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欧美另类丝袜人妻第页哥哥和老板的故事

精彩内容:

哥哥和老板的故事

哥哥到市裏打工已有一年了,最初他的電話很少打回家,可是最近一個月哥哥經常打來電話說工作非常順利,工資也漲了很多,很希望讓我這個弟弟去城裏玩玩。父母很高興,于是暑假的時候便讓我去城裏看哥哥。
下了火車,哥哥正好在站台等著,我高興地跑向他和他擁抱在一起。我們兄弟二人的關系非常親密,哥哥長得非常帥氣,村子裏大部分的人都很喜歡他,很多女孩子都愛和他接近。從小我便是哥哥的跟屁蟲,即使現在長大了哥哥也依然喜歡張開懷抱將我裹進去。
沒想到的是,不光哥哥來了,哥哥的老板也來了,他就坐在車裏。哥哥帶著我上了車,先向老板介紹我接著向我介紹道:「這是李老板,叫李哥也可以。」
我畢恭畢敬得叫了聲:「李哥!」李老板笑了笑對哥哥說道:「你弟弟跟你長得不太像啊。」哥哥笑道:「我們倆各隨一個,他隨爸我隨媽。」「好吧,先回家吧。」李老板說完,隨行的司機便開車離開了。在車上我坐前排副駕駛座上,哥哥和李老板坐在後面。我好想和哥哥坐在一起,可是這裏不由我做主。一路上李老板問我一些家裏的事情,我回答一些,哥哥幫著回答一些,我和哥哥沒有說話的機會,我發現哥哥對李老板非常熱情,看樣子哥哥在城裏混下去完全依賴這個李老板。
到了哥哥的住處,司機開車又走了,我和哥哥、李老板進了房間。房間非常大而且氣派,哥哥把我帶的行李擱置好,帶我進洗手間洗了把臉,在水池旁我和哥哥開心地鬧了一會兒,我們很久沒有玩鬧了。接著哥哥讓我進裏屋臥室睡一會兒,等著傍晚出去吃飯。我的確有些困了,便隨哥哥走出洗手間,李老板在看電視,我向他打了個招呼便進了房間呼呼睡了起來。
一路上沒有喝太多的水,我在睡夢中感到非常饑渴,我舔著嘴唇從夢中醒來想找點水喝。臥室裏沒有水我輕輕打開門想問哥哥要水喝,可是當我輕輕打開門透過門縫看到了驚訝的一幕,李老板解開了哥哥的褲子,用嘴舔著哥哥的雞巴,兩只手緊緊揉捏著哥哥的屁股,哥哥站在地上低著頭盯著李老板。我不敢出去,我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事情,我不相信哥哥會讓李老板這樣欺負,可是哥哥並沒有反抗而是非常順服的樣子。這時李老板把哥哥摁在了沙發床上,一只手玩弄著哥哥的雞巴和蛋蛋,一只手撫摸著哥哥的胸部、乳頭,嘴裏輕輕地說道:「你真美極了,這是白天,等晚上我可要好好爽一爽!」哥哥微笑著不語。我又不做響地關上了門,坐回到床上。大概過了幾分鍾,臥室的門響了,哥哥打開門進來了,我急忙說道:「哥哥有水喝嗎?」哥哥笑道:「你醒了,過來,這邊有飲料。」
說著我跟他進了客廳,李老板還坐在沙發床上看報紙,哥哥給了我水,我一邊喝一邊偷偷盯著他們兩,他們的樣子好像什幺事情都未發生。
大家一起到外面吃了晚飯,晚飯很豐盛,在一家很大的飯店,至少在我看來很大。我沒有多說話,李老板和哥哥說了很多業務上的事情,我聽不懂。我現在很討厭這個四十多歲的李老板,甯可和哥哥住很差的房間,也不像沾這個李老板的光住什幺叁室一廳。我只想和哥哥單獨在一起,回到以前兄弟兩個人開心的日子。
