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神临之祸

精彩内容:

第一章:神臨

  「與目光空洞的公主共舞!

  女王的哀訴是暗淡的喜悅,所以唱吧!

  在徹底的終結中國王現身

  在他那腐朽的光輝中。」

  1843年5月倫敦一個無月之夜,仿佛一切都被這無邊的黑暗吞噬了,橙黃色
的煤氣路燈,發著暗淡的光芒,只能勉強地照亮燈罩下的一點點範圍,根本無力
穿透無邊的大霧。

  在倫敦西區的一條小巷子裏,有一位紳士帶著他的寵物慢慢地向前方走去。
這位男士帶著深黑色的禮帽,穿著筆挺到黑色西服,一個圓圓,一個黑色的單邊
眼鏡挂在右眼上。右手牽著寵物,左手拄著精美的的手杖,頂端有一個黃金制成
的印記,中間是一顆黑曜石的原點,四周叁條金線像玫瑰花一樣分開。他們慢慢
的朝巷子最深處的一扇巨大的鐵門走去。

  鐵門上沒有任何可以抓拽的地方,只有在眼睛的位置,有一個狹小的長方形
只能從內側打開的小窗戶。男子走到門前叩了叩,鐵門發出了沈重而又詭異的聲
音。隨後刷拉的一下門上的小鐵窗被拉開了,一雙充滿了血絲的雙眼,從門後猛
然地窺視出來。

  隨後一個沈悶的男聲響起:「塔在哪裏?」

  男人用右手輕輕的壓了壓帽子,淡淡地說道:「高塔隱藏在升起的月亮之後。」

  門後不耐煩地說:「回家去!」

  門外的男人則略顯憂傷的答到:「尖塔在月亮後升起,不是嗎?我們沒有自
己的家可回了。」

  隨著話音,鐵門上的小窗刷的一下關上,緊接著傳來了一陣陣令人倒牙的的
刺耳金屬摩擦的聲音,禁閉的鐵門打開了只能通過一個人的寬度。門外的男人將
禮帽摘了下來,放在胸前,朝著門內輕輕地鞠了一躬,進入門內。門內的壯漢則
將手放在胸前捶了兩下以示敬意。

  門廊墻壁上的點著幾個精美的燭台,明亮的橙光照亮了進入門內的紳士和他
的寵物,他猛地向前拽了一下右手的鏈子,身後的寵物吃痛發出了嗚嗚的人聲,
守衛赫然發現他牽著的並不是什麽動物,而是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

  她的雙臂和雙腿被緊緊的束住,只能以手肘和膝蓋著地,上面沾滿了泥土。
齊腰的金發束成了馬尾甩在了脖子的一側,辮子的尾部已然被泥土和灰塵覆蓋。
女人美麗雙乳自然的下垂,一個乳頭上能看到閃著銀光的乳環,另一個乳頭竟然
被摘除掉了!壯漢將火把向前探了探照亮了女人,她的脖子上有一個精致的銀質
項圈,項圈朝向前面的一側上刻著 Slave的字符,後面則連著紳士手上的長鏈。
女孩的嘴被一個小臂粗細的圓球物體塞住,口塞的兩端有兩條皮帶繞到腦後,一
個黃金的大口將兩條扣在一起,把它牢牢的固定住。女孩碧綠色的眼睛裏則看不
到一絲的痛苦,全是快樂和索求。

  壯漢守衛看著那美麗的身體不禁咽了下口水。紳士輕笑了一下,並把手中的
鏈子交給了守衛:「把她帶到歡愉之源,她今晚就是你的了。」守衛接過鐵鏈興
奮地感謝了他,粗暴的拽著女孩消失在門廊左側的一扇門內。

  紳士整理了一下上衣,輕輕地搖了搖放在門廊一側桌子上的銅鈴,一陣清脆
的響聲過後,一位中年男管家出現在面前,他幹練的接過手杖,並把客人脫下的
外套搭在左臂,左手撫胸,深深地鞠躬道:「您好,尊貴的主人,請隨我來。」
隨後管家在前方帶領著,穿過了門廊,一座富麗堂皇的客廳出現在眼前。兩人並
未停留,穿過客廳右側打開的木門,一個長長的明顯要比周圍建築古老許多的通
道出現在眼前,看不出是什麽材質的階梯在墻壁上的火把照耀下閃爍著奇異的黝
黑的色彩。

