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束缚【侠女被攒蹄的全过程】【完】

精彩内容:

我是一個俠女。

  自從八歲被人販子給拐到中原後,是師父把我救上山,教我武功,讓我由一個弱女子變成了飛檐走壁、無所不能的俠女。後來師父死了,我就跟著大師姐羅玉清闖蕩江湖。師姐長得很漂亮,武功也很高,江湖上都叫她「玉羅刹」。

  這一天夜裏,我們倆潛入一個叫黑鷹堡的地方,要去拿一個什幺令牌,據說這個令牌對江南的天地會很重要。師姐和天地會的分舵主有些交情,所以出手幫他這個忙。來到黑鷹堡時,已是子夜時分,我們用飛天撓鈎越過了高高的城牆,殺死了兩個護衛,師姐潛入內堂取東西,我在門外把風。

  一切都很順利。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遠處傳來一聲狗的狂叫,一條大狗朝我猛撲過來!我急忙掏出飛旋镖朝它射去,這條狗慘叫一聲就死了,但卻驚動了周圍的護衛!刹那間鑼鼓齊鳴,燈籠火把照得院子裏亮如白晝,大批的黑衣人刀槍並舉,把我圍到中間。

  爲首的一人喊道:「女賊,快快投降,饒你一條性命!」

  我計算著師姐也快得手了,于是怒叱一聲,雙手一揮,十余枚飛旋镖如雨點般射出,頓時護衛倒了一大片。

  我趁機沖出包圍圈,幾個縱躍,就跑到了門口。突然,我的腳被什幺東西絆了一下子,因爲我跑得太快,根本控制不住,就看到大地猛的就撲到了我面前,把我摔了個嘴啃泥。

  我剛要爬起來,就覺得身後被幾雙大手給按住了,兩只胳膊也被扭住,幾只靴子在我面前走來走去,有人在歡呼:「抓住啦!抓住這個女的啦!」

  我又氣又急,剛要扭動身子掙紮,後腰上又被一人騎住了,這人重的象山一樣,壓得我一點也動不了,接著兩只腳也有人給按住了,我一點也動彈不得。

  「混蛋!放開我!」我趴在地上,絕望地怒罵著。

  我的雙手被強行扭到身後,我身上的人正在悉悉索索地整理繩索。他們要把我綁起來!我知道,我如果被他們綁起來,那我將任由他們擺布,現在只能盡力一搏了!

  我拼命地抽動著雙手,有一次已經把左手掙出來了,但很快又被捉回到身後。

  有人在罵道:「小妮子,老實點!不然一會兒把你扒光!」

  我心中充滿恐懼,掙紮的更用力了,但一切都是徒勞,我只覺得雙腕一緊,雙手再也分不開了。我只有擺動著雙肩,抵抗著他們對我的捆綁。

  隨著繩子在我手腕上纏繞的次數,手腕的感覺是越來越緊,幾乎不能動了,他們把綁好的雙手往上一提,我看到一根繩子繞過我的眼前,勒在我的雙唇上!

  「張開嘴!」一個聲音在威脅著。

  我咬緊牙關死不松口,心中充滿屈辱。但不知是誰在我的腰間捅了一下,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繩子就順著我的嘴角勒了進去,我頓時嘗到了一股鹹腥味。後面的人像給馬帶嚼子一樣將繩子死死向後勒去,我只有用牙拼命咬住繩子,才不至于被勒破嘴角。

  接著,我的兩只腳也被倒扳回來,勒住我的嘴巴的繩子又纏住了我的兩只腳腕,我被他們象一張弓一樣綁了個結實。

  這就是傳說中的「驷馬倒攢蹄」吧,以前只聽師姐說過,這次才嘗到了它的厲害。我的腰被窩得很難受,四肢一動也不能動,稍一掙紮就勒得嘴巴火辣辣地疼。

  有人揪起我的頭發,用火把照亮了我的面龐。我罵不出,只能恨恨地盯著他。

  那人不懷好意地在我臉蛋上摸了一下:「這小妞挺水靈的嘛!我們大爺今晚豔福不淺啊!」

  我哪裏受過這種欺辱?平日裏別說是摸我的臉,就是多看我幾眼的流氓,我也要把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可現在我被驷馬攢蹄地捆綁著,只能乖乖任人擺布。

  衆侍衛把我七手八腳地擡到了內堂,抛到一張大床上。

  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出來了。我看到了我最想見到又最不願見到了一個人。

  是師姐。

  她仰面朝天躺在床上,渾身的衣服已被脫得精光,棕黑色的麻繩勒進她那白嫩的皮肉裏,象一個粽子。

  我的心頓時如同被刀絞了一般:我心目中那縱橫天下、英雄無敵的師姐,竟然也慘遭裸身被擒的命運!

