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给娇妻安排又粗又长玩3p视频美国梦全

精彩内容:

作者:不詳
字數:53272(全)
我是個21歲的菲律賓男人,現在美國一個小鎮上生活,我真的不知道該怎 幺形容這種生活,只能說我生活的像堆「狗屎」一樣下賤。這種生活的確很糟, 但是我已經不能回頭,因爲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不管怎幺樣,我實現了自 己的願望,來到我向往已久的美國,這個地球上最文明的國家,而且,對于這種 生活,我好像已經認命了,也可以這幺說,我徹底麻木了。
先說說帶我來美國的那個40歲的女人吧,她叫瑪麗,盡管她比我大19歲, 卻曾經是我的妻子,就算她現在已經把我像鞋底下踩的一塊狗屎一樣抛棄掉並和 那個四十多歲的純種美國男人托尼生活在一起,雖然她一直對我曾經是她丈夫這 件事深感恥辱,但不管怎幺說,她仍算是我這輩子唯一有過的一位妻子。瑪麗雖 然說不上漂亮但很豐滿性感,有著一頭金黃色的頭發和白種人特有的傲氣,她是 我兩年前在我的祖國菲律賓就讀的一所大學裏認識的,那時她在我們學校當外教, 我的故事就是從她開始的。
那一年我大專叁年級,雖然個頭比較小,但在學校裏應該算是比較帥的男生, 白淨的臉,颀長的身材,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很斯文。有些女生剛開始喜歡我, 但後來因爲我家很窮,連頓飯都請不起,交往兩天後就不和我來往了。其實我也 不想和國內的女孩結婚,因爲我從小就想出國,這也是我考外語專業的最重要的 原因。大學前兩年,生活一直很平淡,而我出國的夢想隨著對這個社會和金錢越 來越深的理解而越來越渺茫,直到外教瑪麗的出現。
說實話,我覺的她很一般,因爲年齡大,又稍微有些胖,長相只能算是中等 水平,而且有一種美國人特有的傲氣。但因爲這是我接觸的第一個美國人,所以 不由從心裏對她産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敬仰。所以當別的男生說她壞話的時候, 我總是沉默不語。上課的時候,她總是喜歡提問我,我看著她的眼神也很溫順, 回答時也很恭敬很禮貌,這可能是她喜歡我的原因。
我對她總是畢恭畢敬,下課後我會搶先把她留下的板書擦掉,上課前也搶著 把她的講桌擦幹淨,而且在做這些的時候我總會想法讓她知道是我幹的,所以, 她對我很滿意,很信任。沒多久,我的同學便背地裏說我是個「洋奴」。有天我 的舍友諷刺我說:「聽說她還是單身,你不是想出國嘛,追她呀,說不定她能把 你帶出去呢」。我突然受到了啓發,這也許真是我的機會呢。
星期六的下午,我在瑪麗的公寓樓下等了近一個小時才等到她,她穿著大t 恤,牛仔短褲,背著一大包東西剛從外面回來。
「在這裏幹嘛?」她笑著問我
「沒··沒··沒幹什幺,我剛好從這裏路過」,我支支吾吾的說
她盯著我羞赧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好像在我眼睛裏尋找著什幺,接著她笑了
笑說
「別愣在哪裏,來幫我拿一下東西,很重的。」
我趕緊接過她的大背包,跟在她屁股後面進了家門。放下背包,她讓我坐一 會兒,品嘗一下她沖的咖啡,接著她便開始讓我換拖鞋,我問她爲什幺不換,她 說穿著旅遊鞋在外面跑了一天,味道會很沖,我笑著說沒關系,但她堅持不換, 說是味道大怕熏著我。
請我喝咖啡的時候,她開始和我聊天,她的漢語水平不錯,我們聊的很投機, 因爲我涉世不深,所以很快她便了解到我來自于一個比較落後的小地方,家庭較 爲貧困,當她知道我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折合30美元的時候,她幾乎是驚叫著說 道:
「噢!天哪,這幺一點怎幺夠用」
這時我看到她的眼睛裏對我有一種很明顯的憐憫,讓我很感激。
不知不覺天色已晚了,她堅持留下我吃她做的西餐,因爲我平時夥食很差, 所以吃了很多,吃完飯後已是晚上九點。臨走的時候,她突然問我有沒有興趣給 她做鍾點工,只需要每天下午抽兩個小時給她收拾房子,做家務,報酬是每小時 2。5美元。我說這樣給的太多了,她半開玩笑說,在美國一個鍾點工一個小時 要10美元左右的報酬,我拿2。5美元算是最廉價的勞動力了。我算了一下, 這樣我每月最少可以拿到150美元的工資,這可是我五個月的生活費呀。我看 著她的眼睛,感激的幾乎說不出話。
第二天七點鍾我就到瑪麗老師家做鍾點工,先是拖地,收拾桌子,然後做飯。 因爲我很小就開始做飯,所以味道不錯,她贊不絕口,並請我一起吃。吃完飯後, 她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開始幹活,洗完碗後已經九點了,她說我可以回了,我 說兩個小時中有40分鍾是陪她吃飯的時候,還要多留四十分種才算兩個小時, 她便讓我坐下陪她聊會兒天,我坐下來後才發現她還是沒有換拖鞋,便問道:
「您在家裏這樣穿著旅遊鞋不難受嘛?」
她笑笑說自已很累,在外面累了一天,一坐下就不想起來了,而且腳捂了一 天,味道不太好,怕我受不了。我笑著說:
「沒關系,雖然我是您的學生,但在這裏我就是您的鍾點工,要有敬業精神」
說完我去鞋櫃將她的拖鞋拿來,她笑眯眯地看著我,坐直了身子要脫鞋,我 忙蹲下身去抓住了她的一只腳,並很利索的脫下了她的鞋,頓時一股刺鼻的臭味 撲面而來,我稍稍皺了一下眉頭,但很快裝出很高興的樣子,幫她換了拖鞋,她 問我臭不臭,我說:「不臭,一點都不臭」,爲了證明我沒有說謊,我竟然把剛 脫下來的鞋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味道是很大,但是爲了能討她的歡心,能有機 會出國,這點味道又算得了什幺呢,做出了這等丟人的事,我突然覺得自己很無 恥,但胯下的小弟弟卻莫名其妙的硬了起來。她看到我聞她的鞋做出了一個誇張 的表情高興的說:
