命
(菊花?-ˍ-)保住的同時,他的腦子又活躍起來,這個小孩子武功詭異出奇,
但從他的話上看。根本就是個不經事故的小屁孩,別人還沒說話,他自己已經急
不可耐的將底牌一股腦的全部都抖出來了。

  對付這種人。咱熟啊∼李逍遙眉開眼笑的想。這當真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柳
暗花明又一村了∼天不絕我也∼

  "這個嘛∼我想想。"李大淫魔裝模作樣的想著。

  "快快快。我會報答的你的。這對我很重要。只要。。。。。。"小孩子方
丈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成了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紅帽。把自己能報答的東西跟倒豆子
一樣,都跟李逍遙說了一遍。生怕他不知道似的。

  李逍遙那個美啊,一邊聽一邊笑。就跟撿了個生金蛋的母雞一樣。

  眼看再也搾不出什幺東西來了,李逍遙才慢條思理兒的,將腦袋湊到小孩子
方丈的耳邊。把食淫蟲的來曆說了出來。

  "嗯?你是說。你是從一個小男孩身上得到此物的?"

  "正是。"

  "可不對啊。我在此物身上,明明感覺到了女娲族的靈氣。女娲一族全是女
性,怎幺可能是個男孩子?"名叫智修的小孩子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女娲族?!"李逍遙吃了一驚,連忙問道。

  "自然,你這東西上有女娲族的靈氣,是醫療我身上暗傷最好的東西之一。
可惜其中的靈力太少了。。。。。。如果有位女娲族女子可以讓我用來療傷的話。
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智修說到此處,遺憾的搖了搖頭。

  "嗯?你若是能將暗傷治好,又會如何?"李逍遙問道。

  "自然是回去找鬼王那個王八蛋報仇,那個混蛋,200年前趁我練功時偷
襲于我將我重創。這筆帳遲早要跟他算清楚的!"

  "額。。。。。。請問您貴庚?"李逍遙吞了口口水。

  "我今年已經九百九十九歲了。"

  "。。。。。。"

  "嚇到了吧。我本是達摩法師所持佛珠,已經修行九百九十九年了。如若沒
有兩百年前那一劫,早該飛昇成仙。又豈會在此處受苦。"

  "。。。。。。"李逍遙抹了把汗,暗自想道:他喵的,原來是個老妖怪,
怪不得如此厲害。我就說嘛,尋常人哪裏是本大爺的對手,也只有這種老妖怪,
才能跟本大爺過兩招∼到最後還不是被本大爺弄得老老實實的。

  這厮已經將之前差點嚇尿褲子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反而自我陶醉起來,真
是無恥之極。不過話說回來,他要不無恥,那世上也沒有無恥的人了。

  應該怎幺辦呢?李逍遙尋思著。這老妖怪如此需要女娲族女子,要不要將趙
靈兒的事情告訴他?他有暗傷時就如此厲害,如果治好了。。。。。。但他知道
趙靈兒的消息,會不會翻臉呢?李逍遙飛快的思索一番,最終決定賭一把。將這
個消息告訴他。如果順利的話,利用他將韓鈎子殺了。將他的奴隸奪過來。解心
頭之恨。

  "什幺!你說你知道哪裏有女娲族女子!"智修瞪到眼睛道。

  "正是。"

  "快告訴我在哪!"

  "你要如何報答我?"李逍遙不緊不慢的道。

  "你若告訴我,我就做你的奴僕,遵你爲主。如何?"智修急躁的說道。

  "真的?"

  "我又何必矇騙于你!修道之人,千金一諾,豈會反悔。"智修滿臉通紅。
跺了跺腳。鄭重其事的跪下道:"我達摩佛珠小石頭,于此對菩薩發誓,若這位
施主將女娲族女子所在告知于我,我願爲奴爲僕報答大恩。如違此誓。天誅地滅。
永世不得超生!"

  "小石頭?"

  "啊。。。。。。這是我本名。。。。。。因爲太難聽了。所以就。。。。。。
我保證我說的是真的。如果有假話,那就讓我一輩子把不到妹妹!"小石頭連忙
說道。

  他喵的,這幺毒。我相信你了。李逍遙又抹了把汗,將這位處男兄扶起來,
把趙靈兒的消息告訴了他。

  "居然在韓施主那裏!這個老混蛋。枉我待他不薄!"小石頭憤然道。

  "啊?我估計是他不知道這事情吧。。。。。。"

  "不知道?施主。。。。。。啊。不。主人。您未免將人想的太好了。這混
蛋有什幺不知道的。昨夜他飛鴿傳書于我,讓我今日將您引進寺裏殺掉。並奪取
您的兩位奴隸。"

  "!!!!!!"李逍遙原本想說知道女娲族秘密的人不多。以韓鈎子的表
現,不像是知道的樣子,否則他不會放過趙靈兒身上的靈氣的。可還沒出口,就
聽到如此勁爆的消息。一下子目瞪口呆。

  "若不是我的分身在寺前,隱約感覺到您身上散發出的女娲族女子靈氣,您
早就已經死在幻境裏面了。哪裏還能見到我。"小石頭繼續道。

  "!!!!!!"

  "主人您不相信?好。"小石頭說著,一揮手。只見一片光華閃過。整座佛
寺竟消失不見,原來的粉牆化作一片郁郁茂林。

  "他喵的,這間寺居然是變出來的。"李大淫魔嚇了一跳道。

  "自然如此。不只是寺,就連您之前見到的兩個僧人,也都是我的分身所化。


  "。。。。。。我說。。。。。。你那幺厲害,爲什幺要聽韓鈎子的話?"
李逍遙疑惑的問道。

  "那混蛋,幾年前借口爲我療傷,暗中在他的女兒的小穴裏下了六神丹。我
一時不察,竟然被他烙下精神印記!"小石頭紅著臉道。

  聽到這話,李大淫魔眼前一黑,差點暈死過去。

  居然有人說女孩子的小穴用來療傷,這還不算離譜的。最離譜的是,居然有
人相信了。。。。。。李大淫魔上上下下打量著小石頭,覺得以人的智商,居然
能活著久,簡直是個奇迹。

  "額。。。。。。那個六神丹不是靈藥嘛,能讓女孩的小穴成爲極品。不管
幹多久,緊的就跟處女一樣?"

  "根本就沒有這事!"小石頭不滿的說道。

  "那我。。。。。。那個韓夢慈。"

  "就是那個混蛋的女兒吧。。。其實。凡是給我發生過關係的女子,就會吸
收我的仙氣,可以延年益壽,保持青春。當然小穴也。。。。。。"小石頭氣憤
的說道。

  "。。。。。。"

  "主人您沒事吧?"

  "。。。。。。"

  "主人,您的臉色好難看啊。"

  "。。。。。。"

  "主人?"

  "啊啊啊啊啊!韓鈎子,我要殺了你!!!!!!"李大淫魔悲憤的叫道。

  

    未完待續
   
   
    PS:走劇情.前幾章已經都是肉了.再不走劇情,完本遙遙無

期.其實認真看的朋友也能發現,肉馬上就來的.而且還是大肉.會

讓大家滿意的.這章交代了很多內幕,對今後劇情的發展至關重要.

還是值得一看滴∼

饥渴少妇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