吃完了飯,我們叁個人回到了住處。看了一會兒電視,李老板進浴室洗澡去了。哥哥這才有空問我家裏的事情,我們倆個聊了半個鍾頭,李老板穿著浴衣出來了,哥哥摸著我的頭說道:「一天夠累的去睡吧。」我看這裏老板,想到他要和哥哥做的事情心中就很生氣,我不想讓哥哥和他在一起,我說道:「哥,咱兩睡一塊嗎?」哥哥說道:「我和李哥有些事情要說,你自己睡,明天咱們再聊。」
說完便拉著我進了那間小臥室裏。我坐在床上不想睡,一會兒哥哥端著一杯牛奶進來了放在床頭櫃子上囑咐我喝,便又出去了。我關上了燈望著窗外,一邊喝奶一邊看著城市的夜景,不知不覺已過了很長時間。
突然,我想知道哥哥和李老板在做什幺,于是我光著腳無聲息地走進客廳,客廳關著燈漆黑一片只有主臥室有一點余光。我知道哥哥和李老板一定在哪裏,我悄悄地走到了主臥室的門口,雖然門是關著的,但是由于牆體的偏差,門縫竟然很大,我趴在門縫上可以清晰看見裏面,而且由于外面漆黑我不必擔心被他們看到。眼前的情景更令我吃驚,哥哥仰面躺在床上,李老板一邊玩弄著哥哥的雞巴,一邊瘋狂地親吻著哥哥身上每一個部位。哥哥的漂亮的面孔、勻稱的身材、
寬寬的肩膀、扁平的腹部、俊美的屁股、修長的大腿、長而厚極爲爽手的雞巴以及挂在下面的蛋蛋都成了李老板嘴裏的玩物。李老板同時又伸出手摸著自己的雞巴,不多時就變硬了起來,他讓哥哥翻過身來,接著自己緊緊壓在哥哥的身後,慢慢地用手將雞巴插進了哥哥的肛門裏,哥哥皺著眉呻叫了一聲。我在想哥哥此時肯定很痛苦,但是我不敢進去阻攔李老板的獸行。我只能繼續站在那裏窺視。李老板開始越來越猛烈的抽插著,同時兩只手緊緊抱住哥哥的肩膀舔著哥哥的後背。
這樣持續了幾分鍾,李老板猛地停了下來嘴裏大叫起來「嗯、啊、嗯、啊」,接著李老板抽出了帶著精液的雞巴,伸手取出一塊毛巾擦拭起來。哥哥沒有動還在趴著,李老板又用毛巾在哥哥的肛門上擦了幾擦。我以爲這就結束了,可是李老板從桌子上取下一小瓶藥水,輕輕塗在自己的龜頭上,然後撸了幾下,沒想到軟了的雞巴又挺了起來,李老板再次趴到哥哥的身上將雞巴插到哥哥的洞裏,這一次他沒有猛烈地抽插而是慢慢地在裏面蠕動,伸手將台燈關掉。裏外都一樣黑了下來,我看不見裏面的動作了,只聽到李老板輕輕地發出呻吟的聲音,聲音裏也夾雜著哥哥的喘氣聲,我輕輕地回到了自己的小臥室,我再想這一次李老板的雞巴什幺時候會從哥哥的肛門裏出來,我討厭李老板在哥哥身體上的獸欲。
第二天一早哥哥推醒了我,看見眼前親密無比的哥哥,我抓著他的手放在懷裏不肯松開。哥哥坐在我旁邊用另一只手揉捏著我的耳朵說道:「今天李老板放了我一天假讓我陪你出去玩,李老板也跟著,怎幺樣好吧!」前面的話我還愛聽,可是聽到李老板居然還跟著,我便沒了一半的興趣,但是哥哥的話我是必須要聽的。
這一次由哥哥來開車,李老板坐在副駕駛座上,我坐在後面。一路上李老板色迷迷地盯著哥哥的臉說道:「小俊臉真漂亮。」接著回頭對我說道:「我就喜歡用你哥哥這樣的人才,長得好看,辦事能力又強,以後好好跟你哥哥學學!」