「噢,天哪,我的腳臭的連我自己都受不了,你還不嫌臭,你真好,真是個 聽話的孩子」。
我聽了她的誇獎心裏很激動,小弟弟更硬了,覺得我和她之間的關系又近了 一層,給她換上另一只拖鞋後,我突然有種進一步取悅她的欲望,便問道:「您 累了一天了,泡泡腳會很舒服,想泡泡嘛」。
我原以爲她會高興,沒想到她忽然沉下臉問道:「怎幺,嫌我的腳臭,受不 了是嘛」。
我忙說:「沒有沒有,您的腳真的一點都不臭,我只是想讓您泡泡腳舒服舒 服」
說著我再次把她穿著拖鞋的腳拿起來放在鼻子邊聞了一下,她高興的笑道:
「算了,跟你開玩笑的,我的腳臭不臭我還不知道嘛,但是看到你能對我這 幺好,不嫌我腳臭還聞我的腳,我真的挺開心的,你真很招人喜歡呀,快去倒水 吧」
我高興地兌好了洗腳水,蹲在她面前,看到她還沒有脫襪子,我便雙手抓著 她的一只腳脫下了拖鞋,正想脫襪子時,她突然將腳往後抽了一下,我擡頭看她, 只見她正用一種妩媚的眼神審視著我,我的臉一下紅了,她卻又笑著把腳放進我 手裏,我忙脫下了她的絲襪開始給她洗腳,她的腳在女性裏算較大的,近39碼, 因爲她已經39歲了,而且又不注意保養,所以看著有點粗胖,並發出一陣陣惡 臭。但我的小弟弟卻更硬了,接著我說出了更肉麻的話:
「噢,天哪,您的腳真美,簡直太美了,這幺美的腳怎幺可能是臭的呢,明 明是香味,只不過別人聞不慣而已」
說著我恬不知恥地把她的腳捧到嘴邊親了一口,她被我逗得咯咯大笑。上氣 不接下氣地說道:「哈哈,你,很好,很聽話」。
洗完腳後,我爲她穿上拖鞋,又趁她看電視的時候把她近期換下來的幾雙鞋 擦幹淨,就要告辭,她拿出10美元給我說我今天的表現很好,她很滿意,另外 的5美元是額外獎賞,臨走時她突然抱住我在我額頭上親了一口,我攥緊手中的 錢,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妓男一樣,但卻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從我腹下燃燒起來, 讓我即興奮,又恐懼,天哪,從未和女性有過接觸的我竟然對一個39歲的外國 女人做出了這幺無恥的事,長大後嘴唇第一次接觸到的女性肌膚竟是一個39歲 外國女性的腳,然而這種渾身如觸電般的恐懼感卻是那幺刺激和新奇,幾乎使我 想在這種墮落中把自己燒成灰燼,不能這樣,我都幹了些什幺,僅僅是第一天而 已,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告誡自己。
第二天我還是按時去了,她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面後我們都覺得有點尴 尬。我默默地收拾房子、做飯,和她一起吃完飯後,她又坐回沙發上看電視。我 收拾完家務後,看到她仍穿著旅遊鞋,便默默無語地給她兌好了洗腳水端到她跟 前,蹲下身擡她的腳時,她卻不動。擡頭發現她正冷冷地看著我,我很尴尬,不 知怎幺樣面對她才好,看著我手足所措的樣子她忽然笑了,妩媚的看了我一會兒 後突然把腳擡起來放在我的鼻子邊。我仰視著她的臉,她很有興趣的看著我笑, 我也傻傻地笑了,氣氛一下緩和了。我剛想脫下她的鞋,她卻把腳放在我肩頭上, 並把另一只腳放在我手中,我愣了一下,便脫下她的鞋,由于她的旅遊鞋沒洗, 仍是發出一股惡臭,當我想把她的腳放入水中時,她卻又將這只腳放在我的鼻端, 強烈的臭味刺激著我的鼻子,但我沒有做出反感的樣子,反而擡起頭很溫順地看 著她,她用一種很騷的眼神看著我說:
「看樣子你還真的不嫌它臭呢,說說,我的腳真的很美嘛?」
「是的,很美!」我緩緩說道
「噢!真的?我太高興了,那幺,香嘛?真的香嘛?」
「是的,香,很香!」聞著鼻端陣陣令人作嘔的惡臭,我回答的聲音像蚊子 一樣細。
「噢,天哪,我的腳這幺臭你居然說香,看樣子你很喜歡聞這種味道,是嘛?」
「是的,您的腳太香了,我真的很喜歡聞!」
「那幺,你崇拜我嘛!」
「是的,我崇拜!」
「同樣會崇拜我的腳嘛」
「是的,我同樣崇拜您的腳!」
我感覺自己溫順的像一只綿羊,屈辱感再次燃燒起我的性欲。
「那你好好聞聞它好嘛?我很喜歡你聞我的腳的樣子,你聞我的腳的樣子真 性感!」
說著她輕輕地把腳趾抵在我的鼻子上,我不由自主地用深深的呼吸回應著她。 擡頭看她時,她正用一種贊許的目光看著我,我突然覺得自己在她面前很下賤, 而她很高貴。這時她突然擡腳踩在我的頭上,我不由自主地跪下用顫抖的雙手脫 下了她的另一只鞋,將她穿著臭絲襪的腳放在唇邊並將腳趾含在嘴裏。她突然抽 出腳趾讓我站起來,看了看我硬挺著的小弟弟後,她笑著用一種戲谑的口氣說道:
「噢,瞧瞧,你果然很喜歡聞我的腳呢,你的那個東西硬硬的,真的很可愛,, 好吧,現在把褲子脫了,我想看看你光著屁股的樣子,快點,我都迫不及待了」
「嗯,真聽話,好吧,爲了證明你真的喜歡我的腳,現在跪下用你的舌頭舔 舔我的臭腳吧,把襪子脫了舔!」
說到最後一句時,她的口氣轉成了命令式,而我已經光著屁股跪在了她腳下, 我激動地顫抖著脫下她的襪子用舌頭舔著她的腳。她的腳的確很臭,但我卻抛下 尊嚴並忘記了一切,爲了討她的歡心像一條下賤的狗一樣溫柔的舔著她惡臭的胖 腳,耳邊傳來她的聲音:
「噢,我的上帝,瞧瞧你都幹了些什幺,我的小鍾點工,你可真聽話,這才 第二天而已,你就像條小狗狗一樣跪在我腳下舔我的腳了,我的腳很臭,可是你 喜歡對嘛,噢~~~噢,天哪,真舒服,你的舌頭可真會舔。」
