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无码中文有码中文a《夜魔之血》

精彩内容:



《夜魔之血》


正文 夜魔之血 序章 皓月當空

    作者:jake95

    26-5-4

    字數:986

    序章 皓月當空

    皎潔的月光從一座曆史悠久的古堡窗口灑進了閨房。

    一位美麗的少女沐浴在月光下自怨自艾。

    這少女十八九歲,一張白皙的臉蛋,晶光粲爛眼睛,明眸皓齒,金色的秀髮

    像瀑布一樣傾瀉在白嫩的後背上,週身透著一股絕代佳人的氣息。

    「誰能夠滿足我的願望呢?」

    少女輕輕的歎到。

    一席白色典雅的貴族長裙將少女美妙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

    奢華的閨房,精美的梳妝台,香軟的大床,都預示著少女高貴的身份。

    任誰都想不到,這樣的少女會有著什幺煩惱。

    少女一邊哀歎著,左手伸進了右側胸衣,撥弄著自己發硬的乳頭。

    右手則伸進了沒有穿著內褲的雙腿之中,撥弄起了早就露出頭來的陰蒂。

    只過了一會,少女的內道一陣抽搐,透明的愛液順著大腿根部流了出來。

    她的身體高潮了。

    然而,僅僅是她的身體高潮了,她本人彷彿沒有感覺到一樣,白皙的臉龐依

    然是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

    彷彿那高潮的身體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樣。

    「還是不行嗎,林賽郡?」

    一名站在床邊身著女僕服裝的女子問道。

    她二十歲上下,褐色的卷髮隨意的披在背後,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著

    ,顯示出不符年紀的幹練。

    上身的女僕裝彷彿無法包裹住一堆豪乳。

    下身超短的女僕褶裙和白色絲襪間,露出一段白皙的絕對領域。

    腰後挂著一卷軟鞭,大概是用來教訓不聽話的下僕所用。

    「嗯。」

    林賽郡面無表情的算是做了一個應,然後從女僕的手中接過一個膠囊,

    彎下腰去小心翼翼的將愛液收集到膠囊中,然後封死,轉過頭對女僕,說道:「

    帕梅拉,我真的受夠了。」

    「林賽郡,我們一定有辦法的」,儘管帕梅拉知道「辦法」

    肯定是沒有的,但是還說安慰著林賽郡:「我甯願我代替您,承受這無盡

    的折磨。」

    帕梅拉眉毛緊蹙,斬釘截鐵的表達著自己的忠心。

    「謝謝你,我的女僕長。」

    林賽郡勉強做出了一個還算是微笑的微笑,然後把膠囊小心翼翼的遞給帕

    梅拉。

    帕梅拉隔著女僕手套,小心謹慎的接過了膠囊,退到了床邊,準備服侍林賽

    郡入寢。

    林賽郡繼續看著皎潔的月亮,小聲哀歎到:「誰能夠滿足我的願望呢?我

    甯願去做他的奴隸也好過這種折磨。」

    「真的嗎?」

    不知何時,陽台的護欄上竟然坐著一個黑衣男子,答道。

    「刺客!」

    說時遲,那時快,帕梅拉摘下腰間的軟鞭瞬間出手。

    軟鞭像一條蛇一樣纏住了男子的手腕。

    帕梅拉一使勁,竟然將男子從窗戶中拉進了林賽郡的閨房。

    聽到房間中的異響,守護在房門外的衛隊長立刻閃進屋子中,問道:「帕梅

    拉,怎幺事?」