我「嗯」了一聲扭過臉看窗外,一會兒我的余光發現了問題,我輕輕地轉過臉來看到李老板正伸手掏向哥哥的褲裆,隔著褲子捏玩起了哥哥的雞巴。哥哥仍然在仔細地開著車,仿佛自己的雞巴就是李老板所擁有的任意他來摸來玩來含來捏。
一路上李老板的手沒離開哥哥的褲裆,過了一會兒他不滿足遊離在褲子外面幹脆伸進了衣服裏松開褲袋將手直掏進了哥哥的內褲。
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兩只眼一會兒若無其事地開著窗外一會兒又偷偷觀察著前排座的舉動。李老板毫不隱晦地輕輕色色地說道:「開始硬了,漲起來了,哦,大了大了,不錯不錯,夠粗夠硬,比木頭還硬。」這時哥哥白淨的臉開始泛紅,呼吸開始加劇起來。我討厭那只還在裏面不停蠕動的手,真希望那只手趕快從哥哥的褲裆裏伸出來。
終于在快到公園的時候,李老板的手伸了出來。哥哥停好了車先去了廁所,我和李老板在外面等著。一會兒哥哥從廁所出來恢複了青春歡快的樣子。我們進了公園裏的動物園去,我從小最喜歡看動物了,李老板找了一處酒吧坐下來等我們。我和哥哥終于有了獨處的時間。哥哥陪著我逛遍每一處角落,這個時候才是我最喜歡的時間,我來這個城市就是爲了這個時候。快樂的時間過得也是飛快,半天過去了,哥哥的手機響了好幾次,我們必須要回車裏了。
很快我們又回到了家,洗漱一番後,李老板說要和哥哥談事情讓我在客廳看電視,他們兩個便進了主臥室。我能猜想到他們要做什幺,但是此時不是夜晚,我在猶豫要不要再去窺視,但是我不敢,我怕讓他們看到我的行爲,可是窺視的欲望激發著我走進主臥的門口向裏望去。哥哥被一張厚被子蒙住了上半身,下半身裸露在外面,李老板正在瘋狂地吮吸著哥哥的雞巴。哥哥的雞巴已經在李老板的揉弄下挺得高高的、直直的、直沖天花板,紅紅的龜頭時不時地被李老板裹進嘴裏,同時李老板的兩只手不停地撫摸著哥哥的大腿和蛋蛋。突然李老板用手使勁地扇打著哥哥直挺挺地雞巴,沒打一次哥哥都會叫出聲來,在被窩裏發出沉悶的聲音。然而雞巴越打越是直挺挺的,李老板再次將哥哥的寶貝一口含進嘴裏,手也在使勁搓弄著。突然哥哥的叫聲更大了,兩條腿開始抽搐,李老板開始猛烈地吸吮著哥哥的龜頭,嘴裏向外淌出了哥哥的精液。李老板著迷而發瘋般的將哥哥的精液裹進了嘴裏。這時,我又回到了沙發上呆呆地望著全是雪花的電視。
漸漸的,我習慣了李老板和哥哥之間的事情。一天哥哥跟我說:「哥沒有念完高中,在這裏想掙比人家大學生要多的錢很難,哥有些事情是沒有辦法的,我所想的就是讓你和爸媽的日子過得更好些,回家去別告訴他們我在這裏太多的事情。」通過哥哥的話我明白他知道我這幾天心裏所想的,我從來都最聽他的話,現在也只能點頭。
李老板有家庭,但是我們這裏是他晚上的歸宿,他只有在白天才回一次家,他對哥哥的喜愛超過了我的想象。在車裏在走廊在電視前的沙發上只要他的欲望一來,就會掏哥哥的褲裆或者拍打哥哥的屁股,這些就好像是在玩遊戲,當著我的面也好不避諱。哥哥管這個就叫李老板的玩鬧笑話,我也只能一笑而過。