  管家在第一節台階前停下腳步側身讓過身後的男人:「願我主早日降臨,我
等在此守候。」男子微微點頭,邁步走下台階。階梯不斷的向下延伸無窮無盡,
仿佛一直順著階梯就能穿過那熊熊烈焰到達當丁描述過的地獄的最底層。而每過
一段距離,墻壁上就會有一個詭異的石像,主像是一個偉岸的男人,他披著簡陋
的布料雙臂張開,巨大的兜帽則完全將臉遮住,本應是雙腳的地方,則伸出了無
數的觸手,每一根觸手底下都踩著一對正在交合的男女,石像上有的男人正噬咬
女人的乳房,有的正將雞巴插入陰道,小嘴,肛門,甚至耳朵。而女人無一例外
的臉上只有癡呆歡愉之色。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的空間突然變得巨大起來,一座
教堂突兀的出現在這本不應該它所在的地底,教堂大抵上是羅曼建築風格,但一
些細微的地方能看出希臘,克裏特,邁錫尼甚至遠在文明出現之前黑暗混沌的痕
迹。

  教堂門口一個金發的年輕人依靠在墻上無聊的用大拇指將一枚金幣抛來抛去,
擡眼看到向教堂走來的男人,臉上不耐煩地表情瞬間消失了,他金幣收起來微笑
著打招呼:

  「泰爾你可來啦。好不容易找的了主的載體,這次如果能成功,祂就能真正
的降臨人間,可不能缺席啊。」

  泰爾欠了欠身回答道:「比克利你放心這樣的場合我是絕不會缺席的,只不
過今天帶了個廢品過來所以有些慢」

  「哦?這次是哪家的大小姐啊?」比克利饒有興趣的問道。

  「只是個一般的貨色,據說她是美第奇家族的沒落貴族,是赫赫有名的洛倫
佐·皮埃羅·美第奇一支,然而這位小姐小的時候家族就已經衰落了空有貴族頭銜,
她的母親靠給其他貴族當情婦來勉強維持生活,她14歲的時候就被翡冷翠的一個
銀行家破了處,據說賣了個好價錢呢。」

  比克利:「哦?那你是怎麽把她帶過來的呢?」

  「我的一個奴僕渣甸商行的那個威廉,他在去翡冷翠販運鴉片的時候擄來的,
隨後爲了錢我騙說這是適合的母體進獻給我,你知道這母狗早就被人操得失去了
靈性,一打眼就能看出來,根本不能用。」

  「你是怎麽懲罰他的?」比克利饒有興趣的看著對方的臉。

  泰爾歎了口氣「我只好在派人隱身到威廉渣甸的臥室,在他操情婦的快要射
精的時候,捏爆了他的睪丸,掐死了情婦,然後將他雙眼挖出縫合到陰囊裏,並
專門派了一個手下逼迫他24小時不間斷的操那具屍體,一旦停下來就會用燒紅的
鐵棒捅他的屁眼。」

  泰爾搖了搖頭:「你知道我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不願意看著這種事發生。
但是!」他突然提高了音量鄭重的道:「主的威嚴決不能受損,主的光芒決不能
受到亵渎,主的降臨決不能有差錯!」

  比克利寒了一下趕忙轉移了話題「這次的母體應該沒問題,她是……」他還
沒有說完就聽到一陣沈悶的鍾聲從教堂上方響起。「儀式看來準備好了,咱們進
去吧。」比克利整理了下衣服一轉身推開了教堂的大門,泰爾也隨著他走了進去。

  教堂內高高的穹頂正下方有一個以融化的白銀畫成的魔法陣,魔法陣裏躺著
一個昏迷的赤身裸體男子,一個紅發美女騎在他的雞巴上不斷上下運動著,在魔
法陣的正北和正東已經站好了兩個人,他們朝比克利和泰爾點了點頭。他們兩個
人也還以微笑,隨後站到了法陣的正南,正北,四個人共同將雙手身向前方,口
中念起了咒語:」

  Before god,raffaello主身前,拉斐爾

  Behand god gabriel主身後,加百列

  To god left auriel主左側,奧利爾

  To god right michael主右側,米迦勒

  ……」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倫敦東區,一間閨房裏有一位赤身裸體的女孩,她身材
苗條而勻稱,皮膚既不像長時間見不到陽光的那些貴族蒼白毫無血色,亦不像整
天泡在工廠裏的那些紡織女工粗糙而沒有光澤,如小麥般顯得健康而有活力,胸
前的雙乳盈盈可握微微下傾,大小恰到好處,如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齊腰
的長發配合著嬌好的面容,就好像在那海中誕生的維納斯一般。

  也許冥冥中自有天意。她憂愁的在鏡前踟蹰一會又將梳妝台上的那本書拿起
來看了一下,最後下定了決心,站在之前畫好的倒五芒星裏,念動了幾乎是同樣
的咒語:

  「主身前拉斐爾;主身後加百列;主左側奧利爾;主右側米迦勒;吾召喚掌
管土、氣、水、火,和以太的權天使,請你們找回我的哥哥:霍華德·菲利普·倫
道夫,他是一名警察,爲了我,爲了倫道夫家族,爲了倫敦市的所有人拼命的工
作,他不應該落得失蹤的下場,我艾什莉·菲利普·倫道夫願意將的靈魂和肉體獻
祭給您。唯一的請求就是請您一定要把我的哥哥帶回來。」

  艾什莉念完了咒語,五芒星陣亮起了血紅色的光芒,她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張
素描畫像,上面是一個長的和她有些像的帥氣小夥,那人赫然就是那個教堂裏儀
式上的男人。他將素描畫像的一角點燃,放在了五芒星的正上方。光芒隨之暗淡
下去,艾什莉十指交叉又禱告了一遍,歎了口氣,穿上睡衣擦掉了倒五芒星並將
地上的儀式用的東西收拾了起來。她躺在床上望著屋頂出神不禁感歎到命運的不
公。

  倫道夫家族曾經是一個非常有實力的貴族,他們的祖先卡特·霍華德·倫道夫
在十字軍東征的時候立下了赫赫的戰功,積累了巨大的財富。然而家族的後代好
像受到了詛咒一般,許多人都瘋掉或者失蹤了。家族也就逐漸衰落了下來,隨著
家族的衰落,仿佛詛咒也逐漸的變輕,這反倒是讓倫道夫家族的人感到欣慰。然
而隨著蒸汽時代的到來,倫道夫家和大部分小貴族一樣逐漸失去了手中的權利和
財富。可惜的是艾什莉兄妹的父母,並沒能逃脫倫道夫家族的詛咒,在他們倆很
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只留下了一位不離不棄的老管家,以及一個巨大的破敗的世
代繼承的莊園。

  霍華德知道老管家竭盡全力猶如自己的子女一般照顧著他們兄妹倆,但他也
明白,他們已經沒有能力再維持他們的莊園了。在他18歲,她的妹妹14歲的時候,
他下定決心將這個莊園賣給了一個暴富的銀行家。他和妹妹搬到了東城區的一個
小房子裏。霍華德憑借他良好的身體素質,考入了警察學院,最後成爲了蘇格蘭
場兇殺及重案調查部的一名見習警員。而妹妹也一直在醫學院學習,準備畢業後
做一名護士。隨著日子一過去,本來不太富裕的生活也逐漸走上了正軌。

  然而就在叁天前,霍華德因爲調查一個系列人口販賣犯罪失蹤了!雖然哥哥
警察朋友一再安慰她,無論如何會以最快的速度找到霍華德。但也這讓艾什莉焦
慮不已,她只好疾病亂投醫,念動了小時候在老宅裏發現的古書上的這個咒語。
她擔心著兄長的安危,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漸漸地沈入了睡夢中。

  在地下教堂裏儀式依然繼續著,四個人同時念動咒語,聲音越來越大,法陣
中間騎在貌似霍華德身上的女人的喘息聲也隨著變大。她一邊不斷地加快上下搖
動身體,一邊忘我的浪叫。

  「啊啊……我要死啦……要死啦……好舒服啊……啊啊……快草死我……草
死我啊……好大好舒服啊……快草死我……幹死我這個小母狗啊啊……我是只知
道發情的母豬……啊啊啊」

  女人的身體越來越快,然而在身下沒有意識的霍華德的大雞巴依然堅挺,每
一次上下龜頭都能狠狠地撞到女人的子宮口上。

  隨著咒語聲音的不斷增大,女人一陣陣翻起了白眼,身體後仰抽搐起來。
「啊啊……我去啦,我去啦,我要高潮啦,不要……不要……不要停!啊啊啊啊
啊!」女人下體猛地一挺,呲的一下白濁的精液混合著尿液噴了出來。

  這時怪異而恐怖的一幕發生了,隨著高潮的余韻她的雙手抓了下胸部,那一
對碩大的乳房就像是腐爛了許久的肉塊一樣,就這麽掉了下來。鮮血嘭的噴了出
來,然而她臉上卻無意思的痛苦之色,仿佛那身體並不是自己的一般。緊接著,
她的臉,四肢軀體都逐漸剝落了下來,變成了一灘爛肉覆蓋在霍華德的身上。

