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一区二区国内视频精品王小帅、娄烨新作不及预期,文艺片导演市场再遇冷

精彩内容:

段奕宏、祖峰、郝蕾等衆多實力派演繹的懸疑劇《八角亭謎霧》開分只有6.0,鞏俐和婁烨首次合作的電影《蘭心大劇院》票房僅有1600多萬元……文藝片導演集合頭部卡司陣容帶來大制作,卻被市場打得“頭破血流”,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作品質量倒退,還是追劇門檻提升?

迷霧劇場怎麽了?

《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十日遊戲》……去年第二季度,愛奇藝推出的懸疑劇場——迷霧劇場一經上線便憑借多部口碑佳作贏得市場青睐。珠玉在前,2021年迷霧劇場在吊足觀衆胃口後姗姗來遲,一口氣公布的六部懸疑劇就被網友形容爲“神仙打架”,而打頭的《八角亭謎霧》更是萬衆期待。

先看陣容。導演王小帥、花箐,對于王小帥大家都不陌生,代表作《青紅》《日照重慶》《地久天長》等,在國內外拿獎拿到手軟,《八角亭謎霧》是王小帥擔任總導演和總編劇的首部網劇。此番與王小帥搭檔的導演花箐,作品同樣鼎鼎大名,尤其是那部家喻戶曉的《我的兄弟叫順溜》。兩位大小熒屏的名導強強聯手,再加上段奕宏、郝蕾、祖峰、吳越、白宇帆、溫峥嵘、陶虹、戴軍、黃小蕾等衆多實力派演員加持,這劇想不爆都難。

導演王小帥

然而事實卻是,已經放出六集,口碑卻要跌出迷霧劇場“史上最低”。截至發稿前,豆瓣打分只有6.0。一位網友留言“就目前這個樣子只能被叫做浪費班底”,獲得了八百多位網友的點贊;在一萬四千多位打分網友中,打叁星及以下分數的網友占據了七成。

《八角亭謎霧》的故事發生在一個江南小城,祖峰飾演的父親玄梁在十九年前失去了心愛的妹妹玄珍,死因至今未查明。巧的是,即將年滿十八周歲的女兒念玫長得竟然跟玄珍一模一樣,爲了避免同樣的悲劇再次在玄家上演,玄梁近乎癫狂地愛著女兒。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女兒並不理解父親,反倒認爲父親幹涉了自由,感覺每個人都對她充滿敵意。念玫被一位富二代小混混盯上,但在一個雨夜,這個小混混卻離奇被殺,當凶案再次出現,塵封的記憶和傷痛再次讓玄家人陷入愛與恨的深淵。

網友究竟爲何不滿?平心而論,這部劇從主演到配角全員演技在線,除了部分網友對念玫一角的選人標准表示存疑,一水兒的實力派給這部作品拉了很多好感。但是不時出現的閃回鏡頭,現實與記憶疊加、多線並進的敘述方式,都給人以過于碎片化的印象,敘事節奏不似之前的懸疑劇那般分明有序。而前半部分的劇情方面更被質疑存在硬傷,比如爲什麽一開篇兩個男性騎著摩托車追兩個奔跑的少女,卻一次次讓她們逃脫;比如玄梁擔心女兒受迫害有理有據,卻不被全家人理解;木格突然失蹤,但無人在意等。

不少網友把矛頭指向了編劇團隊,王小帥並不擅長懸疑題材,但與他同坐編劇席的還有另外四位編劇,強大的主創陣容拍出一個僅過及格線的作品,顯然說不過去。但也有不少網友持觀望態度,等待最後的結局和口碑反轉。

鞏俐和婁烨的組合,也讓人失望了

導演婁烨最近上映的新作《蘭心大劇院》也出現了“水土不服”的情況。這是婁烨和鞏俐的第一次合作,再加上片中還有趙又廷、小田切讓、帕斯卡爾·格雷戈裏、湯姆·拉斯齊哈、黃湘麗、中島步、王傳君、張頌文等組成的國際化陣容,《蘭心大劇院》從開拍之初就賺盡眼球。2019年9月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初亮相,2021年10月國內正式上映,中間間隔的兩年中,主角和導演的每一次公開露面都不斷提升著大家對電影的關注。前不久結束的北京國際電影節,因爲鞏俐擔任評委會主席,《蘭心大劇院》再次搶盡風頭。