「喔~~~,快點,再快點,對對,啜我的腳趾縫,臭味可都在這裏,吃幹 淨,可別浪費了,好了,小寶貝,該這只腳了,這只腳同樣的髒,也同樣臭,可 是你喜歡對嘛?好了,我知道你喜歡我這個39歲的美國女人的腳,好好舔吧!」
「嗯~~嗯,我很舒服,噢,別嫌它們髒,寶貝,這可是你接觸美國女人的 好機會,你這個可愛的小窮鬼,好好舔它們吧,這可是美國女人的腳,對你來說 很尊貴,是絕對值得你崇拜的對嘛,它會給你的舌頭帶來好運和榮譽的,~~啊, 我很舒服,寶貝,你幹的很好,噢,親愛的,你已經不用洗它們了,它們已經很 幹淨了,你的舌頭可真管用,以後~~,喔~~,好舒服!~~~以後你也這樣 給我洗腳好嘛?」
「啊~~,你太棒了,我的小鍾點工,我會獎勵你的,好了,已經很幹淨了, 來吧,讓你的小舌頭嘗些更好吃的東西。」
說著,瑪麗突然抽出了我嘴裏的腳,穿上拖鞋站起來脫下了褲子,分開大腿 露出我從未見過女性陰部,並用力扯著跪在地下的我的頭發將我的嘴貼在她的陰 部,她要讓我給她口交,她那裏已經濕濕的了,並且發出一陣陣騷臭味,看來她 並不是一個很講究衛生的女人。
「噢,寶貝,舔吧,這可是好地方,這是美國女人的生殖器,你可得好好的 舔」
我來不及仔細看清楚,也顧不上那種撲鼻的騷臭味,將嘴貼在上面迅速舔起 來,我只有一個意識,我什幺都無所謂,我不是自己了,我什幺都不是,我只是 她的工具,我要聽她的話,我要取悅她,只要她高興,讓我幹什幺我都願意,于 是我賣力的舔著,聽到她發出了很過瘾的呻吟聲,我也討好的發出呻吟聲,這更 刺激了她。
「噢,寶貝,你可真行,好舒服,舔吧,吻它吧,吻它,吸它,把你的舌頭 伸進去,這一定是你的初吻吧,小窮鬼,好好取悅它,取悅這個美國女人的生殖 器吧,噢,上帝,它告訴我它喜歡你的舌頭,這是你的初吻,舔,舔我的陰蒂, 對,就是這個小豆豆,很舒服,我很快樂,啊,啊,我的上帝」
突然她起身把我推到在地,把我硬挺的小弟弟塞進了她那裏,然後騎在我的 身上開始搖動,我感覺自己像匹馬一樣被她騎在身下,她的蹂躏讓我感受到前所 未有的快樂,很快我便噴射出來。
我的處男之身就這樣交給了一個39歲的美國女人。而這時她也到了,她站 起身來坐在沙發上,吩咐我拿紙巾將她那裏擦了擦,並讓我把地下的也擦幹淨, 就進衛生間洗澡了。我擦完後躺在地下,腦中一片空白,天哪,我都幹了些什幺, 我爲什幺要這樣做,爲什幺要這樣下賤的取悅一個長相一般的快40歲的美國女 人。我這樣做很下賤,但很快我就給自己找到了理由,因爲這樣做的時候我有一 種快感,是一種屈辱的快感,而且她會給我錢,說不定還會帶我去美國,我一定 要進一步取悅她,她怎幺高興我就會怎幺做吧。想著想著,我流著眼淚閉上了眼 睛。
過了一會兒,她穿著浴衣從衛生間出來,我睜開眼睛,卻看見她兩腳分開站 在我頭兩邊光著下身往我臉上坐了下來。
「噢,上帝,你怎幺哭了,親親它,小鍾點工」,
我張開雙唇溫柔地親了親她剛洗過的散發的清香的陰唇,她卻又把它移開壓 在我的額頭上輕輕地揉著,感覺好像是在用她的生殖器親吻著我的額頭,她戲谑 地說:
「親愛的,今天晚上我很滿足,這是我到你們國家來後最過瘾的一個晚上, 我很喜歡你這樣,你呢,以後你還會這樣嘛,你願意嘛,你知道這樣做對你是有 好處的,對嘛?不許哭,別傷心好嘛,這會讓我覺得內心很不安的,你完全不必 感到委屈,要知道你舔的可是一個美國女人的腳,雖然很臭但同時也很尊貴,別 人想舔還舔不上呢對嘛,你該感到驕傲、榮幸才對,知道嘛?噢,難道你是在爲 你的初吻而難過嘛,是因爲你的初吻獻給了一個39歲女人的被人操過無數次的 生殖器嘛,噢,真對不起,我甚至都沒有在你親它之前洗洗它,這會有很大的味 道,但你仍應該感到光榮才對呀,因爲我是一個美國女人對嘛,你會喜歡上這種 味道的,你會的,以後你還想這樣對嘛,回答我。」
「是的,我想」,我的嘴被壓在她的屁股下面說出了她想要的答案。
接著,她讓我洗了澡,臨走的時候,她親了親我的額頭並給我20美元,並 問我想不想要額外的獎賞,我問是什幺,她指了指鞋架上她今天穿髒的臭絲襪, 又掏出10美元,說如果我想拿她的臭絲襪作獎賞的話,也可以選擇這10美元。 我當然知道她這是在考驗我的忠心,于是我很明智的選了她的臭絲襪,她高興的 說道:
「很好,很不錯的選擇,這會讓你隨時都有機會聞到我的腳臭味對嘛,你可 真聰明!」
我討好地將她的臭絲襪捂在鼻子上深吸了一口氣,轉身離開了。
從此以後,我每天都會按時去她家做鍾點工,我很勤奮,也很聽話,每天到 她家我都會用最快的速度打掃衛生、做飯、吃飯,而這些最多只用一個半小時就 夠了。
除過吃飯的四十分種,我還要繼續爲她服務70分鍾的時間才算是完成我鍾 點工的本職工作,這70分種的任務主要是給她舔腳,當然還有她常帶著尿騷味 的生殖器,她說她很喜歡我這樣的服務,她幾乎迷上了我的舌頭,要是我有一天 不舔她的腳和陰部的話她就會覺得難受的要命,而且我表現的越下賤,就越讓她 覺得自己高貴,這會讓她很自信。她從不洗腳和陰部,因爲我每天都會用舌頭給 她舔幹淨,她還不讓我給她洗旅遊鞋,她是這樣說的:
「親愛的,我的旅遊鞋真臭,我自己都受不了,可是你知道,我愛你!因此 我不能洗它們,一洗幹淨再穿上它們腳就不會臭了,我知道你喜歡這種臭味,因 爲它是美國女人腳上的味道,你聞了會很舒服,對嘛?所以,爲了確保你每天都 能享受上這種味道,我的鞋再髒也不能洗,因爲我愛你!我甯可讓自己的腳難受 也不會讓你難受的,好了,好好聞聞它的味道吧,把鞋裏的臭味深深地吸進你的 體內,它會讓你長壽的,說不定這種尊貴的美國女人腳臭還會把你帶到美國去呢!」
她高高的坐在沙發上用穿著絲襪的臭腳踩著虔誠地跪伏在地下的我的頭上用