  霍華德的身體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巨大的雞巴依然挺立,然後他的嘴突然
動了,發出了一種從未在人世間出現過的低沈而又聒噪的呢喃,好像用金屬的刀
叉不斷地剮蹭這陶瓷的盤子。

  泰爾感覺頭痛不已,想要捂住耳朵但並不管用,仿佛只有死亡才能逃離恐怖
的呢喃。他心裏暗道不好,從懷裏掏出了一粒風幹過的乳頭,飛速念動咒語:
「ουδειζ ορασα με,γαρ εσομαι αοροτοζ,ω
ζ εξαφισταμαικαρκωσαζ。,τρηχυαι ομιχη
λαι,κρυπτει με,και οστιζ αν,διερχοντ
αι,εσονται τυφλον。」

  此時比克利也發現自己和另外的叁個人捂著耳朵的手臂開始腐爛,他甚至能
感覺到隨著時間推移自己的血液也開始沸騰。緊接著四個人接連嘭嘭的炸開。變
成了一探爛肉,教堂裏只剩下昏迷的霍華德躺在法陣中間嘴裏依舊不斷的呢喃。

  約翰感覺今天自己撞了大運,他只是一個住在東碼頭區平民,在這裏當守衛
也僅僅是看中了比普通工人高出 5倍的,50鎊周薪的工資。平時的他看著那些上
流社會的老爺們帶著情婦或女奴在這裏縱欲。他也只能忍耐著胸中不斷湧現的欲
火,等下班後在白教堂附近叫一個街邊妓女,給她一瓶酒的錢將她拉到街邊的小
巷子裏然後狠狠地蹂躏一頓。而今天這位老爺居然直接將自己的女奴賞給了自己!

  約翰急不可耐的粗暴著拽著女孩,根本不在乎她被銀項圈勒住已經翻起了白
眼。他們穿過門廊,來到了歡愉之源。歡愉之源是一個兩側隔著紗幔只有一條路
通向前的房間,那些由紗幔隔成的空間裏,不斷地傳出男女纏綿的呻吟聲或者各
式下賤到不可想象的淫語。

  約翰拽著女奴來到了一個空的隔間裏坐在了床上,這時女奴終于有了稍稍的
喘息時間,趴在原地不斷地咳嗽,身體一陣一陣的顫抖,緊接著向上一挺身下流
出了一灘黃色的液體。「給我過來,婊子!」約翰將她拽離了那灘汙穢,左腳踩
著他的腦袋,然後將她嘴裏含的口球摘了下來。然後約翰用腳尖擡起她的下巴欣
賞著她那漂亮的臉蛋。

  女孩哈哈的喘著粗氣然後一口叼住約翰的左腳一邊吸允,一邊斷斷續續的以
一種外國腔調說著:「感謝您,主人。吸溜吸溜……我是一個下賤的外國婊子…
…嘶溜嘶溜……主人的腳……好好吃……啊啊啊……我是一個主人隨便使用的貴
族肉便器……求主人將大雞巴賞給我……大雞巴主人……」女孩將約翰的左腳每
一個腳趾,每一個腳趾縫都舔得幹幹凈凈。

  約翰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一拽女孩嘴裏說著「張嘴!」女孩還沒來得及說
什麽,她嘴裏猛地捅進了一根碩大的腥臭的陰莖,那氣味就像腐爛的培根肉又在
太陽下暴曬了一周。約翰這一捅直接就頂進喉嚨裏,粗大的龜頭摩擦著腭垂,雞
巴上面發出的腥臭氣讓女孩兩眼翻白,一陣陣幹嘔。約翰絲毫不在意的猛操了一
陣,在口腔裏來回抽插的雞巴終于忍不住噴發了,白色的漿液灌了一嘴,順著食
道直接流到胃裏。他拔出雞巴一股精液再次飙出,飛散地散落在女孩的臉上和胸
前,留下點點白色的精斑。

  他沒有停下又用力的向前拽了狗鏈命令道:「賤婊子,給我把大雞巴舔幹凈!」
女孩看眼前剛剛射完軟踏踏的粗大雞巴,上面還沾著男人的精液和口水,盡管陰
莖上的味道讓她作嘔,但還是乖乖的開始用自己粉紅的舌頭開始在陰莖上下舔起
來。她甚至開始向下細致地舔弄那個男人的陰囊,陰囊上滿是臭味和尿味,聞起
來非常惡心。而她絲毫沒有抱怨的神情用舌頭把這個男人的陰囊逐漸舔幹凈。