  奇怪的是,師姐雙眼緊閉,神色安詳,晶瑩潔白的胴體上沒有任何搏鬥留下的傷痕,如果不是那些七纏八繞的麻繩,她更像是在自己的臥室裏酣睡。

  這是怎幺回事?

  我想喊醒她,但嘴巴裏只能發出「呒呒」的聲音。我拼命地擺動著身子,但除了兩只腳丫可以搖晃幾下以外,全身根本挪動不了分毫。

  護衛們把我扔到床上後,知趣地退下了,並關上了房門。偌大的一個內室裏,只有我無可奈何地守望著象羔羊般赤裸的師姐……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只聽見房門「吱」地一聲響,我循聲擡頭望去,只見門外走進來一個身著白色亵衣的青年男子,他一看到我們倆被繩捆索綁著躺在床上,就得意洋洋地笑起來:「呵呵,玉羅刹,你也有今天!」

  這男子徑直走到床前,坐在師姐身邊,伸手在師姐那高聳的雙乳上撫摩。可憐師姐睡得象死人一樣,任憑這惡賊撫摩,卻一點也不知道抗拒。我見到他戲辱師姐,憤怒地瞪起眼睛,「呣呣」地叫了兩聲,表示抗議。

  白衣男子看見我驷馬盤蹄的樣子,笑了:「小,一定很奇怪你這個武功高強的大師姐是怎幺落到我的手裏的,是吧?本來呢,以她的武功,我黑鷹堡的人是攔不住她的,怪就怪她太貪心了,一心只想去偷我的令牌,卻沒想到我在錦盒裏早就放了迷香,她一打開就被迷香熏倒了,我的護衛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捉住了她。一開始怕她蘇醒,還把她綁了起來,後來見她根本不省人事,就幹脆把她的衣服也給扒光了。我估計你師姐那心高氣傲的心性,要是醒來知道已經被我擺布成這個樣子,還不氣炸了肺才怪。」

  「唔——」我聽了他的講述,大滴大滴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可憐的師姐!

  白衣男子把師姐戲辱了一番,覺得沒有什幺意思,就又開始打我的主意。他脫了鞋爬上床來,躺到我和師姐之間,抱住我的腰身,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說實話,長這幺大,我從來沒有被一個異性這樣的摟抱過,聞著他身上散發的一股濃濃的男人味道,我真不敢想他接下來會對我做什幺……

  果然,正像我多少次少女春夢中幻想的一樣,他開始一邊撫摸著我的胸脯,一邊輕柔地解開我胸前的夜行服紐扣。我的臉騰地一下紅了,心裏砰砰直跳,難道,他也要把我象師姐那樣脫得精光?呀,羞死人啦!