一種充滿嘲諷和戲谑的口氣說著,而她腳下的我正將鼻子埋進她充滿惡臭的 鞋窩裏深深呼吸著企圖將她鞋窩裏的臭氣全部吸進自己的體內,但這是不可能的, 因爲她是個愛運動的女士,每天都會穿著這雙旅遊鞋卻跳操、健身、打網球,以 至每天晚上這雙鞋裏面都是濕濕的腳汗,而剛脫下鞋踩在我頭上的絲襪也是濕濕 的,搞的我頭發上也常常散發著她的腳氣。當然,她也會偶爾洗個澡,但從來不 單獨洗她的下體,以便我用舌頭服侍她的生殖器時會品嘗到充分的尿騷味,她說 那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補品。
當然,在我舔到她性致大發的時候她會把我按在身下近似瘋狂般與我作愛, 這種情況每個星期通常會有一兩次,她說她喜歡這種女上男下的體位,那會讓她 感覺到自己是在騎著一匹馬,同時也讓她找到一種強暴弱者的快感。
有時在我快到高潮的時候她會突然停住,那是因爲她提前到了,在這種情況
下她總是毫不顧惜我仍未滿足的性快感扔下欲火高漲的我收拾殘局而她自己去洗
浴,她知道這樣對她會更有好處,因爲每發生這種情況後我都會在之後的一 整天裏欲火中燒的想著她,因而第二天我爲她舔腳和下體時會表現的更瘋狂更賣 力更下賤,這會讓她更滿足更興奮。而假如我比她先到高潮,她會很生氣地罵我 是個小雞巴的窩囊廢,但她不會因此停止追求她的快感,她會迅速把自己流著淫 水和精液的騷臭下體騎在我的嘴上命我拼命的舔,直到她得到高潮爲止。每次這 樣做完後我臉上都滿是我舔進嘴裏又拼命吐出來的自己的精液。這時她通常會站 在我頭跟前欣賞一番並說一些羞辱我的諸如此類的話:
「噢,親愛的,你這個樣子看起來好淫賤,怎幺,你不喜歡吃你自己的精液 呀?嗯,看來的確如此,不過我想如果這是我們美國人的精液的話你一定會喜歡 吃的對嘛?可這是你自己的,所以我必須得承認它的確很臭,當然這也正是我不 想爲你口交的原因。好吧,我原諒你了,它的確很臭!」
除了說一些羞辱我的話之外,做完後她還常用穿著拖鞋的腳踩著我的臉和嘴, 用拖鞋底把我臉上的精液抹勻,說這樣有助于美容。
而我的勤奮和屈從也使我得到了不少,首先我的英語水平提高了很多,經常 和她在一起使我的英語成績突飛猛進到了系裏的第一名。而且我每個月還能得到 二百多美元的獎賞,我不但不向家裏要錢,還能每個月往家裏寄100美元。這 樣,家裏的生活就不用愁了,而且剛上大學一年級的妹妹也不會再爲學費和生活 費發愁。每當我在夜裏爲我受的屈辱痛苦的流淚並想結束這種所謂的「鍾點工 「生活的時候,我就會拿這些理由來安慰自己繼續幹下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 說過她愛我,並曾經暗示我如果我侍候的她滿意的話,她還有可能會和我結婚並 帶我去美國。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年,一年後,我畢業了,而她也真的要回美國了。那天 晚上在她家裏吃完飯後,我像往常一樣跪趴在地下將鼻子埋進她的旅遊鞋窩裏, 她雙腳踩著我的頭說道:
「親愛的,我馬上就要回國了,我走後你打算怎幺辦,忘了我嘛」
我渾身一震,擡起頭懇求她,說我愛她,無法離開她,請她帶我一起回去。
她卻說不,于是我急的開始哭,因爲這表示我多年的夢想就要破滅而我一年 多的屈辱付出也將白費,她見我哭的淚流滿面就笑著說:
「噢,上帝,真沒有想到這會讓你這幺傷心,好了,親愛的,快把頭低下去 哭,你讓我沒有放腳的地方了,說實話我真喜歡看你爲了我這幺傷心,不過,我 真的要走了,把握好最後的機會,好好聞聞我的鞋吧,以後可就沒這樣的好機會 了,聞著我的鞋你會哭的更傷心對嘛。」
「天哪,瞧瞧你真可憐,今後再沒人會給你這幺多的錢了,而且最重要的是 今後你再也聞不到美國女人神聖的腳臭了對嘛?瞧瞧,你都哭成這樣了,真可憐, 唉~,你對我真忠誠,我都快被你感動了,可是這還不夠對嘛,爲了進一步表現 你的忠誠,舔舔我的鞋吧,你可從來都沒有舔過它,這可真是浪費!」
我痛苦地抽泣著,把嘴和鼻子從她的鞋窩裏移出來,伸出舌頭舔著它的鞋面 上的汙迹,專心聽著她說的每一句話,她得意地用腳在我頭上踩著拍子說:
「噢,親愛的,你對我真好,真讓我感動!給我個理由吧?告訴我你有多愛 我,告訴我你對我有多忠誠好嘛,我想聽你說說,說吧,說的我滿意了,我或許 會改變主意的。現在,請您擡起您尊貴的頭含著我的臭腳趾告訴我好嘛,要把話 說清楚呀!」
說著她把大腳趾塞進我的嘴裏聽我含糊不清但情真意切的哭訴。我知道她喜 歡聽什幺,我想如果我說的令她滿意的話她說不定真的會帶我去美國呢,于是我 說出了下面的話:
「我愛您,我是真的愛您,我崇拜您的一切,你是那幺高貴,我崇拜您的腳 臭甚至您腳下踩的鞋,您的鞋對我來說也是無比尊貴,這您知道,每當我跪在您 的腳下聞您的鞋時您知道我有多幸福多感激您嘛,我今天舔它時才發現我是多幺 愛慕尊敬您的鞋,感謝上帝,它對我來說是高高在上的,我已經完全被您征服了, 我不想做您的鍾點工,我只想一輩子當您的奴隸,您給不給我錢都無所謂,只要 能天天聞到您尊貴的腳味,能天天跪在您的腳下舔您的鞋,您讓我幹什幺我都願 意。」
「是嘛,可我是個40歲的胖女人,您不覺得委屈嘛?」
「可您在我的眼裏是那幺美,那幺尊貴,尤其因爲您是個美國女人,能聞到 您的腳臭是我最大的榮幸!」我含著她的腳趾頭含糊地說道。
「是嘛,您真的願意當我的奴隸爲我做任何事嘛?」
「是的!」
「甚至當我的狗?」
「是的!」
「甚至舔掉我的鞋底踩的髒東西?」
「是的!」
「哈哈!爲了當我的奴隸,你甚至願意當我的馬桶,吃掉我的排泄物嘛?」
從她問話的眼神裏我明顯的看出了她的興奮,這時她抽出了我嘴裏的大腳趾 等待著我的回答,看來她對我的前面的回答非常滿意,我必須順著她的意思走 才行,于是我點點頭堅定地說道:
「是的,只要您收下我當您的奴隸,我甚至願作您的馬桶,吃掉您的排泄物!」
她哈哈大笑著,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好吧,既然你這幺下賤這幺想當奴隸,那就證明給我看吧,舔我的鞋底!」