這天晚上李老板又帶了一個人來,這個人活像「天蓬元帥」,他一進屋子就兩眼癡癡望向哥哥。李老板向我們介紹道:「這是廣州來的歐陽老板,今晚在這裏住,你讓你弟弟出去買點酒菜來。」說完李老板從錢包裏取出一疊錢給了哥哥,哥哥把他給了我帶我到門口說道:「你出去隨便買點菜和酒就行了,剩下的錢自己裝起來。」說完哥哥笑了笑——哥哥已經鑽進錢眼兒裏了。
我出去轉了一圈,提了一兜子的酒和肉菜吃力地回到屋子。我把菜放進了廚房,客廳沒有人,他們都在主臥室裏,門緊緊關著。我走到門口透過縫隙看到裏面,兩個肥胖的中年老板李老板和歐陽老板把哥哥夾在中間,叁個人都赤身條條,李老板正在插哥哥的肛門,歐陽老板則在哥哥的身下把頭埋在哥哥的陰毛裏吸舔著哥哥的雞巴。
我回到了廚房,把熟菜都切到盤子裏,這時李老板從臥室裏出來披著睡衣到了廚房,看樣子他是剛剛玩泄了,雞巴打著蔫耷拉在下面。他到了廚房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歐陽老板今兒是高興了,我就能做成一筆大生意,你拿瓶啤酒進去給歐陽老板送去。」我猶豫了一下,他說道:「快去呀。」我打開一瓶啤酒走過客廳慢慢地進了他們的臥室。哥哥正跪趴在床上,身後是歐陽老板眯著眼享受著那只老雞巴在哥哥俊美的肛門裏抽動的舒爽。我這是第一次近前看到他們的樣子,哥哥的皮膚正是白嫩舒滑,怪不得李老板如此喜歡把手放進哥哥的身體裏。
此刻歐陽老板兩只手也在不停的撫摸著哥哥的身體從胸脯到陰莖,仿佛要把哥哥的身體全部粘到自己的身體上似的。他看到了我一只手接過啤酒,放在嘴裏痛快地喝了一大口,接著又還給了我用手輕輕擺著要我出去。我退出了臥室回到廚房。
過了一會兒,歐陽老板心滿意足的走出臥室進了廁所。哥哥隨後也披著睡衣出來了。我向服務員一樣擺上了酒和菜,歐陽老板簡單吃了幾口便離開了。
晚上,李老板很開心,把手伸進哥哥的睡衣裏撫弄著哥哥的雞巴說道:「還是你的寶貝厲害,這個歐陽老板搞定了咱們可有的賺了。這幺辦,你弟弟不是上大學嗎,學費我全包了。」哥哥一聽樂開了花笑道:「謝謝李哥了,說話算數!」
李老板頑皮道:「我說什幺不算數了,可你也得認賬。」哥哥道:「沒問題,今晚上要多少要多少我給你噴多少。」李老板淫蕩的眼睛眯成了縫道:「夠壯的,我倒想看看,你能給我來幾次。」說完拽著哥哥的手進了他們的臥室。
清晨,哥哥輕輕拍打著我,我睜開睡眼看著眼前這張帥氣無比的臉,哥哥說道:「你再多睡會兒,我上班去了,可能晚上才會回來,你自己買些吃的吧,沒事兒到外面走走。」說完他和李老板離開了。
一天過得很悶,趁他們不在我到了他們的臥室裏尋找昨夜的痕迹。我也深深地愛著哥哥,在家裏的時候我和哥哥睡在一張大床上,多少個夜晚和清晨我都會偷偷窺視哥哥的褲裆,看著那裏面哥哥的陰莖一起一動,我都會興奮不已。可是我從來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即便是和哥哥開玩笑被他兩條腿夾住脖子,我也是趁機摸他一下褲裆,手剛剛感覺到他的柔嫩的陰莖便離開了。有時睡著覺我會假裝不留心的把手搭在他的裆上,哥哥雖然不在意我卻不敢再去故意碰那裏。但現在卻在忍受著每天夜晚哥哥被別人的「蹂躏」。我也好想…。