  紐扣很快就全解開了,他輕輕揭開我的衣衫,摸索著我那白色抹胸的系帶;另一只手,也不閑著,把我的腰帶給解開了。我羞得閉上了眼睛,無效地忸怩著,不敢再看。

  隨著腹下一涼,我的褲子也被這個冤家褪到了腿彎,他的手放肆地伸到我的兩腿之間,在我的處女禁地貪婪地摳摸著。

  「唔唔……」我難熬地蠕動著身體,被動地夾緊雙腿,卻抵抗不住這只要命的手……

  他把我翻了個身,讓我臉朝下趴在床上,他坐在我身邊,除去了我的鞋襪。

  我感覺到雙腳癢癢的,像是有一條毛毛蟲在我腳心裏爬。

  他在吻我的腳。

  我的雙腳無奈地擺動著,但這種擺動似乎更激發了他的欲望,他狂野地握住我那被繩索緊緊纏縛的腳腕,用嘴巴咬住我的腳趾輕輕吸吮著。

  我的上衣,也被抹肩撸到了臂彎,現在,我的手和腳綁在一起成爲脫下衣服的最大障礙。

  「快松綁吧!把我的衣服脫下來,我一定不會反抗的!」我的心中,一股難以描述的春潮在蕩漾,我甚至有種馬上要投入男人懷抱的渴望。

  但他沒有這樣做,而是用鋒利的短劍割碎了我的衣袖和褲管。

  我的肌膚,感到了劍刃削開衣物的寒意。

  當我的夜行服變成了一堆布條和碎片時,它再也無法遮護我那青春逼人的身體,隨著狂野的撕扯和丟棄,我像一個被剝了殼的白雞蛋一樣,幹幹淨淨地,赤赤條條地坦露了出來。

  「啪!啪!」他在我那豐滿的臀部上肆意拍打了兩下,我無助地扭動著,卻不能躲避。

  我一個堂堂的俠女,竟被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打了屁股,真是奇恥大辱!

  打完了屁股,他再次把我側臥放倒,順著我的脖頸、胸脯、小腹,一路吻下去。

  我被這樣驷馬攢蹄著,被迫昂首挺胸,對這種戲弄性的親吻只能被動接受。

  除了無效地蠕動四肢和從牙縫中發出難熬的悶叫,我一個俠女,還能做什幺?

  他上邊吻,下邊摸,弄得我渾身春潮高漲,胯下一股黏黏的愛液噴湧而出,我期待著男性的進入,我期待著爆發的一刻……

  他笑了,不懷好意地從枕頭下面摸出來一個小瓷瓶,倒了些油油在手上,然後把手伸到我的腹下,塗抹在我的桃源深處。我先是感到一股涼絲絲的沁入感,但不久這種清涼的沁入感就變成了一種刻骨銘心的酥癢,讓我在欲火中備受煎熬。

  我有一種實在忍受不住的爆炸感,我難熬地「呋呋」叫著,呼吸變得急促,胸脯劇烈地起伏著。隨著他的愛撫,我的小腹有一股熱流升騰而起,伴隨著難以言狀的快感瞬間襲遍全身。

  「啊,快來吧……」我的心裏在呼喚著。

  正在這時,旁邊的師姐發出「嘤咛」的一聲呻吟,蠕動了一下身體,慢慢睜開了眼睛。

  師姐醒了。

  當她看到我的時候,嚇得「啊」地一聲驚叫起來,繼而,她像一條蠶蟲般一弓一弓地,發瘋似的掙紮滾動著。

  她這一掙紮,才意識到自己已是手足被縛,身無寸縷。

  師姐大罵道:「混蛋!你這個下叁濫!放開我!」

  她拼命地把身子蜷縮成一團,盡力地扭動著雙手,雙腳亂蹬,想掙開綁縛。但很快她就發現這完全是徒勞的。

  她就是有蓋世的武功,也休想掙斷這柔韌無比的牛筋軟索。

  這繩子就是專門爲捆她這樣的絕頂高手預備的。

  當她看到心愛的師妹被驷馬攢蹄地綁成一團,也一絲不挂地倒在男人懷抱的時候,更是氣得柳眉倒豎,俏臉青紫。她滾動著,怒罵著,掙紮著,一刻也不停息:「放開她!放開我妹妹!要是你再敢動她一指頭,我就把你碎屍萬段!」

  可憐的師姐,已經被人擺布到這個地步,還不忘記放狠話。

  男人似乎受到了她的影響,停下了手,說:「玉羅刹,只要你好好伺候我一晚上,我就饒了你這個如花似玉的妹妹,如何?」

  師姐雙眼一瞪:「來吧!你說話要算數!任殺任剮隨你便,我玉羅刹皺一皺眉頭,就是烏龜王八養的!」

  男人把我丟到一邊,笑著爬到師姐的身邊,一手將她攬在懷裏,一手朝她那高聳的胸部摸去。

  師姐雙眼一瞪,扭了扭身子從他的懷抱裏掙出來,叫道:「慢著!你先把我師妹放了!到時候,我自然如你所願!」

  男人哈哈大笑道:「玉羅刹,你當我是白癡啊?好不容易抓住了你們兩個武藝高強美貌如花的俠女,我怎幺會放了她呢?我說的饒了她,只不過是今晚不碰她而已,等到我把你玩膩了,自然就輪到她了!不過我也不會忘了你的,我會安排你在旁邊看著的!」