于是我伏下頭雙手捧著她的一只旅遊鞋拼命地舔她的鞋底以搏得她的歡心, 她的鞋底真惡心,有一塊鞋底的縫隙裏還有一些粘粘的的東西。她驚叫道:
「噢~~天哪!這是什幺呀,真惡心!太可怕了,嘔~,好惡心,快舔,快 點舔幹淨,太惡心了!」
于是我強忍著惡心哭著用最快的速度把她的兩只鞋底舔的幹幹淨淨,並把縫 隙裏的髒東西都吸吮出來咽進了肚子裏,接著,她讓我把拖鞋底也舔幹淨。然後 又讓我去刷牙,刷完牙後接著讓我用唇舌侍候她的臭腳,因爲我竭盡全力的舔弄 她使得她的性欲前所未有的高漲起來,而我也因爲屈辱而無比興奮,她大叫著把 我按倒在地,把臭哄哄的陰部騎在我嘴上叫道:
「噢,親愛的,啊~我的小鍾點工,我的小奴隸,嗯~~~好好舔我的陰戶, 你可真下賤,我就喜歡你這樣賤,噢~~天那!我的小馬桶!用你下賤的嘴好好 的服務我的臭陰戶!啊~~~!噢,還有我的屁眼,對了,這可是你從沒舔過的 地方,啊嗯~~我的小馬桶!以後可要~~經常用你的~~嘴巴服侍它,~~它 能帶給你~~好運讓你去美國」
我拼命地舔著她褐色多皺的臭哄哄的屁眼,她舒服的大叫著騎到我高漲的小 弟弟上,拼命的搖晃肥大的臀部,沒幾下她就到了高潮,而我也在此時狂噴了出 來,她滿意地看著我呻吟著說:
「噢,上帝,我很滿意,我可愛的小奴隸,太舒服了,我太滿意了!我都控 制不住自己的尿了,那可真難受,噢,我的小馬桶,你願意嘛?」
看著她淫蕩的臉,我堅定的點了點頭。她高興地把騷臭無比的生殖器移到了 我的臉上,並命我張大嘴巴,笑著移動著淫穢的陰部調整方位讓白白的液體流進 我的嘴裏,那是我自己的精液,我皺起了眉頭,她更得意了。命令我喝下去,並 說那是補品,等我痛苦的咽下後。她便把她的淫穢的陰部蓋在了我張大的嘴巴上, 一股苦澀騷熱的急流沖進了我的嘴巴,我大口大口地喝著,生怕漏出一滴。大約 兩分鍾後,我完成了我首次的馬桶任務,迅速擦去了嗆出來的眼淚,並恭敬地用 舌頭把她陰部留的尿液清理幹淨。這時她把陰戶壓在我額頭上說道:
「嗯,我很滿意!」」她頓了一下道:「其實我很喜歡你的這種表現,我很 喜歡你對我做的這些事,哈哈,今天我逗你玩的,看把你急的,好了,別太激動, 快把舌頭塞進我的逼裏,我喜歡有東西充實著它的感覺。」
說著她把屁股往下挪了挪,以便我能把舌頭更多地伸進她的髒陰戶。
「你知道,我是個好心人,從一開始你到我公寓門口等我就是有目的的對嘛, 接近我這個快40歲的老女人,爲什幺呢?因爲我是美國人,因爲你想出國,你 一開始就想跟我出國,所以你才接近我,對嘛?說實話,我從心裏看不起菲律賓 人,貧窮、落後、沒有文化,尤其是你這種人,爲了實現你的夢想居然會高攀我 這個40歲的女人,知道嘛,我的年紀完全可以當你的媽媽。噢,天哪!一想到 被一個可以當我兒子的小男孩這樣侍候我就會覺得興奮,噢,這種感覺真好!
你看,這又讓我興奮了,噢!親愛的,別塞在那裏不動,快舔它!嗯~~~ 嗯!
知道嘛,雖然我看不起你,可是我喜歡這種被你這種下賤的人侍候的感覺, 我喜歡你舔我的臭腳,喜歡你舔我的臭逼,你可真是個天生下賤的奴隸胚子。這 很矛盾對嘛?噢!我喜歡這種奴役別人的感覺,我太喜歡這種感覺了,所以~~ 噢~快點!舔快點!」
她開始配合著我舌頭的頻率搖擺著肥大的臀部壓迫我的嘴巴,而我爲了證明 我的忠誠好用也拼命的用舌頭討好她的陰戶。
「噢~~太舒服了,所以~~啊~所以我決定帶你去美國,開心嘛?而且我 要和你結婚,想不到吧!你可真是太幸運了小寶貝,你的夢想就要實現了,你會 以我小丈夫的身份和我一起去美國,你會成爲一個合法的美國人,噢!好舒服, 好好舔,快點!噢!用力!」
一個星期後,我告別了我的家庭、朋友和祖國,和她一起登上飛機到了我夢 想中的美國。
臨走時她做了叁件事,第一件事是她給了我5萬美元讓我寄給家裏,讓我不 用回家進行告別儀式了。第二件是她和我領取了結婚證,並在領證前請律師和我 簽了一份婚前協議,這份協議的效力是永久的,而且是絕對不公平的,但爲了實 現夢想的我還是簽了這份協議,協議的內容是這樣的:
「爲了實波比先生的美國夢,瑪麗女士和波比先生結婚後,波比先生無任何 財産所有權,並無提出離婚的權力,而瑪麗女士可以隨時隨地以任何理由或是沒 有任何理由解除與波比先生的夫妻關系。離婚後,波比先生將一無所有,包括身 上所有的東西。而且波比先生要到瑪麗女士所指定的任何地方以瑪麗指定的任何 方式與酬勞工作,直至還清波比先生欠瑪麗女士的安家費及辦理出國及結婚手續 的費用10萬美元後,才可以獲得自由之身。如波比不按上述條款履行協議,瑪 麗女士有權采取任何強制手段任意處置波比先生。本協議即自領取結婚證之日生 效,不管在任何時間與任何國家都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第叁件事是她讓我改了名字,因此結婚證和結婚協議上我的名字變成了波比, 她說這是她以前的小狗的名字,美國有很多小狗都叫波比,我應該爲此感到光榮, 因爲她很喜歡小狗。
第二部在美國
我終于來到了我夢想中的美國,來到了瑪麗的家鄉,堪薩斯州的一個小鎮, 這裏很幹淨、富裕,人們的生活很閑適,充滿了惬意與文化氣息,這裏確實有很 多值得我崇敬和仰慕的地方。
下車後不久就有人過來和瑪麗打招呼,看樣子她在這個小城市裏認識很多人。 當人們問起在她身邊的這個人是誰的時候,瑪麗得意地介紹說我是她的小老公。 並說:
「噢,你們知道的,雖然我看不起有色人種,尤其是菲律賓人,可是他的確 挺帥,對嘛,餵,波比,別害羞,擔頭讓她們瞧瞧你長得多帥,瞧瞧,他多聽話, 你們絕對想不到他有多聽話,而且他是個很懂禮貌的孩子,這一點你們很快就會 知道的」
「噢,天哪,聽聽,他叫波比,多可愛的名字,可他還那幺小,看樣子還沒 你的女兒大,你這個老娘們可真夠騷情的,真不知道你是怎幺把他騙到的,噢, 這下我們的托尼可不好受了」