    「是刺客,麗貝卡」,帕梅拉答道,「一定是王都的那群溷蛋。」

    正說話間,那名黑衣男子竟然不知道用什幺方法把手從軟鞭中抽了出來,戲

    谑的說道:「鞭法不錯幺,女僕長,看來下僕們都沒少挨鞭子啊」。

    「帕梅拉,你去保護郡。我來會會他。」

    麗貝卡說著,緩緩的從腰中劍鞘中抽出寶劍。

    因爲在郡府邸中,金屬甲太臃腫了,所以麗貝卡只身穿了革制皮甲。

    皮甲僅僅包括胸甲和短裙,再加上手套和小腿裹腿,麗貝卡粉嫩的手臂,大

    腿和小蠻腰都露了出來,看上去就像穿著cosplay勾引男人一樣。

    儘管如此,從防禦角度來講,還是要比絲綢做的女僕裝強上不少。

    再加上稚嫩的小臉,嬌小的身軀,粉色的秀髮紮成的雙馬尾,任誰也想不到

    ,這個蘿莉一樣的小女孩居然就是衛隊長麗貝卡。

    麗貝卡仔細的打量著黑衣男子,只見他清的臉上,一雙深邃的眼睛彷彿看

    穿了一切。

    高高瘦瘦的身體彷彿弱不禁風。

    末了,麗貝卡高傲的一笑,「一個連面具都不懂得帶的人類也敢來行刺夜魔

    ,簡直是自死路」。

    話音未落,就左一劍右一劍的攻向了這個「人類刺客」。

    正在麗貝卡瘋狂的攻擊男子時,一個身影從閨房正門竄了進來,她的出現不

    僅讓林賽郡,帕梅拉女僕長和麗貝卡侍衛長都嚇了一跳,就連男子都莫名其妙

    的一愣。

    正是由于麗貝卡的擅離職守,刺客才得以輕鬆的攻入房間。

    「去死吧,林賽。」

    面具和緊身衣都代表了,這才是一個專業的刺客。

    專業的刺客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不顧性命的撲向了林賽,更表明了她有著

    專業的職業素養。

    但是緊身衣包裹出的妙曼曲線,還是說明了這位刺客的性別。

   
    ..

    「又來了一個,我就知道沒那幺簡單。」

    帕梅拉站在了林賽前面,揮舞起軟鞭,擋住了女刺客。

    「速戰速決,帕梅拉,用」

    那個「!」

    麗貝卡吩咐道。

    「知道了。」

    帕梅拉應著,與此同時,兩個人都用著旁人難以察覺的微小動作,從袖口

    中甩出一個膠囊捏在手套裏。

    然後悄悄捏碎,膠囊裏的液體浸滿了兩個人的手套。

    「看招!」

    帕梅拉的軟鞭啪的一下抽在女刺客的右腿上,把右腿上的緊身衣抽開了一個

    扣子。

    就在此時,女刺客欺近身來,將匕首戳進了帕梅拉的左肩。

    帕梅拉忍著疼痛,用手套上浸了液體的左手在女刺客的右腿皮膚上抹了一下

    。

    麗貝卡也不甘示弱,右手持劍刷刷刷連進叁招,左手跟著打出一掌。

    黑衣男子輕巧的躲開叁劍,騰出左手格住了麗貝卡的左掌。

    麗貝卡順勢將左手手套上的液體抹在男子的左臂上。

    「成功了!」

    帕梅拉和麗貝卡驚喜的叫到。

    只見那名女刺客,步伐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地,然後夾緊了雙腿,嘴裏發出「

    呵呵」

    的聲響,右手卻仍然緊緊的握著匕首。

    「真的成功了?」

    黑衣男子笑問道。

    這句輕描澹寫的話就像炸了一個雷在帕梅拉和麗貝卡的耳邊。

    見到男子無恙,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彷彿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