  「無恥!你這個混蛋!我,我和你拼了!」師姐氣得七竅生煙,弓起身子,用頭向男人撞去。

  男人揪住師姐的長發,把她拖向床頭,師姐那被縛的雙腳趁機擡起來,狠狠地把男人從床上踢了下去。男人沒有防備手足被縛的師姐還有這一招,冷不防被踢了個倒栽蔥,「呱唧」摔倒在床下。

  男人惱羞成怒,爬起來撲向師姐,大罵道:「小蹄子,敬酒不吃吃罰酒,捆住了手腳還不老實,看我怎幺收拾你!」

  說完從枕頭底下抽出另一根繩索,做了個繩套,一下子套在師姐的脖子上,使勁一拉,師姐負痛,只好隨著他坐起來,沒想到他趁機將繩子的另一頭纏繞在師姐的腿彎裏,然後再繞頸收緊。

  師姐的脖頸就和雙腿的膝蓋給緊緊綁在了一起,前胸被迫貼在雙腿上。男人狠狠地打了兩個死結,把師姐翻了個個,讓她跪在床上,「啪啪」地拍打著師姐高高撅起的臀部。

  師姐那白皙如玉的臉龐抵在床鋪上,痛楚地搖來搖去,咒罵道:「你這個混蛋,你不得好死!啊!」

  男人放肆地把手指摳進了她的秘處,而師姐除了擺擺屁股以外,一點反抗的辦法也沒有。男人跪在師姐的身後,雙手環住師姐那纖細的腰身,掏出武器用力一頂,只聽「啵」地一聲,伴隨著師姐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他把師姐苦守二十年的清白給占有了。

  我躺在一邊看著這一切,拼命忍受著藥物帶來的難熬的悸動,心中又是心疼師姐,又充滿了一種醋意,師姐醒之前,那男人只是撩撥我,弄得我起了性,還給我上了藥,結果師姐一醒,馬上把我丟到一邊擺弄起師姐來,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師姐真的比我漂亮得多嗎?她比我好到哪裏,讓這個男人這幺著迷?我恨不得掙開這討厭的驷馬攢蹄,一把把這個男人搶過來摟在懷裏。

  隨著那男人的抽動,師姐的臉漲得通紅,她大聲地呻吟著,把頭無奈地擺來擺去。她的臉頰上淌下來幾滴晶亮的水滴,我已分不清是汗還是淚。她那赤條條的身體顫抖著,無助地搖晃著被緊緊捆綁的雙手,哭叫著:「快,快把那東西拿出去,我,我受不了啦!」

  男人得意地抽送著:「玉羅刹,你還不求饒?」

  師姐歇斯底裏地尖叫著:「啊!——嗷!——」

  師姐的身體猛然抽動起來,頭搖的更劇烈了,象發瘋一樣。她的喉嚨裏發出一種原始的呻吟,眼神也變得迷離起來,臉蛋紅得像一朵海棠花。

  男人長出了一口氣,把半死不活的師姐丟到一邊,拿起短劍割斷了捆綁我雙腳的繩索。我嘴巴一松(因爲我的雙腳和嘴巴是通過一根繩索縛在一起的,繩索一割斷,我的嘴巴自然就自由了)把嘴裏的繩子吐了出來。我的身子終于可以伸直了,我的心裏對這個男人有一絲感激。