可是,《蘭心大劇院》上映後卻诠釋了什麽叫“雷聲大雨點小”,票房慘不忍睹——上映5天僅有1690萬元票房。在豆瓣網上,該片評分7.4,在同日上映的影片中,這個評分算不上低。相比其他文藝片,《蘭心大劇院》的票房或許並不意外,賈樟柯、婁烨、畢贛等文藝片導演的作品都曾面對市場尴尬,但在片方前期在營銷方面已經做了相當大努力的前提下,依然取得如此低的票房和話題熱度實在令人不解。

電影改編自虹影小說《上海之死》及橫光利一小說《上海》,講述了1941年,著名的女演員于堇(鞏俐飾)爲了出演她的舊愛譚呐(趙又廷飾)執導的話劇《禮拜六小說》而回到上海,卻引起各方勢力對她動向的密切關注,想要打探出她此行的真正目的。一個女人的命運被時代緊緊牽引,戲裏戲外敵我難分,暗流湧動下她迎來了一個改變世界的抉擇……這是婁烨首次把鏡頭對准了“孤島”時期的上海,通過聚焦一個小人物來折射動蕩時代的大轉折。

觀衆的評價呈現出兩極分化嚴重的現象。對于導演的拍攝和呈現手法、演員的表現以及服化道等,大部分人還是表現出了肯定,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81%的網友給出正面評論。但仍有大量觀衆對黑白畫面、手搖式鏡頭、鏡頭剪輯、劇情邏輯不夠等表示不滿,有人批評婁烨在首次類型片嘗試中少了真正的人物與內核。

文藝片觀衆和普通觀衆,鴻溝何時逾越?

王小帥、婁烨都是中國第六代導演的代表,他們最擅長的都是文藝片。無論是婁烨的《蘭心大劇院》,還是王小帥首次執導的網劇《八角亭謎霧》都散發著濃到化不開的文藝片氣質。因此這兩部作品也早早受到文藝青年的關注,並一傳十十傳百,引發極大的追劇、觀影熱情。據燈塔專業版顯示,《蘭心大劇院》的想看人數累計達到21萬人,超過了不少10月定檔影片。但市場反饋卻不容樂觀,上映後的首個周末迎來票房高點後,便持續走低,在國産片票房過億早已經不足以炫耀的時代,《蘭心大劇院》最後的票房恐怕連廣告營銷費都換不回來。

導演婁烨

口碑兩極化,是《蘭心大劇院》和《八角亭謎霧》遇到的同一困境。電視劇的電影質感,原本是一句贊美的話,但是如果電視劇過于電影化,無形中也會提高追劇門檻。在網友打出的差評中,《八角亭謎霧》中搖晃的鏡頭、碎片化的敘事都成了該劇的“槽點”,以至于觀衆根本來不及看到結局便草草打下“爛劇”的結論。《蘭心大劇院》更是如此,對于手搖式鏡頭導致的“鏡頭搖晃”問題,文藝片觀衆認可婁烨的解釋——這種“記錄式”攝影的方式,讓演員最大限度地“活”在角色之中,展現出最真實的角色狀態,也帶給觀衆沉浸式的觀影體驗;而普通觀衆則認爲完全沒必要,更認爲這種與衆不同是刻意爲之的“炫技”行爲。至于黑白畫面,文藝片觀衆認爲拍出了孤島時期上海的迷幻味道,給人強烈的氛圍感;而普通觀衆則表示極不舒服,甚至認爲黑白片完全不值票價。

單憑一部作品將王小帥、婁烨一棒子打死,這件事太不文藝。但文藝片觀衆和普通觀衆之間的鴻溝很難逾越,也是不爭的事實。《蘭心大劇院》入圍威尼斯主競賽單元,又作爲閉幕式影片亮相北京國際電影節,這樣的作品很難被定性爲爛片。但是票房又證明,這至少不是一部大衆眼中的佳作。如何在文藝和市場中尋得平衡,依然是擺在文藝片導演們面前的一座大山,而這座大山究竟要不要邁過去,答案未知。

新黃河記者:任曉斐

編輯:韓璐瑩 一区二区国内视频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