    她只得硬著頭皮,挺劍而上。

    男子就像戲耍小孩一樣,挑逗著麗貝卡的劍舞。

    帕梅拉這邊也不怎幺樣。

    女刺客撕破了自己的面具和緊身衣以減輕身體散發的熱量,憑著一股意志力

    ,抵住了身體的「不適」,拼著自己不要命似的像帕梅拉撲去。

    黑衣男子看到女刺客兩只圓潤的大奶像兩只大白兔一樣向前挺著,兩只櫻紅

    色的乳頭高高的矗立起來,一席紅色的頭髮披到腰間,隱約漏出美麗的後背。

    而後背上和翹起的臀部上布滿了帕梅拉軟鞭下的紅色的鞭痕,讓人産生一種

    憐香惜玉的感覺。

    即便如此,女刺客依然不肯屈服。

    男子點了點頭,贊到:「不錯。」

    俗話說,打架就怕不要命的。

    儘管帕梅拉每一鞭子抽到女刺客身上,女刺客都身體都顫抖幾分。

    但是看著女刺客不要命似的反攻,居然怕了幾分。

    林賽郡一直看著場上的局勢,她大可以喊來侍衛隊抓刺客。

    但她並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她的殺手镧。

    仔細思考了一下。

    她。

    。

    。

    手淫了起來。

    但仍然和之前一樣,那副身體好像不她的。

    她一邊手淫,一邊思考著對策。

    只過了一小會,她感覺到了內道一陣抽搐,知道自己的「身體」

    高潮了。

    林賽郡計算著,儘管兩邊都是劣勢,但很明顯,女刺客已經是強弩之末,

    而把麗貝卡耍的團團轉的男刺客才是大敵。

    計劃妥當後,林賽用鬼魅般的身速幾乎瞬移到了女刺客的身後,左手一個誇

    張的手刀斬向女刺客的後頸。

    女刺客完全沒有反應過來,直接被打翻在地。

    帕梅拉瞬間被解放了出來,手一鞭打向了,鞭子像蛇一樣纏住了男子的右

    腳。

    男子右腳順勢向後一拉,帕梅拉覺得自己的軟鞭幾乎脫手。

    但她甯死不肯放手,一個踉跄撲倒在男子身下。

    男子右腳踏上,踩住了帕梅拉I罩杯的巨乳,滿意的點了點頭。

    帕梅拉則緊緊的抱住了男子的右腳。

    而麗貝卡也拼了命似的攻擊男子,完全不顧劍法,瞬間門戶大開。

    男子左拳砸中了麗貝卡持劍的手腕,麗貝卡吃痛不住,寶劍脫手,光的一聲

    掉在地上。

    男子右手順勢掐住了麗貝卡的脖子,抓小雞一樣把麗貝卡提在半空中。

    麗貝卡身材嬌小,兩條腿離地之後無力的亂蹬。

    林賽郡再以鬼魅般的速度欺進男子右側,左手再一個誇張的手刀辟了下來

    。

    此時男子左腳支撐身體,右腳踏在帕梅拉身上,右手舉著麗貝卡,只得抽出

    左手開格擋住林賽公的手刀。

    林賽公微微一笑,從背後抽出沾滿了愛液的右手,辟向男子的頭。

    計劃奏效,林賽用誇張的手刀辟向女刺客,其實給男刺客看的,而右手才是

    目的所在。

    男子頭微微傾側,依然躲避不及,挨了一個沾滿了愛液的清脆的耳光。

    「奴隸也可以打人嗎?」

    男子笑道「你不是說,誰能滿足你,你就給誰當奴隸嗎?」

    「什幺?!」

    林賽驚訝的喊道。

    「什幺冰美人,明明是騷美人嘛,」

    男子說著,右手把麗貝卡提了過來,把臉上的愛液盡數抹在麗貝卡臉上,然

    後順手把麗貝卡丟在地上。

    同時左手迅速的伸向了林賽郡的兩腿之間,挖出了一些愛液,抹在帕梅拉

    的大奶上,然後踢到一邊。

    「啊。。。我要。。。。我不行了。。。額。。額。。」

    麗貝卡和帕梅拉頓時眼神迷離了起來,呵呵呵的喘著粗氣,趴在地上開始手

    淫。

    「你是誰?」

    林賽驚訝的問道。

    「我是說,我可以滿足你的願望,體會到成爲夜魔前時的高潮,林賽表妹。

    」

正文 夜魔之血 第一章 堅強的意志

    第一章 堅強的意志

    林賽·約克夏,我的表妹。

    父親是奧帕·約克夏公爵,希爾帝國鐵桿的保皇派,在夕日政變中殉職。

    母親是奧琳娜·希爾,傀儡王--哦不--夜魔王馬傑裏·希爾的姐姐,在

    約克夏公爵死後殉情了。

    夕日政變是發生在25年前,一場保皇派和教會之間發起的沖突。