  男人托住我的下颌,問:「小mm,願不願意和我再玩一回啊?」

  我內心裏早就等不及了,但被他這樣直白地問,還是有些害臊,只能羞答答地點了點頭。

  男人笑道:「那好,乖乖把兩條腿叉開。」

  我遲疑了一下,又是不安,又是害羞地慢慢分開了雙腿。

  男人把我的一條腿高高舉起來,拴在床頭的一根橫梁上。我含羞帶臊地說:「不用捆,我隨你…」

  男人不聽我的呢喃之語,又把我的另一條腿也扯開,拴在橫梁的另一頭。我的雙腿像個「V 」字形高高吊了起來。

  師姐喃喃地說:「求求你,饒了我妹妹吧,我已經從了你,你別再傷害她了!」

  男人笑道:「我答應了,你問問你小師妹答應嗎?」

  我側過臉去,臉兒紅紅地對師姐說:「玉清姐,我從小跟你一起長大,有飯一起吃,有床一起睡,也感謝你教我武功,讓我也成了一名俠女。今天我們姐妹倆被人家暗算,一起被擒,也是命中劫數。你既然已經委身于他,小妹也絕不會獨守清白,要給,我們就一起給了他!」

  師姐哭道:「小妹,你糊塗啊!我被他淩辱是沒有辦法的事,你可不要再和我一樣了,你才17啊!」

  我對著師姐慘然一笑:「姐,你看他把我綁成這個樣子,我不從他還有什幺辦法?公子,你快來吧!」

  「呵呵呵!」男人得意洋洋地撲到我的身上,左手按在我的胸脯上,右手撫摸著我的臉頰:「小乖乖,投降了吧?放心吧,我不會忘了你的!」說著,我就感到雙股之間有一個圓球狀的熱騰騰的東西頂了進來,這東西龐大而粗野,橫沖直撞地讓我感到了一種撕裂般的痛楚。

  「啊!輕點!」我咬了咬下唇,羞慚地閉上了眼睛。

  「唔!」男人似乎更興奮了,更加用力地撞破了我的玄關,貪婪地進入我的深處。本來酥癢難當的地方被他這樣一弄,一種洶湧澎湃的快感席卷了我的全身。

  「嗷!」我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身子,難熬地扭動著,多希望能再來一次……

  我的臉扭來扭去,偶爾睜開迷離的眼睛,我看到大師姐在旁邊用自責的眼神看著我,她的眼中早已淚如泉湧。

  她喃喃地說:「阿貞,是我對不起你,我不該把你帶到這個地方來……讓你受苦了……」

  「受苦?我享受還來不及呢?」我暗暗地在心裏想著。

  也難怪,師姐被搞暈後,根本不知道我被抹了藥的事,她哪裏知道我欲給而不得的痛苦?她也永遠不會知道,當她被我身上的男人占有的時候,我在一邊看著,心中産生的那種難言的醋意……

  我被一種震顫般的感覺一下子抛到了九霄雲外,意識一陣模糊,什幺也不知道了,只感覺自己在飄啊,飄啊,我的身體已經不屬于自己了……

  我終于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渾身象散了架一樣骨軟筋酥,連個小手指都不能動彈。師姐已經被押走了,整個房間裏只留下了我自己。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擺動了一下,才知道我又被驷馬攢蹄地捆起來了。

  這該死的驷馬攢蹄!

  被捆著一動也不能動,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這個把我們姐妹倆整治得服服帖帖的男人。大師姐一生心高氣傲,闖蕩江湖,沒料想最後卻無可奈何地失身于他。而我呢,這個師姐的狂熱追隨者,竟然也在同一張床上相繼被他玩弄。難道,我們姐妹命中注定要嫁給同一個人?

  我又胡思亂想道:「他會娶我們嗎?他是真心對我們,還是對我們被擒後的一種折磨?」

  後來,我才慢慢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師姐已經淪爲了黑鷹堡的鷹犬。她經不住這人的挑逗和折磨,把天地會的所有情報都供了出來。黑鷹堡主還以她爲誘餌,活捉了天地會分舵主以及他的四大護法。師姐之所以被江湖所唾棄,只因爲有這樣一個驷馬攢蹄的小師妹被押在黑鷹堡裏爲人質,如果她不乖乖地聽話,黑鷹堡主隨時可能殺了我。

  後來任務完成了,黑鷹堡主根據他和師姐的約定釋放了我。但我對這種每天被驷馬攢蹄捆綁的日子竟然産生了一種依賴,我想住在黑鷹堡,每天讓他把我這樣捆起來,讓我度過一個個這樣狂野的夜晚……

  
【完】


13715字節 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