  約翰似乎是覺得自己的蛋蛋被舔的差不多了,于是將雙手疊在腦後仰面躺在
床上,拽著女孩脖子上的鏈子,「賤貨母狗,來舔我的屁眼!給我舔幹凈!」說
完,約翰讓自己的臀部蓋在女孩的臉上,他分開自己的雙腿,將屁眼正好壓在她
的嘴上,等待著她用舌頭舔弄。聞著那個散發著臭氣的肛門,身下的女奴沒有任
何的厭惡情緒,她一邊呻吟著把自己的舌頭伸向他的屁眼,開始認真舔弄這個守
衛深色的、多褶皺的屁眼,她的舌頭現在舔起屁眼,反而比剛才舔陰囊還要溫柔
和勤快。嘴裏發出啧啧聲音,仿佛在品味著什麽珍馐美味。她將舌頭伸進屁眼裏
不斷地舔弄、抽插。弄得約翰感覺快感一波一波的襲來,剛剛射完的雞巴又重振
雄風,挺立起來。

  等女奴將屁眼舔幹凈,他拽了拽女孩,指著自己粗大挺立的大雞吧,示意她
騎上去。女孩舔了舔嘴唇,爬了過來,兩個碩大的乳房擦著約翰的雙腿向上而去,
她爬起來分開大腿,把自己早已泥濘泛水的陰道對準大雞吧用力地坐了下去。

  可能是用力過猛一下整根雞巴完全插入她的陰戶頂到了子宮壁上,一聲的嗚
咽,她的整個身子像彈弓一樣繃緊,整個人向後仰,身體呈弓形,金黃色的長發
向後飛揚,閃著銀光的乳環上下飛舞,雪白的身子上香汗淋漓。約翰忽然壞笑著
將她舉起,然後又猛地放下,碩大的雞巴一下子將子宮壁頂的變形。女孩被操的
白眼一翻,就要昏死過去。約翰一巴掌打在她被切掉乳頭的奶子上,女孩倒吸了
一口涼氣臉上瞬間扭曲。

  約翰大叫到:「誰讓你昏過去的!給老子醒著!我他媽不是那幫裝逼的貴族,
臭婊子你不讓我爽了,我他媽才不在乎你的死活!」約翰一把卡住她的咽喉,將
她提了起來,女孩一下子就翻起了白眼,約翰毫不在意的繼續又猛地將她放下。
反複數十次,突然女孩陰道不斷收縮抽搐起來,同時約翰的精液如火山噴發一樣
射進了她的子宮,她忍不住高叫了一聲,隨著高潮昏死過去。

  沒等約翰將雞巴從陰道裏抽出來,周圍的幔帳裏突然傳出了尖叫聲,隨後一
陣陣蓬蓬悶響的爆炸聲不絕于耳。緊接著一幅極其詭異的畫面呈現在他的眼前,
女孩的肚子開始膨脹,眨眼之間就好像懷了8,9個月的胎兒。然而膨脹並沒有停
止,女孩痛苦的掙紮著。「求求你,救我!救我!快讓他停下來,救我啊……」
沒等她說完,整個人就好像被針紮播的氣球一樣爆了開來。鮮血淋漓的內髒挂了
約翰一身,約翰看著這番情景嚇得癱在床上屎尿橫流動彈不得,還沒來得及掙紮
也嘭的一下爆成了一團碎肉。

  此時更加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就在剛剛在女孩子宮的位置此時出現了一個小
嬰兒!這個嬰兒見風就長,幾秒鍾就變成了一個身材勻稱的青年人,而這個人赫
然就是剛剛在地下教堂的泰爾!他左右扭動著脖子,看著眼前的兩灘血肉歎了口
氣。暗自慶幸自己提前做了準備。他知道貿然召喚神明通常不會有什麽好的結果,
于是提前將這個爛貨安排則這裏,用她的子宮作爲自己的逃遁道具。然而這一切
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居然整個房子所有的人都被被那呢喃聲血肉化了,顯然
這神明的扭曲和惡意遠遠超出他的想象。他越想越害怕,也不敢在此處多做停留,
化作一簇淡淡的黑霧,從窗戶的縫隙裏飛出向西方飄去。

  只過了一小會,呢喃聲停止了,隨後所有的血肉都蠕動起來,一攤接一攤不
斷地彙合在一起向著地底的教堂流去,而在教堂法陣裏的霍華德不斷地吸收著從
四面八方湧來的血肉。

  隨著最後一滴的血肉吸收完畢,霍華德睜開了雙眼坐來起來。他隨後張開雙
臂,對著空氣淡淡地說道:

  「你們的願望達成了。而今,此處就是卡爾克薩,卡爾克薩已經厄臨你
們所有人。」