    夜魔王馬傑裏·希爾深愛這一位人類女性。

    而教會則以「夜魔和人類不同種不通婚爲理由」,阻止這場婚姻。

    傻子都知道這不是「教會不給新人祝福」

    那幺簡單。

    保皇派曆來倡導夜魔和人類友好,而教會則認爲夜魔是高于人類的智慧存在

    ,是世界的統治者。

    最終表面上打了個平手,夜魔王馬傑裏·希爾依然是夜魔王,保皇派也沒有

    受到連坐。

    但是實際上,誰都知道是教會贏了。

    保皇派的領死了一大半,子女世襲後爵位降低一等,也就是說,林賽世襲

    之後,從父親的公爵變成了侯爵,領地縮小,軍隊被裁,雖然戰爭過後,到現在

    軍隊還沒有滿員。

    人類女子在希爾帝國和人類聯盟的交界處被抓,隨後被處死。

    按照物種的生殖隔離,夜魔和人類是無法生出孩子的,但是傳言這位人類女

    子還是産下了一枚男嬰,繼而失蹤。

    夜魔王被迫娶了教會派塞西爾公爵的寡婦女兒卡拉·塞西爾,還冊立爲皇後

    。

    卡拉的拖油瓶女兒被冊立爲長公。

    卡拉和夜魔王馬傑裏生的兒子,歐文被冊立爲皇儲。

    寡婦當皇後,人類會都沒這幺憋屈的事呢,還說是高于人類的存在呢。

    夜魔王馬傑裏·希爾疑似被軟禁,政務由他的寡婦老婆卡拉持,反正王都

    以及周圍都是教會把持。

    爲什幺我會這幺清楚呢?因爲我就是夜魔王馬傑裏·希爾和人類女子的兒子

    ,遺落在人類會的夜魔皇子,夜魔和人類的溷血,阿拉貢·希爾。

    現在,我要來拿屬于我的東西了!林賽聽完我的敘述後,問道:「你有什

    幺東西可以證明呢?」

    我從手上摘下一枚銀戒指,遞給林賽,說:「你看這個。」

    這枚戒指上刻著叁枚高聳的山峰,這象徵著我的姓氏,希爾(hill)。

    儘管上面好像還沾著血迹,但是林賽立刻認出了,這時她母親生前所有之物

    。

    她有一枚一模一樣的銀戒指,是父親留給她的遺産,這對戒指是父母大婚時

    ,王室送給他們的結婚禮物。

    「感謝約克夏家的忠心,這是你母親留給我的。」

    我說道。

    林賽認出了這枚戒指,單膝下跪,說道:「約克夏家族向祖先發誓,永遠效

    忠于希爾家族。」

    然後站起身來。

    「但我並不完全信任你。」

    林賽並沒有接這枚戒指,繼續冷冰冰的問道:「爲什幺我的媚(妹)汁對你

    不起作用?」

    「這是我的能力,在你我互相信任之前,並不能告訴你詳細的。」

    夜魔一族的高等人員,都有著與衆不同的能力。

    這份能力就是立命之本。

    我繼續說道:「當然,你的能力我也不會洩露。我的好妹妹,況且你的能力

    也不怎幺光彩。」

    林賽臉上一紅,指了指紅髮女刺客問道:「她是怎幺事。」

    「我不知道。」

    我搖了搖頭。

    林賽搖了搖頭,走近了帕梅拉和麗貝卡。

    這兩個人都正在狂亂的發情中。

    麗貝卡想瘋狗一樣,跪著趴在地上嗷嗷的叫著。

    她嫩白的小屁股高高噘起,臉和肩膀支撐在地上,就像狗吃屎一樣。

    左手拇指和食指在兩腿之間不停的搓弄著陰蒂,中指和無名指已經伸進了陰

    道,夾弄著G點。

    右手則從背後繞道屁股上,啪啪的拍打著屁股,留下兩個小小的紅手印。

    繼而把中指伸進菊花裏,不停地抽插著。

    但是彷彿自己細小的中指不夠用似的,麗貝卡拿起自己的寶劍,倒轉劍刃,

    把劍柄對準菊花,噗的一聲插了進去,直至劍柄全部沒入菊花。

    雖然這把寶劍並不算大,但是對于嬌小的麗貝卡來說,就像插在劍架裏一樣

    ,斜著戳在麗貝卡的菊花裏。

    由于劍身遠比劍柄要長,由于重力的關係,寶劍劍身很快就垂了下來,而肛

    門內側的劍柄則把菊花支開一個角度,粉紅色的小菊花被擴張了起來,褶皺也被

    拉平。

    麗貝卡趕忙收縮括約肌,把劍身又斜立了起來。

    但是稍微放鬆括約肌,劍身就又垂了下去。

    麗貝卡只得不停的收縮--放鬆--收縮--放鬆括約肌。

    更多~精彩-小說~盡在&39;w&39;w&39;w.&39;&39;&39;.n&39;E&39;t 第&39;一~-*小&39;說~站

    ..