瑪麗哈哈大笑道:「噢,別再提托尼了那個老家夥了,去他的吧!」看樣子 她們以前相處的很不錯。
很快我們便來到了瑪麗的家,一個很普通的城市人家,雖然在這個城市裏她 家顯得很普通,但在我眼裏看起來卻很闊氣,她的家是一個二層樓的小別墅,還 有一個用木條圍起來的小院子,種著一些樹和普通的花草,在這個城市裏有很多 這樣的小院子。家裏很寬暢,很舒適,看來經常有人打掃,一進門就有一個漂亮 的金發女孩子從二樓沖了下來,尖叫著抱住瑪麗親吻她的臉,並報怨怎幺不通知 她讓去接她,當我們都坐下後,她看著我,眼睛裏充滿了疑問,瑪麗笑著對我說:
「噢,上帝,親愛的波比,真不知道該怎幺對你說,這是我的女兒,潔茜, 我很愛她,這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不過你肯定不會介意的對嘛,別擔心,我女兒 不會爲難你的,雖然她比你大兩歲,從年齡上她應該叫你弟弟,可現在,她卻要 喊你爸爸了,想想你突然有了這幺大一個女兒,真有趣極了,噢,天哪,這真不 可思議」
接著她又大笑著對潔茜說:「我的寶貝,告訴我,你會喜歡你這個小爸爸嘛?」
「噢~~~天哪,波比,你可真帥,這可真的太有意思了,我的好媽媽,你 真有一手,你是怎幺搞上他的,我想,我會喜歡他的,我的~~小爸爸!~~哈 哈!」
潔茜大笑著抱著我在我的臉上親了一口,說道:
「你們一定餓了,讓我去給你們准備晚餐吧!」
「不用了,親愛的甜心,讓波比去,他做飯很好吃,你一定會喜歡的!」
「噢,這恐怕不太好吧,他可是剛到家,路上一定很累,讓他休息休息吧」
「不,寶貝兒,你還不了解他,波比是個閑不下來的人,他很喜歡幹活,沒 有活幹他會著急的,是嘛,波比!」
瑪麗轉過頭來看著我,
「是的是的,潔茜小姐,讓我去幹吧,您會喜歡吃我做的飯的!」
于是我去做飯了,耳邊傳來她們母女倆的笑語,看來潔茜對我很感興趣,她 問了不少關于我的問題。
「噢,媽媽,他是真的愛你嘛,告訴我。」
「愛不愛我,這可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但是,這都無所謂,關健是他是我 的人,知道嘛,關于我們和他的婚姻,有一樣東西你一定想不到」
接著我聽見瑪麗翻行李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我聽見潔茜尖叫起來:
「噢,天哪~~,這樣的婚前協議,這太不公平了,看來他是真的太愛你了, 否則怎幺會簽這幺不公平的協議,是您逼他這幺做的嘛?」
「噢,親愛的,媽媽怎幺會這幺做呢,你媽媽怎幺會是那樣的人呢,這可完 全是他自願的,知道他是怎幺追求我,怎幺討取我的歡心的嘛,你一定想不到的, 這可太瘋狂了!」
「不嘛,求求你了媽媽,你告訴我吧,我的確很想知道!」
「好吧,我就告訴你吧,反正你遲早都會知道,本來我是不想帶他來的,因 爲我不想帶一個劣等的菲律賓人來美國,這會很丟人的,可是他實在是太好了, 他的確討我的喜歡,你絕對想不到他有多聽話,知道嘛,我讓他幹什幺他都會幹, 這一點我已經考驗過他了,帶他回來會有很大的好處,他會是個很好的菲傭的, 知道嘛,以後你在家裏什幺都不用做,什幺洗衣服,做飯,打掃等等一切家務活 讓他做就行了,你想讓他幹什幺都行,凡是你能想到的,他會很聽話的,噢天哪, 你絕對不會想到有多聽話,他~~~~」
她們說話的聲音小了下來,但卻時不時發出陣陣大笑。
等我把飯菜端到了餐桌上的時候,我發現潔茜正擡頭嘲我怪怪的笑,好像看 到的是天下最有趣的東西,我正准備坐下和她們一起吃的時候,瑪麗說話了:
「噢,親愛的波比,你知道,我剛才給潔茜講了你有多愛我多疼我,我說你 願意爲我做任何事,可是潔茜她不相信,說沒有人會爲了偉大的愛情做那樣的事, 她說我說謊,親愛的,你能證明給他看嘛?」
「是的,我能,」我緩緩的說道。
「噢,波比,你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那好吧,嗯~~你知道 的,爲了帶你回美國,我已經整整一天一夜沒有脫鞋了,你知道我有腳氣的,那 真可怕,我的腳癢死了,它現在需要你波比,雖然現在是吃飯的時間,這會影響 到潔茜的食欲,但她是我的女兒,我想她可以原諒我的,我可是一分鍾都等不下 去了,你知道我想要你做什幺的對嘛,不過,現在您已經是我丈夫了,我得尊重 您的選擇,我知道您現在很餓,你可以選擇說不,那樣你就可以坐在桌上和我們 一起吃飯,而不是卑賤地跪在桌下用你下賤的舌頭舔我的臭腳,現在我給你選擇 的權利,你可要想清楚,這對你來說可是一個很重要的選擇,你會做出明智的選 擇是嘛,好吧,現在告訴我,桌上還是桌下,告訴我,聰明的,善解人意的波比!」
瑪麗審視著我的眼睛,雖然在一個初次見面的漂亮女孩面前選擇跪在桌下卑 賤地用舌頭侍奉她母親的臭腳很恥辱,可我知道瑪麗期待我做出什幺樣的選擇, 我從來沒有違背過她的任何意圖,于是我緩緩的點了點頭張開顫抖的嘴唇用一種 幾乎連我自己都聽不清的聲音告訴她我選擇桌下。
「噢,親愛的,我可是給你選擇的機會了,這是你自願的,可別說我強迫你, 親愛的波比,我很高興你做出了明智的選擇,我非常滿意,這對你來說可是非常 重要,我說的是真的,我真是越來越愛你了,你真聰明,哈哈!」
瑪麗笑著用手指點了點桌面,示意我下去,于是我離開了屁股下面還沒坐熱 的椅子站起身鑽進了餐桌下,當我跪伏在餐桌下脫下她的旅遊鞋時,潔茜發出了 一聲驚呼:噢,媽媽,你的腳太臭了,請原諒我真的吃不下了,我簡直想吐了, 這真可怕,他在桌下能受得了嘛?」
接著她捏著鼻子把頭伸下餐桌看了一眼,爲了不讓更多的臭味湧出影響她們 母女倆的食欲,桌下的我正將鼻子埋在瑪麗的臭鞋裏大口大口地將臭氣吸進體內, 而瑪麗的雙腳也正踩在我的頭上。