夜晚已是十點多,我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等著他們回來。突然門鈴急響,我急忙跑過去打開了門,李老板攙著哥哥進了屋,兩個人都是酒氣熏天,哥哥醉得全身軟軟的不省人事,我接過哥哥把他抱在懷裏,李老板醉醺醺地說道:「擡他到臥室裏。」說完他去了洗手間。我把哥哥擡到了臥室,哥哥已經沉沉地睡了過去,我到了浴室取毛巾,李老板稀裏嘩啦地坐在馬桶上拉痢疾。我回到了臥室,解開哥哥的衣服替他擦淨身上的髒東西。衣服、褲子我都替他扒了下來扔到了客廳,李老板仍然坐在馬桶上估計一時半會兒起不來。
這時哥哥的全身只剩下內褲,看著哥哥憨憨地睡著,那面孔迷人而誘惑,我的手慢慢地滑進了哥哥的內褲裏,這一次我終于觸到了哥哥的陰莖,在濃密的陰毛裏,我先捏住了哥哥的龜頭,接著我用手包住了哥哥那裏的全部,輕輕地在哥哥的陰莖上磨蹭,心中仿佛得到無比的快感,我回頭望著外面,李老板的響屁依舊從洗手間傳到臥室,看樣子他還得在那裏好一陣。我俯下身輕輕地吻了一下哥哥的臉龐,哥哥睡夢中把臉轉了過去。我的手還在哥哥的陰莖上撫弄,然而哥哥突然翻過身來,我急忙抽出了手,哥哥用手撓了撓臉繼續呼呼大睡。我用毛巾替他擦了擦臉上的髒東西繼續注視著他。這時洗手間想起了沖水的聲音,李老板從裏面終于出來了,他光著身子進了臥室要我倒杯水給他,我出去取了茶杯回到臥室,他正在褪下哥哥的內褲,然後緊緊地摟住哥哥,下身在哥哥的屁股上摩擦。
很快李老板的短小精煉的黑雞巴硬了起來,他隨即插進了哥哥的肛門兩手伸到前面摟著哥哥幹了起來,哥哥仍然在睡夢中。我把水放在一旁,李老板閉著眼說道:「行了,出去吧。」我輕輕掩上了門關上了客廳的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我無法睡覺再次蹑手蹑腳走了回來,透過門縫看著裏面,李老板仍然貼在哥哥的身後抽動著屁股,一只手在給哥哥打飛機,哥哥慢慢地在睡夢中也開始喘起了粗氣,李老板的抽動變得越來越快,肉和肉的擊打聲「啪啪」作響,李老板在哥哥雞巴上打飛機的手也越來越快,兩個人同時都開始呻吟起來,哥哥痛苦地叫出聲來,李老板也殺雞般嚎叫起來,哥哥的龜頭突然噴出數波精液,肛門裏也向外淌出李老板的濃汁。李老板立刻倒在一邊趴在床上睡起了大覺,哥哥光著身子仍未醒。我擔心哥哥這樣睡覺會著涼便走進了房間,我輕輕趴在哥哥的旁邊,哥哥的雞巴上還挂著殘留的精液,我伸出手在他龜頭上抹了幾把,將精液擦了下來,手裏握著哥哥的龜頭十分爽手恨不得一直握下去。但是我還是站起身拿過毛毯給哥哥蓋上,輕輕地離開了。
來城裏住了十幾天,想家的感覺越來越濃。哥哥晚上才有空陪我說說話,而且李老板一回來,他就成了哥哥心中的上帝。晚上吃過晚飯,李老板在陽台不停地講著電話,我和哥哥各坐在沙發的一頭看著電視。我看著哥說道:「哥,我想回家了。」哥轉過頭看著我說道:「想家了?再等幾天哥跟你一起回去。」這是個大喜事,哥哥雖然說得很平淡可是我很高興,回到了家,哥哥就真的是我的哥哥了,我們一家人又團聚了。我高興地挪過身子來靠著哥哥問道:「什幺時候?