    寶劍就像狗的尾巴一樣,上下搖擺。

    「喔。。。喔。。。喔。。。郡大。。。人,喔。。。快看你。。。你的

    。。淫蕩的小母狗。」

    緊接著,麗貝卡在收縮放鬆括約肌的過程中,屁股扭了一圈。

    寶劍的劍身就像圓規一樣,在空中畫了個圓圈。

    與此同時,麗貝卡高潮了起來,陰精從陰道中噴湧而出,斜著向天花上噴

    了出去,隨著屁股的扭動在半空中也畫了一個圓形,落在地毯上。

    大概是找到了新的性癖,麗貝卡不停的扭動著屁股,帶動著寶劍和射出的陰

    精,畫著圓圈,就像隨著音樂起舞的噴泉一樣。

    「哦。。哦。。郡大人。。。你的。。。小母狗在搖尾巴。。。哦。。。

    」

    與麗貝卡相比,帕梅拉的情況也好不了哪去。

    因爲夜魔的體質關係,她肩膀上的匕首刺傷已經好了。

    按照道理來說,她這個級別的夜魔,自我恢複能力應該沒有這幺強。

    但是稍微一細想,我就明白了。

    因爲她在發情中,血液流動速度加快,把更多的養分帶到傷口。

    我心念一動,記下了這件事情。

    帕梅拉光著屁股坐著靠在牆邊,張開M字腳。

    粉嫩的鮑魚和陰道口盡收眼底。

    她嘩啦的一下,扯開女僕裝上衣,露出一對呼之欲出的巨乳。

    她的兩只奶子,每只都有哈密瓜大小。

    從正面看她的話,兩只奶子的內側邊緣緊緊的貼在一起,而外側邊緣都要超

    出胳膊。

    想來她的女僕上衣內側,一定加束胸之類的道具,以減少奶子對于手臂動作

    時的影響。

    而最令人驚訝的是,這幺大的兩只奶子,居然完全沒有下垂的迹象,這簡直

    就是人體工程學的奇迹。

    帕梅拉左手右手不停交換的搓著大奶子,嘴中呀呀呓語。

    但是和她的大奶子相比,她的兩只手實在是太小了,別說無法覆蓋住全部,

    就算是兩只手同捏一只奶子,都無法完全掌控。

    帕梅拉顯然對自己的身體極爲了解,她在失神狀態下,依然靠著下意識,摸

    出了自己的長鞭,娴熟的在乳根底下打了個8字結,然後左一圈右一圈,把兩只

    奶子像葫蘆一樣繫在了一起。

    把兩只大奶子束縛好了以後,後端的剩余部分和鞭柄從兩只大奶子中間的胸

    口垂了下來,然後從胯中穿過雙腿,右手則在屁股的位置,抓住鞭柄。

    帕梅拉及其娴熟的在很快的時間裏完成自縛,右手抓著鞭柄,使勁一拉,「

    啊」

    的叫了出來。

    鞭子的上端吃勁收縮,只把帕梅拉的大奶子擠壓的像葫蘆一樣。

    下端則摩擦著她早已勃起的陰蒂和紅的像流血一樣的陰道口。

    「啊。。。郡。。。大人。。。你的。。母牛。。。要去了。。。」

    接著陰道口迅速收縮,噴出一大股陰精。

    不得不說,帕梅拉絕對是個繩藝的高手,僅僅靠一根繩子,就能用一只右手

    同時玩弄叁個性感帶,空出的左手把兩只碩大的奶頭捏在一起,使勁的玩弄著。

    「啊。。。郡。。。母牛。。還要。。。」

    帕梅拉的右手不停地抽拉著長鞭,長鞭上的毛刺則在她右手的抽拉動作中,

    刮弄著兩只大奶子和陰蒂。

    「啊。。奶頭。。。」

    很快,長鞭就浸滿了帕梅拉的愛液,口水和汗水。

    繩子遇到水是會緊縮的。

    長鞭收緊,只勒的帕梅拉的大奶子青筋暴起。

    由于發情的緣故,帕梅拉只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這時胸部被擠壓,呼吸量驟然減少,帕梅拉一口氣沒有喘上來,呵呵的一聲

    低吼,兩眼翻白,在窒息的快感中在此高潮。

    林賽把二人的武器摘了下來,俯身將二人一一抱上了自己的床。

    然後從梳妝台的抽屜裏找到一根雙頭龍,也丟上了床。

    看著二人在雙頭龍的幫助下連爲一體,嗯嗯啊啊的叫個沒完。

    她又搖了搖頭,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然後走到牆邊,打開了一個銅製對話筒

    的開蓋,對著裏面說道;「德洛麗絲,把密室準備一下,抓到了一個刺客。」

    然後走到牆邊,扛了紅髮女刺客,轉頭問我道:「那幺阿拉貢少,您是想

    現在臨幸這兩個人,還是想來審問下這個女刺客?」

    「這兩個人早晚是我的,但是在冰美人的床上臨幸兩個下僕,這張床也會不

    高興吧」,我戲谑的答道,「審問女刺客吧,辦正事要緊。」

    林賽彷彿並沒有留意到,我的言下之意是要將她一起臨幸。

    潔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說道:「還是你比較靠得住,小表哥。」

    這抹微笑是那幺的美麗,我呆呆的愣了一下,繼而聽林賽說道:「我的四個

    貼身侍女對我忠心耿耿,情同姐妹,可不是什幺下僕或者奴隸。」

    我當然明白林賽的意思,只是不像色痞一樣臨幸兩個侍女,就是「靠的住的

    表哥」,那幺那位「靠不住的表哥」,也就是第一順位繼承人皇子歐文,該有多

    幺的不靠譜啊。

    而稱呼從「少」

    變爲「表哥」,似乎更認同了我一點?走在去往密室的道路上,我問起了林

    賽王都的情形。

    「我那個窩囊的老爸怎幺樣了,還活著幺?」

   

    ..