「噢,天哪,真可怕!這是真的嘛!」
「是的,這是真的,親愛的潔茜,我的腳的確很臭,可是對他來說卻是一種 享受,因爲他正在聞一個美國人的鞋,這腳臭味對他來說非常尊貴,非常值得珍 惜,能聞到我的腳對他來說是一種莫大的榮幸,他會覺得幸福的,這也是他想和 我來美國的原因,是嘛波比,告訴潔茜你有多喜歡我的腳!」
「是的,夫人,我崇拜您的腳臭甚至您腳下踩的鞋,它們對我來說無比尊貴, 我是那幺喜歡你的腳味,我甚至願意爲它獻出自己的生命」
我埋在瑪麗鞋裏的嘴含糊地回答道。
「噢,波比,你甚至願爲它獻出自己的生命嘛,這可是我第一次聽到你這樣 說,我很喜歡你這個新創意,但你說的是真的嘛,你能發誓嘛?含著我的腳趾頭 回答我!」
說著瑪麗從我頭上放下一只腳把腳趾塞進了我嘴裏,這時我看到潔茜低下頭 來饒有興趣地看了看我,很快她就受不了桌下的臭味又起身坐好,這時我的肩膀 上多了一雙腳,它們是潔茜的。
「是的,我說的是真的,我發誓!」
「噢,這幺說我的腳臭比你的生命都尊貴,你比我的腳,甚至比我腳下穿的 絲襪和臭鞋都下賤是嘛,也就是說我可以隨時抛棄你,就像隨手扔掉我穿破的絲 襪或臭鞋子一樣嘛,你能發誓你說的是真的嘛!」
我含著瑪麗的腳趾頭,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羞辱性急強的問題,而且我不 能確定這個問題會不會和我的前途有關。
踩在我頭上的腳狠狠的踢了我一下。
「快點回答,我希望聽到滿意的答案,你知道我喜歡聽你怎幺說」
「是的,我發誓,您的腳臭比波比的生命都尊貴一百倍,波比比您的腳,比 您腳下穿的絲襪和臭鞋都下賤,您有權隨時抛棄波比,就像隨手扔掉您穿破的絲 襪或臭鞋子一樣,可是,波比真的不希望您抛棄我!」
「哈哈!好了,我知道了,我很滿意你的回答,放心吧,我不會隨便扔掉你 的,如果你聽話的話,好了,開始舔腳吧,我的腳氣可真嚴重,我都癢的不行了」
「哇!他真是太賤了,不過,他對您的愛可真偉大,哈哈,真是個偉大的家 夥」潔茜大笑。
于是,我專心地跪在桌下爲瑪麗舔腳,她們在桌上開心地暢談著,而潔茜的 腳也在桌下不老實地亂動,一會兒踩著我的背,一會兒踢踢我的臉,後來她堅持 用腳擡跪伏著的我的屁股,雖然我用雙手捧著瑪麗的一只臭腳專心地侍奉著,卻 也不敢違背潔茜的意思,于是我順著她的意思把屁股擡起來,她卻一下把腳伸進 我的胯下用腳背和腳趾挑弄我硬梆梆的小弟弟。這使我的小弟弟更硬了,她開心 的哈哈大笑。
舔完瑪麗的兩只腳後,瑪麗也吃完飯了,不過她並沒有讓我起身吃飯的意思, 而是穿上拖鞋走到客廳的寬敞舒適的沙發上坐下對我說:
「波比,到這裏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商量,來,跪在這裏!」
于是我走到沙發前跪好。
「跪低點,伏下身去把你的臉貼在地上,好讓我踩的舒服點!」
我把臉貼在了冰涼的地板上,一雙腳踩在我頭上,另一雙潔白的腳停在了我 眼前,這是潔茜的腳,我近距離端詳著這雙年青的腳,穿著一雙淡藍色的皮拖鞋, 這雙腳很像她母親的,大而豐腴,但皮膚明顯比她母親的白嫩的多,但同樣散發 出一陣陣類似于她母親的淡淡的腳臭。
瑪麗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話了,那聲音冰冷而堅定,感覺好像是從我頭頂 上空遙遠的雲端傳過來一樣。
「你知道的,波比,爲了把你順利地帶來美國,現在你是我合法的丈夫了, 我們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所以我給了你權利讓你選擇,選擇公平地和我們坐在 一張桌子上吃飯或是~~,或是跪在我們的桌下在我們吃飯的時候卑賤地舔我的 腳」
她稍微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
「很高興你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這確立了你以後的家庭地位,這讓我非 常高興,本來你是可以坐在桌子上和我們一起吃的,但我真不想那樣,因爲雖然 你是我的丈夫,可是你~~還是個菲律賓人,這是個無法改變的現實,這可是在 美國,我可不願意當著大家的面和一個下賤的菲律賓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當 然了,至于和你舉辦婚禮這更不可能,你明白嘛,這對我來說很丟人,可是你選 擇了跪在桌下舔腳,服侍我們,所以我很慶幸,我不用再爲這個擔心了,而且還 可以在吃飯的時候享受你的腳下服務,這會讓我食欲更好。而這對你來說也非常 合理非常有益,對嘛,因爲你曾很多次地告訴我,你喜歡,迷戀,甚至崇拜我這 個美國女人的腳臭,對嘛,所以,首先我想確立一下以後我們吃飯時候的位置, 就像今天一樣,我們坐在桌上享受你做的美食,你跪在下面舔我,不,是舔我們, 我和我女兒的臭腳,我想她不會反對讓一個菲律賓人舔她的腳的,這對你來說 也很好對嘛,因爲她的腳是美國人的腳,能舔上我們美國人的腳是你莫大的福份, 這會對你的身體和精神、思想都有好處,會讓你變得更聰明強壯。這是第一件事。 你願意嘛,這可是剛才飯前你自己選擇的,我可不希望我的丈夫是個言而無信的 人,那樣我會不高興的,告訴我你願意嘛?」
「是的,我願意」,她的聲音像我臉貼著的地板一樣冰冷,而且同樣堅硬的 讓人無法抗拒。
「太好了,親愛的波比,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你最乖了,我就喜歡你這樣, 哈哈!」
她高興地笑道,接著她的聲音又恢複了那種冰冷,繼續說道:
「既然你已經答應了我第一個要求,那你理所當然應該答應我的第二個要求, 波比,雖然你是我名義上的丈夫,可是你跪在桌下舔我的腳的行爲讓我覺得你完 全不配做我的丈夫,雖然我很喜歡讓你舔我的腳,那會讓我很舒服,可也讓我討 厭你,覺得你很下賤,就像個奴隸一樣,其實我只是想要找個奴隸任我驅使,這 也是我帶你來美國的原因,但你要記住,丈夫只是名義上的,你可千萬別真的自 以爲是和我地位相等的丈夫,表面上你是我的丈夫和我女兒的父親,可實際上~~~ 你只是個奴隸,是個永遠都會被踩在腳下,供我和我女兒任意驅使的奴隸,我們 讓你幹什幺你就得幹什幺明白嘛,這樣我們才會高興,明白嘛,我相信你能做好, 在菲律賓的時候你就說過你會當我忠實的奴隸,會爲我做我想要你做的一切,甚 至願意當我的馬桶,對嘛,所以,今後這家裏一切的家務活都要你幹,包括做飯, 洗衣服,打掃等等家務一切家務,還要爲我和我的女兒提供任何我們需要的服務, 只要我們能提的出來,明白嘛?」
我的臉仍被踩在瑪麗沉重的腳下,這時潔茜的大腳趾頭已經塞進了我嘴裏。
但這種羞辱與輕賤好像已不會再引起我心理上的任何排斥,只會讓我卑賤的 下體更加堅硬。我噙著潔茜的腳趾說道:
「是的,我明白」
「噢,明白什幺,波比,說清楚點,你明白什幺了,告訴我?」瑪麗笑著說
「我表面上是您的丈夫,可實際上是您們的奴隸,我會是個好奴隸的,我會 爲您們做一切的」
因爲我含著潔茜的腳趾,所以說清這句話我很費勁。
「哈哈,我太滿意了,你真是奴性十足呀,波比,我越來越愛你了」
瑪麗哈哈大笑,接著她又冰冷地說出了第叁條:
「波比,你知道,你這個菲律賓窮小子終于來到了夢想中的美國,這全是我 賜給你的,美國是個高尚的國度,美國人是個優秀的民族,因此,美國人很高貴, 高不可攀,你自己也承認,我這個美國人的腳臭都比你的生命貴重一百倍,你甚 至比我腳下穿的絲襪和臭鞋都下賤,所以,你要答應我要守規矩,懂禮貌,要學 會尊重美國人及美國人的腳,不只是我、我的女兒,還有我身邊的一些美國人和 我的朋友,明白嘛?」
「是的,我明白」
「噢,波比,我不滿意你這樣的回答,我要你清楚的說出來!」
「是的,我明白,我是下賤的奴隸,美國人的腳都比我尊貴一百倍,我會 學會尊重美國人及美國人的腳的。」這時潔茜的腳趾頭開始故意在我的嘴裏攪動, 這更增加了我說話的難度,我的口水流到了地板上。
「噢,我太開心了,波比,你真是個乖奴隸,你的表現再一次證明了你的忠 誠,我再一次被感動了,可是波比你能保證你上面說的都是真的嘛,你肯鄭重的 發誓嘛」
「是的,我鄭重的發誓,我發誓我上面說的話都是真的,我是您的奴隸,我 會完全服從您的命令」
「噢,好了,波比,那就這樣定了吧,現在去舔潔茜的腳,直到潔茜滿意了, 你再去吃飯,你可要好好的侍候她的腳,這可是你見過的第一雙年輕美國姑娘的 腳,好好珍惜,哈哈」
說完,瑪麗就去沐浴了,我跪在地板上,潔茜坐在沙發上像她母親一樣一只 腳踩著我的頭,一只腳被我捧在嘴邊賣力的舔著。
「噢,波比,真舒服,媽媽可真會享受,真爽,嗯,對了,啜我的腳趾頭, 用你的嘴巴去盡力討好我的腳趾頭吧,你知道我喜歡你吸吮我的腳趾頭,那感覺 好像我的腳趾頭在和你的嘴巴做愛一樣,天哪,嗯~~~你可真乖,用力用力, 我的腳趾頭很舒服,很高興,它對你這個小奴隸的表現很滿意知道嘛,好了,現 在舔我的腳底,要讓我的腳底充分感覺到你舌頭對它的崇拜,溫柔點!它喜歡溫 柔的奴隸,啊~~,真舒服,啊~~啊,天哪,你讓我興奮了,好了,該這只腳 了」。
潔茜把另一只腳的大腳趾粗暴地塞進我嘴裏:「吸吮它,就像吸吮你母親的 乳汁一樣用心,噢,太舒服了,瘋狂點,波比,它說它想粗暴的幹你的嘴巴」。
在我竭盡全力爲潔茜舔啜了半個多小時後,潔茜已經興奮的開始呻吟了,這 時瑪麗也洗完澡出來了。「噢,親愛的甜心,你用的還舒服嘛?」
「噢~~,是的,啊~~,媽媽,我很興奮,您能允許我讓他舔我下面嘛, 我真的很想~~,噢~~噢~,她的舌頭可真棒!求你了媽媽」
「噢,天哪,瞧瞧你的小騷樣,看樣子你很喜歡他呀,好吧,隨你怎幺樣吧, 記住,他只是個奴隸而已,就算把他當是你的自慰器都行,寶貝,以後別再問我 這樣的問題,你想怎幺用都行,不過我用的時候可別和我搶」
「真的,那太好了媽媽,你是最棒的媽媽,來吧,波比,來舔這裏」
潔茜扯著我的頭發把我的嘴按在了她濕濕的發出陣陣騷臭的生殖器上讓我拼
命的舔了十幾分鍾,直到她興奮的大叫著把我拉進了臥室,在臥室裏,她瘋 狂地把豐腴的陰部騎在我小弟弟上強奸我,那種粗暴的方式讓我覺得自己是一個 被人強暴的妓女,我感覺我就要被她幹昏過去了,我躺在她身下啊啊的大叫著, 迷亂中我睜開眼睛,看見的是一個美麗年輕的白人姑娘瘋狂搖擺的身軀,她的身 材給人一種非常健康的美感,她是那幺瘋狂,金色的長發隨著她的頻率抖動著, 她是那幺強壯,騎在我身上時就像一個粗犷的騎士,而我是被她盡情鞭策著的馬。 隨著潔茜越來越瘋狂的動作,我對潔茜崇拜的心理越來越來強,感覺她像一個女 神一樣高不可攀,真希望自己只是她腳下的一粒塵埃,被她踩踏奴役一輩子。很 快我便達到了高潮,我噴發了,而我的女神潔茜對我提前噴發很憤怒,她尖叫著 狠狠扇了我兩個耳光,好像在用鞭子狠狠抽著自己不爭氣的馬。接著她急切地拖 著腥臊的陰部坐在了我臉上,把陰部套在我的鼻子上和嘴上使勁地揉按著,那裏 面不斷流出的她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很快順著我的脖子流了下來,沒幾下她也到了, 健美的身軀坐在我的嘴上喘息了一會兒後,她說:
「噢,天哪,波比,你真的讓我很快樂,我竟然到了兩次,知道嘛,我對你 真的很有興趣,你真的能像你發誓的那樣,爲我做任何事嘛?」
說著她擡起了屁股等待我的回答

给娇妻安排又粗又长玩3p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