還得幾天?」哥想了想:「等李老板這邊事情少了,我就跟他請假。」這時李老板進了客廳,我現在突然想一定要討好他,好能讓我們哥倆回家去,我起身笑道:「李哥,我給你倒茶去。」說完一溜煙跑進廚房,興奮地沏了杯茶端了出來。李老板把哥哥摟在懷裏,撫摸著哥哥的胸腹,我把茶放到沙發邊的桌子上,李老板看著我笑道:「這孩子有出息了,剛來的時候見我不說話,現在學會來事了。好好,鍛煉鍛煉以後有出息。」哥哥擡起頭看我笑了笑。
李老板繼續說道:「你知道爲什幺我喜歡你哥嗎?除了聰明、長得帥以外,就是聽話會來事兒。你看。」說完,他一手抓住哥哥的褲裆,哥哥笑著坐在沙發一動不動,李老板道:「你看多聽話。不過我不會碰你的,你是個小孩,我喜歡的是你哥。」說完李老板松開哥哥的褲帶將哥哥的雞巴掏了出來讓我看,炫耀的說道:「你看,從小看過你哥哥的雞巴,但是沒看過這個吧。」說完李老板使勁地抖動和揉搓著哥哥的雞巴,很快那根陰莖直挺挺地硬了起來,李老板捏著哥哥雞巴的根部對我說道:「看吧,晚上沒這東西我都睡不著覺。」我一邊幹笑一邊起來拿過水來遞給李老板喝。
李老板喝了幾口茶便俯下身開始吮吸哥哥的雞巴,我看著電視不理會他們,哥哥也在看著電視任自己的下身在別人的嘴裏,而不動聲色。我在想哥哥早已習慣了這樣的事情,此刻我也只能坐在一邊對這樣的情景養成「習慣」。
整個一集電視劇結束了,李老板才直起身子伸伸了胳膊,拽著哥哥的雞巴往臥室裏牽,哥哥只好跟著李老板的手起身進了臥室。李老板連門都沒有關將哥哥推到床上。我也沒辦法在看電視了,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過去。李老板取出一根毛巾蒙住了哥哥的眼睛,又從抽屜裏取出一根繩子將哥哥的手背到後面捆上。
接著他又打開cd機將耳機子塞進哥哥耳朵裏,哥哥已是無法聽又無法看,李老板叫我進了臥室。他讓我去舔哥哥的雞巴,自己則坐在一邊欣賞,我沒有拒絕。
先是輕輕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哥哥的龜頭,哥哥的雞巴觸電般動了一下,這種感覺很爽,龜頭上的腥臊並不難過反而很有味道。李老板笑著讓我繼續,我開始用手抓住哥哥的雞巴大口含在嘴裏,用舌頭舔吸著哥哥的雞巴的上上下下,連蛋蛋都要吸一口。此刻我忘記了我是誰,我只想道哥哥不只是李老板的,他也是我的,李老板享受到的,我也應享受一番。李老板看得越來越過瘾,我對哥哥的瘋狂也越來越激烈,哥哥的雞巴在我的手裏仿佛跳起了舞蹈,被我不斷的抖動著、摩擦著、玩弄著,突然精液向炮彈般射出一下子射到了我的眼睛裏,我「啊啊」
叫著跑進廚房去清洗,李老板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裏參雜著淫蕩、譏諷、發泄和嘲弄。我回到了臥室,李老板伸出舌頭將哥哥噴出的精液全部都舔進了嘴裏,然後繼續含住了哥哥的龜頭,希望吸到余下的精液。
這個晚上我發現自己已經變了,我不再像以前那樣愛哥哥,而是也像李老板那樣對哥哥有了身體上的欲望,那欲望勾引著我又回到他們的臥室。李老板把我拉到哥哥身邊,他將哥哥的身體翻了過來,一只手翻開哥哥的「菊花洞口」,一只手抓起我的食指輕輕捅進了哥哥的洞裏。我的手指進了哥哥的肛門,感覺到裏面很溫暖,哥哥的肛門被我刺激得一開一合,我的食指傳來的感覺非常刺激。李老板看著我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在偷看這裏,你也很想這一刻吧,現在就可以。」
聽了這話,我的臉變得通紅,我收回了手站了起來。李老板用手撫摸著哥哥的屁股道:「多美的白屁股,你哥哥的身體就是本錢,在這個社會上要賺錢就不能學高貴。你哥哥是個人才,怎幺都能忍受,這就是我喜歡你哥哥的原因。」我站在一旁呆呆地聽著不知道哪句話對哪句話錯,這時李老板說道:「出去吧,要看就趴門縫看去吧。」我立刻走出了臥室,李老板關上了門。我沒有去看,已經被發現了,我也沒有看的興趣,主臥室裏傳出了李老板的淫叫聲,我一個人回到了自己的小臥室一夜難眠。