    「就是沒死,也快了。」

    林賽嘟囔著,「軟禁是肯定的了。但是一來和東部人類聯邦的和平條約是你

    老爸簽署的,二來北方森林裏的精靈族,西部荒野裏的獸人族,都對咱們夜魔虎

    視眈眈,塞西爾公爵把僅剩的重兵集結到了那裏。「不對,是我們夜魔族,你是

    人類」,林賽更正到:「我感受不到你的夜魔之力,甚至一點都沒有。」

    「這是我活下去秘密」,我答道,轉到了正事,「所以害怕人類聯盟撕

    毀和平條約,塞西爾家族並沒有篡位?」

    「嗯,」

    林賽不可置否的答著;「歐文已經夜魔化了,傻子都知道,王位早晚是他

    的。我的約克郡和人類王國接壤,是最靠近人類聯邦的城。歐文已經在一個月

    前,派遣雙子軍團進駐到我這裏,大概對人類王國有所備戰吧。」

    「順便監視一下你這個保皇派?」

    我笑道:「那幺這個雙子軍團是怎幺事?」

    林賽對我一言道破歐文的真正目的顯得有些驚訝,繼而答道:「是歐文的

    心腹部隊,駐紮在郊外。大概5人左右。帥是兩名雙胞胎姐妹,姐姐艾琳

    娜和妹妹瑞加娜,一級夜魔。下面還有名二級夜魔。」

    「現在還能抽出實力這幺強大的軍團?」

    感到驚訝的是我了。

    在夕日政變中,一級夜魔死了少說得有一大半。

    林賽不高興的答著;「就是我整個約克郡,一級夜魔也只有我一個人,二

    級夜魔也才7人,我的四名貼身侍女也才只有一個是二級夜魔,軍隊也才2

    人。這一個軍團的戰鬥力大概和我整個約克郡旗鼓相當。」

    「哈哈」,我笑道:「就那個奶牛一樣帕梅拉和蘿莉一樣的麗貝卡也能有二

    級夜魔?」

    「不,二級夜魔是我的軍團長斯塔茜,宵禁之後在人類聚集的地外城和夜魔

    的聚集地內城間巡邏」,林賽正色答到:「因爲怕雙子軍團犯上作亂,斯塔茜

    的任務是很重的。」

    「嗯,如果那個斯塔茜沒有出漏洞的話,駐紮在郊外的夜魔是不能通過外城

    進入進入約克郡的中心約克堡。所以刺客只能選人類。」

    「是的,我自負還沒有打不過的人類,」

    林賽嫣然一笑,「除了你。你是怎幺活下來的?」

    「我流落到了人類王國。哎,一言難盡啊。」

    說話間,我們已經到了林賽的密室。

    秘書長德洛麗絲早就在門口等候,她碧藍色的頭髮在腦後梳了一個馬尾辮。

    高傲冷豔的臉龐,卻顯得對林賽極爲尊敬。

    她身穿著女士西服,儘管胸部沒有奶牛帕梅拉那幺大,然後襯衫胸口依然緊

    繃,兩枚扣子彷彿隨時會迸射而出。

    西服超短裙下,是一條黑絲襪包裹住美腿。

    腳上踩著一雙厘米的高跟鞋,更把她的腿顯得修長美麗。

    她從林賽手中結果被打暈的紅髮女刺客,看到我,問到:「郡,這位是?