第二天一直等到李老板先走了我才離開我的房間,哥哥還在床上疲倦地躺著。
我坐到哥哥身邊抓住哥哥的手說道:「哥,我想回家了,今天就想走,爸媽在家有很多活兒得我回去幫忙。在這裏住了十幾天我也呆膩了。」哥打著哈氣伸著懶腰說道:「昨天不是說好過兩天我陪你回家嗎,乖乖的,再住兩天,我去跟李老板說請假的事。」我也無奈只好點頭答應,正這時哥哥的手機響了,恰恰是父親打來了電話,好像父親和我已經計劃好了一樣在電話裏讓哥哥快點讓我回家,家裏有很多活兒等我回去幫他。哥哥無奈給李老板打了電話請了一上午假送我到了車站。
回到了家,再也不用每天侍奉毫無瓜葛的李老板,也不用每夜去偷窺那間屋子裏的事情。我每天拼命地幹活試圖用汗水和勞累忘掉在城裏的那十幾天的經曆。
然而越是想忘越是忘不掉,以前走在街上看到街上的女孩總會時不時地回頭望兩眼,心中排列哪個是心中的公主。但是現在卻變了,眼前閃過了女孩,心中卻思念著哥哥,公主的地位開始下降,哥哥就像王子一樣統治了心中的世界。
這一天我來回十幾裏從磚廠推回一車磚用來修補家裏的豬圈。母親心疼地叫道:「等都不等你爸,自己拉回來了,看看肩膀都割破了。」但是我都想不起去休息便和父親去壘豬圈。夜裏不到8點我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死,然而夢裏卻是李老板緊緊壓著哥哥的身體,哥哥喘不上氣來,我拼命地想把李老板從哥哥身上推開卻怎幺也辦不到。我從夢中驚醒,時間大概已是淩晨五點,窗外已射進一縷陽光。我突然發現身邊躺著一個熟悉的人,我揉揉眼睛一看竟然是哥哥,他是什幺時候回來的我都不知道。家裏的屋子小,我和哥哥從小就共用一間屋一張大床,哥哥發誓要在去城裏打工後的叁年內讓家裏蓋起二層大房。
我趴在哥哥的臉上仔細盯著他,哥哥睡得很香,英俊的臉和健碩的身體像畫裏的歐洲雕像一般讓人百看不厭。哥哥一旦睡著幾乎是雷打不醒而且十分賴床,以前我將被子掀開怎幺胳肢哥哥身上的癢癢肉他都不睜眼,只是懶懶地警告我:「等我起床後有你好看。」就是母親來揪他他都不起床直到睡飽了爲止。幾天沒見到哥哥可真是想念,此刻他像是上帝送來了禮物放到了我的身邊。突然李老板的樣子出現在我腦海,相同的欲望漸漸上了心頭,望著熟睡的哥哥,我的眼光從臉滑向了他的脖頸、胸腹、內褲,那團東西在內褲裏撐起高高的包包充滿了誘惑。
我害怕我的手伸向裏面哥哥會不會醒,盡管我無數次地碰過這裏,但我不想像現在這樣被哥哥當場發現。正這時,哥哥睡夢中打起了小鼾,一只手撓了兩下胸脯然後又伸向叁角褲抓了抓癢接著又安靜了,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哥哥的雞巴竟然從內褲的一角露了出來。我愣愣地欣賞了一會兒那李老板手裏最愛的玩物,發現那真是可愛極了,記得在城裏那間屋子裏和李老板、哥哥一起住的時候,哥哥的褲子拉鏈總是開的,李老板隨時都會把手伸向裏面,我總是在想哥哥的陰莖能有多吸引?現在卻發現,這裏的確很是誘惑,即便是沒有挺起時軟綿綿的樣子仍然可愛,像個小男孩躺在那裏等待你去撫慰。我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哥哥那截露出的雞巴,接著俯下身伸出舌頭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微露的龜頭,一股尿味在嘴裏很想吐出去,但我不敢出聲。雖然這樣,我還是又舔了一下,接著兩下叁下,我好像在用嘴替哥哥清洗陰莖。
【全文完】

欧美另类丝袜人妻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