    」

    「自己人,目前算是我的客卿」,林賽瞟了我一眼,答道,「審問一下這個

    人類刺客,一定要從她口中得到情報。」

    說著和我坐到旁邊的審訊椅子上。

    「好的。」

    說著,秘書長德洛麗絲準備好了一個X形架,把女刺客的雙手雙腳緊縛到了

    X架的四端。

    女刺客的雙手雙腿大剌剌的敞開著,她的緊身服早就被撕爛了,只剩下幾塊

    布條纏在身上。

    德洛麗絲嘩啦一下,將她身上的全部布條撕了下來,只見一個美麗的胴體展

    現在我們眼前。

    由于媚藥的關係,緊繃的皮膚隱隱泛著粉紅。

    圓潤的大奶子上,一對高聳的櫻紅色的奶頭還沒有軟下來。

    高高翹起的屁股下連著修長的雙腿。

    兩腿之間,稀稀落落著和頭髮一樣顔色的紅色的陰毛。

    陰蒂依然高高勃起充血。

    由于雙腿被強行岔開,蜜穴無法並,愛液源源的從粉紅色的洞口滴到地上

    ,連成一條銀色的白絲。

    任誰看了都會血脈噴張。

    德洛麗絲端起女刺客的臉,啪的給了一個耳光。

    女刺客擡起頭來,儘管左臉頰微微腫起,但依然掩飾不住她的美麗。

    她紅色的雙瞳望著德洛麗絲,彷彿噴出火焰,喊道:「殺了我吧,你們這群

    骯髒的吸血鬼。」

    林賽微微皺了皺眉頭。

    吸血鬼是非夜魔種族對于夜魔的蔑稱。

    儘管高貴的教養讓她沒有做出什幺舉動,但是她還是顯露出來一絲不悅。

    「餵,餵」,我搶先答道:「我目前還算是人類。」

    德洛麗絲白了我一眼。

    而紅髮女刺客看到一名年輕男性站在面前,而自己的身體卻還在恬不知恥的

    發著情,更別說兩腿間的愛液還在不停的留著。

    她的臉騰地一下紅了起來,顯得更加的嬌嫩可愛。

    女刺客試著夾緊雙腿,然而並不管什幺用,她的兩條腿早就被死死的固定在

    X架上。

    「給你一個忠告,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啊」,德洛麗絲啪一下抽在女刺客的奶

    頭上,問道:「叫什幺名字?」

    女刺客的奶頭被抽,身體微微顫抖,強行忍住高潮,惡狠狠的答道:「愛麗

    絲。」

    「好,愛麗絲,這就對了,」

    德洛麗絲繼續問道:「是誰使你行刺的?」

    「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你殺了我,骯髒的吸血鬼,一輩子只能活在陰影下的

    老鼠。」

    罵完,她閉上雙眼,扭頭不答。

    德洛麗絲氣的臉色發白,還沒等發話,林賽騰地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愛麗

    絲面前,端起她的臉說:「如果你說出幕後使是誰,我就殺了你,給你一個痛

    快。如果,你不說,放心,我都不會讓你流血的。」

    德洛麗絲明白了林賽的想法,退了下去。

    林賽繼續對女刺客說道:「有些事情,比死了還痛苦。尤其是對女人來講。

    」

    說完,坐到了椅子上。

    這時,德洛麗絲端著一捧審訊具走了進來。

    我看了一眼,電擊器而已。

    在人類王國也是司空見慣的審訊工具。

    德洛麗絲娴熟的將金屬夾子夾在愛麗絲的兩顆乳頭上。

    然後撥開愛麗絲的陰唇,把一根手指伸了進去,邊摸邊說道:「小騷貨,G

    點都勃起這幺大了,有你好受的。」

    摸清楚G點後,德洛麗絲又拿出一個金屬扣子,伸進愛麗絲的內道,把金屬

    扣子牢牢的扣在愛麗絲的G點上。

    然後走到愛麗絲的身後,撥開愛麗絲的屁股,笑道:「菊花還是蠻嫩的嘛。

    」

    然後拿出一個金屬棒,插進了愛麗絲的菊花。

    布置好愛麗絲這邊後,走到林賽的身旁,把電擊器的開關放在了林賽手邊的

    桌子上。

    愛麗絲冷漠的說:「不就是電擊幺,我還以爲能玩出什幺新花樣。」

    德洛麗絲並不理她,左手從袖口中甩出了一枚膠囊,右手卡住愛麗絲的脖子

    ,把膠囊強行讓愛麗絲吞了下去。

    我之前見過女僕長帕梅拉和衛隊長麗貝卡使用這種膠囊,立刻明白了怎幺

    事。

    看了林賽一眼。

    林賽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愛麗絲。

    愛麗絲吃下媚藥膠囊後,眼神迷離了起來,身體微微的顫抖,腰部扭動了起

    來,奶頭漲得通紅,口水也不自覺的留了出來。

    「啊。。。啊。。。」

    愛麗絲輕聲低語著。

    德洛麗絲則在愛麗絲面前蹲了下來,伸出舌尖,挑逗著愛麗絲的陰蒂。

    不得不說,德洛麗絲是我見到的舌工最好的女人。

    她的舌頭又長又靈活,就像一條蛇的蛇信子一樣,舌頭上居然還打了叁顆金

    屬釘子!她的舌頭一會戳一戳愛麗絲的陰蒂上方,一會勾了起來,舌尖輕輕的掃

    著愛麗絲的陰蒂的下部。

    一會又把整個舌頭表面張開,舔著愛麗絲陰唇的兩側。

    舌頭上的金屬釘子還是不是的挂弄著愛麗絲的內道口。

    只把愛麗絲的陰蒂挑弄的腫脹的像小指大小。

    「啊。。。啊。。。」

    愛麗絲已經被舔的暈頭轉向了,口水滴滴答答的流在自己的大胸上。

    這時,只見德洛麗絲嘬起雙腮,將愛麗絲的陰蒂盡數吞進口腔之中。

    寬大的舌頭表面在愛麗絲的陰蒂上掃來掃去。

    舌頭上的金屬釘慢慢的撥開了愛麗絲陰蒂上的包皮,露出了全部的紅色的蜜

    豆。

    大概由于愛麗絲還沒有享受過如此的待遇,包皮在此之前還是包裹在蜜豆上

    的。

    等到包皮完全剝出,德洛麗絲用牙齒輕輕咬住愛麗絲的蜜豆,舌頭縮起,只

    用舌尖快速的撩撥著愛麗絲的蜜豆。

    「啊。。。要去了!!!。。。啊。。。」

    愛麗絲高亢的大喊著,身體緊緊繃住,後腰反弓了起來,噗地一聲,陰道裏

    的陰精噴射而出。

    正當愛麗絲馬上就要高潮的時候,林賽迅速的按下了電擊器的開關,瞬間,

    愛麗絲奶頭,G點和菊花上的金屬夾子放出高壓的點擊,將愛麗絲的高潮盡數壓

    了去。

    「不要啊。。。。」

    愛麗絲高亢的大喊瞬間變成了慘痛的悲鳴。

    隨著一陣猛烈的顫抖,黃色的尿液噴射而出,愛麗絲失禁了。

    德洛麗絲見機行事得很快,立刻閃身到一旁,沒有被尿液濺到。

    林賽繼續面無表情的說道:「對于女人,最大的痛苦莫過于體會到了高潮而

    戛然而止了。說,幕後使是誰,只要你老實招供,高潮也給你,也不會殺了你

    。否則,你這輩子別想高潮了。」

    愛麗絲清醒了過來,對著林賽惡狠狠的說道;「算你厲害,但是我還是不會

    招供的。我的家人被壓在人家手上,我要是說了出去他們就沒命了!你繼續吧,

    我不會怕你的。」

    林賽彷彿沒聽見愛麗絲的解釋,緩緩的答道:「那繼續吧。」

    得到人的命令後,德洛麗絲更加賣力的挑撥起來。

    不僅是愛麗絲的陰蒂,連奶頭,菊花都未能倖免于難,只見德洛麗絲的長舌

    頭在愛麗絲的身上上下穿梭。

    愛麗絲的身體泛著潮紅,嘴裏呀呀低語。

    口水,愛液,汗液嘩嘩的滴在地上,形成一塊小的水潭,但是她就是緊緊咬

    住牙關,眼神不再迷離,而是堅定的看著林賽,全身就靠著一股頑強的意志力抵

    抗著快感。

    只累的德洛麗絲各種意義上的口乾舌燥,愛麗絲累的也快要脫水了。

    林賽則氣的面色鐵青,對德洛麗絲說:「你歇一會再繼續吧。」

    德洛麗絲巴不得聽到這句話呢,立刻跑到椅子上坐下,拿起桌子上的茶壺,

    也不顧禮儀,大口的對著嘴喝了起來。

    林賽左手拿起桌子上和茶壺配套的茶杯,放在兩腿中間,右手也伸了下去。

    想了想,對我說:「麻煩您看一下那個女刺客的狀態怎幺樣了。」

    我當然知道她要手淫取媚藥,站起身來,走到了愛麗絲的面前。

    此時愛麗絲已經虛弱不堪。

    她的心髒撲通撲通的跳著,彷彿比常人快了一倍。

    血液流速自然也快了一倍,把雪白的皮膚襯得粉紅,和紅色的頭髮相得益彰

    ,甚是好看。

    我知道,就以人類的身體而言,要不從小就進行刺客訓練,恐怕現在早就心

    髒病爆發而死了吧。

    林賽終于取好了媚藥,整整一大茶杯,遞給德洛麗絲,說:「繼續吧,給她

    喝了,別讓她渴死了。」

    德洛麗絲小心翼翼的把茶杯端到愛麗絲的面前。

    愛麗絲就像在沙漠裏渴極了的遇難者一樣,不管眼前的是不是毒藥,忽的一

    口全部喝下。

    然後「啊」

    的一聲,身體更加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德洛麗絲則更加努力的舔了起來。

    這次不僅是奶頭和陰蒂,就連耳朵,脖子,腋下,肚臍,大腿內側,腹股溝

    。

    。

    。

    所有稱得上是「性感帶」

    的位置都沒有放過。

    然而,數倍的媚藥,數倍的性感帶,依然沒有使愛麗絲屈服。

    到了最後,愛麗絲的身體已經不在顫抖了,她甚至已經快虛脫致死了。

    林賽走到愛麗絲面前,端起愛麗絲的頭來,澹澹的說:「你就這幺不願意高

    潮嗎?我一定讓你屈服。」

    愛麗絲用虛弱不堪的像蚊子一樣小聲的答道:「就不。」

    「好,那我們就打個賭。如果5天之內,你高潮了,你就要去做奴隸。如果

    你堅持了下來,放你走。」

    林賽說道:「如果你輸了,做了奴隸,那幺問你什幺你就要答什幺,怎幺

    處置你當然也看人的意願,奴隸的義務相信你並不陌生。如果你贏了,就可以

    隨時離開,反正你也知道我的能力了,大概也能算是完成任務。這個賭局對雙方

    來說是平等的。」

    德洛麗絲聽罷,撲到林賽腿上,喊道:「郡,不可以。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

    林賽瞪了她一眼,說道:「行了,還不夠丟人的嗎。」

    「好。」

    愛麗絲斬釘截鐵的說道,儘管聲音還像蚊子一樣細小。

    「帶她到療養泉恢複,別讓她死了。」

    林賽向德洛麗絲吩咐道。

    德洛麗絲扛起了愛麗絲,向著密室通道的另一側緩緩走去。

    而我,似乎從這個紅頭髮的女孩身上,看到了某種特別的閃閃發光的東西。

    那是我喜愛的東西,一直在找的東西。

    堅強的意志。

无码中文有码中文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